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501章 带她去玩
  “你丫的走路不会看路啊,还是没长眼睛,没看见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就往上撞啊?”我口气很shuang XX大XX的将撞上我的不明物体狠狠的骂一通之后,才知道原*| lai |*撞上我的不是个男人而是个女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听着这* rou *弱的声音,就像是一汪泉shui *将我铺天盖di 的怒huo *一↓子浇得只剩↓冒烟。本想好好的将*| lai |*人骂一通,,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我的心竟然有一刻软了↓*| lai |*。
  只是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样子,让我很不shuang XX大XX,现在是什么情况,撞到我人是她好不好,看她的样子,我到成了* na *种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了。
  “喂,女人,你道歉至少有诚意一点,抬起头*| lai |*看着我。”我故意将声音压得很低,让她听起*| lai |*有畏惧的感觉。
  对面的小White(颜色bai )兔听得我的话,却不料,将她的* na *颗小脑袋压得更加的低了,我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还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您要是觉得为难的话,您可以先把衣服tuo *↓*| lai |*给我,等我帮你洗gan 净之后,您再*| lai |*取行么?”
  我直接被她的话堵得语塞,这个小女孩看似很单纯说起话*| lai |*却让我畏惧,什么,她让我把衣服tuo *了,拜托,我现在被泼的可是ku 子好不好,而且她只是撞到我,又没有把酒shui *泼到我的身上,敢情是这丫的当我手里拿着酒杯被她撞番了,然后泼到了自己的身上,看着她无辜的说着这些话,我能说什么?
  见她倒是低着头,叫她抬起头,她又不敢,我索* xing *就shen chu *大手一把& nie (一种手法)住她的↓巴,在她惊恐万分之中将她细小的↓巴给抬起*| lai |*。她妈妈难道没有教育过她,跟别人说话,要看着对方的眼睛,这是一种礼貌懂不懂。
  当我shen 手抬起她小巧的↓巴的* na *一瞬间,惊恐的不是她了,而是我,此刻的我就像被人定住了*道一样,死死di 盯着她的眼睛看。嘴里不停的啧啧道,“太像了,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人儿。”
  小女子被我不明的举动吓得不轻,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身体在我的怀中挣扎,“先生,先生,请您放开我。”
  听得她叫我一声先生,我的心都软了↓*| lai |*,这纯的可以和White(颜色bai )纸一样的小女人,真是我这些天以*| lai |*找得好苦的女主角。
  ↓一秒,我便将她jin jin di 搂尽自己的怀里,“女人,我终于找到你了。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吗,这些天,我找你找得好辛苦。”
  此刻的我就像找到了自己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的将她jin jin di 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怀中的小人儿听得满脸莫名其妙,更多的则是把我当做色狼一样的对待,一张受了惊吓的小眸子里尽显恐惧。
  我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一阵sao (马蚤)动,随即shen 手拂上她* na *满头顺滑的* rou *发,还带着淡淡的茉莉flower (hua )清香,我将自己的↓颚jin jin di 抵触在她的香肩上,鼻息间萦绕着她秀发的香味,真的很好闻。
  “先生,先生,你放开我啊。不要这样。”
  怀中的小女人不安分的乱动,我将自己的收得更加的jin 了。
  “嘘,别说话,让我好好di 感受你的身体。”我闭上眼睛,静静di 呼xi 口及和她在同一片天空↓的空气。
  这些天就是为了找《帝歌》里面的女主角,整个剧组的jin *程都停止了↓*| lai |*,我和alla也忙得不行,真怕要是再找不到符合戏中的女主角的* xing *格外貌的话,估计是就要更换剧本了。不过老天似乎被我们的不肯放弃的精神感动了,给我送*| lai |*这么一个尤物。
  我的双臂因为找到她而激动的更加把她jin jin di 楼尽自己的怀里,因为两个人的身体靠的太近,我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她xiong 前的两颗* rou *软随着她的呼xi 口及一跳一跳的。
  而搂着她,身为男人的我,要是这个时候没有反应的话,* na *我估计就是* na *里chu *问题了。我赶jin 松开搂着她的手臂,要是在这么搂↓去的话,我估计自己会****身的。
  “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
  看着她满脸惊恐的看着我,我真的有点想笑,为什么每一个见到我都是这副表情,难道我真的长得想* na *种十恶不赦的大灰狼么?
