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24章 杨微的chu *现
  不愧是* gao *级会所,从里面chu **| lai |*,我全身都舒适的要死,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虽然比不上chuang shang *| lai |*的刺激,但是* na *只是昙flower (hua )一现,太短暂了,而且还消耗体力,这个到不是一样了,可以舒舒服服飞躺上个半天也不是问题。
  当然了,上床和桑拿不是可以相提辩论的。
  走jin *车旁,准备开门,却在这个时候,一辆huo *Red(* hong *)的兰博基尼一个急刹车,停在我的身边,然后戏剧* xing *的事情发生了。
  我看见,我看见一个女人亲昵的和一个男人从车子里↓*| lai |*,,女子一身雪White(颜色bai )色的晚礼服,笑起*| lai |*清甜可人,而男人则一看就是商业界的精英,俊美的五官无不刻画chu *他此刻意气风发的年纪。
  身为商业界同样身价不菲的却看待了,此刻我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对从车子↓走chu **| lai |*的璧人。
  不是我有看美女帅哥的癖好,而是* na *个女人,* na *个女人竟然是——杨微!
  她不是被我送去国外治疗* tui *了吗?而且我看见她可是走路很稳的样子,难道她的* tui *好了?而且她身边的俊美如丝的男人,除了在商业界同样可以和ea集团匹敌的黄胜集团还有谁?
  杨微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她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有太多的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头斗快要炸开了。
  最Ta Ma的悲催的是,这两个人居然从我身边走过,却一点儿也不没有反应,我呆呆的站在原di ,看着这两个笑面如魇的脸,可是不管我极力的找,在他们眼中却一点儿也不找不到我的影子。
  脸上浮起一丝不解,要是平时的杨微,她看见我定是会激动的要死,* na *个总是对每一个人温* rou *如shui *的女人,今天怎么会这么漠视我的存在。
  “杨微——”
  我惊呼chu *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本*| lai |*我还告诉自己,她只是一直兴奋过度,毕竟她的* tui *好了,* gao *兴激动也是好的。
  可是在我看见她回头* na *一刹* na *,我才知道我错了,是错的有多么的离谱,在她* na *双灵动如shui *的大眸子里,我没有看到一丝的惊喜和激动,看到的只是默默的疏离和冷淡。
  杨微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解的样子看着我。“这位先生,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
  看着她眼中的陌生的样子,我才知道自己是有多的可笑,曾经* na *个和自己在chuang shang 亲密接触的女人,现在居然挽着别的男人的胳膊,跟我说自己认错人了!
  呵呵,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么滑稽的事情吗?杨微,去国外的这段(曰)ri 子,你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让你对我如此的冷漠。
  “微微,你怎么了,我是秦天穷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呢?”
  我焦急的声音响起,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她居然会不认识我,而且还是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心在剧烈的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我不知道她在美国的这些(曰)ri 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感觉她眼眶的疏离和陌生的感觉不是装chu **| lai |*的。
  她还是* na *么美,* na *么* gao *贵,让所有人都愿意将她呵护在自己的怀里,以前的她双* tui *残了,我曾经一度的在自责,要不是自己,她也不会失去一个母亲的能力更不会双* tui *chu *车祸而双残了。
  不过如今看着她双* tui *完好的站在我的面前,我心里对她的内疚倒是少了一些,可是一想到她刚才对我冷漠的眼神,和看她旁边的男人* na *笑面如flower (hua )的男人,我倒是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了一般,透不过气*| lai |*,难受的要死。
  “哦,秦先生,没想到会这么巧,你也*| lai |*这里?”
  一旁观战的黄胜终于走过*| lai |*,shen chu *一只手在我的面前,虽然还搞不懂他为什么会和杨微走在一起,不过chu *于商业礼貌,我还是shen 手礼貌* xing *的和他握握手。
  随即我又将目光转向杨微,“微微,终于回*| lai |*了,真是太好了,你的* tui *好了吗?”
  “啊——流氓!”她像看见色狼一样的离我远远di ,我有些无语的看看自己的手,刚才我只不过是想shen 手看看她的* tui *到底好了没有,才去掀起她的qun bai的,可是没有想到却被她这么一声尖叫,我有些委屈的看着她。
  微微,我真的有* na *么恐怖吗?
  黄胜终于看不↓去了,一把将杨微拉到自己的身后,怒视的看着我“秦先生,我不管你和微微之前有过什么,但是我想要告诉你,微微现在是我的女朋友,请你对她放尊重点。”
  我一慎,女朋友?
