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13章 她的答案很肯定
  由于搂得太jin ,她xiong 前的**2 pian*** rou *软死死低着我健壮的xiong 膛,甚至可以看到被我挤得变了形的* rou *软,让我眸中迅速染上赤Red(* hong *)的huo *焰,我知道自己已经快要被燃烧到几点了。要是再不寻找泄yu (谷欠)点,估计今晚我会被****身而死的,而罪魁祸首就是面前的这位小女子。
  ***迅速上升,心yang (羊羊羊)难耐,我的吻就* na *么自然的落在她的Red(* hong *)唇上,她瞬间呆滞化,任由我在她身上作乱,最后被我吻得喘不过气*| lai |*,一张小脸(bie)得通Red(* hong *)。
  “女人,你难道不会换气么?”我怒,她是想(bie)死自己么?
  清灵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瞅着我,貌似在告诉我,她是真的不会换气,我无语,“你跟男人接过吻么?”
  话刚一问chu **| lai |*,她的脸又迅速染Red(* hong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爱脸Red(* hong *),不过看她这个样子,我微微感到惊讶,“你该不会连吻都没有和男人接过吧?”
  这年头,找个**比中五百万都难,更别说连初吻都还在的女人。
  她点点头,“如果爷爷爸爸不算的话,我是没有和其他的男人接过吻。”
  我满脸的崩溃的看着她,“拜托,谁小时候没有被爸爸亲过,我是问你有没有跟你差不多大的男人接过吻?”
  她的答案很肯定,* na *就是没有。
  我心里真不该是* gao *兴还是难过,以前我都不怎么喜欢碰**,因为第一次,还要顾及她们的感受,做的时候,忍着自己不去粗暴,一一点也不能尽兴,可是现在看见面前这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我还真的很庆幸她是第一次,不然我会嫉妒死* na *个夺走她身子男人的。
  shen 手**她的脸颊,我用极其温* rou *的口气跟她说,“* na *我可以成为你的第一次吗,我会很温* rou *的?”
  与其是在征求她的同意到不如说我在跟她陈述这句话,因为我说话的同时,我的吻已经落在她的颈窝里,她没*| lai |*由的shen 缩了一↓,随即便被我死死di 抵触在浴室的墙上,动弹不得。
  只是当我抬头看见她委屈的眸子,我身上的***瞬间消灭殆尽。
  “怎么了,我弄痛你了?”
  她摇头,随即说了一句我想要撞墙的话*| lai |*。
  “我身后冰。”
  我瞬间崩溃,又没有搞错,现在可是非常时期,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说这么大煞风景的话,让我挫败不已。
  最后为了不让她幼小的心里留↓不好的阴影,我shen 手拦腰将她抱起,推开卧室的门,不同之前醉酒的她,我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chuang shang 。
  虽然想在chuang shang 坐的人已经几乎是绝种了,有点新意的都会选择不同的di 点找到刺激,可是身↓的小女子是第一次,还是不要吓着她的好。
  我一只手撑在她的头前,尽量不让自己的体重压在她,另一只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索着。为了避免之前的事件重演,我用双* tui *将她修长细嫩的大* tui *压着,这样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她的秘密之di 。
  看着她羞得Red(* hong *)了脸的小样子,我准备不这么快要她,打算继续逗逗她。
  舌尖轻轻di * tian * 舌忝 *舐着她###的耳垂,时而ken *噬,时而今口 han 在嘴里xi 口及允,即使她再怎么的未经过人事,也被我* tiao dou *的坚忍难耐。
  看着她皱着一张小脸,我哭笑不得,小女人倔强起*| lai |*还真的有点让我头疼。
  不忍心她这么忍着,其实我也快到了极点,大掌缓慢的探入* na *片幽径之di ,刚jin *去一根指头,哪里就jin 得惊呼令我疯狂,这也太jin 了吧。稍稍往前去一点,就看见她眉头皱的痛苦的样子。
  我全身上↓正被熊熊lie *huo *燃烧殆尽,可是又不忍心看她痛苦的样子,最后,我用语言在她耳边轻哄着。
  “你哪儿太jin 了,可能会有一点儿痛,但是↓一次就不会了。”
  我尽量跟她说着话,分散她的注意力,手嘴不停的在爱** fu **她,知道哪里稍微(水显 shi 水闰 run )一点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然后随着大掌托起她细如shui *snake(she 虫它)的腰肢,猛的一根ting *身,将自己的坚ting *深深di 埋入。
  “啊——痛——”
  当理智被击溃,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看见她因为我的jin *入而痛的满头是汗,甚至我还看见她从眼里滑落↓*| lai |*的眼泪,我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可恶,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我jin *退两难,因为我从未想过她会这么jin ,jin 得让我不知所措。
  忍着不让自己去###,不去伤害她,继续请问她痛的满脸大汗的脸,一点点* tian * 舌忝 *舐她的眼泪,直到她停止哭泣。
  我才稍稍敢在她身体你###两↓,可是刚一###,就又传*| lai |*她痛的哭的声音。
  “啊,秦哥哥,痛!”
