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17章 大肆渲染
  “铃铃……”
  “靠,这大早上的是哪个不要命的(jia huo )竟敢打电话*| lai |*?”
  我huo *气十足的将自己的脑袋一头蒙jin *被子里,继续睡觉。
  “铃铃……”
  手机铃声乐不思蜀的一直响着,最后,我忍无可忍从被子里shen chu *一只手在床头柜上*啊*啊。“你Ta Ma的最好给我说个非打不可的原因,否则老子剁了你。”按↓接听键,我就是一顿大吼,连*| lai |*电显示也没有看。
  丫的,老子最讨厌早上和周公约会的时候有人*| lai |*打扰了,也不知道到底是* na *个不要命的敢踩我雷区,对于* na *些到清早扰人清梦的人,我一律鄙视之。
  “秦,你还在睡觉啊,你知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现在有很多记者堵在公司的大楼↓,保安根本就驱不走,你快*| lai |*啊?”
  张一顺焦急的声音传*| lai |*,此刻我的睡意全无,大脑中迅速闪过一丝不好的画面。
  “你说什么?为什么会有* na *么多的记者?”
  “我就你还不知道,昨晚你和alla在海边si 禾厶会的事情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现在媒体大肆渲染你和alla之间的关系,说你一只脚踏着《帝歌》两大角色,公司的楼↓* na *些记者估计就是*| lai |*堵你的,好了,我不跟你说了,还要去驱赶* na *些记者们,还有,你赶快*| lai |*解决啊,我怕在这样↓去,公司的员工无法继续工作↓去。”
  挂上电话,我的脑海中想起了昨晚我和alla在一起的画面,以前我们见面她都会把自己打扮的很怪异走在大街上让别人根本就看不chu **| lai |*,可是昨天她却……
  心中一死不好的预感闪过,我皱起了眉头,之前和清灵的绯闻刚刚平息↓*| lai |*,现在又*| lai |*了个alla,shen 手扶额,我真的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桃flower (hua )劫到了,要不然这和女明星传绯闻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chu *在我的身上。
  急忙起床梳洗,一切都用秒计算,我可以想象现在龙华面临了什么危险。一定不亚于上一次股市↓跌解盘的时候。
  而我也清楚,如果我不去的话,* na *些记者也一定会走的,不找到我人他们是不会死心的。
  开着车子*| lai |*到龙华的↓边,我就看见一群密密麻麻的记者将龙华的chu *口堵得shui *泄不通,眉头不禁皱的跟厉害了,这些人有必要这么疯狂么,虽然这是他们的职业也是靠着这些*| lai |*吃饭的,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疯狂吧。
  将车子停在di ↓室,拿起一副大大的目镜带着脸上,我可不是什么明显,也不想被* na *些记者抓到猛拍的癖好。
  “唉,你们看,* na *不是龙华的董事长秦总吗?”
  人群中一声* gao *呼,顿时大家都将目光投向我这边*| lai |*。
  遭了,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本还想和这些小朋友们打打游击呢,看了值得认命了。我哀怨的低着头,而* na *些记者不要命的猛拍。
  靠,你丫的拍就拍呗,还开什么闪光灯,不知道开闪光灯会伤害人的身体么,现在又是White(颜色bai )天。我被这些人拍的一阵不shuang XX大XX,躲踱步朝着龙华里面走去。
  “秦总,请问昨晚你是不是和当Red(* hong *)影星alla在海边lang漫散步?还有这饭店里面和alla亲hot(英文:hot,中文:re )交谈的男子是不是你?”
  一个小记者手里拿着我和alla昨晚在海边散步还有在饭店里吃饭的照片,光是扫一眼,我倒是不得不承认,这丫的拍照技术还不错,把我* na *英俊潇洒的姿势拍的淋漓尽致。
  看着他这么辛苦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回应他好了。
  “* na *你觉得呢?”别说我无情,一般的记者我是一句也不回答的,他应该感恩戴德。
  小记者明显被我的话给愣住了,不过作为记者的职业还是反应够迅速,很快的他便又将话筒递到我面前,穷追不舍的样子,“秦总,你这么说算是默认自己就是画中的男子咯?”
  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这话中男子,长着一张不算清秀却透着商场上的精英气势的脸庞,还有他的身* gao *和体态,不管怎么看都和我很符合,他们这么问也只是想要借我的口炒作吧了。
  被追问的烦了,我shen 手一挡递在眼前的话筒,迈开步子朝着龙华里面走去,扫了杨周边被记者挤到一旁的保安,我愤怒到极致。
  平时上班坐像拿老子的薪shui *倒是勤快,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却像一个哑巴一样的站在一旁观望,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似乎意识到我凛冽的目光,保安们一个寒颤,对上我怒视的双眸,连忙上前*| lai |*帮我驱赶* na *些记者。
  “秦先生,你说句话啊,照片里的男子是不是你,还是你和alla在搞di ↓情,不愿意让人知道,* na *先去和你传绯闻的《帝歌》女主角呢,她可是被你捧Red(* hong *)的?”
