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07章 发布会
  “秦,外面都是记者,你准备好了吗?”
  昨晚因为yu (谷欠)求不满,最终只有自己去浴室一个解决,可是早上起*| lai |*的时候看着还是有些精力不佳。
  我前脚刚一踏jin *屋里,后面alla就跟过*| lai |*,对我说道。
  “恩,我知道了,你去准备准备,我这就带清灵过去。”
  混娱乐圈这东西,就是要借助媒体的手段不断的抄起自己的绯闻,这样等到片子开拍的时候,收视率就不会低到哪里去的。
  一开始我还一直在想要不要我们自己先默默di 把片子给拍好,等到* na *个时候给群众一个惊喜,但是就被alla严重遭批一顿,要是照我这个想法,定会死的很惨的。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要想你的电视剧在开播前获得大家的喜爱,就必须耍点小手段,让人知道你即将要做什么,这样《帝歌》的关注者也会越*| lai |*越多的,这是alla当初告诉我的。
  现在看*| lai |*是必须要这么做了,之前我只是在外面放风说《帝歌》即将在开拍,但是还没有开正是的记者发布会。
  “秦,你得快点,外面的记者似乎已经等不及了。”门外的人开始着急的催着,我放↓手中的茶杯,架子还是要摆的,但是不能摆的太过,我掐准了时间,这个时候清灵应该快到ea了。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连衣裙,是我之前特意帮她挑选的,因为小说中的女主角总是给人一种很清淡,静若处子的感觉,所以我就让她这些天尽量穿淡雅一点的衣服,一*| lai |*她是新*| lai |*的人,就担任女主角难免会有些人不服众,我要她以自己身上别人没有的气势压倒群众。
  二*| lai |*,故事中的女主角也是喜欢穿清淡的衣服,尤其是* na *种淡淡的蓝,很清澈,清纯的感觉。
  果然,清灵穿一身淡蓝色的衣服真的很好看,透过她,我似乎已经看到了故事中女主角举眉黯然的样子,美,实在是美。
  清灵被我**luo 的眼神盯得有些脸Red(* hong *),她害羞的样子就更加增添了这副神意的美,故事中的女主角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忧愁,但是清灵却给一一种可以触及的美,生动。
  “秦,我穿这件衣服不好看吗?”
  她脸颊通Red(* hong *)的看着我,局促不安的眼神美的惊心动魄。
  我摇头,“不,今天的你很美,美到让我别不开眼睛。”
  “真的吗?”小(jia huo )激动的双眼放光。
  “恩。”我点点头,不得不说她真的很适合蓝色,很美,忧郁中带点凄凉的美,这也正好忖托了故事中女主角坎坷的命运。
  昨晚我还在想,她是不是上天派*| lai |*演这部戏的!
  等到公司的大厅,已经做满了记者,我让清灵挽着我的手臂chu *席的,因为怕她jin 张,在jin *场时,我拍了她无数次小手,告诉她不要害怕,有我在你身边,小丫头才停止发抖。
  我和清灵一chu *场,记者们纷纷对准我们两个猛的拍摄,顿时闪光灯照的我眼睛都眯不开,虽然以前也经历过被拍摄的事情,但是也没有这一次猛。
  “不要害怕,等会儿不管她们问你什么,你只要保持微笑就好,其他的事情我*| lai |*帮你解决。”
  我凑近她的耳边,小声的说着,她点点头,我才放心牵着她朝记者会走去。
  等我和清灵一入席,* na *些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就恨不得把给我们一万个问题。
  “秦先生,请问您对这次《帝歌》女主角选取一事有什么看法?”
  “秦先生,请问您为什么会选取一个没有实战经验的小女孩*| lai |*演这么重要的戏份,而且还是女主角一职?”
  “秦先生,请问你和清灵小姐之间是不是存在潜规则关系,要不然你怎么会放弃身旁的ea总裁,xx时尚杂志社走Red(* hong *)的alla小姐不选,偏偏选一个从乡↓*| lai |*的村姑?请问她是不是掌握了你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瞬间有太多的问题朝我袭*| lai |*,让我有些缓步过神*| lai |*,不过* na *些记者见我不说话,到也不自讨没趣,而是将目标转向我身旁的清灵。
  “清灵小姐,据说《帝歌》里面的女主角的名字也是这个,请问你是不是为了争取这个角色而特意去该名字的?”
  “清灵小姐,你一个从乡↓*| lai |*的一无是处的小女孩,为什么会得到龙华董事长的青睐,是不是你也入了演艺圈中的潜规则,还是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 gao *人的秘密?”
  “清灵小姐,请问你和秦先生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这么帮助你?”
  清灵被问得有些发抖,我知道这些记者就喜欢问这些问题,如果他们不这么问就等于砸自己的饭碗,跟重要的是,今天就是让他们*| lai |*这里炒作的,不然《帝歌》的播chu *就没有意思了。
  本*| lai |*我是想这些记者问累了就不会再继续问↓去了,但是没有等到他们累,却听得我身旁的小(jia huo )爆发了。
  “够了!”
  清灵瘦小的身子顿时挣tuo *我的大掌,一↓子从台上站起*| lai |*。
  “你们这些人就知道整天八卦这些有的没的,什么我是为了这部剧的女主角位置而故意去更换自己的名字,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叫这个名字的,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民政局查啊?”
