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37章 杀青戏
  经过一个星期的盘算,龙华的动产和不动产,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全部都转到我的名↓,另外公司的二股东因为蓄意造事而被拘留jin *派chu *所,原因很简单,* na *是他之前把我和张导的绯闻传给媒体记者,所以我要让他付chu *代价这么简单。
  “秦,你真的忍心就这么让龙华倒闭吗?”
  咖啡吧,alla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皱着眉头看着我,样子有些纠结。
  “你今天*| lai |*只是问我这件事情的吗?”我放↓手中的咖啡,很优雅的用纸巾擦擦自己的嘴角,一切都属于绅士举动,只是未曾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这么做。
  “秦,你变了!”
  “哦,是吗?我怎么没有发觉呢?”我挑眉问她,从一jin *咖啡厅,她就一直在询问关于龙华这个问题,都不↓于五遍了,什么时候她堂堂ea集团董事长会*| lai |*关注龙华这种小公司。
  “你变得冷血了,要是换做以前的你,断然不会这么chong *动的,更加不会拿龙华*| lai |*开玩笑。”她直直的看着我,语气有些不好。
  “哦,* na *你倒是说说看,要是以前的我会怎么做呢?”我继续很优雅的端起面前的咖啡优雅的喝了起*| lai |*,对于她的话,我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这些天不止是她一个,所以跟我关系稍微好一点的都会觉得我是不是大脑发hot(英文:hot,中文:re ),一↓子抽走龙华的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这岂不是我亲手将龙华摧毁么,他们会觉得不可思议我一点也不觉得奇快。
  alla震惊的看着我,随即便又露chu *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秦,你真的变了,变得让我不认识了。以前的你就算是和* na *些人有过节,也不会断然的拿整个公司*| lai |*开玩笑,可是现在的却变得这么目中无人,不,是嗜血,让人感觉到害怕。”
  “听你的话,搞的我好像真的会是* na *种吃人血的恶魔一样,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像龙华这种国有的si 禾厶有制的小企业,一天倒个十个八个,很正常,你们不必这么大惊小怪的,更何况龙华本*| lai |*就不会我一手打↓*| lai |*的,既然* na *些人想要,* na *我何不gan 脆大方点,退chu *董事长的位置,将龙华这个空壳子还给他们。”
  我依旧说的风轻云淡,是的,我秦天穷不想做刘备,拼命的臭死到头*| lai |*,只是被人说,江山是借*| lai |*的,虽然龙华当初不是我一手创办的,但是我却是占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既然* na *些说我一直霸者股权不放,* na *么我就还给他们好了。
  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面前的咖啡,是时候让serivce(中文:fu wu)员再加一杯了。
  “秦,你知道你自己是在说什么吗?什么像龙华这种小企业一天到个十个八个很正常,* na *可是你辛辛苦苦才发展到海外的企业,你怎么能够说放就放呢?”
  alla皱着眉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看了都觉得好笑,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着急,她倒是急的比hot(英文:hot,中文:re )锅上的蚂蚁还要急。
  我shen 手rourou她的小脑袋,宠溺的语气在她耳边响起,“其实你也ting *善良的嘛,还是说这是因为我你才这么着急的,嗯?”
  我轻佻的语气立即让她脸Red(* hong *)了,闪过一丝慌乱。闪躲的眼神让我看的心里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
  “哪有,你瞎说什么呢,我只是不想你因为chong *动而将整个龙华毁掉而已。”她的声音如蚊蝇细声。
  “哈哈……alla,你放心吧,以前在龙华工作的* na *些老员工,只要不是和董事局* na *些人勾肩搭背的员工,我都已经把他们转移到另一个公司了。”
  “另一个公司?”她不解的皱眉,“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这家公司也是刚成立不久,不过我相信(曰)ri 后的发展一定不亚于龙华,我有信心,它甚至可以发展的比龙华更好!”
  alla听着的话,若有所思的看着我,随即便又皱起了眉头,然后又摇摇头,觉得有什么不对,我大笑着shen 手挠挠她的秀发,“不用摇头了,你想的* na *家公司就是!”
  她忽然一慎,然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睁大了她* na *双漂亮的大眸子,“你是说刚刚在a市崛起不久的se集团?”
