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12章 极力的忍着
  我忍,极力的忍着,撇开眼睛不去看* na *具美好,手有些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继续*索着她身上的内衣。
  从*| lai |*都没有这么害怕过,以往跟女人上床,就算是关了灯,我也没有这么笨拙过,而想着面对这一具极具xi 口及引力的身体,我却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了,不敢去触碰。
  可是她的内衣不除↓*| lai |*,又不好清洗她的身子,最后在我笨拙的shen 手*索到她背后的内衣带艰难的将* na *几颗扣子给除↓*| lai |*,额间的汗shui *直往↓流,刚刚洗过澡的身子想着又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我yu (谷欠)哭无泪,还得继续ci hou这个小姑nai (女乃)nai (女乃)。
  她被我tuo *得只剩↓一条内ku 了,我*啊*啊,好几次都无意触碰到她xiong 前的**2 pian*** rou *软,像触电般瞬间传入我的体内,然后随着血液蔓延开*| lai |*,没一次触碰都让我极力忍受着di 狱般的煎熬才得以继续↓一步动作。
  我在心里想,若是今晚我对她怎么样了,是不是从此* na *纯洁的笑容就不会在我面前chu *现。只要一想到这里,我* na *wei suo的思想就有*ying *生生的(bie)了↓去。
  最后在我的奋战中,她全身上↓被我tuo *得,就连唯一的一条小内ku 也被我tuo *了,然而接↓*| lai |*更严重的事情等待着我。
  * na *就是——帮她洗澡!
  汗,刚才帮她tuo *衣服,好几次触碰到她细嫩的肌肤让我lie *huo *般燃烧,现在让我帮她洗澡,* na *岂不是要了我的命。
  不得不说,清灵的身材真的很好,* na *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一就连女人们最容易长小肚子的di 方也平坦无奇,这让坐为男人的我都疯狂的迷恋。
  她全身上↓肌肤如雪,只要*一↓就能激起男人沉睡在最底层的**,无疑我现在正在被****烧着。
  我要忍受五味真huo *烘烤,可是这丫的却这么享受着我给她沐浴,我心里极度不平衡,可是稍稍将头偏移一点,* na *垂涎yu (谷欠)滴的好身材立即映入我的眼帘,让我不得不把头偏向一边,手里拿着mao *巾在shui *里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艰难的去帮她擦拭身体。
  我尽量避开重要部位,可是由于看不到,还是会触碰到她xiong 前的**2 pian*** rou *软,更加要命的是,小丫头似乎很享受我给她沐浴,一张一合的小嘴咿呀的heng(哼哈二将)个不停,让我心yang (羊羊羊)难耐,将脸凑近,今口 han 住她* na *不停heng(哼哈二将)唱的小嘴巴。
  “嗯!”她无意的###更加激起了我心中的**之huo *。
  “你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退去了所有的理智,现在我的头脑中想的就只有,要她,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对就只有这个念头。
  女人,是你自找的,别怪我。
  随着心中的想法,我整个身子都覆在她jiao (女乔)小的身子上,我身上的浴巾也不知何时被我扯掉,将自己灼hot(英文:hot,中文:re )jin jin di 抵押在她的小腹上。
  突如其*| lai |*的欺压顿时让她感觉到头脑清醒,只是还未退去的酒精还是染Red(* hong *)了她的脸颊,此刻看起*| lai |*妖娆至极,更加确定了我的心目中想要她的疯狂。
  “啊,秦哥哥?”
  她突然一声惊叫,一双惊恐的shui *灵灵的大眸子看着我。
  “怎么,现在害怕了?”
  我的声音chu *奇的沙哑,隐忍了这么久,要是再这么忍↓去的话,估计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吃斋念佛了,不举可是男人最大的羞辱,我可不想(bie)坏自己。
  清灵看着我不停的在她身上ken *噬,大掌也在她身上放肆的游走,小丫头大概没有经历过这方面的事情,一↓子被吓得不清。
  “秦哥哥,你……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我邪mei (鬼末)一笑,随即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吻落在她的嘴角。
  小丫头,现在害怕了,已经晚了,哥收不住了。
  不管身↓的人儿化石僵*ying *,我继续gan 自己未完成的事情。当我的手探入她两* tui *之间,她猛di 一个收jin 。惊恐万分的看着我。
  “秦哥哥,不,不可以。”她眼里今口 han 着泪flower (hua ),拼命的摇头看着我。
  “清灵,乖,张开,我会好好疼你的。”
  别人都说男人在chuang shang 十句有九句话都是假的,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觉得男人在chuang shang 十句有十一句是假的,还有一句还没*| lai |*得及说就迫不及待的想gan 自己想gan 的事情,不用怀疑,我现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不要啊,秦哥哥,不可以的。”小丫头死活就是不张开* tui *,我的手被她夹得生痛,龇牙咧嘴的皱眉。
  靠,有没有搞错,先【gou && yin】我的是她好不好,为什么她丫的醒*| lai |*就翻脸不认账,好看在她一脸惊恐无知的样子上,我暂且忍↓了,继续用you huo 哄的语气说着,“乖,清灵,我会对你温* rou *的,求你张开* tui *好不好,我真的很难受。”
  MD,在这么(bie)↓去,估计明天去医院的是我了。真担心自己会不会(bie)chu *问题*| lai |*。
  额角的汗shui *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她的xiong 前,随着她xi 口及气一起一伏,可是无奈我就只能这么gan 看着。
  似乎看chu *我的难受,她小心翼翼的问,“* na *个,秦哥哥,你怎么了,怎么看你的脸色这么差。”
  我差点想吐血,有没有搞错,我会难受,还不是被你给*的,你要是让我做,我会这样吗?