  “没关系,* na *个,你的ku 子。”
  见她盯着我的* na *被张一顺* na *个(jia huo )泼洒的酒shui *,我狂晕,这个(jia huo )刚才不是还很害羞的样子么,像一直小White(颜色bai )兔一样的在我怀里惊恐的样子,现在又直直的盯着我的ku 子看。
  最要命的是* na *个死张一顺哪里不好泼洒,竟然往我哪儿泼洒,这会儿小White(颜色bai )兔意识到自己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某处尴尬的部位,她立马收回自己的视线,脸颊羞得通Red(* hong *),我看的口shui *直往肚里咽。
  天呐,现在这个世道我还可以遇到这么一个尤物真是我上辈子好事做多了。老天这辈子要给我回报。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看你哪儿的。”
  我晕死,她就连说话的样子都是这么,这么的让我心动,在她的面前,我就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灰狼一样。
  “你不是说要替我洗ku 子么?”我故意将自己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压近她,迫使的她对我产生畏惧,但是又无处可逃的样子,我真觉得自己是不是个大变态,竟然对她起了玩弄的心思。
  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萦绕她的耳蜗,我故意将声音压得很低很沙哑,“怎么,不找个di 方让我tuo *,你难道想在这里么?”
  我故意将* na *个“tuo *”字说的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看着她脸Red(* hong *)到脖子根,我的玩心大起,这个小女人果然是上天派*| lai |*解救我的尤物。
  我的眼神中露chu *对猎物精光,此刻的我就像是一个逮捕猎物依旧的猎人,看着猎物在自己眼皮底↓无处可逃的样子,心里大shuang XX大XX。
  她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White(颜色bai )色衣裳,我想到之前*| lai |*得时候张一顺* na *个(jia huo )说要给我找的女主角,看*| lai |** na *个(jia huo )还真的没有骗我,果然是一个尤物,等我把她拿↓,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犒劳* na *个(jia huo )。
  “* na *,* na *你想去哪儿tuo *。”说到“tuo *”字,她本*| lai |*就通Red(* hong *)的小脸颊就更加的Red(* hong *)了。我看的心里直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真恨不得一口将她给吞jin *肚子里去。
  不顾她的反对和挣扎,我拉起她* rou *软无骨的小手朝着酒吧大门外走去。
  “你,你要带我去哪儿?”身后响起她弱弱的小声音,我回头见她犹豫不决的样子,索* xing *就一把抄起她的细腰,将她带jin *怀里,薄唇里吐chu *两个大字,“酒店。”
  “酒店?”听到这两个字眼,她立即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na *样子像是我将要对她做什么一样。
  “我,我不去。”
  她是死捍卫自己的清White(颜色bai ),看着她小兔一般的眸子中对我露chu *警惕,我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两个字对她造成了误会。
  “我不去酒店里tuo *衣服,难道你让我在大街上tuo *ku 子给你啊?”
  敢情是这个小(jia huo )想歪了,真是的,我怎么看都给人家一度良好市民的样子,怎么会让这个小White(颜色bai )兔这么害怕我呢。
  她见我这么说,还是对我露chu *一副狐疑的样子,我抓狂,shen 手**她的小脑袋,带着安** fu *** xing *的口吻,“* na *这样好不好,我们jin *去tuo *过衣服,你拿回家洗了之后再换给我好不好?”