  我笑着点点头,“没错,就是se集团,这可是我想了好久的名字哦,我相信凭借我的努力,se和ea将*| lai |*一定会是商业街的龙头。”
  “秦,你是说,你早就又将自己的资金注入了se集团,所以龙华倒闭,你才任由其倒闭的吗?”
  我shen 手点点她的小脑袋,“恩,现在又变得聪明了。”
  她嘟起一张小嘴巴,似是不满的看着我,“* na *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睡觉就是担心你做chu *什么chong *动的事情*| lai |*。”
  “呵呵,* na *我想做一件chong *动的事情*| lai |*。”
  “恩?什么事情?”她又露chu *一副jin 张的*样,我悄悄di 将脑袋凑近她的脖子,轻轻di chui 口欠了一口气,用着极其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语气说道,“就是,我想现在就吃了你。”
  “你,讨厌!”
  她脸一Red(* hong *),shen 手拍打我的xiong 口,我顺势在她的殷Red(* hong *)小唇上琢磨一口,连连点点头,“恩,味道不错,有咖啡味。”
  说我便见她害羞的连忙将小脑袋缩jin *我的怀里。像极了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
  “你这样,我会把持不住在这里就要你?”
  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语气pen( 口贲)洒在她的颈项之间,意识到我**的变化,她立即推开我,随口说道,“我还要拍戏,先走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我摇着头低低的笑了起*| lai |*,这个小女人有时候其实也ting *可爱的。
  走到吧台上,付账,我也随着头一起*| lai |*到拍摄现场。
  听alla说,今天是最后一场杀青戏,如果拍的顺利的话,今天会结束,明天就是《帝歌》的发布会,毕竟《帝歌》开播这么久了都没有举行过一次正式的发布会,而收视率却一直暴涨,这都要归功于* na *位和我传绯闻的男人。
  “嗨,秦,你今天怎么有空*| lai |*啊,是*| lai |*看我这个男友的吗?”
  “去去,离我远点,跟你在一起准没好事。”我没好气的撇了一眼某个自恋的男人,开什么玩笑,我巴不得他早点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不见,我会准备跑过*| lai |*看他么,脑子jin *shui *了差不多。
  他委屈的像个孩子似的用衣袖擦擦眼泪,一边哽咽一边委屈的盯着我,“秦,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有了新欢就忘记了旧爱了?”
  “靠,你丫的还嫌我跟你传的绯闻不够是不是?还敢这么跟我说,上次要不是你害得,我还不至于这么早就被董事会的* na *些人给拉↓台。”我气呼呼的看着他,MD,不提还好,越提我就越气,都是这丫的害的。
  要不然我还可以在龙华多待些(曰)ri 子,多收购一些龙华的股份,到时候连百分之二十也不给* na *些人渣。
  “哇哇,秦,是你把龙华给毁掉的,这可不能怪我啊?”他尖叫,眼神里闪过一丝警惕,一副我要对他怎么样的样子。
  “拜托,大哥,你不*| lai |*招惹我,我就谢天谢di 了,我又怎么会把龙华的事情撇到你的身上呢?”其实我是想说,我愿意离你远远的,最好永远也不要*| lai |*招惹我。
  见我这么说,他又立即做小鸟依人状,一张比我还大的老脸顺势就要往我的怀里靠,幸好在这个时候清灵的呼唤解救了我,要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对待这贴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皮膏药呢。
  “秦哥哥,你*| lai |*啦!”
  清灵神色有些不好,敢情刚才我和某只吧要脸的男人在一起她误会了。
  “* na *个,清灵,你不要误会,我和张导之间真的没什么,刚才也只是在商讨一些杀青戏而已!”
  和张导传绯闻我倒是没什么,但是我最怕的就是清灵她会误会,她要是一旦误会起*| lai |*,我就头疼了,alla还好,跟她说一些,她倒是觉得我不可能是* na *种喜欢男人的男人,想想也是,要不然晚上和她在chuang shang 运动的男人难道是假的。
  可是要命的是,面前的这个小(jia huo )她却偏偏不相信我,她坚持要相信她眼睛看见的东西,我纠结的要死,怎么跟她解释她都不相信我,我郁闷纠结。
  不远处传*| lai |*张到催促的声音。
  shen 手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烦↓心*| lai |*,好好的拍戏,“今天是杀青戏吧,去吧,好好的拍。”
  她对我乖巧的点点头,便朝着张导* na *边去了。
  “秦,你也*| lai |*观看杀青戏啊?”
  alla端着一杯大大的果汁朝我走*| lai |*,“给!”
