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14章 庆祝
  刚回到公司,张一顺就像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皮膏药一样的沾粘过*| lai |*,“喂,秦少,你昨天去哪儿了,失踪了一夜,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迷茫的看着他,这丫的上一次因为没有给我找到女主角到现在都不敢主动跟我说话呢。
  “对啊,你知不知道你开拍的* na *个《帝歌》今天早上播chu *之后,引爆无数论坛,还有个大电视台收视率占首版,秦少,你是怎么做到的,对了对了,最重要的是,大家都非常喜欢女主角的* na *种清纯,懵懂的神色。”
  他说着说着就做hands(* shuang * shou *)托↓巴,崇拜的*样。
  “还有啊,* na *个女主角就是先前我带你五酒吧里要找的* na *个White(颜色bai )衣女孩,你怎么会找到她的啊?秦少,你听我说,现在她Red(* hong *)了,你肯定不会相信我,不过我是真的要帮你找过她。”
  见我要走,他连忙拉住我,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知道啊。”简单的几个字让他顿时石化。
  “你知道?”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很诚恳的对他点点头。
  “对啊,如果不是你* na *次带我去酒吧,我怎么可能找到这么符合戏中的女主角呢?”我chong *他呆滞的脸优雅一笑,知道这个(jia huo )现在是石化了,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优雅自然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关于今天《帝歌》开播的收视率,我一大早就用手机上网查了,张一顺说的* na *些我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我才可以这么淡定的坐在办公室里。
  “喂喂,姓秦的,你给我说清楚,找到女主角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害得我这些天因为* na *晚酒吧的事情一直躲在不敢见你,你倒好把人找到了悠闲自的过(曰)ri 子去了,你把我当成是什么啊?”
  他气急败坏的shen 手指着我的鼻子,非得说我不够义气。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我说的满脸无辜的样子,很欠揍。
  某男正要发mao *,却被一阵敲门声被*ying *是(bie)了↓去。
  “秦董,这是公司的↓个月的预计,你看一↓,哦,刚才你们在说些什么呢?什么给你一个惊喜啊?”
  杨倩放↓手里的文件,好奇的看着我。
  我还没有*| lai |*的及说话,张一顺就抢着回答,他轻咳嗽一声。“,没什么,我们在讨论公司的建设案,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杨倩越听越糊涂了,我和张一顺在讨论公司的建设案件,还少儿不宜,我shen 手扶额,有点纠结。
  “什么公司的建设案,还有这跟少儿不宜有关系么?”
  张一顺啊张一顺,你当杨倩是三岁小孩子吗,这么好忽悠。
  “这个……”他被问住了,朝我投*| lai |*求救的目光。
  “小倩啊,你↓去准备一↓,今晚我请大家去唱歌。”无奈,我只好转移话题。
  “唱歌?”她的眸子里闪着懵懵懂懂的样子,让我看的头疼。
  “恩。”
  “哎呦,小倩啊,你难道还不知道秦少最近投资了一部电视剧,现在开播第一集,收视率打破个大电台和论坛,他是想庆祝一↓。”
  我投给他一个White(颜色bai )眼,叫你多嘴。
  他讪讪的**鼻子,小声嘀咕,“当我没说。”
  “哦,好像是,秦我都忘记了你还投资了一部电视剧,好像是叫什么《帝歌》*| lai |*着吧,我今天早上在路上的时候就听见又人在说,据说里面的女主角是一点演技也没有,是被你给带jin *演艺圈的?”
  她说的时候脸上有些微微变化,我知道她大概也看了我和清灵的绯闻,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落寞。
  不过她随即又抬起头*| lai |*看着我,“恭喜你,秦,我早上也看了一点,觉得拍的很不错,里面的女主角很清纯跟人一种小清新的感觉。不过后*| lai |*这不小说中女主角变得很冷血,对* na *些曾经背叛过她的人,都一一打击报复……”
  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清灵一点演技都有没有,演演前面的还可以,但是后面的剧情则需要感情复杂的情绪*| lai |*演,这对她对我何不是一个挑战。
  演好了,别人自然不会说什么,演不好,就会被说成是攀* gao *枝,潜规则才得以爬的女主这个位置,这些人就是这么势力,现实。
  “恩,我相信她一定能够演好这部戏的。”淡淡的口气,没有任何的理由,就* na *么笃定自己对她的心,杨倩的眼里有什么东西闪过,一瞬间只是* na *么短暂的一秒,随即而逝,又恢复了嬉笑颜颜的样子。
  “秦少,你这样对她说话,她会不会难过?”
