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29章 酒吧hot(英文:hot,中文:re )吻
  送走清灵,我就直接开车去酒吧,当然了,这次可不是去上次我和王宁打架的* na *家酒吧,现在人家可是对我和王宁↓了禁止令,我可没* na *么蠢,跑去碰一鼻子灰尘。
  酒吧里还是依然灯Red(* hong *)柳绿,一些形形***的男女在舞池中央极力的扭动腰肢,颓废的惊呼疯狂,这就是年轻,朝气的生命力,荒废的思想,极力的摆动着舞姿,尽显年轻人的活力。
  “先生,请问是几位?”穿着White(颜色bai )服装,black(hei )ku 子的小serivce(中文:fu wu)员朝我讪讪的走*| lai |*,眼里泛着精光不停的大量着我全身上↓,像是要把我看穿一样。
  “一位。”不喜欢被一个男人老是盯着看,感觉有些怪怪的,大概他是看见我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再加上手上的一块瑞士金表,才这么像我献殷勤的吧。冷冷的撇↓一句,我直接朝着舞池边上走去。
  *| lai |*酒吧我是很少跳舞的,绝大多数是喝酒解闷的,跳舞,* na *是仅限于我在大学时代,* na *个时候的疯狂,放肆,彰显着一个年轻人的活力,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增长,年轻气盛逐渐被成熟稳重取代,我有隐隐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为什么* na *些小女生们会喜欢大叔了,原*| lai |*成熟男人更加有xi 口及引力。
  朝着拐角边走去,突然眼神一慎,我看见拐角边的一对男女正在hot(英文:hot,中文:re )吻着,要是平常,我定不会感觉到错愕,可是这对男女太过的熟悉,* na *一幕幕专心的痛袭击而*| lai |*。
  我看见杨微和黄胜正在激烈的拥吻,她们看起*| lai |*是多么登对的一对,男才女貌,说的一点也不假,只是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shen 手捂住自己的xiong 口。
  我准备选择逃tuo *,却没有想到黄胜突然抬起头*| lai |*看着我,嘴角边的笑意有些诡异,“秦总,既然*| lai |*了为什么又要走了呢?”
  他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挑衅,我听得chu **| lai |*,准备像外埋的步子停了↓*| lai |*,作为男人的我,面子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于是我没有chu *去,而是在她们身边的位置坐了↓去。
  “这么巧!”淡淡的吐chu *几个字,我的视线一直定格在杨微* na *张绝美的脸蛋上,甚至因为刚才激烈的hot(英文:hot,中文:re )吻,她脸上还清晰可见一丝Red(* hong *)潮未退,顿时刺痛了我的眼睛。
  为什么,微微,这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从未想过在* na *样曾经在我心目中的女神会和别的男人拥吻在一起,只要一想起刚才* na *脸Red(* hong *)心跳的一幕,我的心就阵阵刺痛。
  不想让自己痛,我极力的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到黄胜* na *得意的脸上。如果知道他们两个在酒吧里,我绝对不会*| lai |*的,可是现在看着他们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我的心如刀交织一样的疼痛。
  “没想到秦总也喜欢这种年轻人的di 方啊?”讽刺的声音带着不屑的在我耳边响起,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还是前辈子跟他有仇,以至于他这辈子要这样针对我,只是现在我真的不想跟他有什么交集。
  要说他是为了他哥哥黄并强而处处跟我作对,* na *就算要恨的人也是我,毕竟当初龙华可是因为黄并强从中搞鬼才弄成差点解盘,可是我就是不懂,这丫的怎么像个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似的老是盯着我不放。
  “这里有规定中年人不能*| lai |*么,反倒是我觉得这种di 方应该禁止未成年人jin *入才对。”我同意回给他轻蔑的语气,MD,这丫的就喜欢跟我作对,* na *既然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 na *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果然我的话成功激起他的怒气,拳头jin jin di 握着,咬牙切齿的看着我,“你……”
  小样,跟爷斗嘴,你还嫩着点呢。
  漠视黄胜此刻抽掉的脸,我直接把视线落在杨微的身上,本*| lai |*还认为她既然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男人,* na *么我就选择放手,可是现在看见黄胜这个样子,我决定改变注意。杨微就算找路边讨饭的,我也不会让她跟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越看就越让我不shuang XX大XX。
  “胜,算了,何必为了这种而生气呢,*| lai |*我们喝酒好了。”
  杨微的话像是一根根刺一样狠狠的扎jin *我的心里,顿时痛得让我心里难受至极。
  为什么,为什么?微微,你要如此的对我?
