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99章 你想跟我玩
  可是我的话刚一说chu *口,这丫的嘴角就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直直的朝我毕竟。
  “你……你想gan 什么?”我↓意识hands(* shuang * shou *)护xiong ,像个受了惊吓的小怨妇一样,睁大了眸子死死的盯着他,生怕他会jin *一步*近。
  “你说自己现在已经对我的感觉已经不能够用言语形容了,* na *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爱上我了呢?爱到无法用语言形容?”
  我脸上black(hei )线直冒,shen 手抹了*额角的汗,看着面前笑的肆意的男人,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是他跟本就不是男人,要不然他怎么会对我说chu *这样的话*| lai |*,不过看他近在咫尺的脸上的青涩胡渣,我在想,这丫的真是自恋过度了。
  “张导演,你的自恋程度已经达到了无可救药的di 步了。”
  我扶额,做痛惜棘手状。看*| lai |*我的演技也是可以的,改天我要去演艺圈混混,凭借我这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长相,说不定我还一pao而Red(* hong *)了呢,演艺圈这事也说不准。
  但是就算是把我捧Red(* hong *)成影帝,只要和面前的这个男人挂上一点勾我也不会去演绎。
  “哦,原*| lai |*,秦总这么了解我啊,* na *我可要多flower (hua )些时间在你身上呢。”
  “得了吧,你还是回家研究科学吧。”我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可是这丫的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我走,看着他以非人类的速度*| lai |*到了我的面前,我愤怒了。
  “张导演,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的忍耐现在已经达到了极限了,要是面前的这个wei suo的男人再当着我的去路,我会毫不犹豫的掏chu *手机,然后拨打110叫警察叔叔*| lai |*帮帮忙。
  丫的,我也是很想和他决一死战,只是我这小身子小板的,要是遭他毒手,* na *家的* na *些女人和孩子可怎么办,所以为了家里的* na *些老小,我再三思属还是觉得报警找警察叔叔*| lai |*比较正确。
  “哦,你现在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了么?”
  面前的这个男人见我怒气攻心,他倒是风云处境不变,这倒是让我更加的气氛了,他凭什么会认为我不会他动手,虽然爷从小到大是一个乖乖良好市民,打架这种事情是很少发生在爷的身上,不过今天遇到这个变态男,我已经做好破解的准备了。
  看着他wei suo的笑容加wei suo的目光,我的心里就开始作呕,gan 脆不理他直接朝车子走去,可是在我关上门的时候,发现这个(jia huo )已经做在了副驾驶座上。
  我吓,这丫的是人还是鬼啊,速度这么快。
  似乎看chu *我满脸惊讶的表情,他转过头chong *我微微一笑,* na *笑容是他自认为颠倒众生可是却让我呕心的想吐。
  “你不用怀疑,因为的有你的车钥匙。”
  “轰”di 一声把我打击十八层di 狱,我瞪大了眸子直直的盯着面前的这只总是莫名其妙的chu *现在我的面前的(jia huo )。
  吓,这丫的刚才说什么*| lai |*着,他说他有我的车钥匙,可我和他明明才认识天,而且我还是非常讨厌他的情况↓和他只仅仅吃了一顿饭而已,就算是我的女人也要和我睡上一晚上我才会给她车钥匙,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
  我越想就越是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些莫名其妙,还有现在让我最烦的事情就是他的手上有我的车钥匙,* na *么是不是就表明他也有我家里的钥匙?
  “你是怎么有我的车钥匙的?”我的声音几乎冰冷的可以,听不chu **| lai |*有什么好的心情。
  虽然我长着一张令人看起*| lai |*都不觉得冷漠的脸,甚至可以说我的脸天生就给人一种很安逸的样子,可是此刻为了配合我的声音,我故意拉着black(hei )脸,让自己看起*| lai |*是有多么的生气。
  可是不管我怎么拉black(hei )着脸,面前的男人都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他还shen 手拿起我车子前摆的零食悠哉乐哉的咀嚼起*| lai |*。
  ###。老子实在看不↓去了,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男人,看看他White(颜色bai )天对我做的龌龊的事情,现在居然还这么悠闲的坐jin *我的车子里,吃着我的零食,这样的人渣有木有?
  我在为祖国悲愤,悲愤这丫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因为我和你一样都很正常,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你有小dd,我也有小dd,只是你喜欢的是女人,而我喜欢的是……男人”
  他突然欺近我,害得一个不稳,直直的靠在了车窗边,“啊,变态!”