  “可是……”
  “没有可是,要么你跟我去酒店tuo *ku 子,要么你现在就陪给我一模一样的ku 子,我可事先声明一↓,这条ku 子可是在加拿大* na *边定制的,没个四五千,你是拿不到货的。”
  见她一脸惊呆的看着我的ku 子,我知道自己这一招是行的通了,之前在酒吧里遇见她,敢情这丫的是*| lai |*酒吧里打工做兼职的吧,而且以我对女人的判断,像她这么单纯善良的小女孩,家里要是有钱* na *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就果断的想到前者。
  最后她还是被我* na *条天价的ku 子给吓到了,只好乖乖的跟在我屁股后面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我心里狂笑不已,只要jin *了酒店,今天她就是我的人了,不管她以后答不答应*| lai |*参演《帝歌》这部戏的女主角,我都有办法说服她的。
  “先生,请问是两位吗?”酒店的serivce(中文:fu wu)人员见我身后一直拉耸着脑袋的小女子,再三问我是不是两位,很显然她是在质疑我老牛吃嫩草。
  我huo *了,“老子是*| lai |*开房的,你丫的问这么多gan 吗?”
  我从口袋里掏chu *一张vip金卡朝serivce(中文:fu wu)台上一甩,样子huo *气十足,其他的serivce(中文:fu wu)员都纷纷面面相觑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张vip金卡是他们酒店老顾客才会有的,* na *不是有钱就可以buy(中文:gou mai)的到的,而是要在a市混的有头有脸的人才可以办的到,而这张也是当初我和alla*| lai |*这里的时候,她替我办的。
  “是是是,我这就给你们开房。”
  * na *人对我态度大转弯,一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的样子对我点头哈腰的,而我身后的小White(颜色bai )兔就更加惊呆的看着我。她大概是想不到我会有这里的vip金卡吧。
  为了不让自己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阴影,我转身shen 手**她的小脑袋,“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大声了,有没有吓着你?”
  顿时在场的人都对她露chu *羡慕嫉妒的神色,这个小女孩看样子也就只有* gao *中的年龄,居然会有商业界的大亨对她露chu *如此温* rou *的样子,而且刚才我大声吼的对象又不是她,就算是要道歉也是要像* na *个刚才被我吼di 战战兢兢的serivce(中文:fu wu)员道歉。
  现在大家是明White(颜色bai )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敢情是把小White(颜色bai )兔想成了是被我包养的女人了,个个都对她露chu *鄙视的眼光,但是更多的则是羡慕嫉妒恨。
  小White(颜色bai )兔见我对其他的人* na *么凶狠,却对她温* rou *如shui *,她一↓子没反应过*| lai |*,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看,知道一旁的serivce(中文:fu wu)员走过*| lai |*所要带我们去看房间,她才缓过神*| lai |*,两边脸颊立即huo *Red(* hong *)起*| lai |*。
  这个小女人还真的会害羞啊,我随便说两句话都可以让她脸Red(* hong *),还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我们要了件很大很舒适的房间,确切的说,应该是说我要了间很大很舒适的房间。
  serivce(中文:fu wu)员一chu *去,我就将房门反锁了起*| lai |*,看着她不知所措的站在房间里,hands(* shuang * shou *)不停的在哪儿交织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嘀咕嘀咕的不停的转着,我的喉结一个**,丫的,这也太引人了吧。
  我深呼xi 口及,再呼xi 口及,告诉自己不能太操之过急,否则我之前做这么多就White(颜色bai )费了。
  “做啊。”我shen 手到了杯shui *递给她,示意她坐在chuang shang 。
  没料,她见我靠近却往后退了几步,一个不稳直直的摔倒了chuang shang 去,而她的手也为了要抓住** fu **物,抓住我的衣领,我的唇角边勾起一抹邪mei (鬼末)的笑容*| lai |*,顺着她的身体欺压了↓*| lai |*。
  “没想到,你比我还要急啊,恩?”
  mei (鬼末)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我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pen( 口贲)洒在White(颜色bai )皙如玉的脸颊上,很快的我就看见两朵可疑的很晕。
  这个小(jia huo ),这么容易就脸Red(* hong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脸Red(* hong *)的样子是男人极大的you huo 么?
  “* na *个,先生,你可不可以先起*| lai |*?”
  她闪躲着我的眼神,在我的眼里,她就犹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眼神到处乱窜。
  “如果我说不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