  我的眸子里尽是受伤,不曾她会这么说我,* na *种人?呵呵,对她* na *么好,就只换*| lai |*这一句话,杨微,你果然还是够大方啊。
  看着他们两个在我面前,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我顿时觉得没有在待在这里的必要了,拿起衣服准备起身,却被黄胜的一句话给激怒了。
  “怎么,秦总这是意识到这儿是我们年轻人*| lai |*的di 方,不想丢了脸面,想走了么?”
  袖底↓的手握得咯吱咯吱作响,我知道此刻的自己不能够chong *动,因为这个人渣不值得我动手打他。
  嘴角上扬,轻佻的露chu *一抹笑容*| lai |*,慢悠悠的转过身子,看着相拥的两个人,是* na *么的刺眼,我目光凛冽的看着黄胜,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 na *么我估计此刻的他定是死了千万次了。
  嘴角扬起一抹邪笑*| lai |*,“黄总,没想到你也喜欢玩别人剩↓的啊,不过你的眼光倒是很不错哦,微微的身材很好,只是可惜她不可以为你生孩子,不然的话……”
  “pa 口拍——”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重重的巴掌朝我脸上甩*| lai |*。
  杨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看着我,眼里的愤怒像是要将我看穿。
  huo *辣辣的疼痛从嘴角边传*| lai |*,shen 手*了把嘴角边的血迹,我笑得张狂。
  “呵呵,你怒了,终于怒了,从你回*| lai |*到现在,我还一直以为你不认识我呢,不过现在看*| lai |*,杨微,你倒是装的很像啊。”
  我讥讽的声音响彻整个酒吧,真的不想去打扰她的生活,可是看着她和黄胜* na *个人渣在一起,我不得不chu *手阻止。正如我所说,她即使去找阿猫阿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我也不会去管的,但是她若要找我仇人的di di ,我是不会就此罢手的。
  杨微hands(* shuang * shou *)jin 握,脸色苍White(颜色bai ),我知道,现在的她定是很不好受,气的发抖的看着我。定是我戳到她的痛楚,可是我也不想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 na *被说的人是我。
  “微微,跟我回去吧?”最后,我还是妥协的shen 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祈求的声音悠悠di 响起。
  即使她要离开我,我也没有意见,只是我不想她这么zao * ta 自己的身体,跟黄胜* na *个(jia huo )在一起,是注定没有好果子的。
  杨微一把甩开我握住她的手,毫不客气的将一杯酒泼洒到了我的脸上,面无血色的说了个字,“滚!”
  一声冰冷的字眼,让我的心顿时提了上*| lai |*,知道这一次伤害了她的心,她当初不能够生育也是因为我才造成的,是我不该这么对她,可是看着她和黄胜* na *个(jia huo )肆无忌惮的在我面前秀恩爱,我真的嫉妒了,即使说chu *这么伤人的话,我也不想她继续待在黄胜的身边。
  “微微,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会帮你的?”不死心的继续说着。
  “滚!”又是一声冰冷彻底的字眼,将我所有的希望深深覆灭。
  黄胜得意的眼神朝我挑*| lai |*,“秦总,本*| lai |*黄某是还想留你多喝几杯,不过现在看*| lai |*,是不行了,我的女人似乎很不欢迎你呢?”
  他说着shen 手一把揽过杨微shui *snake(she 虫它)般的腰肢,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直接pen( 口贲)洒在她纤细的颈脖间,立即引*| lai |*杨微jiao (女乔)羞的*样,心从未有过的痛过,我只觉得这个身体不是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痛?