  “乖,宝贝,放松一点,第一次会有点痛的。”
  “可是我真的好痛,哪里是不是流血了,你可不可以chu **| lai |*,好zhang (**月长**)。”
  见她哭的梨flower (hua )带雨,我心里一阵抽痛,急急di 退了chu **| lai |*。将她搂入怀里,不停的安慰她。
  心里自责的要死,我这是对她做了什么,明明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被我拉jin *娱乐圈,现在又对她做chu *这种事情*| lai |*,我真很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乖,明天就没事了。”
  shen 手拂去她眼角的泪shui *,将她狠狠的搂jin *自己的怀里,此刻的她像一个受伤的小兽,惊吓过度,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不停的抽泣。
  “对不起,对不起,灵儿,对不起,↓一次我在也不会了。原谅我好不好?”看着她发抖的小身子,我的心都快碎掉了。
  第二天,看着她像个小猫mi 一样,睁着松懈的眸子瞅着我,然后又迅速的将脑袋埋在被子底↓,我有些哭笑不得。
  shen 手将她的小脑袋从被子你掏chu **| lai |*,“女子,你是想闷死自己是不是?”
  她犹如闪躲不及的小鹿一般眼神滴溜溜的转着不停,要不是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对她做的事情,我肯定会立即换身为大灰狼扑过去。
  “还痛吗?”shen 手拭去她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印子,真是个小爱哭猫。
  她被我突如其*| lai |*的问题给问住了,闪动着大眸子瞅着我,迷茫的样子甚是可爱到令我抓狂。
  我估计将脸凑近她,在她耳边用暗哑的声音说着,“昨晚我弄痛了你,现在还痛吗?”
  果然我的话刚一说chu **| lai |*,她的脸又立即迅速染上**2 pian**Red(* hong *)晕,像一只小乌龟一样将头死死di 埋在被子里,不管我怎么说好话,她就是不肯chu **| lai |*。
  我最后妥协,无奈的将她的小脑袋*ying *是从被子里掏chu **| lai |*,“好了,我不逗你开玩笑了,我是说真的,你哪儿还痛不痛,要是痛的话,我带你去医院里看看?”
  “不痛了。”一听到要带她去去医院,她立即小脑袋摇的跟个拨lang鼓似的。
  “真的?”我狐疑的瞅着她。
  “恩,真的不痛了!”
  “好,* na *我*| lai |*试试。”我说着就装chu *一副要继续和她做昨晚为完成的事情,她立即惊恐起*| lai |*,“不要啊。”
  “嗯?”
  “还有……还有一点点疼。”说完,一张小脸又迅速通Red(* hong *)。
  我哈哈大笑,这个小女生什么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像一直小White(颜色bai )兔一样的把自己的小脑袋缩jin *被子里,真的让人又爱又恨的。
  忽然,她又shen chu *头*| lai |*,大叫一声,“啊,今天是《帝歌》开播的发布会,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不用问,你已经迟到两个小时二十八分钟了。”我很果断的回答。
  随即小(jia huo )嗖di 一声从chuang shang 跳起*| lai |*,急急忙忙的穿上她早上我为她准备好的衣服。
  “你这是要去哪儿?”
  “《帝歌》开播现场啊,秦哥哥,你昨天可是答应了我,要和我一起去看的!”
  小丫头满脸哀怨的瞅着我,一副我没有早点叫醒她是我的罪过一样。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帝歌》的发布会已经结束了!”我无奈的摇摇头,不是我不愿意陪你去,是去了也没用。
  “啊,怎么会这么样,这可是我第一次开播的电视剧,张导演一定会骂死我的。”她一↓子做在了di 上,像个要不到孩子在di 上放赖一样,我无语的摇摇头,这根本就是一个小屁孩一个嘛。亏我昨晚还把她当做女人一样看待。
  “早上我已经跟张导打过电话了,说你身体不舒服去不了,《帝歌》的发布会他自己搞定就行了。”
  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喜欢《帝歌》的影迷们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发布会而不去观看的,这次只是一个宣传的手段而已,之前我和这个小丫头的绯闻不断,* na *些人想要不知道都难,所以这次我发布会有无可无的。
  最重要的还是收视率,其他的对我*| lai |*说都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