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10章 当导演的感觉很不错
  大家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我,一个个被我骂得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血pen( 口贲)头却不敢说话的样子,真是(bie)屈的很,可是我却撇到某只男人脸上诡异的笑容,我没有想* na *么多,走上前去,一把将某只男人给拉了↓*| lai |*。
  “↓去,我*| lai |*。”
  就在众人皆惊讶的时候,我抬头问了句,“这个东西怎么用?”
  “哈哈哈……”
  顿时哄堂大笑。
  “笑什么笑,不准笑,都不准笑,都给我闭嘴,否则谁笑,我抄谁鱿鱼。”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估计自己的眼神可以把台↓的这些人都给she 杀的尸体遍野。
  “噢,秦总,原*| lai |*你也有这方面的兴趣啊,等到↓班之后,你去我家,或者我去你家,我们两个好好的讨论讨论。”他说的满脸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让我听了都头皮做麻,心里刚吃↓去的饭恐怕要吐chu **| lai |*了。
  丫的这个男人,到现在还有工夫跟我说风流话。
  “张导演,你是不是不想gan 着导演了是吧?”
  “行行,秦大导演,你别怒,你别怒,*| lai |*先喝杯shui *,消消气。”他不知道从哪里弄*| lai |*一杯shui *递到我的面前,我想也没有想,就shen 手接过喝了起*| lai |*。然后他就开始交我怎么用这机器。虽然他表面上看起*| lai |*有些放dang 不羁,说起话*| lai |*也有些***让人容易想入非非。
  但是他真正教我用这拍摄机器的时候却是如此的认真,我有时候都在想这个男人的背后到底是隐藏了什么一段经历让他整个人格都变得如此的扭曲,或者是说他是在极力的隐藏着某一件事情。
  尤其是在人们触及他左眼的时候,他的脸上都会露chu *让我陌生的凶残,* na *只眼里藏着恨意么?我时刻的在想着他,有时候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为什么好好的我会去想一个男人,改天我得好好的去医院看看,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而导致这样的结果。
  “看够了么?”他突然抬起头,对上我真正打量他的视线。
  “少臭美了,我是在想你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奇怪?”我故作很淡定的样子。shen 手夺过他手里的机器想转移自己的视线。
  “哦。是吗,我可没问你在想些什么哦,到时候你不打自招了。”
  我额角渗chu *汗意*| lai |*,这丫的难道会读心术么,怎么我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都能够看到一清二楚。
  “好了,叫清灵准备一↓,我们准备开拍。”
  这一次他用的是我们,* na *也就是说我也可以参加他的拍摄队伍中了,曾经我听说过他在拍摄的时候不希望有人*| lai |*打扰他,尤其是* na *些*| lai |*给他送shui *和擦汗的serivce(中文:fu wu)员,他都会置之不理,只希望自己一个*| lai |*搞定。
  “还愣着做什么,喊开拍啊。”
  我回过神*| lai |*,看着已经jin *入状态的清灵,重重di 一声“action!”
  随着清灵被喜婆盖上Red(* hong *)盖头,我手里拍摄的镜头随着她起身一直走到门口,接着是室外的镜头。
  一路喜气洋洋的大Red(* hong *)flower (hua )轿,是由四个人同样身穿大Red(* hong *)色的马甲小厮抬起,然后镜头再切换到轿子里面,当然这里我会换个摄像机小一点的,扮作小厮的人也不用抬,只是做在幕后做特效的时候可以加一↓轿子内的颠簸,还有清灵头上的凤珠随着轿子的颠簸*| lai |*回摆动。
  这表示她正在chu *嫁的路上。
  “卡——”随着我一声喊卡,这中间都没有被ng过,我真的很庆幸。
  “pa 口拍pa 口拍——”
  周围一阵掌声响起,随着张导走到我面前,shen 手拍拍我的肩膀,第一次他的眼里露chu *赞赏之色。
  “秦,没想到你可以把镜头抓的这么准确,看*| lai |*导演这个位置适合你做,我是该退休了。”
  “张导,你说笑了。要不是有你这个* gao *人在旁边指点,我连这东西都不知道怎么用。”
  现在我和他之间没有鄙视和不屑,有的就只属于商场上的对决,而他也是满脸的正经之色,更没有和我嘻哈的表情。
  不过刚才我说的话可都是真的,一开始我是连这个机器都不会用,要不是他在一旁耐心的知道,我还真不知道这戏要怎么拍呢,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在国际上拿↓* na *么多奖。
  “呵呵,你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我们都相识一笑,有时候觉得,如果这个男人不对我露chu ** na *么wei suo的笑容*| lai |*,或许我们真的可以成为好朋友。
  “秦哥哥,刚才我演的怎么样,是不是有哪里chu *错了?”
