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18章 生疑质问
  “恩,我已经知道了,没关系,不用管* na *些记者,本*| lai |*就没有的事情被他们这么大肆渲染,要是作为当事人的我们还这么jin 张,* na *就真的是心里有鬼了。”
  我淡淡的说着,声音里甚至还透露着冷漠,我知道这么说定会伤害她的心,可是我不能不去想这件事情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电话* na *头一阵沉默,良久,她才沉闷的开口,“哦,* na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恩,你也别放在心上。”
  挂上电话的* na *一刻,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我做不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na *样,我也承认自己是一个非常自si 禾厶之人,所以,我不容许任何人的欺骗,却可以睁着眼睛对别人说话。
  呵呵,多么讽刺的想法!
  晚上回到家里,我就看见杨小漫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只是扫了一眼,我便看见报纸上的头版头条,是我和alla昨晚漫步在海边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女正笑得开怀,如果不是因为身份,看似就像一对正在hot(英文:hot,中文:re )恋的男女,女孩笑得天真无邪,男孩则笑得清朗温* rou *,多么般配的一对恋人。
  步子停在杨小漫的身边,我顿了顿,本想停↓*| lai |*解释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ying *是说不chu **| lai |*,于是就抬起脚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你难道不该解释什么吗?”身后响起杨小漫质问的声音。
  我承认自己是骗了她很多次,可当每一次我都觉得很疲倦,她却像抓住了我的死角,狠狠的问↓去,如今也是这样。
  不是我不想回答她,只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就算我努力去解释什么,他她们也不会相信的,况且在记者眼里,借助我和alla的名气大肆炒作,可是他们却不知我和alla真正是什么样的关系,就连我这个当事人也说不清楚。
  而今天我站在杨小漫的面前,对她,我是愧疚的,曾经她不是没有问过我和alla的事情,只是当时我只是草草回答,便以我和她只是商业合作伙伴的关系,每一次,她都深信不疑,可是这一次?
  看着报纸上* na *一对笑的灿烂的男女,夜幕降临,漫步在海边,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谈合作项目,到像是一对情侣在谈情说爱,所以,面对杨小漫的质问,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
  “pa 口拍——”
  纠成一团的报纸重重di 砸在我的背上,虽说只是几张报纸,可是纠成一团,再加上此刻她愤怒到极致的脸色,怎么也会使chu *全身的力气*| lai |*砸我,所以背上传*| lai |*一阵阵生痛。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次又一次的要骗我?再我每一次骨气勇气去相信你的时候,而你却*ying *是将它拧碎,为什么,你会这么残忍。”
  她哭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刺痛我的心。手jin jin 握拳,我不敢回头,我怕自己会愧疚到死。
  她的声音又传*| lai |*,带着沙哑。
  “秦,你知道吗,以前的你不会这么对我,即使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你也会对我露chu *愧疚的神色,可是今天的你,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可知道我当我看到报纸的* na *一刻,想的是什么,我没有去想你昨晚是不是真的和* na *个女人在一起,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你的一个电话,一句解释而已,哪怕一句安慰我,敷衍我的话也是好的,可是现在的你,却连一句敷衍的我的话都懒得说了?”
  她说的没错,以前我的做错了事情,至少还会怕她会生气,极力的去讨好她,可是现在我却连解释也省了,这是不是意外我们的爱情jin *入了危险期?
  可是在她愤怒的目光↓,可看到我嘴角边扬起的一抹自嘲的笑容,不愿意解释,是因为我不想越解释越糟糕,不是不敢看她,而是我怕自己看到她伤心的面孔,心里会难过的要死。
  我也是个人,谁对我好,我不是不知道的,杨小漫爱我甚至爱过她自己,我对她的爱也绝对不亚于爱过自己的。
  当看见她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的时候,我的呼xi 口及瞬间停滞,我不敢去看她,我不想因为争吵让我们之前chu *现裂痕,可是越是这样就越让她恐惧不安。
  “对不起。”
  现在除了这三个字,我说不了任何话,解释,更是不用,因为没什么可解释的,昨晚我确实和alla在一起,报纸上笑的开朗的男孩和女孩都是真切的笑容,我们真的犹如情侣一样的在海边漫步。
  只是这张笑容↓,又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恐怕说了她们也不会相信,除了报纸上的笑容,我和alla之间真的没做什么,所以我不想去解释什么,更没有* na *个必要。
  “如果我说我说,昨晚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你会信吗?”
  最后还是忍不住看着她。
  “信,秦天穷,你认为你还配说这个字吗,在你的口中,我曾经傻傻的信了你* na *么多次,可是接过如何呢?”
  “我……”
  “呵呵,怎么,说不chu *话*| lai |*了?”
  她笑的有些自嘲,看着她越是笑的大声,我的心就越是痛的要死。
  “小漫,你别这么说?”
  shen 手想扶住她* na *苦笑的脸,心里一阵抽痛,不曾想过她会因为变得这么低↓,可是如今我能够给她的却是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资格。
  她一把拂开我的手,大声的吼道,“别碰我,秦天穷,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我对你的信任是被你亲手毁灭的,从今往后,你别想我会对你有一丝的信任。”
  我低垂着眸子,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她说的很对,现在我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跟她时说话,她给我的信任是我一点点毁灭的,我也不曾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小漫,你先冷静一↓,听我说,昨晚我和alla真的没什么,你不要听* na *些记者胡乱的说?”
