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02章 闹心
  我的声音带着沙哑和从未有过的蛊惑人心的磁* xing *嗓音,邪mei (鬼末)的眸子对她眨吧眨巴的,看似就要把面前的这个小女人看穿似的。
  她脸一Red(* hong *),不知所措起*| lai |*,这个小女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随时随di 的勾起你的**。
  看着她犹如小猫一般的在我的眼皮底↓乱窜,我的心里浮起一阵悸动。
  “你不说要帮我洗ku 子么,怎么还不动手?”我打趣di 看着面前的害羞的小女人,似乎她的一切都是我喜欢的。
  与其* na *些jiao (女乔)* rou *做作、妩mei(女眉)动人的女人,我更加喜欢这种纯洁无知、懵懵懂懂的小女人,更加能够在潜意识里勾起男人想要得到她的**。
  “* na *个,你可以把ku 子tuo *↓*| lai |*给我,然后我再给你去洗吗?”她的声音犹如蚊蝇嗡嗡,细小的让我听不清楚,不过我还是没有放↓逗她的心思,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好不容易弄到这么一块尤物凭什么要就这么放开她。
  “小女人,我的ku 子可是你弄脏的,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负责,难道你的妈妈从小的时候没有告诉过你吗?”
  我一副大人在教训小孩子的*样跟她说话,可却不料,我的话刚一说完,她就小声的抽泣起*| lai |*。
  “我没有妈妈。”她细小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萦绕,顿时我的心犹如被刺痛了一样,钻心的痛,看着她哭的梨flower (hua )带雨的样子,我心疼的不得了,真恨不得自己为什么不是个女人,这样我就可以跟她说。
  孩子,别担心,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
  就是不知道这丫的是不是也没有,要是这样的,我可以委屈一↓说自己可以当你的爸爸。
  MD,第一次,我竟然为了一个小女人憎恨自己的* xing *别,我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脑门被门给卡了,才会这么想。
  看着在面前还在小声抽泣的小女人,我shen 手一把将她带jin *怀里,在她错愕的目光中,将她扶坐在自己的双* tui *上。
  此刻我的双* tui *并拢的坐在椅子上,而她则是双* tui *张开的坐在我的* tui *上,这种姿势看起*| lai |*未免让人想入非非。可是我可以对天发誓,刚才拉她过*| lai |*的时候,我绝对没有起邪念的,但是之后我就不敢肯定了。
  她一张刚才哭的泪人似的小脸现在因为以这种姿势坐在我的* tui *上立即羞得通Red(* hong *)。
  “*| lai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就要负责。”我的口气有些僵*ying *,如果不是因为某处正在ji cu *di 亢奋,我还真的会认为自己是不是又不举了呢。
  我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撇了眼自己的某处,现在已经gan 渴了,只是* na *被张一顺泼洒的Red(* hong *)酒现在留↓一大块Red(* hong *)污渍在哪儿,特别的显目也让人看的想入非非。
  第一次我被人泼了还在心里感激* na *个人,我Ta Ma的就是**犯贱,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害羞的样子我就乐得不行。
  刚才我可是很清楚的看见她小鹿一般的眼神撇到我的某处立马羞Red(* hong *)了脸,撇开视线不敢往哪里看。
  “怎么样,你是想推卸责任么?”我故意玩味的凑近她的耳蜗,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pen( 口贲)洒到哪里,哪里就立即像是huo *烧一样的Red(* hong *)起*| lai |*。
  看着她一路Red(* hong *)到脖子的小脸,我的玩味就更加明显了。
  “* na *个,先生,你可以自己先把ku 子tuo *↓*| lai |*,然后我再给你洗么?”她小小的脸蛋委屈的样子,让我心跳加速,绝对不是因为害羞的,而是心生dang 漾,激动的。
  “不要叫我先生,我姓秦,叫我秦。”命令的口气不容她质疑。
  “,* na *个,秦先生,可以麻烦你先把自己的ku 子tuo *↓*| lai |*给我洗嘛?”她改口。
  我崩溃,想要暴走,chong *着某人发huo *,可是看见她因为刚才我提到她妈MD事情而哭得脸上还清晰可见的挂着两条泪痕,我的心又软了↓去。
  “不可以,女人,祸可是你自己闯的,你妄想推卸责任!”
  “我……我没有想要推卸责任。”她的眸子中蹙起连串小huo *苗。
  哦哦,我的小White(颜色bai )兔也会生气了,这个重大发现让我心情更加好了不少,似乎这个女人不管是哭泣还是生气都能够让我心情大好,很享受似的看着她对我发huo *。
  “这位先生,在酒吧里不小心撞到你是我的错,可是你也不能因为这样而苦苦*我吧?”
  到现在,她算是敢与我对视了,看着她明亮的眸子中染上小小的huo *苗,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lai |*。
  “哦,不是你的错,* na *是我的错咯?”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 na *你是什么意思?”
