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36章 龙华倒闭
  “可是,据说,秦董事长这几年在龙华也没有White(颜色bai )当董事长这个位置,之前和ea集团一起合作拍↓的a市价值最* gao *的风shui *宝di ,结果惊奇的发现里面有一大块金矿,之后又和ea的总裁一起投资演艺事业,《帝歌》这部戏可以说是创造了电视台和网络电视的点击率的记录,秦天穷可谓是在商业界被传为,投神,投什么重什么……”
  投神?
  我的视线轻轻的撇过一旁的挂墙式超薄液晶电视机,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
  好看的唇角,轻轻di 上杨。
  这些媒体的消息还真快,昨天我刚刚从龙华回*| lai |*,今天早上他们就给我搞新闻直播了,真是小看了他们的势力,不过“投神”这个名字我倒是ting *喜欢的,改天我也要去投资新闻社,不知道会不会如他们所说的,一投就重呢?
  “秦,你真的退chu *龙华啦?”
  杨小漫原本jin jin 盯着电视机的视线转向我,眼神里是不尽的震惊和不敢相信,也难怪,她没有看见今天早上我会睡到现在还不去上班。
  “恩!”轻描淡写的点点有,我回答的很随意,就好像是在回答一件无关要jin 的事情。
  杨小漫这↓急了,她跑过*| lai |*,jin jin di 抓住我的手臂,一张好看的小脸,jin jin di 皱着,有些不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龙华可是我父亲一手打↓*| lai |*的,之前也是你辛辛苦苦的把它一点点的扩张到海外市场去的,你怎么能说放就放呢?* na *些二股东他岂不是会独吞龙华?”
  说的二股东她明显停顿了一↓,毕竟二股东是杨倩的亲身父亲,而杨倩和我也有过关系的。
  “没什么,你不是看了电视吗,我一走,龙华就破产了。”
  我知道龙华一↓子会破产,她有些不敢相信,甚至不敢相信会是我一手摧毁龙华的,这毕竟是她以前的公司也还是她爸的公司,所以她会露chu *这样的表情,我一点也不惊讶。
  杨小漫jin jin di 抓住我的手臂,不敢置信的看着我,“秦,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龙华倒闭,就算你不想在龙华待↓去,可是这毕竟是我们曾经一起奋斗过的di 方,也是我爸当年辛辛苦苦的打↓*| lai |*的江山,当初你甚至为了龙华而舍去王敏,可是现在你为什么要怎么做?”
  她哭丧着脸,使劲的摇晃着我的胳膊,这个时候陈素莹和冷颜玉也正好从外面回*| lai |*,看见杨小漫哭着摇着我的胳膊一幕,有些不解,随即便又跑过*| lai |*,询问。
  “小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怎么,秦,你没有去上班吗?”
  陈素莹率先开口说话,从她的口气中我,我就知道她大概还不知道龙华已经倒闭的事情吧。
  “秦不会去上班了,龙华倒闭了,这次是彻底的倒闭了。”杨小漫一↓子跌坐在di 上,嘴里不停的喃喃着。
  “什么?龙华倒闭了?”
  冷颜玉睁大了眸子看着我,有些不解的再看看瘫坐在di 上的杨小漫。
  “怎么会这样呢,前几天新闻不还是还传,龙华因为有秦在,现在都已经扩展到海外市场,生意真是蒸蒸(曰)ri 上呢,怎么会一↓子又突chu *倒闭了呢,这怎么可能,是不是有是哪个小人在背后里搞鬼让龙华股票又↓跌什么的?”
  冷颜玉的一句小人成功的让我black(hei )了脸,因为她口中的小人正是我。
  “是我让龙华倒闭的!”
  一句话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当然不包括我自己也就三个人,杨小漫,陈素莹,冷颜玉,三个女人都一直张大了嘴巴看着我,眼神里流露chu **| lai |*的不敢相信让我彻底崩溃。
  “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说龙华是被你搞的倒闭的?”
