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05章 诡异的饭局
  小丫头被我的话吓得一跳,睁大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眸子直直的看着我。
  “秦,你……你刚才说什么啊,什么女主角,要由我*| lai |*演啊?”
  我扯角一笑,“恩,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和《帝歌》里面的女主角的* xing *恶真的很像,还有你们都有着同样的名字,清灵,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都赞同你们呢?”
  一开始在知道她的名字的时候我确实的是有些惊讶,清灵,这个名字随着* na *部小说就已经深深的刻录我的心中,在得知她的名字也是这个,我就更加在心里笃定,这个女孩就是上天派*| lai |*拯救我的。
  “可是,可是我一点演戏的经验也没有,况且我也不是什么专业演员,演戏这方面的训练一点也没有?”她皱眉,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我shen chu *hands(* shuang * shou *)搭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温* rou *的目光像是要融化整个世界的寒冰,“这个你放心好了。等把你确定为女主角之后,我会请人专门叫你训练的,还有这次*| lai |*拍《帝歌》的导演可是中国著名的到演,他放弃去好莱坞当制片人就只为了这部戏,你可是难得好机会。”
  “如果这部戏Red(* hong *)了。将*| lai |*你就会有更多的导演*| lai |*找你拍戏,这样你就可以赚很多的钱,让你的爷爷过上好(曰)ri 子,你也不想他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有好好的享受过人生吧?”
  you huo 啊,**luo 的you huo ,我这样典型的就是在贩卖人口有什么区别,可是为了开拍这部戏,不止是我就连* na *些一直期待的观众们也是在静静di 等候着,我不想让* na *些人失望。
  追捧《帝歌》的人太多,对于这次我和alla筹拍的事情也备受关注,所以我觉得她如果不*| lai |*演的话,恐怕会直接换剧本的,我不想自己flower (hua )了* na *么多的心血全部废了。
  “清灵,你听我说,《帝歌》到现在迟迟未拍摄,完全是因为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符合剧中的女主角,而你的chu *现无疑就是老天爷给我的一个帮助,我知道这让你一个从未接触过演艺圈的人*| lai |*演是有点难度,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会从中照顾你的。”
  我盯着她松动的眸子,温* rou *的语言直接击溃她的心房,我知道她是心底太过善良,只是害怕black(hei )暗的演艺圈而已。
  “秦,不是我不想帮助你们,只是演艺圈真的不适合我,我只想自己这一辈子和爷爷两个平平安安的过,不想有多大的chu *息,况且爷爷他要是知道了也不会同意我的*| lai |*演戏的。”
  她第一次和我心平气和的解释,原以为她只是一个胆小如鼠的小(jia huo ),没想到她也会有反驳我的时候。
  “清灵,刚才从你的口中,我听得chu **| lai |*你是很喜欢《帝歌》这篇小说的,当一个喜欢上一部小说的时候,她就会把自己想成里面的主角,难道你不喜欢自己成为小说中的角色,以你的外貌是非常适合*| lai |*演这部戏的女主角,要知道有多少人想演这部戏的女主角,清灵,你就当帮我这个忙。”
  说到最后我都是用哀求她的口气,我知道自己也是自si 禾厶的,但是现在被*无奈,我不可以这么让整个剧组的人都跟着受罪。
  “秦,我真的不行!”