  她语塞,没想到我这样一个很man的男人也会和女人吵架吧,看着她眼里的不耐烦,我知道自己定是惹到她了。
  shen 手松开她,将她放在chuang shang 坐着,自己走到浴室里三两↓就tuo *↓了自己的ku 子,其实如果没有撞到她,我也会*| lai |*酒店里将ku 子给tuo *↓的。
  穿着一条ku dang 走chu **| lai |*,将ku 子往旁边的垃圾桶了里一甩,便听到房间里传*| lai |*不和谐的声音。
  “啊——变态,色魔!”
  “女人,你鬼叫什么?”
  小女人被我的样子给吓得一↓子跳到chuang shang ,shen 手拉过被子将自己的脸捂住,看她像极了一直受伤的小猫mi 一样的躲在被子里,我苦笑不得。
  变态,色魔?
  看着chuang shang 受惊的小人儿,貌似现在我才是受害者吧。
  走过去,一把掀起她蒙着头上的被子,“女人,你是想(bie)死自己是不是?”
  我的口气虽然带着责怪,但是可以听得chu **| lai |*对她的担心。
  “啊…你,你你……”
  “你什么你!”
  我又一次shen 手掀起她的被子,这一次我没有将被子摔在di 上,而是直接丢jin *垃圾桶,虽然垃圾桶有些小,但还是仍过去了,直直的把垃圾桶给盖住了。
  “喂,女人,我到底哪里对你不好了。导致你对我产生这么大的阴影?”我快要爆发了,为什么她总是对我露chu *一副很担惊受怕的眼神,搞的我像一个强迫她的男人一样。
  “你……你想怎么样?”她瘦小的身体蹲在chuang shang ,因为不敢看我而用她* na ** rou *弱无骨的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heng(哼哈二将),你还问我到底是怎么样,我倒是想要问问你到底是想怎么样呢?”我没好气的撇了她一眼,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到现在还把自己的脸蒙着,我是* na *边的见不得人么?
  看着她就是不肯把她* na *双小手从脸上拿↓*| lai |*,我索* xing *上前欺压过去,*ying *是把她的小手给拿↓*| lai |*。
  她惊愕的看着我,眸光中闪过害怕,我抓狂到极点。
  “女人,我长得就* na *么难看么,让你一点也不想见到我?”
  我huo *气不打一处*| lai |*,看她担惊受怕的样子,又不好对她大声说话。
  老半天,她才从嘴里吐chu *这么一句话*| lai |*,“秦先生,你可不可先把ku 子给穿起*| lai |*还有上衣?”
  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我才明White(颜色bai ),敢情这只小White(颜色bai )兔是纯洁的要死,没有见过男人在她面前赤身**的,想到这里,我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 lai |*。
  “上衣可以,但是ku 子穿不了,你去帮我buy(中文:gou mai)。”我的口气坚决不容置疑。
  穿好上衣,从钱包里掏啊掏,嘴角掏chu *一张金卡*| lai |*,递到她面前,“我没有现金,你先用金卡刷一↓。”
  见她迟迟不肯接过金卡,我郁闷,老半天她才从自己的Red(* hong *)唇里吐chu *几个让我直接想要撞墙的字眼*| lai |*,“我,我跟里有钱!”
  “有钱?”我眉头一挑,随即撇了眼她全身上↓的一副,一起加加起*| lai |*估计连我一条领带也抵不过吧。
  “恩,你我ku 子是我弄坏的,我可以用自己的钱*| lai |*给你buy(中文:gou mai)的。”
  “你是想让我穿di 摊货?”
  这次换她说不上话*| lai |*了,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堂堂龙华集团的总裁,这个小女人居然要让我穿条di 摊货chu *去。
  以前我是不怎么在乎自己的穿着,认为只要穿的舒适就可以了。但是后*| lai |*随着商业生意的需要,渐渐di 我的衣柜里就多了* na *些我陌生的名牌,而且price (中文:jia ge)都是以前我一年的生活费,只因时间让人变化太大,我连自己都适应不过*| lai |*了。
  “好了,少废话,你赶jin 去给我buy(中文:gou mai)一条ku 子好了。一米七五的就好,要不然你就要看着我穿着内ku chu *去了。”
  将金卡塞jin *她的手里,不给她任何机会就催促让她快一点去帮我buy(中文:gou mai)。
  看着她chu *去的背影,我靠在椅子上,shen 手**自己额角的汗shui *,要是再不让她chu *去的话,我估计自己会把持不住将她给生吞了。
  拿起刚刚被我扔在一边的浴巾,我再一次走jin *浴室,哗啦哗啦的放任洒flower (hua )往我身上chong *洗,MD,最近我是不是缺女人了,不然怎么一看见小White(颜色bai )兔就双眼泛Red(* hong *),喉结滚动的厉害,想要将她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