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21章 开阔事业
  “帮我把↓个月的报表拟处*| lai |*,我等着急用,哦,对了,还有上次我叫你从公司里调动流动资金,你掉了没有?”
  将一份厚厚的文件递给张一顺,我继续工作着。
  “恩,掉过*| lai |*了,只是一↓子调动* na *么多,我担心公司的* na *些* gao *层会起疑,秦总,你到底要做什么事情,需要一↓子抽掉龙华的百分之十的资金走?”
  张一顺不解的皱眉。我知道他是在担心龙华会因为我的抽调资金而导致内部动dang 不安。他对龙华的忠心是我看在眼里的,所以我不会责备他过问我的si 禾厶事。
  “我自有打算,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先↓去吧!”
  我喜欢别人对我si 禾厶事过问,哪怕是我的好拍档也不行。
  张一顺应了声,在公司他还是对我很毕恭毕敬的,但是在si 禾厶底↓,他还是会对我称兄道di 的。
  现在龙华的生意蒸蒸(曰)ri 上,我要趁着这个时候把龙华扩展到海外去,现在物价上涨的很快,银行里的利息根本就跟不上,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从银行贷款给王宁的原因,他之前招收的* na *块房di 产我不是没看过,觉得还可以有发展的余di ,所以我才会要抽掉他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如果这次投资成功的话,* na *么不chu *我所料,我借给王宁的* na *些钱定会翻一翻的。还有之前在a市* na *块风shui *宝di 发现的金矿吗,经过数(曰)ri *| lai |*的开工,也差不多可以了,现在正有大批收购商*| lai |*找我合作想要购buy(中文:gou mai)* na *批金矿。看*| lai |*我的大好前途一片光明。
  经过上一次我和alla的绯闻,媒体大肆渲染,《帝歌》的收视率也暴涨,我从未想过一个门外汉竟然可以搞chu *这么好的电视剧,《帝歌》的粉丝们天天吵着要更新电视剧,但是张导为了能有更好的收视率依旧每天晚上十点播chu *一集,早上十点在重播。
  对于张导,到现在我都还不怎么了解他,有时候觉得他根本就是一个搞艺术的疯子。
  为什么会认为他是个疯子,* na *是因为我觉得* na *些搞艺术的不是把自己搞的很邋遢就是搞的很另类,好突chu *他们是搞艺术的和别人与众不同。
  不过对于他的专业shui *平,我还是不得不佩服,《滴歌》的整个拍摄都是他一手操作的,会有这么* gao *的收视率也完全归功与他,看不chu *,平时疯疯癫癫的他,拍戏的时候倒是对演员们严格要求。
  清灵* na *个从什么都不会演的小女生,被他***的,如今已经可以站在世纪Red(* hong *)毯上走上个*| lai |*回都不是问题,果然还是演艺圈适合锻炼人啊。
  《帝歌》的收视率* gao *,就意味着我和alla投资的钱没有White(颜色bai )费,这些天也赚的不少,* na *些什么广告费代言费,都统统如天上↓雨般↓到我的身上。
  说真的,我能够有今天这种成就,alla是最大的功臣,如果没有她的帮忙,我估计自己现在大概还在龙华的整天没(曰)ri 没夜的工作。
  在我的心中她就像是个女神一样的存在,如果不是* na *一次的绯闻,我相信我们之间还是相处* na *么融洽,可是经过* na *次绯闻事件,她就再也没有打电话给我,我同样也是,我们之间就这么被一张微薄的报纸隔阂着。谁也不没有想过先动手捅破它。
  就在我沉思之际,桌子上的手机铃声响起,shen 手拿起,扫了眼*| lai |*电显示是王宁打*| lai |*的,跟我之前估计的没错,这几天他定会打电话给我的,只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打*| lai |*了。
  “喂,什么事情?”虽然大致已经猜到了他打电话给我是什么事情,但是我还是开口问了chu **| lai |*。
  人们都说,在职场上的男人是最帅的,但是我却觉得在职场上的男人确实最精明的,时刻想着怎么做才能够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为了利益,可以和自己的敌人成为商场上的朋友,和昔(曰)ri 的好友承认职场上的敌人,
  看吧,这利益确实有些大啊。
  “秦,你之前借给我的钱,我都注入房di 产上了,如今资金运作的很好,我是*| lai |*给报个计划的,你现在可是金色flower (hua )园的二股东哦。”
  他的口气中无不充满了喜悦的气息,我知道他定会能够大赚一笔,因为他之前投资的* na *块房di 产是可以的,而且现在市场上房产价在暴涨,他* na *个时候buy(中文:gou mai)↓* na *块di ,盖楼,确实抓准了商机,只是无奈他没有资金才托到现在。
  不过现在貌似房产已经涨到一定程度了,这让他误打误撞狠狠的赚了一笔,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lai |*。
  “* na *就好,希望我们↓一次的合作哦。”
  挂上电话,我shen 手rourou自己的眉心,最近为了把龙华扩展到海外,我flower (hua )了不少时间在投资方面,之前会有alla*| lai |*找我一起投资,但是自从* na *次绯闻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找过我。
  我承认自己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一个什么有骨气的人,什么尊严,面子,在我的眼里,* na *都是给有钱人带的,对于我们这些穷人讲这些就是一个笑话。
  不是我自贬,而是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我既不靠女人*| lai |*养,只是和* na *些人一样在商场上耍点手段,得到自己应得的机遇而已。
  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翻到alla的号码,拨了过去。
  响了好久,对方才迟迟的接了电话,“喂,秦,有是吗?”
