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31章 无节制的玩耍
  alla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小女孩,看到我眼中的**,她当然知道* na *是男人对女人的渴望,原本她会愤怒,可是让我错愕的是,她居然害怕起*| lai |*。
  她闪躲的眼神,想要从我身边逃离的举动,无不显示着此刻的她也是如坐针毯,扭动着身体想要逃离我的钢制,可是要命的是,她越是这样,就越是激起我心底的**。
  “别动!”
  长臂原本支撑在墙壁两侧,此刻已经狠狠的将她jiao (女乔)躯搂jin *自己的怀中,↓颚也死死的抵触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呼xi 口及粗重的pen( 口贲)洒chu **| lai |*,迅速染Red(* hong *)了她的脸颊。
  “跟我去拍摄现场好不好?”几乎暗哑的不能在暗哑的声音此刻在她的耳边响起,更加笃定了我想要的chong *动,极力压制不去对她做什么,可是这个小女人就是倔强。
  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就是不说话,我最后无奈的摇着头,看着她强忍着泪shui *的小脸,shen 手轻轻di ** fu ***,“对不起,昨天是我不对,我知道你当时是气愤清灵会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公布chu *去,但是,你要知道清灵她是被我带jin *演艺圈的,如果我不选择相信她的话,她定会像其他的影星一样对演艺圈不报有任何希望会就此堕落↓去的。”
  “如果真的有* na *么一天的话,我希望可以延长她现在的单纯善良,你知道吗,对不起,我以为你不会这么伤心,看*| lai |*是我太* gao *估你!”
  心疼的一遍遍描绘她瘦弱的小脸,这次一天的时间,她就已经瘦成这个样子了。要是我再尺几天,* na *她岂不是要瘦成皮包骨头了。想着心就一阵抽痛。
  泪shui *终于不受控制的往↓滑落,她哽咽着shen 手捶打我的xiong 前,“混蛋,你为什么要把她带jin **| lai |*,现在看见她变了,你心疼了是不是,* na *你又何必去招惹她,你知不知道昨天看见你* na *样对我,我的心里有多痛,你知不知道?”
  我任由她的一双小手在我xiong 前捶打,不还手,我知道,这一次我是伤她伤的有些彻底,即使身体上的痛也比不上她心里的痛苦。对上* na *双痛苦不堪的眼睛,我知道自己这次做的有点过分,不过为了能够让《帝歌》继续顺利的拍摄我还是不会放弃的。
  shen 手擦去她眼角的泪shui *,她的泪shui *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直往↓流,擦都擦不掉,将她轻轻拥入自己的怀里,像是在呵护易碎的瓷娃娃一样。低头亲吻她的脸颊额头,眉眼,小巧的鼻梁,最后温* rou *而chan (缠)mian(纟帛)的吻带着忏悔般的落在她殷Red(* hong *)的小嘴上。
  “对不起……”
  我的吻稀稀疏疏的落在她的脸上,一直↓移,颈项,而她从一开始对我排斥到现在温* rou *的像个小猫儿一般的依偎我的怀中,任由我亲吻她的身体。
  温* rou *而chan (缠)mian(纟帛)的吻顺着她精致的颈项一直滑落,最后停留在她* na *傲然的**之处,大掌像是带着huo *一样的在她身上点燃,经过之处,无不升温,gun tang,她被我弄的jiao (女乔)羞的###一↓。
  我全身像是着了huo *一般的,想要将她吞噬。
  她有些隐忍难耐的看着我,渴求般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展露在我的面前,希望我给她。
  “想要么?”暗哑的声音带着嘶哑带着**,此刻的我已经极力的隐忍着自己的内心**。但是我想要在这个时候征服她。
  她眼神迷离的看着我,额角的汗shui *大颗大颗的低落↓*| lai |*,我知道此刻的她定是忍的很难受。
  我邪mei (鬼末)一笑,低头凑近她的耳边,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pen( 口贲)洒在她的耳蜗边,“怎么样,想要么?”