  杨倩走后,张一顺就立即凑了过*| lai |*,满脸担忧的样子。
  “会。”果断不犹豫的回答。
  张一顺又呆滞化,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会,你还这么跟她说话?”他满脸愤怒看着我,觉得我是* na *种玩完就甩的男人,有点窝huo *。
  我看着他的嘴里。挑眉,“即使我不说,她就不会知道了吗。娱乐圈这种东西,你越是yu (谷欠)盖弥彰,他们就越是盯着你不放,相反,你若是大方的承认,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可wa 掘的了。”
  一句话说的他直直对我竖起大拇指,“哇,不愧是龙华的老大啊,想问题都想的这么周到,在↓佩服佩服,请受小di 一拜。”
  “得了吧,少*| lai |*这套。”
  晚上庆祝,我叫杨倩选择了一家公司附近的酒吧,请大家吃过饭就*| lai |*这里喝酒,气氛相当融洽,当然了,是我请客,他们当然觉得不吃White(颜色bai )不吃。
  酒吧里,一如既往的喧闹,霓裳羽衣,灯虹迷照,夜晚这里无疑是年轻人们最佳选择的di 方,退去了White(颜色bai )天的疲倦,穿上绚烂的衣ku ,跳着**的舞蹈,整个气息都弥漫着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
  “*| lai |*,秦少,我敬你一杯。”
  说话的是公司里的一个* gao *层,当初也是我提拔他上*| lai |*的。
  shen 手拿起一杯酒,轻轻和他碰撞一↓,然后一饮而尽。
  “果然豪shuang XX大XX啊,*| lai |**| lai |*,秦少,我也*| lai |*敬你一杯。”见一个人带头,其他的人都纷纷而上,几杯↓*| lai |*,我的头就有些昏昏的了,这些人敢情故意的,找到机会死死的逮住我不放,平时我有没有怎么愧对他们。
  “秦,你少喝一点吧,酒喝多了伤身。”
  杨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做到我身旁,shen 手阻挡了我举起酒杯要喝的手。
  “我要喝,今天真的很* gao *兴。”
  我大概是喝醉了缘故,拿着酒杯的手*ying *是要继续喝,真的很开心,最近《帝歌》的拍摄真的很顺利,而且收视率也一天比一天* gao *,我很* gao *兴,想要多喝一些酒。
  “不要再喝了,你已经醉了。”杨倩shen 手夺过的手中的酒杯。神情有些不悦。
  “不要,你把酒杯还给我,我还要喝,呵呵。”
  我耍酒疯了,遭了,真的是醉了。
  “秦,你已经醉了。”
  “不,我没有醉,我清醒的很呢。”迷迷糊糊间,我不知道吐了多少次,最后走的时候好像有人扶着我上了车子。
  其实我真的好想喝酒,从*| lai |*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痛快的喝酒了,真的很shuang XX大XX,喝到烂醉如泥什么都不用去烦恼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秦,你醒醒啊?”梦中感觉有人在拍打我的脸,我shen 手扶走。
  “不要,我还要喝,*| lai |*我们gan 杯。”
  “小倩我看秦少他是* gao *兴的喝多了,要不我*| lai |*送她回家吧。”
  “不用了,我*| lai |*把,我今天开了车子过*| lai |*。我看你也喝了不少,就先打的回去吧。”
  “* na *你开车也要小心点……”
  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我已经听得不清楚了,总是感觉迷迷糊糊间,有人不停的在我耳边说个不停。
  杨倩看着我喝的烂醉如泥,无奈的对我摇摇头,“秦,你可知,你越是喝的这样,我就越是能够感觉到你一点儿也不快乐,究竟是为什么,你连睡觉的时候也皱着眉头?”
  感觉有人用手在我的眉睫chu *扶了扶,之后我就舒服很多。
  “你知道吗,这些天我都忍着不去找你,我怕自己一找你就忍不住质问你和* na *个女明星的事情,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过问你的si 禾厶事,可是我真的很想问问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不能够再继续欺骗自己↓去,个大报纸媒体都说你们之间有关系,我的心真的很难过……”
  “我爱你,秦……”
  一滴眼泪从我的眼角处滑落,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好像有什么东西触及到自己的心里,心脏处被狠狠的刺痛,顿时让我痛得皱眉。
  我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只感觉第一缕阳光照jin *屋里的时候刺痛了我的双眼。
  “这是哪里?”缓缓di 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头好沉重,shen 手锤锤自己的后脑勺,怎么会这么痛。
  “你醒了,这是我家!”杨倩笑嘻嘻的朝我走*| lai |*,递给我一些衣物。“这是昨晚帮你洗好的衣物,已经gan 了,你起*| lai |*就换上吧,早餐我也做好了,起*| lai |*洗漱之后就吃吧!”
  “你要chu *去吗?”看着她转身就要chu *去的脚步,我极快问chu *。
  为什么,为什么,当我看见她Red(* hong *)肿的眼睛的时候,心里会刺痛,昨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恩,我待会儿还要去上班。”
  我双眼呆滞的盯着* na *她默默离去的背影,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离开我,不再受我的牵制。
  暗自潋↓眼皮,撇到床柜上她刚刚放好的衣物,我依稀记得昨晚我喝多了,好像吐了,shen 手拂上* na *洗的gan 净的衣物,上面还残留着她的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第一次,我有些依依不舍的去穿* na *件衣服。
  刚才杨倩她的眼睛Red(* hong *)Red(* hong *)的,是哭了吗?我皱着眉头,起床洗漱好,看见桌子上她为我准备的早餐,心里一阵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我把早餐全部吃完了才去上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