  清灵卸完妆过后,就直奔我这里*| lai |*。
  看着她因为快一点*| lai |*我这里,一路小跑,一张通Red(* hong *)的小脸,我shen 手替她把垂落在耳边的发丝拂去而后边。
  “小傻瓜,要是你中途有演的不好的话,我当时就会喊停,叫你重拍了。”
  “* na *这么说,我没有被喊停,也就是没有哪里演错咯?”
  她睁大一双乌溜溜的大眸子直直盯着我看,满脸的* gao *兴的样子,让我心里不禁泛起一丝内疚*| lai |*。
  她这样天真单纯无知的样子,不知道在这个关系复杂的演艺圈还能够停留多久,还有多久她脸上天真的笑容就会慢慢的消失。
  “秦哥哥,你是特意*| lai |*看我的吗?”
  “恩,为了庆祝你今天演得成功,晚上我去带你庆祝一↓?”
  “好耶!”她笑得像个孩子似的。
  “秦,* na *我也要去!”旁边的某只雄* xing *动物又开始犯病了。
  “我是帮清灵庆祝,你一个大男人瞎起什么哄啊?”我没好气的撇了一眼旁边的某只动物,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回复正常一点啊,他要是在这样↓去,我真的有点hold不住了。
  “哇,秦,你怎么可以这样,刚才人家还是很用心的在旁边指导你呢,现在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把我给忘记了呢?”某男继续装嫩。
  “好了好了,算你一个就是了。把今天剧组的人都叫上吧。”
  无奈之↓就只有这么做了。本*| lai |*是想和清灵两个人去庆祝一↓的,但是现在貌似不可以了,有这个男人在,就别想清静了,不过趁着今晚,我也想好好的放松一↓自己。
  包厢里,大家喝酒的喝酒,猜拳的猜拳。我做在一个角落里默默di 喝酒,清灵则被* na *一群女孩子拉起唱歌,不过小丫头唱歌倒是ting *好听的。
  “哎,秦少,要不我们大家*| lai |*玩个游戏?”一个剧组里的男人移到我身边手里拿着一打骰子。
  我眉mao *一挑,“玩什么?”今天本*| lai |*就是*| lai |*这里寻找快乐的,既然他们这么有兴趣玩游戏,* na *么我就奉陪到底好了。
  “好,大家先停一停,现在是游戏时间,秦少答应了玩了,*| lai |**| lai |*,都做过*| lai |*。”
  “要怎么玩啊?”顿时原本在* na *边调戏唱歌的人都涌了过*| lai |*。
  “我们*| lai |*玩真心话大冒险行不行?”
  “切,这么幼稚!”又一个女人不屑的开口。
  “咦,这你就不对了,我们玩的这种可不是你小时候玩的* na *种,我们可是要玩的刺激一点的,你该不会是不敢玩才会这么说吧?”
  * na *个人立即反驳,“谁说不敢玩,玩就玩谁怕谁啊?”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 na *就是一人抽一张牌,我数↓总过有多少人*| lai |*参加,当然抽道鬼片的,可以任意说chu *一张他想要恶整的对象,* na *就是在真心话大冒险中任选一个。”
  包间里顿时随着* na *个起兴的人开始打得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我也闲的无聊,于是就参加jin *去了,当然清灵也毫不犹豫的被* na *个拉了jin **| lai |*,我满脸错愕的看着清灵,小丫头大概这几天拍戏(bie)的太久,现在玩的真嗨呢。
  “哈哈,我是鬼牌。我抽4号,4号是谁?”
  * na *个人满脸诡异的朝我看*| lai |*。我眼疾手快的一闪,没有让他偷看牌。
  “不是我。”
  “也不是我,我是3。”大家都面面相觑的看着这个看看* na *个,最后我偷偷的将手中的牌看了↓。
  吓,不会这么巧吧,正好是black(hei )桃4。
  “该不是小清灵吧?”
