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03章 寻找小女人
  从酒店回*| lai |*,我手里拿着的是* na *个小(jia huo )的di 址,在她连走前,我用ku 子的事情要求她必须为我打工还钱,当时还有些错愕,不过后*| lai |*想着我手里的金卡到也知道我定是哪家大公司的* gao *层,chu *于她的责任心,她到也答应了。
  看着* na *些整齐秀气的字,我就知道她定是个单纯的可以滴chu *shui **| lai |*的小女孩,所以,第一次我跟女人jin *了酒店,还起了反应,却没有要她的记录。
  第二天一早上我连饭都没吃就开车赶去公司了。
  “秦,你*| lai |*了。我找了几个女主角,你看一↓到底合不合适?”
  刚一jin *公司的门,alla的声音就传入我的耳朵。
  “alla,你不用找了。这几天你为了《帝歌》的事情也累坏了吧,瞧你都已经瘦成这个样子的,赶jin 回去休息休息吧。”
  我shen 手扶上她消收的↓巴,眼里尽是心疼。
  这些天,她为了筹拍《帝歌》的事情没少烦人,而且还因为我的刻薄要求非要找跟剧中差不多* xing *格的女孩子,就连外貌我都要求是清纯的。
  她见我这么说,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秦,为什么?你不是想放弃了吧?”
  我就知道她会这么想,随即笑着摇着头道,“不是,因为我已经找到符合剧中的女主角了。你之前找*| lai |*的* na *些人就让她们回去吧。”
  “真的吗?”
  她shen 手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开心的不得了。
  “* na *你怎么不把她带*| lai |*啊?”她朝着我身后张望了好久都没有看见半个人影,皱着眉头开口,“现在整个剧组的人都等着女主角的chu *现。我们停一刻就要损失很多钱的。”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就去接头过*| lai |*哦。”
  “是什么样的演员,这么大的架子竟然还要你这个投资商去接?”她的口气显然是有些不好,大概是吃醋了吧。
  我shen 手搂住她的腰肢,在她的额头上轻酌一口,“她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不过很快就知道了。好了,我要去接她了。不然她不认得路。”
  “恩,* na *你路上要小心点。”
  从龙华chu **| lai |*,我从口袋里掏chu *手机,拨了昨天* na *个小女人给我的电话号码。
  本*| lai |*是心情很好的打给她的,但是却听到电话里面传*| lai |*专业的serivce(中文:fu wu)员的声音,“您好,您所拨的用户以停机,请您……”
  靠,都停机了还给老子电话号码做什么?
  这丫的该不会是想逃走吧,不想还我ku 子的钱吧?
  我在心里愤怒的想着,索* xing *从口袋里掏chu *昨天她写给我的di 址,开着车子朝着纸上写的di 址驶去。
  等到了纸上所写的di 址的时候,我才缓过神*| lai |*,“靠这是什么鬼di 方?”连个车子都开不jin **| lai |*。
  我↓车看着一只轮胎陷阱坑坑洼洼的shui *(gou)里,gan 脆把车子给扔↓,自己跑去。丫的,现在中国正在强大的发展中,为mao *这个鬼di 方还不通车,弄得我只好一路步行。
  最后我站在一座古老的不可以再古老的房子面前,低头,再三确定手中的di 址所说的就是这里,看着我都不忍心jin *去,生怕自己jin *去增加负荷量,房子会承受不住倒塌的。
  这也太太原始化了吧,整个房子都是* na *种用黄土堆砌而成的,让我很难联想到* na *位White(颜色bai )衣小mei mei,不会穷成这个样子吧?
  我的嘴巴此刻没有形象的张成了o字形状。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古老的房子,我觉得这要是拍什么抗(曰)ri 战争什么的,这里定是最佳取景拍摄di 点。尤其是这摇摇yu (谷欠)坠的房子,我就更加不敢相信,* na *个White(颜色bai )衣小女孩会住在这里。
  看着这摇摆不定的房子,↓一秒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上去了。* na *个小女孩该不会是在这里吧,看这个房子的架势,随即都会倒塌的,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na *么《帝歌》整个剧组的人都会跟着陪葬的。
  想到这里,我的眉头一皱,随即抬起脚步朝里面猛的奔去,我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才找到的女主角就这么被房子给压死了。这样我会不甘心的。
  “汪汪……”
  刚刚走jin *去,一条大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就朝我扑过*| lai |*,我闪躲不及只能*ying *生生的被它咬住ku 脚。
  “喂,死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你给我放开,放开你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嘴,不然我叫你↓di 狱,听到没有?”我恶狠狠的朝大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瞪去,可是这丫的就是把我当成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人,就是死死的咬住我的ku 子不放开,我纠结了。
  于是屋子里上演了一幕精彩的人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大战的限量级画面。
  “死够,你给我松开你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嘴!”
  “汪汪……”
  “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就打你,信不信?”
  “汪汪……”
  “小灵,是不是家里*| lai |*人啦,大black(hei )叫的厉害呢?”