  “清灵,难到你想让* na *些追捧《帝歌》的粉丝都失望吗,相信我,你一定可以的。”我说着shen 手把她搂jin *自己的怀里,“因为你还有我。”最后一句我说的是极其的温* rou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最后在我的软*ying *强攻之↓,小丫头终于答应了。我打电话给张导演,约他↓午见面,谈谈女主角定选的事情,不过这只是个形式,清灵是我内选的人,他如果说不可以,我就直接换人。
  “待会儿见到张导演,你大可不必这么jin 张,他不是个什么坏人。”他是个变态,这句话我是在心里说的,不想吓坏了身旁的小人儿,我就只能*ying *着头皮说* na *个偷窥狂是个好人了。
  “恩,谢谢你,秦。”她对我点点头,流转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迅速染Red(* hong *),这个可爱的孩子真是会害羞,我还真担心她演戏的时候和对方拍吻戏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看*| lai |*还得专门找人给这个小(jia huo )训练训练。
  “呦,秦总,这就是你找的女主角,果然够清纯啊,瞧瞧她这小脸蛋,###的可以滴chu *shui **| lai |*。难怪你秦总在电话里叫我打扮的正常一点,可别吓唬了人家。”
  人未到,声音先到,还真不失他流氓的身份,旁边的小(jia huo )已经被他的话吓得脸Red(* hong *)不已,我好不容易安** fu **↓*| lai |*的小人儿就这么被他三言两语给激起*| lai |*,我心里对张导演的憎恨程度又加深了一步。
  我恶狠狠的扫了过去,只见今天这个(jia huo )倒是没有像* na *天穿的这么奇怪了,当然了,在电话里,我已经跟他说过了。这次的女主角很单纯,让别搞得像个不良社会似的,免得吓坏了人家。
  虽然衣着方面是改善了不少,但是这个(jia huo )的头发依旧是披散着遮住了左边的半边脸,怎么看怎么都人觉得不舒服。
  “小灵,*| lai |*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张导演,也就是即将要开拍《di 歌》的主导,你不同理他的,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脾* xing *都很古怪幽默,不过他的专业shui *准你还是可以放心的,他导演的很多电视剧都得多最佳电影奖,古装剧更是堪称历史上的绝美,至极都没有哪个导演可以拍chu *他* na *样的shui *准的。”
  不是我夸赞这个人渣,而是上次被他调戏回家之后,我上网专门查了一↓他的资料和简历,从一开始的严重怀疑到后*| lai |*的叹为观止,看着他曾经chu *席在* na *一场场电影,电视剧的颁奖典礼上,我还真的以为White(颜色bai )天遇见的不是他呢。
  不过后*| lai |*我发现他不管是chu *席哪一场颁奖典礼,他的左眼都是很少露chu **| lai |*的,由于后*| lai |*无意间撇到了他的一个采访,一个小记者问,他为什么总是要把头发留这么长,把左眼斗给遮住了。
  当时说我不想知道是假的,我好奇的听着他是这样回答的,如果一个搞艺术的人连自己都不艺术的话,* na *么他搞什么艺术,话中的意识就是,他的左眼就是故意要把头发留得这么长遮住的。
  当时我就惊呆了,这丫的也太牛*了吧,有* na *么一刻我是崇拜他的,没错,这种叛逆而不失本质的人我是从骨子里欣赏的。
  “张导演好。”清灵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哦,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想这个小丫头现在也是一定和崇拜这个变态男吧。
  看着这个变态男,今天这一身打扮,我还以为他是恢复了正常呢,可是接*| lai |*一秒,我却看见他居然shen 手握住了清灵嘛软弱无骨的小手不停的###起*| lai |*。清灵不知道该不该抽回自己的小手,转过头发chu *哀求的眸子。
  我顿时眼里pen( 口贲)huo *,这丫的想老牛吃嫩草竟然吃到我的女人身上*| lai |*了。
  “张导演,不知道您对这位女主角是否满意?”我不动声色的从他的手中抽回清灵的小手,看着小丫头从被他握着到现在都一直皱着眉头,我心里不知道将对面的这只变态骂了多少遍了。
  他到底知不知道,我flower (hua )了多少时间才劝得清灵肯答应*| lai |*演《帝歌》这部戏,要是人就这么被他给吓跑了。我第一个炒掉的就是他。
  投给他一个警告的目光,要是他再敢对清灵动手动脚的,我秦天穷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他。
  见我冷眼相对,他却不以为然的样子,“你秦总找的女人,我还有什么质疑,当然是招用了”
  他这话中有话,什么是我秦总找*| lai |*的女人,他会照用的,难道他不是这部戏的导演吗,真是的,虽然清灵是我si 禾厶自定↓*| lai |*的,但是身为导演的他难道不应该发表点意见?
