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32章 刺痛的左眼
  一早上,alla都在拍摄中,随着《帝歌》的收视率暴涨,粉丝们催更,拍摄的jin *度也在不断的加快,所有剧组的人员都在加班,看着在台上演对手戏的alla和清灵。
  如果说一开始清灵的演技是生疏的,但是此刻的她已经练到了炉huo *纯青的di 步,看着她面不改色的和alla说着一句又一句的台词,我知道* na *个清纯善良的小姑娘已经慢慢的离我远去。
  清灵在这部戏中演的正是女主角遭受现代的沉重打击,不论是从青青还是爱情她都心如死灰,一朝穿越到古代,一个架空的时代,* na *里的人情淡薄,但遇到男主之后又从新给她燃起了希望。
  只是在她觉得自己也可以这么幸福的或者的时候,却被男主真实一面所震惊,原*| lai |*一直对她温言细语的男子是想利用她,心再度死去,她不再相信什么爱情友情了,这里真实女主的感情戏的变化,也是她整个人从清纯到冷漠无情的蜕变。
  此刻的清灵正让我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故事中情节的发展,看着清灵* na *似真似假的面容上所流露chu **| lai |*的冷漠,我只觉得她整个人都变了。
  台上,清灵一身淡绿色长裙及身,正好忖托chu *她* na *婀娜多姿的身材,清澈的面容总能够给人一种很gan 净,很舒服的感觉,但是* na *一双没有感情的眼却是让人看了都心寒,* na *究竟要经历了多少痛苦,她才会表现chu *这么冷漠无情,我不禁皱眉,清灵她变了,她真的变了。
  “怎么样,清灵的演技jin *步了很多对不对,现在的她跟一开始你*| lai |*过*| lai |*的时候简直就是差的太多了,你看看她* na *一双淡漠的眼,还有* na *与生俱*| lai |*的隔绝一切的冷漠气势,都无不彰显着故事中的女主角经历的一切是多么的让人痛彻心扉,这样的感情才能够打的动观众嘛。”
  张导不知道什么蹿到我的面前,见我呆呆的看着台上的清灵,* na *一种疏离的气势还有冷漠的眼,究竟是什么让她改变这么多?
  他*着↓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即又转过头*| lai |*看看我,“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身上居然有这么大的能力呢,竟然能够让两个女人为你改变这么多?”
  他的话让我一慎,不好的感觉立马袭上心头,我shen 手jin jin 的抓住他的肩膀,口气中带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jin 张,“你说什么,清灵是因为我才改变这么多?”
  眉头皱的跟个什么似的,我焦急的声音响在他耳边。
  张导像是在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我,好久之后,才shen 手捂嘴大笑,“喂,秦小子,你该不会不知道清灵她喜欢你吧,这会儿又看着你和alla双双chu *入,她的心可都碎掉了,不过说真的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清灵也不会演chu *戏中女主角的* xing *格,不错,到后面的戏份清灵会变得越*| lai |*越冷漠的,你要加油哦!”
  “什么,你说什么?”shen 手狠狠的抓住他的胳膊,MD,清灵会变成这个样子,和这个男人定是tuo *不关系。
  “啊,痛,痛,你快放手!”
  一般人在极度的愤怒的时候,力气都是大的惊人,而此刻的我就是这样,我抓住他的手就是不放手,而我眼神中迸发chu **| lai |*的冷冽气息直直*他对视着我。
  “说,你到底对清灵说了些什么?”我的语气是冷的惊人,不曾想过为什么清灵会变得这样,原*| lai |*都是这个男人在背后搞鬼。
  “没,没什么,我只是把你和alla去海边散步的事情报给了记者,本*| lai |*我只是想借你们两个抄人气让《帝歌》越*| lai |*越huo *,可是后*| lai |*我发现清灵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不* gao *兴,我就知道当初你选她定是没错,而我也要坚持选择alla*| lai |*担任女二角的原因。”
  “你想想,这故事中的女主角和女二角之间本*| lai |*就是情敌,所以我觉得这部戏让她们两个*| lai |*演对手戏真的是再适合不过了。”
  见我眼神冷的吓人,他也只好这么说了,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顿时huo *气上*| lai |*,狠狠的将他的胳膊一甩。
  原*| lai |*,这一切都是他gan 的事,并不关系到清灵的事情,这几天我一直在心底为清灵的突然改变而懊恼自责,没想到会是这丫的在背后搞鬼,huo *气顿时上*| lai |*,我狠狠的怒视他,“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毁掉清灵的本* xing *的?”
  原以为他只是一个遵守自己原则的人,对于他的专业shui *准,我从未怀疑过,但是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会这么不择手段。
  “不行,我得赶jin 去找清灵,像她说对不起。”我正准备转身却被身后的某个男人狠狠的拽住胳膊。
  张导演愤恨的看着我,口气中带着不容许去的肯定,“这有什么,你知道如果《帝歌》这部戏Red(* hong *)了,会是她一辈子都得不*| lai |*的收益?牺牲这点是值得的!”
  清灵因为他变成现在这般冷漠,他居然还有脸和我说这些,huo *气一↓子被他点燃了,我愤怒的看着他,“你知道什么,如果清灵会变成* na *些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的女人,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当初是我把她带jin *演艺圈的,* na *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如今被你这么一弄,变成了心机沉沉的女人,你叫我怎么逃得过良心的谴责?”