  微微,知道吗,曾经我的如果只是对你的身体起兴趣,但是现在的我却是真正的爱上你了。在你为我失去做一个母亲的能力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了,我知道这大概是老天爷给我的报应,要不然也会如此的折磨我。
  呵呵,人就是犯贱,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嘴角带着苦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酒吧里chu **| lai |*的,穿过一错综交杂的马路,我一边边的想着自己和杨微的点点滴滴,曾经的她是* na *么的温* rou *善良,可是如今的她,不,即使不想去承认,我也知道她的温* rou *善良已经不属于我了。
  一道闪电声,响彻整个a市,在漆black(hei )的天边划chu *一道闪亮的痕映,虽然顿时照亮了整个a市,却是犹如昙flower (hua )一现,瞬间抹灭了。消失殆尽,随即,倾盆大雨袭*| lai |*,我没有躲,任由大雨扫打着我全身。
  “呵呵,连老天也在同情我吗?”
  雨shui *顺着我的脸颊一直滑落在di ,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shui *,已经分不清了,此刻我的正的很难受,想借助这雨shui *洗去我心里的痛楚。洗去一身的疲倦,真的很累,累到让我感觉窒息。
  大雨继续↓着,此刻的夜除了能够听到雨shui *打落在di 面的撞击声,剩↓的就只有我内心的哭泣声。
  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没有*| lai |*这里,没有看见她们,可是不论我怎么想去毁灭脑海中的画面都还是无力的挣扎,杨微和黄胜亲昵的在一起的画面,深深刺痛我的心。
  这一夜,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或许我没有哭,因为有雨shui *的洒落,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哭泣了没有。
  当托着疲惫的身体踏入家门的时候,杨小漫看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随即捂嘴尖叫一声。
  “啊——”
  “秦,你怎么了,怎么搞成这样?”随着尖叫声,她担心的语气又在我耳边响起,我没有理睬她,之前她不是在跟我冷战么,* na *么就冷战到底,现在又*| lai |*理睬我算是什么,难道我就是被这些女人想理睬就理睬,不* gao *兴时九送入别的人怀抱么?
  只要一想起之前在酒吧,杨微依偎在黄胜的怀里和他激吻的场面,到她冰冷的眼神扫视我,最后简洁的从薄唇里吐chu *一个“滚”字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死了,彻底的被她给& nie (一种手法)碎。
  “秦,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淋雨淋成这样,你没有开车子吗?”
  耳边响起杨小漫焦急的关心语气,可是为什么此刻听在我的耳边却是这么的刺耳。
  “滚!”
  淡淡的说chu *这么一个字,如同杨微在酒吧里跟我说的语气,我就只有将身上的huo *气全部发在杨小漫的身上。
  她很显然被我这个字眼给愣住了,傻傻的站在原di ,看着我一步步的走向浴室打开浴室的洒flower (hua ),她才软坐在沙发上。
  浴室里,雾气腾升,我任由洒flower (hua )撒在我身上的shui *,chong *洗刚刚在外面淋到身上的雨shui *,不一会儿,我便从浴室里走chu **| lai |*,有些无力的看着一直坐在沙发上的杨小漫,此刻她的脸色也是苍White(颜色bai )如雪。
  我知道自己刚才不该对她* na *么凶的,但是我真的很难受,心情不好时,即使是关系的话都显得* na *么烦躁。
  走过去,轻轻di 从身后搂住她的脖子,“小漫,对不起……”
  我知道是自己的错,之前不该对她发* na *么大的huo *,把在酒吧里受的气全部都撒在她的身上,我简直就不是个男人。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hands(* shuang * shou *)搂着她冰冷的身体,生怕她会像杨微* na *样,推开我的手。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悠悠的转过身*| lai |*,shen 手** fu ***我的脸,一遍遍的**,带着无尽的贪婪和眷恋,“秦,知道吗,看着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我shen 手握住她雪White(颜色bai )的小手,眼神中带着坚定,“以后,不会了,早点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