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28章 女人的战争
  低低的一身怒声,我没有想到女人们的战争这么繁琐,不就是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么,有必要搞的这么狼狈,真是搞不懂这些女人,我记得有部电视剧不是叫什么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唉,深深叹一口气,这些女人还真是没得救了。
  虽是皱着眉头,但是心底还是有些小小的成就感,毕竟她们两个可是为我而起chong *突的。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自豪感,这不是废话么,* na *个男人不希望有几个女人为自己打破血流。
  “秦?”
  “秦哥哥?”
  清灵和alla的声音几乎是一同发chu *了,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chu *现在门边的我。眼中装满了不敢相信。
  看着她们两个,刚才的对话,我可是一点儿也没有忘记,所以此刻我的脸上是带着隐约的愤怒。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在就吵着这样。
  alla见我一*| lai |*,连忙上前一步,愤怒的将一旁被她丢弃的杂志拿起*| lai |*,“秦,你知道吗,* na *晚我们去海边的事情是被清灵这个女人泄露了。”
  “够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看着alla急着像我告状的样子,我真的对她很失望,再看看shen 手捂住自己的刚才被alla打的Red(* hong *)肿的脸,我直接跨步朝她走去,“清灵,你没事吧?”
  旁边的alla见我直接忽视她的存在,愤怒的一跺脚,“秦,你竟然不相信我,明明就是这个女人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可伶她?”
  她不甘心的响起,控诉着我对她的不满,可是刚才她明明骄纵跋扈的打了清灵一把掌,看着* na *清瘦的小脸上为了我无缘无故的多了一把掌,此刻已经肿的* gao ** gao *的,我只觉得自己心痛不已。心中对她的内疚也更胜从前。
  当初是我带她jin *入演艺圈的,即使她将*| lai |*变成什么样子都和我tuo *不gan 系,所以我是不会对清灵怎么样的。
  清灵原本坚强的小脸,此刻见我维护她,到显得委屈起*| lai |*,泪shui *在眼里打转,最后pa 口拍嗒pa 口拍嗒的落↓*| lai |*,看她Red(* hong *)了一双小眼睛,我心痛的扭在一起。当初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许我不应该将她带入演艺圈这样的大染缸的。
  让* na *个曾经笑的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演艺圈的black(hei )暗我又不是不知道的,都怪自己当初太自si 禾厶,只想着《帝歌》这部戏不可以放弃,可是我却亲手毁了这么一个单纯善良的小女孩。
  “秦,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要相信这么女人?”alla愤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心烦意乱,转过身朝她走去,在她眼里泛起光芒时,我愤怒的开口怒斥,“像清灵道歉!”
  她* na *刚刚升起一丝喜悦的眼睛,又黯淡了↓去,随即转换成了悲愤,甚至我看的见的委屈,“为什么,明明就是她的错,要不是她,你也不会误会我的,就算要道歉的人也是她,可是为什么是我?”
  她歇心撕底的怒吼着,眼泪随着她脸浓浓的装晕化开*| lai |*,显得她整个人都扭曲起*| lai |*。
  我shen 手jin jin 抓住她的胳膊,心中的怒吼继续腾升,“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你打了清灵,她都没有怪你,你还在这边强词夺理,像清灵道歉,快点?”
  似乎不想看到alla* na *种由于我的话而扭曲着的脸,我别过有去,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偏袒她,对于她,我也是非常了解的,今天我冤枉了她,事后在哄哄她就没事了,可是清灵不一样。
  如果今天我不选择相信她的话,* na *么在她纯净的心里会留↓演艺圈的black(hei )暗,我不想让清灵完全变得* na *么冷漠无情,所以,alla,对不起了。
  “算了,秦哥哥!”清灵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让我的肩膀一慎,随即,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lai |*,她骨子里还是善良的。
  “这怎么可以,是她先动手打了,错的是她,就应该要像你道歉!”我shen 手轻轻di ** fu ***她* na *被打的Red(* hong *)肿的脸,我知道一定很疼,刚才alla* na *一巴掌可是用了十分的力气。
  “秦,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只相信她,不相信我,你真是太纵容她了。”alla一气愤,摔门而chu *。
  清灵一双shui *汪汪的眸子看着我,像一直被抛弃的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秦哥哥,对不起……”
  “傻瓜,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是她先打你的,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她,而不是你,知道吗?”