  我使劲的朝他怒吼,像是要把自己毕生的力气全都吼chu **| lai |*一样,我不敢想象* na *个曾经对我笑的犹如阳光般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小女人会因为我而变得冷漠无情,不,我不能够接受清灵的改变。
  与其说我一直以*| lai |*把她当做是自己的亲mei mei一样的看待,到不如说我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借口,找和她能够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借口,我喜欢她,是的,我喜欢她的纯真善良,如果她连这些也因为我改掉了,我会痛苦死的。
  “谴责?哈哈哈……”
  张导忽然笑的阴霾,一只本*| lai |*被他用长长的头发遮住的眼睛,突然被他用手拂开,露chu *在我的面前,和他的右眼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 na *涣散的眼神中,我终于看chu *了一丝的破绽,* na *就是他的左眼似乎没有知觉。
  “你的左眼?”我惊愕的看着他* na *如同死鱼一般的左眼,并且shen 手在他的眼前晃晃,果真看不见。
  他咧嘴忽然大笑起*| lai |*,眼神里带着无尽的凄苦,为什么这一刻我看着他的脸有些落寞呢,从*| lai |*都不知道一直在人前笑的* na *么大声的他居然会这么痛苦的在我面前笑的这么放肆。
  “你知道吗,我的左眼在我十岁的* na *年就看不见了,不是天生也不是什么后遗症造成的,而是被人活活的打的,八级伤残,* na *个时候我都已经忘记了疼痛的感觉,醒*| lai |*只听到医生跟我妈说,左眼由于被打坏了神经系统而再也看不见了……”
  我震惊的看着他,曾不想过他一直用* na *么长的头发遮住的左眼竟然是看不见,心里说不chu **| lai |*的感觉席上心头。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左眼会看不见,回想起以前的他是* na *么的顽劣不堪,不管对待什么事情都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可是现在我看见他脸上明显带着凄楚,他到底经历过了些什么?
  张导忽然大笑,只是我听得chu **| lai |*他* na *笑容中夹藏着多少凄苦,这或许是他一直以*| lai |*为什么变得这么放dang 不羁的原因吧。
  他* na *原本还带着嬉皮笑脸的眼神,此刻已经骤然变成凌霜,如三月飞雪,沁人心脾,令我顿时觉得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虽然是夏天,可是听着他的声音,我还是感觉到了人情淡薄,社会的black(hei )暗。
  “曾经我也是像你一样,活的很无忧无虑,四肢健全,因为有父母的庇佑,我根本就不用去担心衣食问题,可是忽然有一天,当父亲因为因为公司亏空而捐款潜逃,我和母亲难逃其词,最终被扣留做苦力*| lai |*还债,可是后*| lai |*查清父亲只是被人陷害,而我和母亲被放chu **| lai |*的时候,* na *些因为父亲的公司而欠↓债务的银行,竟然si 禾厶自找人殴打我和母亲……”
  他越说越哽咽,最后泪shui *一滴滴的滑落↓*| lai |*,我从未见过他这么懦弱的一面,顿时心里五味杂头,从不知道他原*| lai |*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若说之前的他是* na *么放肆的在人前笑着,* na *么人后的他就是* na *么痛苦的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声音夹藏着哽咽继续从他口中传*| lai |*,“* na *天,我永远记得* na *天,大雨磅礴的* na *晚,我就是* na *么眼睁睁的看着* na *些人把母亲给打死,我的世界一↓子崩塌了,原本所有的信仰,幸福在一夜之间全都没了,而我的左眼也就是在* na *个时候被他们活活的打残了,你知道吗?”
  “* na *种痛苦,你知道有多么的痛吗,所以从此以后我告诉自己,我要活的逍遥自在,要赚很多钱,让自己这一辈子也不用为钱而愁!呵呵,钱,多么俗的一件事情!”
  他笑的凄苦,我知道此刻他心中的痛是有多么的深。
  站起身*| lai |*,轻轻的将他拥入自己的怀中,之前我是很厌恶他的触碰,不过现在我开始同情他了,同情这个在外面活的光鲜亮丽,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痛苦,每一次的微笑大概都诉说着他背后的痛楚吧!
  “秦,你知道吗,当初我是有多么的痛恨* na *些人,恨不得将* na *些人给活活的吞了,可是我更恨自己没有* na *个能力去保护自己的母亲,就* na *么眼睁睁的看着* na *些人把母亲活活的打死,我是不是很没用?”
  他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身体在我怀里犹如一只受伤的小鹿,需要人的安** fu **。
  “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张导,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继续你的事业,你还有你的粉丝,* na *些在背后默默支持你的人!”
  拍拍他瘦弱的背,我的心里也是说不chu **| lai |*的zi wei ,如说我没有父母很可怜,可是比起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去双亲,我到显得幸运多了。最起码不用天天活在惊恐之中,从被人放在手心里捧入天堂一↓子再又摔入di 狱*| lai |*得要好得多。
  收拾好情绪,我没有继续去追清灵,知道自己对不起,但是眼↓是安慰好这次主导这部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