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20章 酒吧借钱
  杨小漫自从被奇骏* na *个小(jia huo )强行留↓*| lai |*之后,就整天不* gao *兴的摆着脸,我想笑又不笑不chu **| lai |*,要是在这个时候落井↓石,岂不知找打。
  “秦,小漫最近怎么了,总是不说话?”晚饭的时候,冷颜玉凑近我耳边,小声的问,敢情这几天这个(jia huo )是被(bie)坏了,不过也是* na *天关于我和alla传绯闻的事情她回家一趟,所以就没看到。
  后*| lai |*,所有个大媒体报社全都被我强行封锁消息,她不知道也不奇怪。
  “谁知道,大概是吃错药了。”我耸耸肩,回答的一点儿也不避讳,倒是像在故意提* gao *音量一样。偷偷瞄了一眼杨小漫,见她拿筷子的手一慎。
  冷颜玉差点把嘴里的饭菜给pen( 口贲)chu **| lai |*,张大嘴巴看着杨小漫。
  “我吃饱了!”
  杨小漫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搁,随即起身去房间。
  留↓一桌子人都大眼瞪着小眼的看着对方。
  “秦,你哪就不能少说两句?”陈素莹没好气的看着我,随即便起身朝着杨小漫的房间里走去。
  留↓冷颜玉呆滞状的看着我,“喂,秦,看*| lai |*我不在的这几天,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没发生什么,女人闹些小别扭而已,赶jin 吃你的饭吧,话这么多!”
  夹起一块五flower (hua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朝着她碗里塞去。
  她贼头贼脑的盯着我死劲的看,“看你的样子,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快说,不说,今天你就别想吃饭!”
  她说着就要过*| lai |*掐我,我一个闪身,shen 手反击,挠她的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她被我挠的咯吱咯吱的笑的很大声。
  我撇了眼杨小漫的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才停止和冷颜玉的嬉闹。
  “好了。赶jin 吃饭吧?”
  冷颜玉狐疑的看着我,“秦,你是故意的?”
  “什么,赶jin 是你的饭,你什么时候变得像个老太婆一样,话这么多?”
  我心虚的继续吃饭,只是刚才我确实故意的,我就是要在杨小漫面前表现的没有她,我一样过的很快乐,让她想着如果离开了我,我照样可以过得很好,这样,她就会不甘心的离开我了。
  看惯了她总是对我冷漠的态度,既然她要跟我冷战,* na *么我就陪她到底好了,看看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
  mei (鬼末)色酒吧——
  “秦少,最近你的风流雅事倒是一波接着一波*| lai |*啊!”
  死党王宁笑的满嘴邪恶,这小子从* gao *中* na *会儿就开始损我,喜欢对我落井↓石。
  微微扫了他一眼,见他全身上↓都是正规正矩的穿着,我就知道这个小子最近是发横财了,要不然他也会好好的打电话说要请我喝酒了。
  “你小子混得也不错啊,瞧瞧这衣服穿的,以前可都是穿di 摊货,现在不是时装就是品牌啊,怎么,被* na *个阔少妇包养了?”
  我的毒舌功夫也不盖的,他损我一句,我回他十句,这叫做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哥向*| lai |*都是这么做人的。
  王停听我这么说,果然他的脸色一变。我拿起一杯酒,喝↓去,这小子还*| lai |*真的,这杯酒少说也有个五十几年的历史了,光是看这烈度,就知道一瓶酒,没个千把*| lai |*块是buy(中文:gou mai)不到的,虽然我现在的身价比以前要* gao *chu *好几十倍。
  对于这种普通的烈酒,当然可以buy(中文:gou mai)的起,但是既然今天是他请客,我可是不客气的。再说了,从小到大我们俩就没对对方客气过。
  王宁被说我无话可说,只好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 lai |*。
  “秦少,我听说你最近在投资什么演艺事业,是不是?”
  我撇了他一眼,现在整个a的人谁不知道我是《帝歌》的幕后制作人,之前和女主角清灵的* na *些绯闻,我没有用权力压↓*| lai |*,* na *是张导的要求,就算再不看报纸的人也会知道我现在在混演艺圈。
  “是啊,怎么,你有兴趣?”我斜眼看他,这个小子,今天找我*| lai |*绝对不简单,无事献殷勤,我才不相信他会* na *么好心请我喝酒。
  看穿了我的心思,他shen 手朝我肩膀上拍拍,“哎呦,秦少,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几乎都是穿着一条ku 子的,我的人格你难道还不清楚,我绝对不是* na *种势力眼的人,今天找你*| lai |*绝对是好久没见你了,这不想你吗?”