  最后还是冷颜玉先回过神*| lai |*,可是她眼中的不敢置信还是令我很头疼,难道平时我都是什么大善人,让他们这么不敢相信我是弄倒龙华的幕后策划人,其实在jin *行这个计划我已经等了好久了。
  公司里的* na *些蛀虫,一天不除,我就寝食难安,既然他们想要龙华,* na *我就让他们守着龙华的空壳子过(曰)ri 子好了。
  杨小漫缓缓di 起身,jin jin di 抓住我的胳膊,眼神中的震惊真的不亚于昨天的二股东,知道她不舍得的龙华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 na *是她父亲唯一留给她的遗产,
  “秦,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龙华垮掉,你知不知道* na *是我和父亲的心血,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就算你不想做董事长这个位置,你大可以把它转给公司的二股东啊,我知道他一直对龙华的董事长位置虎视眈眈,可是他是真心想要扩展龙华的,龙华也是当年他看着发展起*| lai |*的,可是你……”
  “小漫,你冷静点,龙华其实早就应该倒闭了,自从* na *次被黄并强弄得差点解盘的时候,我就知道龙华坚持不了多久,公司里有太多的人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再加上我是个外人,突然坐上龙华的位置,他们有意见* na *是应该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贪婪。”
  “知道我和在a市投资了一块土di ,发现了金矿,他们就联合想方设法的将我拉↓台,如果不我有二手准备,* na *么今天完蛋的就是我们,你知不知道啊?”
  不忍心她这么伤心,我shen 手帮她擦去眼角的泪shui *,用着极其温* rou *的话跟她说,“小漫,你放心,不用多久,我一定会再给你建立一个龙华,让你*| lai |*管理,不会再有哪些董事局的人*| lai |*抢里的位置了。”
  杨小漫最终忍不住还是哭了chu **| lai |*,殷Red(* hong *)的唇里不停的喃喃,“可是,* na *是我爸的心血,我不可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它倒闭的,我做不到!”
  唉,女人就是麻烦,难怪不管杨小漫有多大的经商头脑,只要一被哪些龙华的元老一忽悠就就会心慈手软,就这么放任哪些人在龙华为所yu (谷欠)为。
  shen 手抬起她纤细的↓巴,我的口气带着笃定,“小漫,你放心,等龙华的资金回笼,我会在建立一个一模一样的龙华给你,再说了你也知道之前公司里就有一些以前跟你爸一起打↓龙华的老懂事,如果哪些人不除掉,龙华就有可能再发生之前解盘的* na *件事情。”
  “再说了,就算我不抽股,龙华早晚都会成为一个空壳子,董事会的哪些人只拿工资不做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是他们接着绯闻的事件将我拉↓台的,就算我不chu *击,龙华到了他们手里一样生存不了多久,好不如早些抽掉我的股份,给你再建立一个?”
  对于女人就要慢慢的解释,快了都不行,尤其是现在的杨小漫,她处于极度伤心的时候,就更加要捧在手里呵护。
  “是啊,小漫,秦说的很对,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呢,不过现在听秦这么说,如果他不事先抽掉自己的股份,早晚会被公司里的哪些人渣吃的一分也不剩,到时候再抽也已经晚了。”
  陈素莹上前shen 手拍拍杨小漫的肩膀,示意她不用担心,对于她的思维,我还是很欣赏的,即使从一开始她也只是小小的惊讶,听过我的做法之后,好不犹豫的现在站在我这一边,想必,如果换做了是她也会这么做的吧。
  冷颜玉见她这么说,也跟着参合jin **| lai |*,“对啊,小漫,我们要相信秦,他说给你再建立一个龙华,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哇哇,我真是太感动了。没想到我身边的这些女人还是这么相信我的,就算今天倒闭的是我,也值得了。
  最后在几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安慰之↓,杨小漫才乖乖的相信我了。
  对于这次我突然抽掉龙华的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龙华因为资金周转不灵,而被各大银行追债,因为我事先已经跟董事局的人签订了让渡书,所以龙华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na *些*| lai |*追债的银行理所当然的找上了公司的二股东,他这是自作自受。
  龙华的倒闭造成了a市不小的轰动,各大媒体报纸杂志社都纷纷前*| lai |*,想wa 掘更多的新闻,可是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龙华被封锁,扑了个空。
  杨小漫因为接受不了龙华被封,而生病躺在医院里,不吃不喝。
  而我也把* na *些从龙华里抽chu **| lai |*的资金注入↓一个的企业项目,这对我*| lai |*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我的* na *些在海外扩张的事情照样发展,只是少了龙华董事长这个名号而已。
  “秦,你怎么了,我今天早上起*| lai |*,就看见新闻联播说你的公司倒闭了。这是不是真的?”
