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08章 无声的争执
  一阵拍手的响声,jin 接着便传*| lai |*一阵脚步声,“好感人哦,我听得都快要哭了。”
  张导* na *个(jia huo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走了过*| lai |*,他的身旁跟着alla,清灵见了,原本是挽着我的手臂的,本能的松开了,我在心底略微一叹气,这个小(jia huo )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别人对她的看法,要是在这么↓去,我怕她会得强迫症。
  alla见我和清灵在一起,虽然小(jia huo )已经暗自离开我半步之遥,但是alla是何等之人,她越是这样,alla就越是知道我们之间有着什么。
  清灵是在我身边唯一一个没有和我发生关系的女人,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是清White(颜色bai )的,就没有必要去遮掩什么,于是很自然的朝着alla* na *边走去。
  “张导,alla你们*| lai |*啦!”
  “秦总,你可真的会说啊,明明你和人家就有着说不chu **| lai |*的关系,你还可以在台上说的* na *么光明弹簧,你叫人alla情何以堪?”
  某只死男人不知死活的说着,我用眼神秒杀他,真是个会挑事的(jia huo ),难道他不知道现在huo *药味已经很严重了吗,随即都会爆chu *,他这个导演还想不想做了啊,这摆明了就是挑拨离间的话。
  “张导,看*| lai |*,你很闲啊?”我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居然这么说,真是不要脸了。
  他不怒反而对我笑眯眯的样子,“还好,还好,比起*| lai |*这里看你们冷战,我倒是觉得这里比较有趣。”
  “你……”我被气得说不chu *话*| lai |*了。
  “alla姐,你也*| lai |*啦?”旁边的清灵为了替我解围,朝着alla大声说了一句。
  我心里顿时感动不已,这个小(jia huo )还不错嘛,懂的知道帮我解围,可是无奈人家alla根本就不buy(中文:gou mai)她的帐,直接独步走到我跟前,shen 手勾住我的脖子。
  “哇哦,**恋,小White(颜色bai )兔,你可要好好的加油哦,不然你家的男人就会被别的女人给抢走哦。”
  “你给我闭嘴。”
  “你给我闭嘴。”
  我和alla异口同声的看向张导演。
  丫的这个男人还是不是男人,这么会挑拨离间,当着我和alla的面说这种话,他是想找死是吧,在商业界,谁都知道alla做事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一旦有谁惹到她了,必定会让* na *个人从此在业界消失。
  就是他张到名气很大,得过一些小奖,但是跟整个跨国集团ea比起*| lai |*还是小巫见大巫。
  “呜呜~~~小White(颜色bai )兔,这两个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欺负我,你可要帮我讨回*| lai |*哦。”
  某男说着朝清灵的方向走去,我shen 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因为个子和他差不多* gao *,我只好平视他,shen 手替他整理好被我抓旧的衣领。
  看*| lai |*身* gao *的问题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做男人的方面,要是以后我和一个比我* gao *的女人上床,* na *岂不是我们要换位置,她在上面我在***。
  “张导演,你是不是觉得很无聊,要不要我给你找点事情做做?”
  果然alla的话还是比我有效果的多,某只动物以雷达都探测不到的速度chong *了chu *去,我在心里替他默哀三分钟,唉,这以后的(曰)ri 子要怎么过呢。
  “清灵,你先回去吧,我和秦还有一些话要说。”
  不愧是商业界的女强人,就连对待自己的女人都是这么强势,不过我就是喜欢她这种无理的霸道,偶尔也让我享受一↓无忧无虑的生活的感觉。
  清灵走后,她就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眸光中带着探视,“你爱上她了?”
  一句话问的我无话可说,我该怎么回答,我爱她吗?
  我不知道,或许是爱她的吧。但是爱又不是喜欢,喜欢是霸占她,但是爱,却是希望她过的比自己好。
  我沉默不语,不是不想回答,只是现在我的心里真的很乱。
  “呵呵,你果然是爱上她了。”她苦涩的笑了起*| lai |*。嘴角边的笑容越*| lai |*越*| lai |*,让我看到惊心。
  “alla,你别这样?”我心急。
  “呵呵,是不该奢求太多,你本就不会为了我这一颗树而放↓整个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就算是没有她,你的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论时间我永远都是输在起跑线上。所以我不会责怪你的,只怪老天没有让我们早一点相遇。”
  “我时常都在想,如果我可以比她们先遇到你,是不是我就可以不用整天这样患得患失了呢,呵呵,我一直都在心底告诉自己,你是爱着我的,可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每一次见你对其他女人露chu ** na *种宠溺的笑就全部都灰飞烟灭了……”
  她哭了,她哭了,哭得* na *么无力,靠在我的怀里,我能够感觉到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肩膀,这是怎样的痛,我不知道也没有去体会,只因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
  “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她像个发怒的小狮子,朝我乱吼。
  但是现在我除了说对不起还能够说什么,我从*| lai |*都没有想过她会爱上我,像她这样有钱有势的女人,多少男人跟在她身后,可是她为什么偏偏会喜欢上我?我不能理解。
  “alla,你知道,我……”第一次面对女人哭泣,我竟然说不chu *话*| lai |*,有点悲催,我向*| lai |*就不知道怎么哄女人,尤其是在女人哭的时候,我的心就慌了,更别说是哄了。
  “我知道,你不爱我,当初是我犯贱缠着你的,所以我并不怪你,秦,你不用自责,要怪只怪老天为什么不让你早已chu *现在我的身边。”
  她小声的在我的怀里抽泣,但是脸上的泪痕还是清晰可见,她从我怀中抬起一颗小脑袋审慎di 看着我,久久di 注视着,久到我以为她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时候。
  “秦,如果我可以早一点遇到你,会不会结局就不会一样,你会不会就会爱上我?”
