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0章 醉鬼
  但其实二股东早已把自己当做龙华集团的董事长了,大事小事他都要*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一脚。杨倩好像经过监狱风云后,变了个人一样,不再咄咄*人,有时候还会亲切的跟人打招呼大家在背后都觉得奇怪,只有我知道,这个就是亲情的伟大力量。
  现在杨倩跟杨微非常要好,两人搬chu *了以前的大屋子,在buy(中文:gou mai)了个小套房,布置的很温馨。jin *伙* na *天我还去kan过,带着张一顺和余静去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了一翻,还差点睡在了二女的chuang shang ,因为我们是提了几大箱啤酒去的。
  还记得* na *天杨微问我:“你介意我和姐姐都喜欢你么?我们都想跟你在一起。”我当然不介意啊,有美女作陪,而且还是二个姐妹flower (hua ),我乐意之极。
  不过我嘴上却说:“你喝醉了,这些话就不要说了。”
  “不,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
  “我也喜欢你,我跟sister(* mei mei *)商量好了,一起比赛kan谁先得到你的心。”杨倩突然蹦chu **| lai |*也叫道。
  她们都喝醉了,脚步都不稳,一kan就是醉鬼的模样,你能相信一个醉鬼说的话么?我是不相信,绝对不相信,说不定等明儿个酒醒了,我再提这个话题,二女共事一夫,估计两人都能把我给踹了chu *去。
  所以我很自觉的帮两人放到chuang shang ,然后tuo *掉了鞋子,让她们睡得舒服点。
  真没想到平时* gao *雅大方的二女醉酒后的睡姿真是惨不忍睹,明明是放得很正的在chuang shang 躺着,过了几分钟去kan,都东倒西歪的,这个胳膊压着* na *个,* na *个大* tui *shen 到了这个的头上……
  我kan的是啼笑皆非,只好帮她们重新再挪正,这样姿势睡一晚第二天起床肯定胳膊* tui *酸,我很是体贴的想着。
  只是在摆弄过程中,我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二女的xiong 部和pi *gu *还有大* tui *,这些都是you huo 人的致命之处啊,我被二女弄的**** gao *涨,却无法拿两个人事不省的女人xiao huo ,只好chong *到浴室,打开pen( 口贲)头,淋了几个小时的冷shui *浴。
  我没有离开二女的房间,担心她们晚上有啥需要的,比如喝shui *啊拉尿啊,所以我在旁寸步不离的ci hou着直到天明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姐姐,你kan他睡觉的样子还蛮可爱嘛。”
  “是啊,还有酒窝呢,瞧这睫mao *,比我们的还长啊,还是卷起*| lai |*的呢。”
  “恩,平(曰)ri 里没怎么细kan,这一kan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可惜生错了娘胎,长多了个东西。”
  “sister(* mei mei *)说话这么大胆,小心待会他醒*| lai |*听到了,还不快收拾↓,等↓buy(中文:gou mai)早餐去。”
  “你kan他睡得跟猪一样,哪里听得见啊,姐姐太小心了,这可不行哦,以后对付他就要大胆一些,kan我的。”
  我正睡得香,耳边想起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吵死了,我忍不住睁开眼,突然kan到二女俏生生的站在面前。我还以为是做梦,使劲rou了rou眼睛,终于发现是事实,突然杨倩凑过身*| lai |*在我脸上pa 口拍嗒亲了一口。
  我* na *个* gao *兴啊,就想起了昨天她们的建议:二女共事一夫。想到这里,我眼睛就禁不住色迷迷的盯着二女的xiong 部pi *gu *,真是国色天香,好想楼到怀里狠狠的疼爱一翻,也不枉我照顾了一晚。
  二女被我的眼神爱** fu **的Red(* hong *)了脸,都转过身去,一起chu *门buy(中文:gou mai)早餐去了。
  真是幸福啊,现在的生活不正是二女共事一夫的开始么?我心里这么想着,得意的大笑起*| lai |*。
  这一(曰)ri ,我照常去上班,自打杨董事长过世后,我每天上班就很准时了,家里有两个大活人要养活。
  小lang还在学习班培训,暂时没有chu *去工作,我也舍不得他chu *去受苦,虽然说男孩子难免是chu *去吃点苦头受点锻炼的,但我真的把小lang当亲di di *| lai |*kan,爱护之心难免有之。
  杨微自打从被二股东强*着退位后,几乎也是被悬空状态,手里没有一点股份的她就仿佛是刚踏chu *校门的学生,一穷二White(颜色bai )。
  甚至更不好的是,她chu *去找工作都不好找,人家知道她是龙华集团的总经理,该怎么给她安*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职位呢?又会怎么讥笑她?
  我在昨晚已经打定主意要养着杨微,不让她chu *去找工kan人White(颜色bai )眼受苦,杨微当时听了很是感动,泪眼yu (谷欠)滴的大眼睛今口 han 情眸眸的kan着我,就差没扑过*| lai |*跟我亲hot(英文:hot,中文:re )一翻,虽然我是如此想。
  所以我不能失职,不能失业,即使赶我,都不走。想到呆会↓班后可以喝杨微亲手做的饭菜,我禁不住有些陶醉,即使这是可能是她有生之年the first time(di yi ci )↓厨。
  在门口意外的碰到了White(颜色bai )云,许久未曾与她交谈过了,自* na *晚之后。最近有些事情忙的昏了头,更加顾不上问候她的body(* shen | ti *)。我kan着她低着头慢慢的往前走,好像有心事。
  “White(颜色bai )云,早啊。”我笑眯眯的打招呼。
  “早,秦总监?”