  电话里,传*| lai |*alla焦急的声音。
  我知道这次龙华的倒闭造成了a市很大的轰动,就连一直跟我断绝联系的王市长也打电话*| lai |*询问是怎么了,可见用不了多久,我因为经营不利而导致新上市公司龙华倒闭的不利名声会迅速传开。
  “恩,你看到的都是真的。”
  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早已经不在乎龙华的董事长的位置,而且这一手都是我策划的,你说我要是难过才怪呢。
  “什么?秦,你是不是脑子发烧了啊,龙华可是你的心血,你怎么说放弃就放弃?”
  我知道她是在关心我,只是她们不知道其中的问题所在,还有我的用意会这么惊讶也不奇怪,我笑了笑。
  alla焦急的声音中夹藏着怒气,“你还笑,你知不知道龙华因为你而倒闭会有多少人失业?”
  “呦,你alla大小姐竟然会同情* na *些工人,我是不是听错了啊?”
  alla是在商业界chu *了名的心狠手*| lai |*,有好几次因为她强行收购* na *些小公司而*迫他们跳楼都无动于衷,最后被人追杀,今天她会跟我说* na *些因为我而没有饭吃的工人,我真觉得很奇怪。
  “秦,我不是*| lai |*跟你咬文嚼字的,以前我会收购* na *些小公司* na *是帮助他们,如果我不强行收购的话,他们就会越亏损越多,到最后连银行贷款都赔不起,终身要背起债务,如果我收购了他们,最起码他们还不用背一身的债务,还可以再继续闯dang ↓去,你知道吗?”
  听着alla的话,我有一秒的冷静,随即便露chu *不敢相信的神色,原*| lai |*alla并不是我们表面看的* na *么心狠手*| lai |*,她在商场上做事的快狠准,原*| lai |*都是为了要帮助* na *些,可是* na *些人就是不知道好歹还暗di 里拍人追杀她。
  “就算这样又怎样,他们还是不是派人*| lai |*追杀你,把你的好心当做驴肝肺么?”
  “秦,我不是要跟你计较这个的,你说你为什么要把龙华关闭,这些天和你在一起看的chu **| lai |*你很在乎龙华的,龙华会发展到今(曰)ri 想必你也flower (hua )了不少精力吧,你不能因为公司的一些人说放弃就放弃,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White(颜色bai )吧?”
  她的声音中夹藏着焦急和不安,我也很惊讶她怎么会知道龙华倒闭是因为公司里的一些人造反,不过随即我一想,她可是ea集团的总裁,想要知道什么事情打个电话,找si 禾厶家侦探什么都会清楚的。
  再说了,做生意的,当然会对别人的事情关注的比较多一点,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
  “alla,我的事情你不用管,就这样!”
  我很不shuang XX大XX她们一个个的都*| lai |*劝我,我有自己的打算,为什么这些人都认为我在发疯呢。
  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无需这些*| lai |*指手画脚的,我很不shuang XX大XX,挂上电话,我将自己深深的陷入* gao *档真皮意大利老板椅子上,看着天flower (hua )板上的吊灯,思绪一点点的回想着自己在龙华的一切。
  或许,我真的有些偏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