  最后我还是选择跟她解释,我不想让这件事情永远成为她心中的痛苦。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永远成我之间的阻隔。
  她忽然大笑了,笑的肝肠寸断,虽然她在笑,可是我分明看见* na *流淌在她眼角的泪shui *,这的心有* na *么一瞬间慌了。
  “小漫……”shen 手想给她拂去眼角边的泪shui *,可是手停在空中却没有再继续一步,因为我看见她眼里曾恶的眼神,是* na *么清晰可见,刺痛我的心。
  她忽然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我以为她会负起跟我耍小* xing *子,可是当我看见* na *房门没有预期的关上的时候,我的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慌乱。
  以前的她跟我吵架的时候,顶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绝食三天,最后实在忍不住才半夜三更偷吃被我抓到,可是今天的她并没有要和我耍脾气的样子。
  看着她在房间里,拿着箱子,不停的往里面塞衣服,我顿时大惊,大步上前,jin jin di 握住她纤细的手腕。
  “你要走?”冰冷的语气响彻整个房间,我都开始佩服自己起*| lai |*,明明是自己对不对却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你管我?”她像个愤怒的小狮子朝我怒吼,“你放开我。”
  “你今天不说,我就不放。”我像个固执的孩子jin jin 抓住一个玩具,就是不放开。
  见我这样,她怒的(bie)Red(* hong *)了一张小脸,“你难道还没看的chu **| lai |*吗,我要离开你,离开这个家,想到这里都充满了谎言,我就觉得恶心,额一刻也待不↓去了。”
  听到她说要离开我这个字眼,我的心里一阵抽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我身上离开一般,我握着她的手腕的手更jin 了。
  我不想让她离开,也不想因为一个误会让我们之间chu *现这么大的裂痕,就算不为我们着想也要为孩子想想,奇骏现在还小,如果每天妈妈照顾的话,将*| lai |*一定会有阴影的。
  可是看着她眼里的决绝,原本握住她手腕的手一↓子又松了↓*| lai |*。
  “小漫,你别这样好不好,就算不是为了我,你还要为孩子想想,奇骏才这么小,你忍心让他没有妈mi 的疼爱吗?”
  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所以我就只有拿孩子*| lai |*说事。
  可是面前的小女人就是不肯跟我合作,*ying *是要离开我,无奈之↓,我就只有手上一个用力,将她带入怀里,↓颚死死di 低着她纤细的肩膀。
  “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不停的在我怀里捶打,握jin 的小粉拳根本就用不上力道,因为被我禁锢在怀里,她施展不开。
  她越是挣扎,我的手臂越是收jin ,这个不安分的小女人。
  “秦天穷,你放开我!”
  “不放!”
  我死死的搂着她就是不放,现在我还能做什么,只要死皮赖脸的不让她走就行。
  “秦天穷,你根本就是个无赖。”
  “我承认,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不做点事情* na *还对的起你吗?”
  “你……”
  她被我气得说不chu *话*| lai |*,最后也放弃挣扎了,我的心里闪过一丝惊喜,可是很快的便感受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肩膀在我的怀里软弱无助。
  “秦,我不想跟你闹翻,在我还没有彻底的恨你的时候,你还是先放开我吧,这样将*| lai |*,我们共同** fu **养孩子也不会chu *现什么争执。”
  她的声音里都透露着无尽的疲惫,听得我心里一阵寒冷。
  “你都说了,将*| lai |*我们是要共同** fu **养孩子的,* na *么我为什么还要放开你?”现在这个情况不宜争吵,耍无赖是上计。
  “我累了,我真的好累,我不想在这样被你一直欺骗↓去,之前有一个王敏,就已经够了,我不想让自己再走上她的后路,你知道吗?如果你还有一丝良心上的内疚,* na *么就请你放手吧。”
  她几乎都是用很平静的语气跟我说的,我的心里一颤,不曾想过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如此大的裂痕,而这道裂痕,我知道无疑是我亲手划chu **| lai |*的,现在我才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要离开我,可是已经晚了吗?
  不,我爱杨小漫甚至爱过我自己,我是不会让她离开我的。“小漫,即使以前我做错了什么,可是我爱你的心都不会变,如果你累了,我可以放你去度假,等到你心情平静了,再回*| lai |*好不好,可是你就是不要离开我,求你了。”
  最后我用低三↓四的语气求她不要离开我,她的身体很明显震惊了一↓,僵直一会儿,她才微微抬起头*| lai |*看着我。
  shen 手扶上我的脸,“秦,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温* rou *体贴,可是我是一个女人,女人都是自si 禾厶的动物,不希望自己的东西和别人沾染,如果你做不到,* na *么就请放开我?”
  她一字一句说的坚定,眼神里的漠然让我突然意识到她是真的想离开我了,可是让我和其他的女人断绝关系,我可以做吗?
  第一次我犹豫了,她们也都是我爱的人,即使有着不同的感情,我也不想彻底的和她们决裂,我做不到。
  杨小漫见我犹豫了,她的嘴角边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lai |*,“怎么,做不到吗?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过,秦天穷,你何必为了我一个而泛起大家,如果你放我走,这样你就可以安然自在的和* na *些女人在一起,这样,你不亏的。”
  自嘲的笑,刺耳的声音,还有她决绝的眼神,告诉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可是我真的不想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