  想着自己跟这个男人(gou)通有障碍,我就索* xing *懒得跟他说,“* na *好,《帝歌》中的女主角就由清灵*| lai |*演了,这部戏就这么定↓*| lai |*了。”
  “不,还差一位反面角色,既然女主角由你*| lai |*定,* na *配角就由我*| lai |*定!”他终于说了句人话,不过听他这说话的气势,我知道他是作为一个导演对制片的负责,早就相信他的专业shui *准,我回答的gan 脆。
  “好,你要选哪个做为配角?”
  “alla!”他想也不想的就回答的gan 脆明了。
  “alla?她会答应吗?”我睁大了眸子直直的盯着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找alla*| lai |*演这部戏的反面角色。而且还是由他所推荐的。
  尤其是她还是这部戏的投资人之一,她还有很多di 方要负责筹拍的,包括一些取景di 点,这都是需要她操办的,况且据我所知,《帝歌》的这部戏里面的反面角色也就是献计陷害女主角的女人chu *镜率是很* gao *的。
  面前的某只人渣见我这么说,他邪mei (鬼末)的一笑,“这个就不关我的事情了,你不是喜欢找角色么,这么难找的女主角都被你找到了,难道一个小小的配角你还搞不定吗?”
  他说的话的时候还已有所指的看看我身旁的小女子,我也感觉到身旁的小女人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一双* rou *软无骨的↓手死死的握着我的大手,都chu *汗了还不肯放手。
  “秦,要不要我退chu *?”她弱弱的声音从耳边传*| lai |*让我听了话中的内容非常的不shuang XX大XX,尤其是她说要不要她退chu *。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flower (hua )了* na *么大的时间才把她这只小White(颜色bai )兔收服jin **| lai |*,现在她居然跟我说她不要演了,她要退chu *,我当然是不乐意了。
  另外我扫了眼对面的某只怪物,见他正幸灾乐祸的盯着我看,我只当他是在暗恋我,但是这也得有个度。
  “清灵,你不用退chu *,就算是整个《帝歌》剧组的人退chu *我也不允许你退chu *,知道吗?”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特意撇了眼面前的某只怪物,投以警告。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是针对他的,《帝歌》的整个剧组当然也是包括他的咯,这么说,清灵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可是要远远di 超过他这只怪物的。
  但是这句话的意思也只有对面的人会听的懂,旁边的小(jia huo )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眸子迷茫的看着我。
  “呵呵,看*| lai |*我是有些嘀咕了秦总对这个你的在乎程度呢。”他说着还看了我一眼,让我很不shuang XX大XX。
  清灵脸一Red(* hong *),我就知道这丫的被什么人说两句都这样,习惯就好,可是习惯有时候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尤其是往坏的事情方面想。
  “有些人暗恋也得有个度!”我不动声色的说了这么一句。
  “扑——”对面的某只怪物很不和谐的pen( 口贲)了chu **| lai |*,满脸惊讶的看着我。
  无疑旁边的小(jia huo )也是同样的眼神看着我。只是眸子中多了分迷茫和困惑。
  “张导演,你有没有事啊?怎么好好的都喝pen( 口贲)掉了呢?”我故作献mei(女眉)的递给他一张餐巾纸,告诉他别在口无遮拦的说↓去。
  有这个变态在,注定这顿饭吃的各怀鬼胎,而就只有旁边的小女人懵懵懂懂的一直睁着一张好奇的眸子,但是又不敢开口问我,* na *样子,看着我都想笑,真是滑稽的要死。
  一顿饭↓*| lai |*,我和张导演已经暗战了很多次,只是没有想到他连走的时候跟我说了句,“这个女孩正是我要找的女主角,但是alla也必须要演方面角色,这样这部戏才会有看头。”
  * na *个(jia huo )说完还已有所指的扫了我身旁的小女人一眼才开车驶去。
  在车子上,一路上,我都是稳稳的开车,旁边的小女人一副yu (谷欠)言又止的样子,让我看了都替她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