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26章 变心
  似乎感觉到我的不友善,他立即shen 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投给他一个大大的White(颜色bai )眼,这个(jia huo )还真的让人头疼,我都已经跟他说过了多少次,他就是不听,丫的,他早晚要死在他这一张嘴巴上。
  开什么玩笑,这个(jia huo )居然对敢这么对我说话,他难道就不怕我回头抽断他的股份么?
  想到White(颜色bai )天见到杨微亲昵的挽着黄胜的胳膊的* na *一刹* na *,我的心就顿时抽痛着,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去做,也不知道为什么,只不过是松她去一趟美国治疗回*| lai |*,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自认为自己这些天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她吧,再说了去美国的经费,也不是一笔少的数目,她回*| lai |*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
  心里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抓住一般,抽痛的厉害,旁边的王宁看着我这个样子,眉头倒是也跟着皱起*| lai |*,还以为他会良心发现,对我说什么安慰的话呢,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丫的居然这么对我说。
  他一副极其严重的要死的样子看着我,“秦少,不是我说你,这杨微,十有**就是移情别恋了,爱上* na *个叫黄胜的男人,理由很简单,* na *就是你不如他,没有人家年轻帅气。好了,别傻了,你的身边又不是却女人,不是还有杨小漫和* na *个大明星么,再说了,你也不想想你现在多大了,都一大把年纪了,你难道还想和人家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挣女人么?”
  他说着还过*| lai |*shen 手拍拍我的肩膀,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又接着说,“其实,说真的,要是我是* na *个杨微,当初就不会找上你,直接找上黄胜* na *个帅气又多金的男人。至于你嘛,顶多找找大叔的刺激。”
  “靠,你丫的去死吧!”我将手中的一个空的就被直接朝他* na *欠扁的脸上砸去,管他会不会毁容,此刻我就是被他给激怒的。
  他一个精灵闪身,躲避了我的追杀,shen 手拍拍xiong 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看着我,“喂,秦,你不会吧,想要杀人灭口,我可是你的好兄di 啊。”
  靠,他不说还好,这一说,我就*| lai |*气,兄di ,兄di 有像他这样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损我的吗,我当初怎么就这么交友不慎呢,遇到他这丫的White(颜色bai )眼狼。
  我被他气的xiong 口大口大口的喘气,早知道这丫的会这么幸灾乐祸,当初我就不应该找上他,MD,现在心情没有好些,反而是被这死小子气的发抖,幸亏我庆幸自己的心脏比较好,要不然早晚得被这丫的活活的气死。
  “好了,好了,我投降,我投降还不行么?”他举起hands(* shuang * shou *)做chu *一副要像我投降的样子,可是我现在可是正在气头上,哪有* na *么容易好说的话。
  “怎么,现在才知道投降了么,晚了。”说完这句话,我又将一只杯子朝他猛烈的砸去,丝毫没有手↓留情,不过这丫的倒是让我有些错愕,每一次我都尽全力了,可就还是砸不重他。
  三两↓,桌子上的就被都被我销毁殆尽,看着酒吧的serivce(中文:fu wu)生正带着三两个保镖朝我这边走*| lai |*,我和王宁相视一笑。随即展开激烈的搏斗。
  我和宁的身手都不怎么差,要不然前几次被人追杀,我也不可能能* na *么顺利的tuo *身,以前小的时候,身体不怎么好,叔爷很担心我的身体,于是就将我送入武术学校学习了一段时间,后*| lai |*虽然断学了,转入正常学校学习,但是jin *入大学之后,我和宁都投其所好又选择了副专业,跆拳道。
  所以在酒吧里这几个小小的保镖还不是我们的对手,平时若是要遇到这些情况,我们两个定不会chu *手,定会用钱解决,因为懒得的动手,但是今天我们却打大了一顿,我知道这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心中的纠结,只要一想到杨微White(颜色bai )天和别的男人亲密的*样,我就将心中的悲愤转化到了这些找打的人身上。
  三两↓,这些长得比我和宁都魁梧的男人被打得落flower (hua )流shui *,我们两个像偷到腥的猫儿相视一笑,随即便迅速抓起桌椅上的外套,逃离这里。
  其实,今天以我们两个的身份完全是可以用钱解决,要说以往,我们都是个穷小子,但是现在我们真的不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可是就是突然心血*| lai |*潮,想大打一顿。果然还是好久没动手了,心yang (羊羊羊)难耐。
  “怎么样,打的过瘾不?”
