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34章 平静的生活
  这是我对她的守护也是给自己的忠告!这样美好的女孩不该踏jin *演艺圈的,是我一手将她推jin *这万劫不复之di 的。
  如果说我冷漠绝情,* na *绝对是在遇到她之前,遇到她之后,我就变得越*| lai |*越多愁善感了,每次看着她纯洁的笑容,我都会感觉自己有种犯罪的感觉,这样一个纯洁美好的女孩,不应该被牵扯到娱乐圈这种混杂的di 方*| lai |*。
  我也更加不想她因为我而改变什么,如果不是我的自si 禾厶,或许她还是* na *个为了生计在酒吧里一直忙碌的小女生。
  可是世界有太多的悔恨,没有如果,只有现实。
  这些天,为了避免被记者跟踪,我都一直躲在自己的金屋里和这些女人们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有时候躺在chuang shang 想想,假如我就这么一直生活↓去,其实也不耐,不过一想到自己还有公司里的事情要处理,我就头疼。
  前些(曰)ri 子,公司的* na *些老懂事接着我和张导的事情大肆操作,说我不配当龙华的董事长,非要*我退位,我真纠结,为什么这些老顽童一个个的非要跟我对着gan 。
  说实话,现在就算我不要整个龙华的股权,我也照样是a市的富商,之前和alla一起投拍的* na *块a市的风shui *宝di ,现在已经开发chu **| lai |*国家重要金矿,一开始就对* na *块di 虎视眈眈的人士,现在就更加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当初可是他们自己先放弃* na *块风shui *宝di 的。
  “秦,在想些什么呢?这么chu *神?”陈素莹手里端着一盘shui *果见我靠在窗前,不停的xi 口及烟,眉头有些皱jin ,担心的口气在我耳边响起。
  知道她以前也xi 口及一些烟,但是家里有小孩子,会对孩子的生长发育不好,所以我迅速的将手里的烟给灭了,身体依旧是慵懒的依靠在窗边。
  “没什么,这么晚了,不睡觉么?”
  她摇摇头,“我睡不着,看见你站在这里,就过*| lai |*了。”
  看见她消瘦的身影朝我走*| lai |*,轻轻di 靠在我旁边的墙面上,我的眼里闪过一丝愕然,这些天她瘦了很多,以以前更加有曲线了,只是我到现在才发现,原*| lai |*一直在我身边默默关注我的女人,却被我忽视在眼里。
  我的手轻轻将她带入怀里,轻薄的身体让我不禁一丝惊讶,原本看着有些清瘦的身体,现在搂入怀中根本就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我知道只是因为她xiong 前的两颗* rou *软而已,将↓颚轻轻di 抵触在她的肩膀上。
  刚xi 口及过烟的口气带着尼古丁的气息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pen( 口贲)洒在她的脖颈间,好像已经多久没有和她做过了,就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吻随着粗重的呼xi 口及落入她的耳边,大手也随即攀上她的腰肢,一路上游,直到她的**chu *,哪儿还是* na *么富有弹* xing *,突如其*| lai |*的* rou *软感让我像奔跑在原野中的野马,原本轻轻的动作,此刻已经加重了力度。
  她痛的一声###,雪White(颜色bai )修长的小手阻止我继续往↓探的手,“小成还在睡觉!”
  “去我房间!”
  话刚一落↓,我就已经将她拦腰抱起,心中的渴望令我迅速的将她抱入我的房间,轻轻di 放在大chuang shang ,随即关上门,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身体重重的压在她瘦弱的jiao (女乔)躯上,很快的,我们两个便坦诚相见。
  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两具身体jin jin 交缠在一起,伴随着夜的静寂,呼xi 口及声,###声,显得格外chu *众。看着她在我身↓绽放,面带潮Red(* hong *)的jiao (女乔)羞,似未经人事的少女,这些天我确实有些忽略她了,要不然身边有这么一个尤物怎么放着没有吃呢。
  “秦,给我!”
  陈素莹###的声音传*| lai |*,我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她周边徘徊了多久,迟迟没有jin *入,看着她面带jiao (女乔)羞的样子,忽的我起了逗她的心思。
  “想要么,说你爱我?”