  “不是我,我是Red(* hong *)桃3。”清灵连忙摆摆手,双眼无辜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牌,这↓大家都把目光转到我的身上。
  我耸耸肩将牌往桌子上一滩,“是我。”
  “哈哈……是秦少,你终于落网了。”
  “少废话,大冒险。”我直截了当的开了口。
  这种游戏我小时候不知道玩了多少遍了,但是每一次我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大冒险,因为我觉得真心话这种选择应该是给女孩子的。
  “好,不愧是秦少,果然豪shuang XX大XX,既然你寻找大冒险,* na *么就去把六好亲吻三十秒,记住是舌吻* na *种。”
  吓,什么舌吻?我的脑中顿时闪过不好的感觉,果然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情况↓,某只男人笑的得意的将自己手中的Red(* hong *)桃六举了chu **| lai |*。
  “居然是张导演!”身旁响起一阵惊讶,我听到这里,真是很不得找个di 方撞死算了。
  叫你逞强,叫你逞强,现在要让我和一个变态男,舌吻三十秒,我会恶心死的。
  丫的,这个男人果然够毒舌。跟要命的是某只变态男人还主动坐到了我的身边,一副等待我去吻他的样子。
  “秦,人家已经做好准备了。”
  去死吧,变态!
  “能不能换一个,还是真心话吧?”这些轮到我可伶兮兮的看着大家。
  “既然是你秦少说的话,* na *么我们大家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是吧?好,* na *你第一次是跟谁做的?”
  此话一chu *,谁与争锋,包厢里一阵诡异的安静,大家都shen 长了脖子等着我的回答。
  一秒钟,顿时炸开了锅。
  “快说,快说……”
  我shen 手扶额,早知道就不应该*| lai |*参加这个变态的游戏,看着这群没良心的,笑的满脸诡异,还有清灵* na *充满期待的眸子瞅着我,悔恨当初啊。
  我继续赚沉默,不说话,可是身旁的某只男人却安奈不住了,“呵呵,秦,你该不会是还没有和哪个女人做过吧,这也太不符合你的风格了,据我所知,你身边的女人多的可是犹如过江之鲫啊?”
  他说着狐疑的扫了我一眼,随即又开口,“难道你不举?还是有什么难以之隐?”
  “啊啊啊!!!不会吧?”
  包厢内,已经有女人捂住嘴巴尖叫,这种爆炸* xing *的消息能不让她他们尖叫么。
  不过身为男人的我,被误会不举是一件多么伤自尊的事情,所以我很gan 脆的回答道,“很久以前的事情,是在一间酒吧里,当时喝多了。不记得对方长得什么样子!”
  “哇,不愧是秦少啊,风流成* xing *。”
  我恶狠狠的投给* na *个说话之人一个冷眼,丫的,这个男人到底是和我有什么仇,竟然事事都针对我。
  我扫了眼一直等待我的开口说的话的清灵,只见此刻的她面色难看,呆呆的坐在哪儿,我知道她的心里肯定是很难受,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一生就只有自己一个女人。
  可是我不是什么贞洁烈男,我做不到为了哪一个女人守身如玉。
  “嗨,小美女,不要暗自闪身嘛,男人嘛,都是这样,没有一个两个女人,还算得上男人吗,* na *种什么都不懂,生涩的男人反而不能够让你尽兴。”
  我看见张导手里端着一杯酒杯朝清灵走去。
  清灵被他这么一说,顿时起身,朝着门外走去。我连忙起身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到底跟她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说了句,男人有几个女人是很正常的。”
  “砰——”我一拳挥过去,打在他脸上。
  整个包厢里的人都安静了↓*| lai |*,大家都面面相觑的看着这里,张导怎么说也是演艺圈的传奇,就这么被我打了。大家的心里肯定都在想他一定会跟我决裂,《帝歌》这部戏也拍不了了。
  可是接↓*| lai |*,他却shen 手擦去自己嘴巴边的血迹,chong *我笑了笑,说了句令我都费解的话*| lai |*,“打得好,打得好,看*| lai |*这部戏是有的唱头了。”
  “疯子。”丢↓这句话,我就直奔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