  老人拄着拐杖从房间里走chu **| lai |*,看见我眼里有些迷茫,他大概是不认识我吧。
  “知道了,爷爷,你先坐着,我chu *去看看。”一声清脆的女人声音也是同样从房间里传*| lai |*。
  听着这声音我的心里闪过一丝惊喜,幸亏这个小(jia huo )还在家里,要不然我这一天*| lai |*找她的路可就White(颜色bai )费了。
  很快的一个身着White(颜色bai )色连衣裙的女孩从屋里走chu **| lai |*,当她看见我的* na *一刹乃,很明显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看向她口中所说的爷爷。
  “小灵我,这个男人你认识吗?”
  “爷爷,是个问路的陌生人,我扶你先回房间坐坐,您的眼睛不好,可不要随便到处走,万一摔着怎么办?”
  小女孩清脆可人的声音甚是动听,可是她刚才的话却让我整个脸都black(hei )了↓*| lai |*。
  什么,问路人?我千里迢迢的从* na *么远赶过*| lai |*就只是一个问路的路人,这未免也太滑稽了吧?
  等老人一jin *屋,我正准备对她开口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可是却被她一把拉到了屋子外,这样也好,免得我老是担心这个小破屋会支撑不住而倒塌↓*| lai |*。
  “秦先生,你怎么*| lai |*了?”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秦先生,大家都叫我秦,你也一样叫我秦好了。”我再一次耐心强调,换*| lai |*的却是她脸一Red(* hong *),随即又开口,“* na *秦先生,你*| lai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她眨巴着不解的大眸子,我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她算了,但是又想想要是我真的这么做的话,* na *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于是我有*ying *生生的忍住了。
  “昨天我不是说了,今天会*| lai |*找你的么,我还质问你呢,你到先质问我起*| lai |*了?”我满脸的不* gao *兴,很显然*| lai |*这里真的费了我很大的功夫,尤其是我现在的事情可是很宝贵的,而且不仅仅是我,整个《帝歌》的剧组都是在等着这个小(jia huo )呢。
  她听得我的话,满脸的疑惑,我最终选择妥协了,和这个小(jia huo )说话还真的有点吃力
  “早上我打你手机,怎么停机了,害得我跑了这么远才找到你。”话说,我还特意的(bie)了一↓这四周惊呼还原原始的风貌,真是不知道这爷孙两是怎么生存↓*| lai |*的。
  她听我这么一说,忽然大惊了起*| lai |*,“哦,貌似我的手机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停了,真是对不起,秦先生,害得你要跑这么远*| lai |*找我,只是我爷爷在家里,我不想让他老人家担心我因为在外面欠钱,所以……”
  看着她满脸的祈求的可怜样子,就算她不说,我也会替她隐瞒的,因为我刚才能够很明显的猜到她把老爷爷支走就是不想让老爷子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这个,你放心,没你的允许,我是不会向外面说的,只是今天我*| lai |*找你是有一件事情,也是你为了陪我* na *条ku 子将要做的事情。”我言归正传。
  “秦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只要我清灵能够做到的就一定帮您做到。”她回答的满脸gan 脆,还带着还在未退的稚嫩之气。
  “清灵?”我在心里咀嚼着这两个子。
  “是啊,我昨天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叫清灵,清澈的清,灵动的灵。”她更加笑的灿烂,犹如晨曦的阳光,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整个世界的心。
  “恩,* na *你去收拾一↓东西吧,准备跟我走!”
  “收拾东西?我们要去很远的di 方吗?”
  果然跟小孩子(gou)通确实有点困难,尤其是面前的这个眨巴着shui *灵灵的大眸子盯着你看,一副迷茫的样子,我shen 手扶额。
  “不是,是要去我* na *边多呆几天,大概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回*| lai |*。”我直截了当的跟她开口,现在也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耗了。
  她听我的话,眉目间chu *现一抹为难的神色。
  “怎么了。你刚才不是答应我,只要你能够做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帮我做的吗?”这↓换我用哀求的语气跟她说话了。
  “不是的。”她连忙解释,但是眼神撇了眼房间里的老爷子,“只是爷爷他这么大年纪了。眼睛也不好,我怕自己走后,他照顾不了自己的?”
  小丫头果然是很有孝心。
  “这个你放心,一切都有我搞定,我会请两个人*| lai |*专门照顾爷爷,等你到了哪儿,让你和爷爷每天通一次电话,你看行不行?”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知道是搞定她了。只是不知道接↓*| lai |*她知道自己将要做的事情会不会答应,不过我也没想* na *么多了。先斩后奏吧。
  接着我从口袋里掏chu *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是打给杨倩的,我让她找两个能gan 事又能够哄老人开心的保姆过*| lai |*照顾老爷子,为了避免老爷子相恋清灵,我还特意吩咐让她找一个年轻的和一个年纪大的。
  年纪轻一点的可以和老爷子说说话,不让他* na *么相恋自己的孙女。旁边的小女人听我这么说,她感动的眼泪都快要落↓*| lai |*了,我现在真的很担心她jin *演艺圈会不会不行,这丫的实质太单纯了。就像一张纸一样,我怕她会混不↓去。
  “秦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一路上她都不知道问了我多少遍,而我只是回答她说去我公司哪儿,给她安排一个职务,好让她还我的钱,只是这车子越行驶就越是往a市里的* gao *层里去了。
  “女人,再警告你一遍,你要是在叫我秦先生,信不信我离开就吃你了?”我终于爆发了,愤怒的眸子染上怒huo *死死的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