  “给才信呢,就是因为我们从小穿着一条ku 子长大,我太了解你,所以我更加要防着你。”
  我撇了撇嘴角,看他今天的打扮,和对我chu *手这么阔绰,居然肯舍得buy(中文:gou mai)* na *么好的酒给我,这丫的今天准时没好事找我。
  “好了好了,今天找我*| lai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就关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办到。”
  我拍拍xiong 脯,虽然这个(jia huo )有时候做错了事情都是我替他背black(hei )锅,但是在jin 要关头,他还是会不一不牢的站在我的身边。
  真的,有时候被他气得要死,但有时也被他感到的要死,不过每一次有什么好东西他都会拿*| lai |*跟我一起分享。
  就连女人他也让我先享用,曾经我还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暗恋我呢,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他和一个女人赤身**的躺在chuang shang chan (缠)mian(纟帛),我才明White(颜色bai ),原*| lai |*是我想得太多了。
  见我这么说,他眼里闪过泪flower (hua ),shen 手激动的抓住我的胳膊,“秦少啊,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再也不会相信别的男人了,你是我的再造父母啊,你是我的……”
  “得了得了,你的* na *一套就省省吧。”
  抽开被他jin jin 握住的手,我无语的shen 手扶额,这个(jia huo )每一次有什么事情就会*| lai |*这一招,虽然很让我发指,但是每一次他都会成功得逞,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最后我从他的嘴里才知道,原*| lai |*他是在外面投资做房di 产生意,最近接到一笔单子,可是由于资金不足,而导致无法正常开工,他经验找我*| lai |*是想找我帮忙的,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借钱,而且还不给利息的* na *种。
  “好了,到底需要多少?”看他说的满脸悲愤的样子,我真的很头疼,他这个样子以后就算是坐上了老板的位置,以他为人处世的风格以后要怎么管理他手底↓的员工,* na *些人可不是你占的股份多就会叫你一声老板,而是你身上是否有压的住他们的气势。
  他朝我缓缓shen chu *五根指头。
  “五百万?”我还以为有多少钱呢,五百万小意思,我回公司随便###一↓资金就可以给他筹到的。
  他见我这么说,无比苦涩的摇摇头道,“不是,是五千万。”
  “什么?五千万?”
  我一口气提不上*| lai |*,差点被他给气死,这小子还真狮子大开口,五千万,你gan 脆把我卖了也筹不到这个数。
  “呐呐,可是你先说好了,要帮助我啊?”他居然还摆chu *一副很委屈的样子,看着我。
  我真想一把掌给他拍死,这个小子,到底在外面做什么生意,居然一↓子要这么多钱,前些天在拍卖行拍↓a市的* na *块风shui *宝di 要不是allachu *的* na *三亿,我还真的要把龙华卖了呢。
  “秦少,我看报纸说,a市的十大富少排行榜,你居然占首版呢,你不会小气的连这点小钱也拿不chu **| lai |*吧,我可是看你最近有在和* na *个当Red(* hong *)影星alla搞上关系,在a市混的人都知道alla即使某个时尚杂志模特又是a市跨坐集团ea的总裁。”
  他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既然你连* na *么有钱的女人都能够泡到手,* na *区区五千万你对你*| lai |*说肯定是小意思啦,前些天,你们不是在拍卖行上拍↓了a市的风shui *宝di 么,居然还以三亿巨资投拍↓*| lai |*的,你可别告诉我,你现在没有钱。”
  “靠,你小子居然把老子的底细*得这么清楚,是的,我是拍↓了a市的宝di ,但是* na *块di 是alla投的资,跟我没有办mao *钱的关系,你妄想打* na *块di 的注意,还有我的钱也全部投给了《帝歌》的拍摄,要五百万还可以勉强筹给你,要五千万,没有,你把我卖了也筹不到这个数。”
  “你胡说,你现在的身价可是七个亿,你居然还跟我说你没钱。”
  “靠,老子身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前些天,xx杂志a市十大富商排行榜,本*| lai |*居首版的是alla,可惜女人不再排名勒,所以就是你独占鳌首了。”
  他说的一本正经,我差点被他气的快疯掉了。这些什么鬼媒体,居然胡乱造谣,老子要是哪一天被抢劫,定会饶不了* na *些造谣生事的人。
  人怕chu *名,猪怕状,我现在终于理解这其中的奥秘了。
  “秦少,亏我以前对你* na *么好,什么东西都拿*| lai |*跟你一起分享,可是没想到你却这么狠心,见死不救。”王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我的罪状。
  我被他说的心烦意乱的,五千万,这叫我怎么一↓子拿的chu **| lai |*,虽然我现在是很有钱,可是这流动资金也不是随随便便的说拿就拿的,龙华还要靠这些流动资金周转呢。
  可是王宁是我从小大的死党,如果这一次不帮他的话,估计这丫的会破产,最后我shen 手rourou眉心,“你到底什么时候要?”
  没办法就只有帮这丫的了,谁叫我秦天穷够义气呢。
  他听我这么说,顿时眼前闪过一丝亮光,激动的shen 手拉住我的手,“哇,秦少,你肯帮我啦,真是太好了。秦少,你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
  “停,停,得了吧你,我可担不起你的再生父母,要是给你娘老子知道的话,估计会跑到我公司*| lai |*骂我,况且也现在还年轻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别把我说的这么苍老。”
  真是受不了这丫的,动不动就我是他的再生父母,真不知道这要是他老娘知道了,会不会拿把刀砍了我。
  最后在王宁的三拜九叩之↓,我还是答应帮他chu *资周转资金,不过有一个要求是,* na *些钱我不要他全部还,但是我要抽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原以为* na *丫的会把我臭骂一顿说我落井↓石,可是他居然兴* gao *采烈的答应了,大声称等以后一定要和我一起合作。
  说实话,对于房di 产,我早就想投资搞了,只是一直缺少一个最佳的伙伴,毕竟我对* na *上面还不怎么精通,既然王宁* na *个(jia huo )肯chu *力,* na *我何乐而不为呢。
  钱我没有从龙华全部抽掉chu **| lai |*,而是以个人名义从银行里贷款,前不久龙华才从解盘之中走chu **| lai |*,我现在可不敢怎么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