  邪mei (鬼末)的压低声音,沙哑的不能够再沙哑了,即使自己也同样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我也要逗逗她。
  陈素莹一张小脸因为**而忍得有些难受,殷Red(* hong *)的小嘴已经被她死咬着,已经可以看chu *点点血迹,我就是不明White(颜色bai )了,为什么这些女人在chuang shang 宁愿咬掉自己的唇瓣也不愿意说她想要。
  最后无奈之↓我还是停止逗她,即使她能够忍得住,我怕自己会早泄啊,所以片刻之后,我便将自己的昂扬深深的埋入她的身体里面,突如其*| lai |*的**让我在她身体里像一只奔跑的野马,尽情的挥洒自己。
  一波又一波的chong *击力,将她一次又一次的送入云端,听着她在我身↓美妙的###着,我真的比在商场上都要*| lai |*的自豪。
  随着身体一用劲,又是一个猛的chong *刺,将她直接送入**,她Red(* hong *)着一张小脸,###声不断从* na *张殷Red(* hong *)的小嘴里发chu *,像一曲美妙的乐曲,直达我的心灵,只觉得此生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觉得沁人心脾,我在她身体里快速的抽送着,直到听到她一身身对我的呼唤,我才肯罢休。
  “秦…秦……哦,啊……”
  我像是一只被打了兴奋剂的野马,在她身体里使劲的奔跑,像要贯穿她,直到最后一个chong *刺,伴随着一身嘶吼,我终于将自己释放了。
  直接累到了pa(足八)在她的身上,不管自己的体重会不会压的她喘不过气*| lai |*,此刻真的好累,当然了,哪个男人做过不会累的呢,一夜七次朗也有精疲力尽的时候,更何况我这个普通男人呢。
  不过低头看着身↓的小女人,一副满足的样子,她倒是不怎么嫌弃我的技术啊。
  第二天,我们睡得都很迟,直到外面有敲门声,我和素莹才睁着朦胧的眸子,穿好衣服,就起洗漱,不过在洗手间看见自己脖颈chu *的咬痕,我才知道昨晚她也很疯狂,大概是自己把她饿久了吧。
  一边heng(哼哈二将)唧一边洗漱,从未有过这么悠闲的刷牙,屋子里传*| lai |*小成和奇骏的打闹声音,我知道这样的生活真的很幸福,尤其是有自己的女人和儿子在自己的身边,每天晚上都有人陪你###,早上醒*| lai |*的时候可以看见儿子嬉戏的笑脸。
  这一刻我才真正领悟到幸福,原*| lai |*也只不过如此!
  连走前,我一只手抱一个儿子,“*| lai |*,在爸爸的脸上亲一个?”
  学着电视里里面幸福的男人,每天像儿子索吻,被小孩* na ** rou *软的唇亲吻的感觉倒也不错。
  “爸爸,你要去上班了吗?”奇骏一张小脸可伶兮兮的看着我,一副不舍得我走的样子。
  “恩,怎么,不想让爸爸走吗?”我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这个小屁孩,之前怎么就没有看见他对我这么依依不舍的样子。
  奇骏拉耸着脑袋,一副霜打的瘸子,萎焉了。
  “爸爸,可是我今天需要开家长会。”
  我shen 手rourou他嫩嫩的小脸蛋,恩,这个孩子的肤质不错,以后用*| lai |*讨好小女朋友,很管用。
  “爸爸要去公司上班,要赚钱养家糊口,不然你吃的喝的还有玩的这些,哪*| lai |*的,不都是爸爸辛辛苦苦赚钱得*| lai |*的吗?”
  我继续&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他的小鼻子,哄着他,虽然我这种做法很不对,有可能会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但是我也没有办法,现在龙华* na *边乱成一团,我又借着绯闻的事情休息了几天,现在也是该chu *现的时候了。
  杨小漫一直站在旁边静静di 看着我和奇骏的对话,并未* cha *嘴说什么,我也知道她心里的委屈,儿子的家长会我也去不了,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去,可是现在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走不开。
  “儿子,你先叫妈妈陪你去,爸爸跟你保证,↓次,定会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真的啊?”他立马就*| lai |*精神了。
  “恩,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认真的点点头,虽然奇骏还小,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懂的,我也不想从小就欺骗他。不过心里对他的内疚还是有的,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好爸爸,但是我会给自己的儿子双倍的疼爱,将以前的* na *些全部都补回*| lai |*。
  奇骏* gao *兴的蹦跳起*| lai |*,shen chu *一只###的小手,对着我,“* na *好,爸爸不许骗人,我们*| lai |*拉钩钩。”
  “好,拉钩钩,上吊,一百年不许赖!”
  将他搂入怀里,我便站起*| lai |*朝着杨小漫* na *边走去,却意外的看见她脸上* na *两道哭的痕迹,我很无奈的摇摇头,笑笑,shen 手般她擦去眼角的泪shui *,“你看你,哭的跟个孩子似的,我只不过是去上班而已,以前怎么就不见你和儿子这么舍不得我呢?”
  她没有说话,而是选择靠在我怀里,我知道这几天因为绯闻的事情,我一直在家里陪着她们母子两个,而现在突然又要从早忙到black(hei )了。她不舍得我走也是应该的。
  “好了,好了。哭得跟个flower (hua )脸猫似的,难看死了,*| lai |*跟奇骏一起去学校吧,还要开家长会呢,我也该去上班了。”
  安慰好这两母子两个我还放心的开着车子去龙华,有些事情是该解决了。
  想要借这次绯闻的事件将我赶chu *局,* na *绝对是不可能的。
  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次,我是不会放过* na *些* na *人的。车子很快的便驶入龙华,我一身black(hei )色西装,chu *门特意打扮的一↓。
  刚一踏jin *,里面的议论声不断,无非是我和张导搞同* xing *恋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都已经解释过好多遍了,可是这些人,Ta Ma的就是不听,我能有什么办法。
  “快,快,秦董*| lai |*了!”
  公司里的成员一见我chu *现,都跟个过街的老鼠似的,原本聚在一起的,跑的跑,散的散,我真是很无语的对着他们摇摇头,这算什么,我以前又略带过他们吗,搞的我像一个冷血无情的老板一样。
  漠视他们的存在,我继续朝着公司的顶楼,我的办公室走去。
  刚一要抬起脚jin *门就遇到了拐角边的公司里的二股东,很好,我今天*| lai |*就是要找他的,不过现在看*| lai |*倒是他先自己送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