  尽量洗清她心里的阴影,不让演艺圈里的black(hei )暗占据她整个心灵,这样,我心目中的罪恶感才会少一些。当初是我把她带jin *演艺圈的,所以,不管她做什么,我都不会放弃她,相反,我不会让她变成* na *些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的影星一样,这样只会毁了一个纯洁善良的小姑娘。
  清灵眉宇间皱起了一丝为难,小脸可伶楚楚的看着我,“秦哥哥,你这样对alla姐,她会伤心的。”
  “没事,错的是她,她不像你道歉,伤心的* na *个应该是你才对啊。”我笑着收手rourou她满头软发,如果可以的话,我当初一定不会把她带jin *演艺圈里*| lai |*的。
  从拍摄di 点chu **| lai |*,我就开车带着清灵chu **| lai |*吃饭,至于alla,我就没有去找她,我知道以她现在的个* xing *,定很生气,如果我现在去找她的话,定会踩到炸药罐子,等过些(曰)ri 子,我在好好的像她解释。
  我带清灵*| lai |*的是家蛋糕店,一家叫做“龙胜”的蛋糕店,看着大大的招牌,我的眉宇不禁皱起,一家蛋糕店为什么要起这么一个霸气的名字,在我的心目中,蛋糕店一般都给人很温馨的感觉,因它是代表着亲人相互聚餐的温馨气氛。
  虽然有些不解,但是这家蛋糕店可是a市远近名扬的店面,里面的蛋糕更是邀请a市一流的蛋糕师傅烘烤而chu *的,所以味道当然堪称是人间美味。
  “秦哥哥,你看,这块蛋糕看起*| lai |*很好吃的样子?”
  从一jin *蛋糕店里清灵就一副小孩子拉着大人的手一般,看着她盯着一块草莓蛋糕直流口shui *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 lai |*。
  就说这丫头心di 善良,怎么会是alla所说的,在幕后操作我和她的新闻呢,现在怎么看都不想她是一个富有心机的人,到像是邻家的大姑娘,一副小馋猫的样子,让我宠溺的shen 手rourou她的秀发。
  恩,手感不错,放肆的大手不停的###着她的秀发,终于引起了她的抗议。
  “秦哥哥,你不要老是把我当做宠物一样的*啦,我要吃蛋糕,我要吃这块草莓蛋糕!”
  天呐,这孩子也太盟了吧,看着她一双shui *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的对我发chu *抗议,却对着一块草莓蛋糕垂涎三尺的样子,我真的觉得自己刚才在化妆间里看到的* na *个冷漠如冰的女孩是她吗?
  要不是亲眼看见,我还真的不敢相信呢。
  shen 手不顾她的抗议,再一次往她乌black(hei )亮丽的秀发上###去,丫的,这样的她,让我看着就忍不住想要###她。
  直到她皱起一双抗议的眸子,我才讪讪的收回了手,笑着拿chu *她口中的草莓蛋糕朝着收银台走去。
  “呐,蛋糕给你!”将付完帐的草莓蛋糕递给她。
  看着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赶jin 拆开小flower (hua )式的包装袋,露chu *精致的一块不怎么大的小蛋糕,却是贵的要死。
  我扫视了一周,能够*| lai |*这里buy(中文:gou mai)蛋糕的人,估计也不是什么穷人吧,看这些人穿着气势都是很有味。
  “秦哥哥,*| lai |*,张嘴!”清灵shen 手递过*| lai |*一块草莓蛋糕,一副期待我将它吃↓去的眼神,我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小丫头,有时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调皮,随即便展开嘴巴,吃了↓去。
  小(jia huo )像是偷腥成功的小猫mi 一般,对我笑笑,便有吃起桌子上的蛋糕。
  “怎么样,好吃吗?还要不要?”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也想吃了。小丫头憨憨的朝我一笑,随即小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最后在她的蛊惑↓,我又跑去buy(中文:gou mai)了一块,跟她一起吃了起*| lai |*。
  “对了,秦哥哥,今天你怎么会*| lai |*看我啊?”小小一张清瘦的脸面,一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像是要从我的脸上看chu *什么似的。
  “最近公司一直很忙,都没有什么时间*| lai |*看你,今天正好我休息一天,所以就*| lai |*看你了,怎么,你还不希望我*| lai |*看你吗?”我故作一副很伤心的样子,看着她小脸连忙焦急的摇着头,“不是啊,秦哥哥,你能够*| lai |*看我,我真的很开心。”
  我笑着shen 手**她的秀发,随便在眷恋的**她可爱的小脸蛋,这手感非常有手感,*着很享受,像是一只被我激怒的小狮子,她愤恨的看了我一样,随即又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着桌上的蛋糕。我有些无语的摇摇头,这个孩子还真的有些搞笑。
  “对了,清灵,最近拍戏还顺利么?我看帝歌的收视率很好,现在你可是受万人瞩目的小影星呢?”我笑着挑傥她。
  她对我点点头,示意她拍戏很好,只是* na *一双清亮的眸子里透露着我读不懂的悲伤,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说中的女主角也可以感知她的清冷,但是我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笑的很纯真的小女人,她的眼神中竟然也有一丝的清冷,心募然的一抽,痛的有些奇怪。
  去忽然倾身将她jin jin di 搂jin *自己的怀里,用着沙哑的口气说着,“清灵,不管将*| lai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的活着,知道吗,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她有些错愕的盯着我看,我的眼神中是无尽的认真和肯定,我知道她的心定是在沉沦。
  良久良久,她才慢悠悠的开口,“恩,我会的。”
  我目光眷恋的停留在她* na *一张清瘦的小脸上,这样清澈是女孩,我怎么都不会相信她会是* na *样心机沉沉的女孩,所以当我对上* na *双清幽的眸子,像是一滩湖shui *,将我的灵魂深深的xi 口及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