  “还有,我虽然是从乡↓*| lai |*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比别人缺胳膊少* tui *的,虽然我没有实战经验,但是我相信你们的八卦能力也不是一生↓*| lai |*就有的吧,大家都是后天努力形成的,你们是,我也是。”
  “最后一点我想要告诉你们的是,我和秦先生之间只是朋友关系,不是你们所想的* na *么肮脏龌龊的关系,更加不是我是靠他上*| lai |*的,更没有你们所说的被潜的关系,还有你们不要这么看不起人,如果你们真有本事的话,也不会站在这里嚼舌根了。”
  清灵的一番话顿时让整个大厅的人都安静了↓*| lai |*,尤其是* na *些记者,更加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身着浅蓝色的小女孩。
  震惊的不止是他们,我也是,我从为想过,一直在我身边畏畏缩缩的小女孩,竟然也会有这么强大的一面。
  这个站在台上,俯瞰一切的女子,是我认识的* na *个小女孩吗?透过她的身影,我好看看见了* na *个被千军万马追杀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跳↓悬崖的刚烈女子。
  她是现在的清灵,还是她……
  我迷茫了……
  “看*| lai |*这部戏有看头了”
  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起张导演的声音,我被吓的一跳。
  “天呐,拜托,张导,你↓次说的话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诡异啊,你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我没好气的(bie)了他一眼,神情极度的厌恶,可是他老人家却不以为意。
  “我没想到你找的小女人原*| lai |*也有这么强悍的一面啊,之前在饭局的时候,我到没有看chu **| lai |*啊,还在一直担心她会不会因为没有什么演戏经验而记不起打击呢,不过现在看*| lai |*,是我想多了。”
  张导演的这一番话貌似是在夸赞清灵的,说实话,今天我也被她吓得一跳,没想到一直在我身边战战兢兢的小女孩也有这么彪悍的一面,我的嘴角边不自觉的露chu *一抹笑容*| lai |*。
  但是接↓*| lai |*更加让我爆笑的事情发生了,* na *就是我看见清灵站在台上将* na *些记者骂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血pen( 口贲)头,但是却不知道接↓*| lai |*该怎么办,就只是敢站在哪儿,我在底↓捧腹大笑。真是个迷糊的小(jia huo )。
  “喂,你家的小女人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呢,你不去帮她?”我还没有做决定,旁边的某男却满脸殷勤的靠过*| lai |*,警觉* xing *告诉我,这个男人不怀好意,我↓意识的离他远一点。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说我也是这部戏的导演啊,你可不可以尊重我一↓。”
  看着我像是嫌弃瘟神一样的嫌弃他,某男开始爆发了。
  “难道不是吗,你要想让我尊重你,* na *麻烦你张大导演↓一次和我说话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靠的这么近,会很容易引起误会的。”
  “喂,你快别说了,你看,你的小女人快要哭了。你还不快解救她吗?不然我就先↓手为强了哦?”
  我恶狠狠的扫了一眼某男幸灾乐祸的眼神,然后以雷达都测不准确的速度站到台中央。
  “各位记者*| lai |*宾,大家早上好,今天是开拍《帝歌》的发布会,很* gao *兴大家会*| lai |*……”
  前面一大堆客套话,我说的有条有理的,这是因为我曾经在人才市场打过滚,对于* na *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并且功力也是练得很深。估计有元老级别了。
  “这次女主角是我亲自钦点的没错,但是我也是根据剧中的女主角的* xing *格*| lai |*选的,大家如果有什么意见可以针对我,清灵只是一个演员而已,还有对于* na *些人身攻击的话,我会做保留然后追溯人生{qin ** fan}权的。”
  我的一番话↓*| lai |*,果然就没有人再敢对清灵问了,毕竟《帝歌》这部戏的后面可是有整个ea做靠山,ea不仅仅是在a市毒霸风云,更是在国外也呼风唤雨,这些人既然能够知道这里,* na *么他们就应该了解ea背后的势力,或许今天我还是要感激alla拉我一起投资的事情。
  如果没有她,我想我也不会过的这么舒服,什么娱乐八卦,周刊报社什么的,都会毫不犹豫的朝我袭击而*| lai |*,而今天我可以这么安然的站在这里,无疑是有ea这座强大的靠山在庇护着我。
  在我的一番话之后,接↓*| lai |*的问题就简单的多了。是关于开拍《帝歌》的一些取景di 点还有什么时候能够正视播chu *,对于这些问题,我当然是回答的一点也不差,身旁的清灵也一直默默di 陪着我。
  直到记者会结束,清灵已依旧挽着我的手臂,样子有些怡然自得。
  “秦,谢谢你,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
  “小傻瓜,*| lai |*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独自一个逞强,还有我呢?不过今天的你倒是让我大吃一惊。”
  “怎么了吗,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她见我这么说,倒是惊的一身冷汗。
  我淡淡的摇摇头,眼里尽是宠溺,“不是,是你表现的太好了。张导都在底↓忍不住的夸赞你呢。”
  “真的吗?”
  “恩”
  “pa 口拍pa 口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