  “恩,有点难受,你可以张开* tui *吗,不然我怕我会支持不住。”
  从她醒*| lai |*,我就没有打算放过她,好不容易才准备吃掉她,却在这个时候chu *岔子,你说我甘心么,当然是不甘心了,于是我在等,等她放松身体,我再继续。
  “哦。可是你的手?”
  “我的手被你的双* tui *夹着呢?”我是真的不想发huo *,可是看着她迷茫的样子,我又不得不发huo *。但是一想到又可能今晚就此作罢,我还是*ying *生生的将* na *huo *气给(bie)了↓去。
  就在清灵慢慢的松开* tui *,我准备再次探jin *去,她却大叫一声。“啊——”
  我抬头,这些换我迷茫的看着她,大姐,我这还没jin *去呢,你鬼叫个什么?
  清灵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上再看看我的身体,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秦哥哥,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啊?还有,我的衣服呢,怎么不见了?”
  我huo *了,shen 手一把将她捂住眼睛的手给拿开,让她好好的看清楚我的身体。
  “昨晚你喝得烂醉如泥,最后还是我把你送jin *酒店,你发酒疯吐得你自己一身还不够,连我给跟着遭遇,现在我是在帮你洗澡,可是你居然【gou && yin】我,我受不了你的you huo ,所以准备吃掉的时候,你突然醒*| lai |*了,之后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我一口气不停顿的说了这么多,差点(bie)死,清灵听得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很快的她的小脸上迅速染上**2 pian**可疑的Red(* hong *)晕,一张通Red(* hong *)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 na *个,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靠,* na *你的意思是,我活该被你【gou && yin】了?”
  “不……不是,我不是* na *个意思。”
  “* na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被你【gou && yin】了?”看着她缩成一团,像个受尽的小Rabbit(tu zi)一样的躲在浴室的角落里,眼光不停的到处乱窜可就是不敢往我这边看,我心里升起一股捉弄她的玩味。
  “不,也不是* na *个意思!”
  “* na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我*| lai |*【gou && yin】你?”
  她被我说的急了,一转身又看见我光溜溜的站在她的面前,随即又害羞的捂住脸,支支吾吾的说,“* na *个,秦哥哥,你可不可以先把衣服穿上啊?”
  “真是抱歉,衣服已经被你吐得一身,不可以穿了。”我无辜的眨巴着眼睛,继续欣赏她光着身子缩在角落里,小手一边忙着要捂住自己的眼睛,又一边要捂住自己的身体,这样子真是可爱到不行。
  “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嘛!”我说着便邪mei (鬼末)的靠近她,温hot(英文:hot,中文:re )di 气息pen( 口贲)洒在她的颈项,瞬间便看见* na *块迅速染Red(* hong *)了,真是个可爱的小(jia huo )。
  “* na *个,秦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靠我这么近,我很hot(英文:hot,中文:re )!”
  “hot(英文:hot,中文:re )?可是你全身上↓都没有穿衣服耶?”
  “啊——”某人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xing *,“我的衣服呢?”
  小狮子愤怒的瞪着我,可是已经*| lai |*不及了,还没等她反击,我就已经欺压上去,一把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两个人的身体贴的很近,尤其是我身↓的炽hot(英文:hot,中文:re )死死的抵住她的小腹,让她的脸迅速的Red(* hong *)的不成样子。
  “怎么样,现在才知道害怕了?嗯?”我沙哑富有磁* xing *的嗓音pen( 口贲)洒在她的脸颊上,此刻的我就像一个猎人,而她就像一只被我盯上的无路可退的猎物,随时随di 的等待着我的捕杀。
  shen 手挑起她一直低着的↓巴,迫使她抬头看着我。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中尽是泪痕还有一丝惹人怜爱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