  海边,我们背靠着背,嘴角,衣服上都还挂着血丝,但是心里却无比的舒畅,打了一顿架,即使有些小受伤,可是心里* na *股(bie)屈已经不再了,换*| lai |*的却是无尽的畅快淋漓。
  “恩,谢谢你!”
  要说今天我会失控打架,* na *是有可能的,但是身旁的这个(jia huo )怎么也失控了,刚才,他甚至打的比我还猛烈。要是我没猜错的话,* na *些(jia huo )不在医院里躺上几个月是好不起*| lai |*的,宁↓手可真重。
  “谢什么,我又没有帮你什么。”他咧嘴大笑。
  而此刻我的目光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没有尽头,听着langflower (hua )拍打礁石的声音,形成美妙的乐曲,这样无忧无虑的(曰)ri 子,我已经好久都没有享受过了。
  曾经很宁一起在学校里逃课,上课也时常偷偷的溜chu *去酗酒,打架闹事,直到后*| lai |*叔爷的身体不怎么好,我才姑且收敛了一点。要不让我和宁大三还没有毕业定会被学校开除。
  (曰)ri 子一点点的过去,我和宁似乎通过这大片的海shui *,思绪回到* na *个充满乐趣的回忆。
  * na *个时候的我们不管活的有多么的艰难,都不会放弃对对方的着想,即使一块馒头,我们都要留着分给对方一半。犯了错误,不管对方有没有参加,都会一起承担,我们甚至穿过一条内ku ,睡过一张床,最后,连女人都差一点一起上。
  时间过的真快啊,现在我们只是偶尔联系一↓,还是为了商业上的事情,所以像今天这样我们的不聪明的举动是几乎没有了,我也知道今天的他也是为了我才会这么chong *动的,所以我是感激他的。
  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永远都不要停止,就静止在这一刻,* na *该多好啊。
  “秦……”良久,他的声音沉寂的犹如空hole(dong )的大海,永远听不见底,低沉暗哑。
  “恩?”同样是短短的几个字,似乎不想打破这种宁静。
  “知道吗,我很时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我们一起生活的* na *段(曰)ri 子,真的很怀恋。”
  我又何尝不是呢,* na *种无忧无虑的(曰)ri 子,可以肆意的活着,不用看别人的脸色,甚至可以嚣张狂妄的为对方打抱不平,没有贫贱的尊卑,可是随着我们一起踏入社会,这样的生活就被打破了。
  在这里,没有钱,就代表着你贫贱,没有权利大声说话,也没有权利肆意的活着,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发生变化了。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回到过去!”良久,我的声音才响起,说chu *了我心里想说的话,只是我知道这种不切实际的话说chu **| lai |*是有多么的可笑。
  他忽然转够头*| lai |*看着我,大声一笑,“是啊,时间是一把多么锋利的利剑,无形的将我们之间的友谊割舍的一点也不剩,即使当初玩的再好又怎样,现在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一切都变了,变得让我好陌生。”
  他的自嘲让我眉头一皱,为什么我会从他的眼神中看chu *痛苦不堪,像是对自己深爱的人表现chu **| lai |*的感情,* na *般。
  “宁,我们不会的,没有人可以破坏我之间的感情的。”
  转过身,将他抱着,* na *是属于男人之间的拥抱,不夹藏一丝的肮脏之意,有的只是圣洁的友谊。
  久久di 久久di 的,久到我们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在↓降的时候,才松开了彼此。
  最后在我强烈反对↓,他才允许我一个人回家,要不然他非要*ying *是送我回家,开玩笑,现在我的家里已经有* na *么多的女人,要是让他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说我flower (hua )心呢,所以坚决不可以让他去我家。
  经过今天和王宁一起打闹,我的心情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心里的痛苦也减少了一般,但是* na *藏在心灵的最深处的悲伤还是在的,我知道,杨微这个名字已经深深di 刻录了我的骨髓里,随着血液一起流淌,想要彻底的将她清除,* na *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一个喜欢沉浸在悲伤中的男人,所以一路上我都是轻快的开车回家的,只是让我懊恼的是,第二天早上,我和王宁在酒吧酗酒闹事的事情却成为了个大新闻杂志社的头版头条,这倒是让我有些头疼的扶额,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严重。
  被我们两个打的* na *两个保安,现在真是四级打伤,正昏迷不醒的在医院里jin *行治疗。
  “开什么玩笑,我只不过是轻轻di 奏了他两拳,有必要搞的这么夸张?”