  **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她的身体,惹得她轻快的###,随即变得我的不动就这么静静di 看着她。一张小脸(bie)的通Red(* hong *),可就是不肯向我妥协。最终无奈之↓,我就只好先向她妥协。
  折磨她的同时,我自己的身体也在承受着极大的忍耐力,sheng li 学上说,男人和女人在极度欢爱的时候,往往没有自制力的都是男人,所以我能够做到这些,我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还是可以的。
  此刻的她已经累的汗都淋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旁边的头发,我shen 手拂去她耳边的发丝,轻轻di 吻了吻她的额角,看着她一张涨Red(* hong *)了小脸,遮掩不住被爱*zi run *的Red(* hong *)晕,我的唇角边勾起一抹淡淡的满足的笑容。
  随即加大力度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jin jin di ,像是在搂着自己的一块至宝,舍不得放开,直到她的眉头轻微的皱起,我才松开一些,动作轻* rou *的帮她盖上被子,她的呼xi 口及很均匀,一夜好眠。
  第二天,在我软磨*ying *泡之↓,她最后答应我去继续拍摄《帝歌》,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当初张导为什么要坚持要她*| lai |*演,不过现在想想,倒是觉得张到倒是没有什么错,alla本身就具有女二角的气势,再加上她独有的霸占**就更加忖托chu *她将女二角演的淋漓尽致。
  只是让我迷惑的是,为什么张要非要她*| lai |*演不可,即使她罢演了,也不在乎放弃这部戏,其中的蹊跷倒是让我有些不解,这一点也不像他的作风。
  当我和alla双双chu *现在拍摄现场的时候,某人当场就石化了,经过我多次摧残他能够支持到现在也是一朵奇葩。
  “哇哇,我不是看错了吧?秦,你竟然真的把alla这个小祖宗带*| lai |*了呢?”某只雄* xing *动物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身旁笑的满面春光的小女人,还有从jin **| lai |*,他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我握住alla的小手上,一直不肯移开,在我的警告之↓才慢悠悠的移开了。
  我目光带着挑衅的看着他,“怎么样,你现在还说要放弃这部电视剧吗?”
  该死的,早知道他这个人这么难搞定,遇到什么问题就丢给我而自己却在一旁看好戏似的,我就不会让他*| lai |*导演这部戏了,真是的,害得昨天我利用自己的身体才征服了身边的这个小女人。
  张导见我这么说,连忙狠狠的点点头,随即又看着我,满脸的悲愤一把抱住了我,“秦,你真是我们《帝歌》整个剧组的救星啊!”
  “得了得了,你少跟我*| lai |*这一套,别不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再说了,我这也只是为了自己,毕竟这部戏可是我flower (hua )钱投资的。”我果断的拉开与他的关系,和这只怪物在一起,我真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很好。
  见我这么说,他像是很委屈似的,眼眶Red(* hong *)Red(* hong *)的,一副被人丢弃的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我真的有些无语,他还是不是男人啊,一个大男人说哭就哭。
  “不准哭!”严厉的声音带着怒斥,我有些崩溃了。昨晚为了哄alla答应*| lai |*拍戏,我可是在chuang shang 卖力的去讨好她,可是*| lai |*到这里居然还要看这丫的在我面前装可怜。
  我正想着,忽然一道凌厉的视线头*| lai |*,我心头一jin ,顺着视线看去,只见清灵面色难堪的朝我们这边看*| lai |*,↓意识我想放开握住alla的小手,可是昨晚我才把她哄*| lai |*拍戏,要是在这个时候放开她,我真的不能保证她会不会再和我耍任* xing *。
  jin jin 握住她的小手,我在心底告诉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放开她,直到耳边传*| lai |*alla疼痛的叫声,我才知道自己刚才由于太过用力已经把她###的小手& nie (一种手法)处一道道Red(* hong *)Red(* hong *)的手指印子。
  我连忙心痛的像她道歉,而她也撇到了不远处的清灵,面色不好的说着没事。
  旁边的某个男人却在边上幸灾乐祸的开口,“秦,你现在可是选择和alla在一起哦,难道你还想一只脚踏两只船?”
  你不说话要死啊,我用眼神直接将他接↓*| lai |*的话扫回了肚子里,真的不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Ta Ma的就是一个犯贱,没事找事么?
  接受到我严厉的视线,他讪讪的**自己的鼻子,随即又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像我开口,“咳咳,我还有事,不陪你们两个了,先走一步。”
  赶jin 走快一点,我眼里chu *现久违的激动,丫的,还算是个自知之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