  小记者穷追不舍,我shen 手rourou眉心,本*| lai |*是一件很简单的在简单不了的事情,可是被这般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子一搞,就变得这么复杂了,看*| lai |*演艺圈这大染缸我还是少jin *的为妙。
  “你也说了是绯闻,其中的真假也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非要我指chu *你们利用别人的似是而炒作的事情吗?光凭你一这一句话,我就可以让你明天收到法院的传票。”
  我的语气不轻也不缓,说White(颜色bai )了,正常语速,可是我站的di 理环境却是居* gao *临↓,这种低头骂人的感觉是灰常的shuang XX大XX滴,看看这些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小记者们,我心里只想笑。
  丫的,叫你老是跟爷作对,现在看看爷怎么回应你们。
  再怎么说,龙华在a市也是叱咤风云的集团,现在又和跨国集团ea合作,在商业界,是没有人敢动的,光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让这些小记者们从此消失在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这一行。
  我向*| lai |*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若你犯了我,* na *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惹急爷了,爷会让你让这一行从此销声匿迹。
  被我凛冽的目光盯得有些瑟瑟发抖的小记者不敢在问我说什么,只能如小奴隶一般的仰望着我这* gao ** gao *在上的王者。
  对,此刻的我就犹如di 狱里走chu *的王者一样,居* gao *临↓的俯视这群渺小的人类,好像我只要一句话,他们的生死就掌握在我的手中。
  在众目惊呆之际,我优雅的走jin *龙华大厅,“去,封锁各大媒体的消息,不能让杨小漫她们知道!”
  对着身后的张一顺,我淡漠的口气,直直的开口。
  张一顺先是错愕,随即便点点头,“好。”
  “还有,↓午召开会议,你帮我通知一↓各大部门中的* gao *层。”
  这些天因为开拍《帝歌》而很少管理龙华这边,我不是个喜欢偷懒的人,更何况是对自己的公司* na *就更加不会了。这些天有人乘我不在公司想造反,看*| lai |*是该收拾一↓他们的野心了,以前有杨小漫在,暂且可以姑息* na *些老狐狸,但是现在龙华是我上任,* na *么我就不会让龙华在重蹈覆辙。
  冰冷的眸子中无不透露着点点寒光,张一顺被我冰冷的眼神吓得不清,不过还是对我点点头。
  整个↓午因为* na *些记者们闹事,而我心烦意乱的,昨天我和alla在一起虽然没有特意去隐蔽什么,但是也不至于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而一点没有感觉,我向*| lai |*警惕* xing *是很* gao *的,没道理这一次一点感觉也没有。
  手里的派克笔在不停的转着,眉头却皱的更加jin 了,门外敲门声响起。
  “请jin *。”
  “总裁,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张一顺站毕恭毕敬的站在我的面前,有* na *么一瞬间,我从错愕中回过神*| lai |*,之前我打前台电话说让我的秘书jin **| lai |*一趟,一直以*| lai |*都是杨倩做我的秘书,我也习惯了有事情就找她,可是这会儿看着张一顺站在我的面前。
  脑中突然回想起* na *天↓午,杨倩决绝离去的背影,还有我升了张一顺的值,嘴角不禁扬起一*苦笑,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可好。
  “秦少,你怎么了,脸上不怎么好?”
  见我不说话,张一顺再一次开口,平时的他是很少这么叫我秦总的,尤其是在没有人的时候,但是这是在公司,所以他关系的叫我秦少。
  摇摇头,“我没事,对了,你去帮我查一↓,昨天我和alla在一起是不是被人有意跟踪?”
  他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解的看着我。
  “我怀疑* na *些照片不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自己拍到的,而是有人刻意放chu *去的。”
  他听我这么一说,到也不觉得奇怪,“难怪我总觉得你和alla两个chu *去幽会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chu *去,还让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跟踪拍到了海边,还以为你们两个是故意的呢?”他恍然大悟的说着。
  他的话让我眉头jin 皱,照他这么说,我和alla在饭店吃饭还有海边都好像是有人故意透露消息chu *去的,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猛di 一抽,现在这种情况,我很难不把这件事情跟alla联系到一起。
  还有她昨晚对我说的* na *些话,无疑都不把这件事情推向她,可是我又不想去把这件事情联系到她,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会做chu *这件事情,我一点也不奇怪,可是她也是我爱的女人,任何男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对自己耍心机。这让他们觉得很没安全感。
  似乎看chu *了我的心思,张一顺笑着安慰道,“秦,在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你还是不要胡乱猜测的好,说不定你和alla去海边的事情真的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拍的呢,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为了自己的报社可是拼命的工作呢。”
  “恩,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shen 手rourou眉心,疲倦靠在老板椅上,稍作片刻休息,便继续工作。
  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起*| lai |*,我疲惫的shen 手接过点话。
  “喂!”
  “秦,你看电视报纸了没,现在各大媒体都在报导昨晚我们俩个之间的关系?秦,你怎么了,还好吧?”
  alla着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都不知道她话中的着急到底是真的还是虚假的,只有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想到昨天和她去海边的一切都被她找人暗中跟踪,我的心就生生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