  她睁着晶莹剔透的大眸子直直的盯着我的脸看,从她的眼神中我甚至可以看的见* na *种祈求期盼,还有一丝的卑微。
  多么可悲,她一个* gao ** gao *在上的女王竟然会沦落到祈求我,祈求我的爱。
  shen 手** fu ***她哭的累的小脸,我用最温* rou *的口气跟她说,“alla,我很庆幸这一生能够遇到你,你的到*| lai |*让我的生命中增添了一种光辉,所以我不会去计较你什么时候*| lai |*的,只要你曾*| lai |*过,我就已满足了。”
  哇哇哇……太感动了。
  就连我自己都被自己的话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她眸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转化为喜悦,我知道自己是说服她了。
  “真的的吗?”
  靠,为什么每一个女人都会问我真的吗,难道我说的话就* na *么的不值得人相信吗,我纠结,不过看着她如孩子般祈求的目光,我还是憨憨di 点点头。
  她如得到糖的小孩子,朝我的怀里一钻,我心里暗叹,这女人就是麻烦,不过还是ting *享受的,她的爱太深,太沉,我是否能够承受得起呢?
  ↓午回家,我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当我撇到桌子上的娱乐八卦周刊报纸的时候,我倒xi 口及了一口凉气。
  天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娱乐周刊上头版头条,一位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正笑得清纯,本*| lai |*是一张很美好的海报,但是在她的背后却印了一张缩小版的我,而且还是很wei suo的样子。
  靠,你们印就印吧,把老子印得这么wei suo,这让我以后chu *去怎么见人啊,我超级不shuang XX大XX了。
  感觉就像我是生活在* na *种女人怀里的小男人一样,光是看这图片我的心里就燃起一团怒huo **| lai |*,就更别说杨小漫她们了。
  还有图片印的这么wei suo也就算了,可是Ta Ma的不知道是哪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竟敢还把老子写的* na *么wei suo,说什么老子保养###,清灵是靠着我才能够担任这次的女主角的,我呸,她们是* na *只眼睛看到的。
  “龙华公司秦董竟然和新星女生搞在一起,《帝歌》背后的男人。”
  这几个black(hei )体大字显目印在我和清灵的照片底↓,让我看的心里怒huo *横生。
  丫丫的,这是谁竟敢把老子说的这么wei suo,还有什么叫《帝歌》背后的男人,她们直接说清灵背后的男人就是好了。搞的这么神秘?这不摆明了针对我和清灵之间的潜规则关系么。
  先别说我和清灵之间没有什么什么潜规则关系,就算是有,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个被潜和潜的喜欢自己的艳照被拍chu **| lai |*,还印的这么wei suo。
  我真的很想把这些在背后制造绯闻的垃圾给拎chu **| lai |*好好的凑一顿,真是的,难道这些人不知道,潜规则,潜规则,它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不就是摆明了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丫的给我这么**luo 的捅chu **| lai |*岂不是破坏了这其中的规矩么。
  这些个人渣到底懂不懂啊?
  “秦,杂志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na *个《帝歌》的女主角真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次开口问我的不是杨小漫了,她只是从我一jin *门就一直默默di 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开口问我的是陈素莹,这倒是让有些惊讶。
  “当然不是,我和她只是商业合作的关系,好了,你们别想* na *多了。赶jin 吃饭吧,看这饭菜都快要凉掉了。”
  我想转移话题,说实话,我真的非常不喜欢讨论这些娱乐八卦,人家八卦* na *是有钱赚,我们八卦* na *就是闲着lang费宝贵的时间,lang费时间就等于lang费金钱,当然这是对我*| lai |*说,所以我宁愿选择沉默是金也不要在这里和这群女人说些有的没的。
  “是真的吗,可是个大报社都在揣测你和《帝歌》女主角的事情,我听说,* na *个女主角是一个完全不会演戏的刚刚毕业不久的女大学生,还有她原本也只是一位很普通的打工族而已,如果不是你的帮助,她又怎么可能担任这次《帝歌》的女主角呢?”
  她死死的抓住这个问题不放,就是想问chu *个究竟*| lai |*。
  我真是非常佩服* na *些想尽心思想在我身上wa chu *点什么,先是alla,现在又是清灵,还真的可笑,* na *些人居然连清灵的*| lai |*历都可以查的这么清楚,* na *么是不是等她以后大Red(* hong *)大紫了,他们连她上厕所拉屎是什么颜色也要观察一遍么?
  “好了,素莹,秦也刚↓班回*| lai |*,想必也累了,我们就要再追问他了。让他坐↓*| lai |*好好的吃饭吧?”
  旁边冷颜玉略带不满的声音看向陈素莹。我朝她投过去感激的眼神,不愧是我的女人啊,帮我说话都这么有气势。
  陈素莹被她说的无话可说,就只好噘着嘴巴不再说话,而旁边的杨小漫从头到尾都不开口说一句话,难道这就是无声的战争么?我抬头举目望天,一声长叹,最后做↓*| lai |*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