  White(颜色bai )云的脸色很苍White(颜色bai ),难道是上次的人流让她body(* shen | ti *)还没恢复好?我很担心的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我……”White(颜色bai )云回答的很笼统,似乎yu (谷欠)言又止。
  “到底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禁不住语气有些急,我的女人可不允许有人欺负的。
  White(颜色bai )云只是使劲的摇头,然后泪珠顺着脸颊往↓落,* na *梨flower (hua )带泪的表情别说多惹人怜爱了。
  我明White(颜色bai )她不想说,或许是觉得我帮上她什么忙,也或者是不想给天添麻烦。
  我只好不再管她的事情,jin *了办公室后,忙碌的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去食堂吃饭的路上,余静和张一顺一起走过*| lai |*。这俩小子,自从上次酒吧醉成一团后,感情就特别要好。
  “今天去哪吃饭啊?”余静对吃的特别在行,马上说,“隔两条街新开了一个酒楼,听说* na *里包间很雅致,要不去瞧瞧?”
  张一顺估计是被带坏了,忙不迭的答应着。
  天,两条街,吃个午饭走两条街,对了,张一顺可是有小车的,我咋忘了这茬了,改明儿个也要考个车牌去,让我的女人坐我的开的车去兜风,* na *zi wei 肯定威风八面。
  我属于一个很多想法却总不肯实施去做的人,所以当时我坐在张一顺的toyota上一直幻想身边坐的是张小漫和杨微,不过场景是杨微开车,张小漫和我相拥着坐在后面,她的大* tui *在我的* tui *根处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着,眼神* tiao dou *而you huo 。
  正当我快要***烧身时,突然:“你小子想什么呢?笑的这么***。”nai (*&女乃*&)nai (*&女乃*&)的,余静偏在这个时候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低头一kan,可不就是这小子的大* tui *在死劲的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我的大* tui *根部。
  我禁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狠狠的给了他一拳,有点恼羞成怒,余静吃痛的作势惊呼非礼,张一顺从后镜里kan到这一幕,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 lai |*。
  这个新开的酒楼确实不错,不仅布置的富丽堂皇很有格调,包间优雅安静,很适合情侣间夫妻间的约会,我们三个大男人当然不用约会,可我们也不想被打扰,就选了一个牡丹阁的雅间坐↓*| lai |*。
  点了餐,就等着上菜了,余静这小子懒人死尿多,找di 去蹲着了。我和张一顺喝茶聊天,这儿的小点心是海带丝跟酱萝卜,我尤其好酱萝卜的酸辣味,感觉特别开胃,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我正准备叫serivce(中文:fu wu)小姐再给上一碟酱萝卜,突然见余静慌慌张张的跑了jin **| lai |*:“你猜我刚刚kan到谁了?你们绝对猜不到。”说着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shui *一饮而尽,跑得太急渴的。
  我和张一顺都很默契的保持一致沉默,等待余静自己忍不住说↓去,这个是我们一贯的作风。
  余静突然发chu *贼贼的笑声:“你的特别助理White(颜色bai )云跟二股东于董事,两人刚从外面jin **| lai |*,jin *了凤凰阁,肯定有好戏kan了。”
  张一顺听了没啥大反应,只要不跟他的女神陈素莹扯上关系,现在陈素莹都快嫁人了,谁爱跟谁去,都无与他无关。
  我却坐不住了,听到这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我心里直冒冷汗,不知道接↓*| lai |*该怎么做。
  White(颜色bai )云曾经是我的女人,在我心目中还是占着比较重要的di 位的,可是于董事,确实我的衣食父母,现在公司都在他的掌控之↓,我如果真的站chu **| lai |*了,☆ɡao 扌高☆不好连自己的饭碗也要丢掉,* na *小lang和杨微怎么办?我没有自信走chu *龙华还能找到现在这样的职位和待遇。
  余静跟张一顺兀自说笑喝茶,全然不知我内心的天人交战。这个是正规的酒楼,我相信于董事不会用强的,但难保她们吃完饭不会去开房什么的。不怪我思想邪恶,而是二股东这个人人品确实不怎么样。
  杨董事长在世时,他都敢跟董事长夫人勾搭,还怀了孩子,这会,公司是他做主,还不把jiao (女乔)美成熟的White(颜色bai )云给一口吃到肚里啊,我想到这,忍不住又是一阵冷汗。
  没等菜上齐,我匆匆扒了几口饭,借口有事先走,跟张一顺他们说好后,赶jin 匆忙的跑到外面给于董事打了个电话,在扒饭的功夫我已经想好了说辞。
  “于董事,我是秦天穷,有事找您谈谈。”我不敢妄自尊大再跟他称兄道di 的,又是有事求他,所以说话很恭敬。
  “哦,是秦老di 啊,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么?”于董事的声音听起*| lai |*很* gao *兴,仿佛发生了什么很值得庆贺的事情。
  nai (*&女乃*&)nai (*&女乃*&)的,不就是急着泡个妞嘛,也不用这么急吧。
  “我们现在能见个面么?在楼↓咖啡厅,第一你约我的di 方。”我语气故意很急,显得有急事找他一样。
  于董事在* na *边沉默了许久,突然我听到White(颜色bai )云低低的惊呼,丫的,不会现在就强推到吧。我又担心又焦虑,恨不得现在chong *jin *酒楼去,“于董事,怎么了,我听到有女人的叫声?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是一个serivce(中文:fu wu)员不小心弄洒了汤在我身上。”又停顿了↓,明显的语气不悦,“就这样吧,呆会见面再说。”很快收了线。
  听着手机的嘟嘟声,我忍不住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后丢了一句,###NM。
  我还不放心,决定等于董事他们chu **| lai |*后,再跟着两人去。男人有时候色心上*| lai |*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的。等了仿佛有一世纪* na *么长,我才kan到White(颜色bai )云和于董事姗姗的chu **|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