  报纸底↓还刻意放大了他* na *被打的Red(* hong *)肿的脸。吓,有这么严重么,貌似我和王宁当时↓手是有点严重,可是* na *两个保安好歹也是两个活活的大男人,有这么不经打么?搞的跟个娘们似的,shui *做的,碰都碰不得?
  “龙华董事长,半夜和兄di 酗酒闹事,chu *手打伤酒吧保安,两名!”
  张一顺拿起桌子上的报纸大声的念了起*| lai |*。
  “哇,秦少,看不chu **| lai |*,你还有这么好的身手?”他突然shen 手指着我正在挥拳打* na *两人的姿势,一副膜拜的目光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朝我传*| lai |*。
  “你怒说话,会死啊?”靠,这个(jia huo )要不要这么大声,想让全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么?我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
  刚刚*| lai |*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桌子上的一张报纸,当我拿起*| lai |*一看时,顿时没差点被上面的版面给雷过去,开什么玩笑,这些记者也太迅速了吧,搞的这么快,我这昨天才犯的罪,现在就*| lai |*给我就di 正法?
  眉头扭成一团,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人怕chu *名,猪怕状的这句话了。
  “喂,秦少,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身手,我怎么不知道?”张一顺心有余悸的撇了我一眼,随即又拿起桌子上的报纸,左看看右看看。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皱眉,见他的样子,就更加焦急不安。
  他突然对我露chu *崇拜的表情,hands(* shuang * shou *)激动的抓住我的胳膊,“秦,你收我为徒吧,我定会好好的跟你拜师学艺的。”
  说完还要夸张的对我三拜就跪。
  “张一顺!”我发飙了,看着这丫的这么认真的表情,我真的huo *了,现在都huo *烧峨眉了,他丫的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跟我开玩笑。
  “别激动,别激动,先消消气,您老先消消气。”
  他一把我把我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讨好般的给我到了一杯shui *,“*| lai |*,先喝点shui *,压压惊。”
  “我现在可没有什么时间跟你开玩笑,你赶jin 给我打电话封锁各大报社媒体的消息,把这条新闻给我不管用什么办法都给我强压↓*| lai |*!”
  要是在这么↓去,我估计龙华的股票会受到影响,就算我不在乎* na *些人的诽谤,但是要是真正调查起*| lai |*,我还是有些理亏,毕竟是我和王宁先动手打人的,要是通过警方处理,恐怕有些不妥,所以现在要想尽量减少龙华带*| lai |*负面影响,就只有将这则新闻强压↓去。
  “给你一天的时间,快去。”
  面对张一顺的目瞪口呆,我不再和他嬉皮笑脸的,知道事情的严重* xing *,现在要尽快尽快解决,王宁* na *边也定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他刚刚才投资房di 产事业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定会影响他们房di 产销售额的。
  两道俊眉jin jin 的索在一起,我想他现在大概也正为此事烦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