  接过果汁,我狠狠的xi 口及了口,然后皱眉看着她,“我记得小说中,你这个女二角最后是被女主角*得疯掉了,最后的杀青戏里面没有你吧,怎么*| lai |*了?”
  她没有因为我的话而生气,反而是大声的笑了起*| lai |*,“连你这个不会拍戏的人都*| lai |*了,更何况我是参加这部戏的女二角呢?”
  我送送肩膀,义正言辞,“我是这部戏的投资人!”说完我就后悔,因为投资这部戏当初还是她拉着我拍的呢。
  alla好看的柳眉一挑,“难道我不是吗?”
  结果我们两个都相视笑了起*| lai |*。
  舞台上,清灵穿了一身金黄色的衣装,脸上画着淡淡的装束,一袭青丝随意飘洒在身后,偶尔有风chui 口欠过,带动身后的三千发丝,随风飘扬。
  纤细的眉宇间没有之前的稚嫩纯洁,多了分冷漠,清冷,这是她经历了三次家破人亡所呈现在人前的感觉,莫名的看着台上* na *一身金黄袭袍,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穿越到古代,站在* na *个巧笑倩兮的女子面前,她该是怎样的美。
  前身,她是因为对生活的绝望而轻生的,后世,她却同样经历了这样的痛苦,甚至更深入骨髓,可是她没有选择放弃生命,而是肩负起苍穹国的女王这一王位。
  故事中,她因为自己的国家被别人占据,嫁给了自己不爱的男人,凭借着* na *个国家的力量,她一点点的恢复自己的国家,可是就在* na *个大风雪雨的(曰)ri 子,她亲手将冰冷的长剑没入她心爱的男人的xiong 前。
  大雪纷飞,他没有一丝的痛苦,反而露chu *笑容,很美,犹如盛开在悬崖边的*树吗,有着摄人心魂的美。
  她心疼的哭了却没有流泪,因为她知道* na *是她嫁的男人*迫她这么做的,为了自己的子民,她必须得这么做。
  “灵儿,你爱过我吗?”血染Red(* hong *)了他White(颜色bai )色的衣襟,他嘴角边永远挂着淡淡的笑容,可是就在他生命垂危之际,为什么还会觉得他* na *么美,美得不可思议。
  曾经她无数次嫉妒过他的容貌,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给了他一张惊世容貌却还给他一个幸福的家庭,看着他的血一点点在自己长剑之↓流尽。
  第一次,她笑了,撕心裂肺的笑了,带着股嗜血。这是不是老天对他的宠爱已经到了尽头,所以现在把他的生命都收回了呢,她应该* gao *兴的是不是,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却这么痛。
  女子看着男子* na *染Red(* hong *)的衣襟,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我爱我的父亲,我爱我的母亲,我爱我的国家,我爱我的子民,可是我从每一点爱中都抽chu *一点*| lai |*爱你,就贯穿我整个生命,是的,我爱你,苍穹,我爱你!”
  男子终于幸福的闭上眼睛,嘴角边的笑容仍旧还在,只是身体的冰冷诉说着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最后一滴泪流↓,清灵的思绪已经回*| lai |*,坐在* gao ** gao *的大殿之上,俯首看向城墙外万千子民,她赢了,她坐到了,从小就被父亲灌输要以男儿的身份chu *现,要为了国家,为了子民,她必须要坚强,她真的做到了。
  只是谁又曾知道,她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她只是一个穿越过*| lai |*的灵魂,或许二十一世纪不再是她待的di 方,所以她将这里但当成了是自己的一切。只是她的闪她的情,谁都未曾染指过。
  “卡——”
  “清灵,你演的实在是太好了,没想到这几天,你的演技jin *步的这么快,最后的* na *表情戏,真的演得太chu *色了。”张导一边喊卡,一边泪眼婆娑的看着清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