  alla沙哑并夹藏着疲倦的声音悠悠di 传*| lai |*,透过手机,我甚至还感觉到她有些微微的醉意。
  “对不起……* na *天,是我的不对。”良久我才吐chu *这一句*| lai |*。
  对方似是沉默一阵子,随即便传*| lai |*她喜悦的声音,“秦,你说什么?你跟我说对不起,不是我听错了吧?”
  “alla,对不起,你没有听错,* na *天是我不该用* na *种态度对你,你也知道,我为了公司的事情已经很忙了,又被绯闻染上,多少会有些情绪的。”
  “没关系的,秦,你知道吗这些天我一直想打电话给你想跟你解释,可是又不敢打电话,我知道你的脾* xing *,认定了某件事情就不会改变看法,今天听到你跟我说对不起,我真的很开心。”
  alla喜悦过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 lai |*,我知道她这些天大概也是因为我* na *天的情绪而一直压抑着不给我打电话吧,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同样也是在乎她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因为* na *次绯闻的事情而生气了。
  “你喝酒了?”虽然是一句问句,但是我是带着肯定的语气问的。
  “恩,之前喝酒是因为我心里很难受,因为你不相信,我但是现在喝酒确实因为你相信我了,我* gao *兴,待会儿我要喝更多更多的酒,*| lai |*表示我庆祝你对我的相信。”
  她似乎心情很愉快的样子,我无奈的摇摇头,别看她在商场上* na *么精明,做事狠辣,可是在si 禾厶底↓却像个孩子似的,有时候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让人难以招架。
  “恩,酒喝多了会伤身体的,你还是少喝点。”
  “呵呵,秦,你这是在关系我吗?”
  “恩。”
  “我好开心哦,秦,真的,我真的好开心哦。”
  “你喝醉了,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从没有想过一个女人会因为我的一句话变得这么小心翼翼的,而且她还是ea集团的老总,这让我感到是幸还是不幸呢?
  十分钟之后,车子驶到alla说的di 点,看着绚烂的“mei (鬼末)色”几个大字,我眯起了眼睛,alla最近是不是都在这里面度过的,看似豪shuang XX大XX的她,却因为我的误会而显得黯然消愁,我的心里升起一丝愧疚*| lai |*。
  迷虹的灯光,绚烂的舞姿,夜间无疑是* na *些年轻男女最好的活动di 方,而这mei (鬼末)色酒吧就跟不用说了,一些形形***的男女在舞池中央极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black(hei )暗处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气息更是让人看了脸Red(* hong *)心跳。
  幸亏对于这样的场面,我已经见得多了,看的多了,也就习惯了。哪会儿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是和这些人一样,喜欢游走在夜店里,身边总是有些打扮的huo *辣的美女缠绕,* na *个时候,是最幸福快乐,无忧无虑的时候。
  人们都说,在做学生的时候是做单纯的,等到职场上才知道商场上的black(hei )暗,现在我才领会到这句的奥妙。
  看着这些在舞池中央极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的男人,我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苦笑,* na *个时候的我何尝不是他们一样过的潇洒,只是* na *时身在福中不知福,总觉得老天爷对我不公平,从小没有父母也就算了,家境也不富裕,一般在小说中,没有父母的孩子往往是家境非常富裕的吗,因为缺少父母的疼爱所以从小就开始叛逆,可是我连叛逆的资格也没有。
  现在回想起*| lai |*,* na *个时候还真的是很单纯,可以无忧无虑的在学校生活着,不同担心如果老板的压榨,也不用担心同事的算计。
  潋了潋眉mao *,觉得还是算了,这么多年我还是过*| lai |*了,再说了,叔爷对我还不错,即使没有父母的疼爱,有叔爷的一手拉扯大,到今天的我也是足够了,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我现在飞黄腾达了,从小照顾我的叔爷却享不到福。
  穿梭在人群中,我的双眸犹如一对牟利的光线,搜索alla的身影。
  穿过层层人群,最后在一个小角落里定格,我的嘴角边扬起一抹笑容*| lai |*。
  酒吧虽然人很多,但大多是些人龙混杂的,像alla这样的国际大明星*| lai |*这里,随便找一个角落里一坐,大家只当她是*| lai |*寻欢的阔妇而已,便不会把她联想到某个杂志上的宠儿,更加不会相信像她这样永远接不完广告的女星怎么会有时间*| lai |*酒吧呢。
  所以,在这里,她可以畅所yu (谷欠)言的喝着,玩着,fa xie 自己心中所以不满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