  真是可笑,杨微曾经为了要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如今却成为他的女人,多么滑稽的事情,我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
  她为了我失去一个做母亲的能力,而现在等我忏悔的时候,她却已经成为别的女人,这种在每晚八点档的言情电视剧怎么会chu *现我的身边。
  不管是他黄胜还是李胜,敢对我女人打歪注意,我一律都不会放过。整理了一↓自己的领子,如果说之前我会畏惧他,* na *是因为知道他做人做事的风格和在商场上雷行万历的名声,不过我现在可不怕他了。
  好歹我也是a市十大富商排行榜上位居首版,该畏惧的人应该是他黄胜吧,而不是我。
  定了定神之后,我觉得自己现在不应该对他畏惧。
  “姓黄的,杨微是我的女人,你凭什么这么说她是你的女朋友?”要不是顾及面子,我早就一刀载了他,上次找人暗杀我和alla的事情还没有找他呢,现在倒又招惹起我的女人*| lai |*了。
  心里虽气愤不已,但是还是*ying *生生的克制↓*| lai |*了。我是绅士总不好在这个时候对他动粗吧。
  黄胜被说的一愣一愣的,显然他是不知道杨微是我的女人了,不过也是,就连我有两个儿子,媒体都不知道,杨微就更别说了。
  看*| lai |*我的金屋藏jiao (女乔)倒是做的很好。眉宇间不自然多了分自豪,心里还真变态到极点,连金屋藏jiao (女乔)掩饰的好都可以* gao *兴到这种程度,不过现在看着面前的男人,我还真的不敢确定杨微会不会一脚踹了我而跟这男人跑了。
  我这不是废话么,人家杨微分明就是这么意思,而且还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靠在人家的怀里,顿时huo *冒三丈。
  手底↓的拳头握得咯吱咯吱作响,这个男人到底和杨微是什么关系,怎么我把她送去国外治疗,* tui *不但治疗好了,还给带回*| lai |*一个绿帽子。
  要是普通的男人也就算了,可是偏偏是这个长得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我痛恨棘手,早知道送她去国外回*| lai |*要付chu *这么大的代价,我想死的心都有。
  “秦先生,我希望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你的言辞,微微她是我的女朋友这是铁证的事实,你为什么要诋毁她?”
  靠,黄胜这丫的居然还一副盛气凌人的看着我,跟Ta Ma(bie)屈的是杨微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萎缩在他的怀里。
  当着我的面给我带绿帽子,杨微,你很有种!
  如果不是我的修养极好,我还真的怕自己此刻会对他们动粗呢,撇了一样依偎在黄胜怀中的杨微,我顿时怒huo *横生。
  shen 手抓住她纤细的胳膊,一把将她从黄胜* na *个(jia huo )的怀里拽chu **| lai |*,就算是要靠也要靠在我的怀里。
  “杨微,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这个男人搞在一起?”我大声怒斥,开什么玩笑,自己的女人,哪能就这么被别人给拐走,* na *我还在怎么在商业界混啊,早点收拾di 铺回家算了。
  “啊,流氓,你快放开我,胜,胜,你快让他放开我啊?”
  杨微极力的在我的怀中挣扎,一双委屈的大眸子直直的看着黄胜* na *个(jia huo ),听着她嘴里的话,我嘴角chou chu(不是抽筋)的厉害。
  什么,流氓,她居然说我是流氓,有没有搞错,见过流氓开跑车的么,见过流氓全身山↓穿着阿玛尼的西装么?
  如果说之前我的恼怒是因为看见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na *么现在我的恼怒绝对是被她的这句流氓给激起的。
  就算你杨微想给我带绿帽子也不用这么诋毁我吧,你扣扣扪心自问,* na *段你* tui *双残的(曰)ri 子,我是不是把你当座佛神一样的放在家里供着,就算是一只畜生,它懂的对我忠心吧。
  “杨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初我送你去国外治疗的时候,你还好好的,怎么现在你却跟个变了的人一样?”
  我怒吼,不仅仅是因为她变得让我不认识,而是她在我怀里表现的极度恐慌,最让我受伤的是,她居然对着黄胜* na *个男人露chu *一副求救的*样。
  我咬牙切齿的说,“我就这么让你觉得害怕么?”
  既然害怕,* na *么当初又什么要对我* na *么好,当得知自己不能为我生孩子还曾经一度闹过自杀,这些都一直像一块烙印一样深深di 刻jin *我的心里,脑海里,恐怕这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秦先生,你如果再不放手的话,我想我该请警方chu *面处理,微微已经说了让你放手,你为什么还要死缠烂打呢,我想如果你想明天报纸新闻头版头条都是你*迫我女朋友的事情,这件事情对你们龙华刚刚在海外上市的公司还要现在正在筹拍的《帝歌》也不是一件好事吧?”
  不愧是商业精英啊,就连说话都是这么有气魄。我真是自叹不如啊。不过现在回头想了想也是,曾经我和alla被他追上过,* na *个时候她就告诉过我,黄胜集团是他一手创办起*| lai |*的,就是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创造了商业界的奇迹。
  是个女人也都会选择他的。所以今天看见杨微会毫不犹豫的往他身上靠,我只觉得自己真的很嘲讽,人家现在厌倦我了,想找个比我好的男人,为什么我还要这么苦苦的死抓着不放开呢。
  受伤的眼神看着杨微* na *满脸惊恐的样子,我只觉得可笑,她为什么会对我露chu *这么一副表情*| lai |*。
  如果可以的话,我到希望当初自己没有把她送chu *国外治疗,这样是不是她就不会离开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