  神啊,原谅我幼小的心灵经不起惊吓,看着面前的wei suo,变态,神经男,我真是的快要hold不住了。
  “你是想把所有的人都引*| lai |*看我们yy么?”
  顿时,我闭嘴,这里可是车库,*| lai |*这里停车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被一只男人欺压,* na *以后我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说,你丫的到底想怎样?”
  果然我还是没有想错,看着压在我身上的wei suo男,他也丫的整就一个变态,gay,还是第一直觉比较准啊。
  要是知道他会在这里守株待兔,我就打的回家好了,不就flower (hua )几个钱么,爷不在乎。
  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将脸朝我*近了不少,我的心脏都快要停止了,这算是什么情况,他概不是想在这里o**x了我吧,汗,被女人压过,我倒是不少,但是这次可是被男人压,而且还是一个怪卡,我的心里会留↓阴影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愤怒,眸子中带着能够pen( 口贲)chu **| lai |*的huo *,即将要将他燃烧。
  “没想对你怎么样,只是对你产生了兴趣,想让你陪我一晚。”他说的轻描淡写,我听得沉入大海。
  我满头black(hei )线的看着,大哥不是吧,你让我陪你一晚上,我是个男人,你也是个男人,好吧,就算你喜欢的是男人,可是我喜欢的是女人,强扭的瓜不甜,难道你没听说过吗?
  “陪你一夜,凭什么?”我愤怒,这丫的就是个变态。
  “因为我喜欢你呀。”
  擦,他说的这么自然,就好像是真正**的男女一样,想到这里,我不禁在心里打一个寒颤。
  啊呸呸,什么**的男女,分明就是我是压迫者吗。
  “你丫的喜欢我是你的事情,跟我有屁关系?”
  “当然跟你有关系了,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别的男人?”
  “可我是男人?”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我无语,无力的抬头想看看苍天,可是无奈老天太绝情,我只有看车顶。默默di 流泪,谁*| lai |*救救我这么可怜的人儿啊。
  “死变态,你还可以再变态一点吗?”我最终无奈,这丫的压的我根本就动弹不得,之前我看他还一副wei suo的样子,可是现在他hands(* shuang * shou *)jin jin di 抓住我的手,就知道这丫平时定不是吃素的,虽然我的小的时候,叔爷怕我被欺负就送我去过跆拳道学过一段时间,但是和这丫的比起*| lai |*是显得稍微逊色了一筹。
  “你一个导演要不要对我这个投资商这么有兴趣啊?”最终我被他*的很无奈就只好软着口气和他好好di 说,古话有句不是说的很好么,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可是现在貌似这里是我的车子里。
  他轻蔑的笑,很邪恶,这么静距离的看着他,倒是发现他怎么长得如此好看,尤其是他低着头的时候,另一只眼睛也被我看的清清楚楚的,我一开始还以为他* na *只眼睛有什么缺陷,不过现在看*| lai |*他倒是好好的啊,真是的没事装什么深沉啊。
  “其实,张导演,你长得ting *好看的,为什么你要留* na *么长的头发把自己左眼遮住呢?”我不解的看着他,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我不感觉他是纯属为了装*才把头发留这么长的。
  果然我的话刚一说chu *口,他的脸色就变得像是吃了屎一样的难看,从一开始的轻蔑到现在完全化成冰山,让我又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见我老是盯着他的眼睛看着,他匆匆忙忙得shen 手捂住自己的左眼,然后在我惊愕中起身,打开车门,迅速的离开了停车场,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我错愕,不是一般的错愕。
  这个男人是不是有mao *病,刚才还一副要对我怎么样的样子,现在倒是像变成我要对他怎么样的落荒而逃我样子,我郁闷加纠结还有不解,他到底是怎么了?
  最终我在他身上极力的找他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na *就是他有病,这三个字,仅此而已。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jia huo )。”说完这句话,我就开着车子回家了,不过说真的,回到家里,我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我总是感觉White(颜色bai )天* na *个调戏的张导演有什么事情,只是从他* na *一副完全都不在状态↓的肆意的态度总是给人一种他的心里隐藏着极大的秘密。
  越想我的心里就越乱,越乱我就越是表现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好了,杨小漫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她shen 手在我的面前晃晃,“秦,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老是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哦,大概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累的。”我现在说谎都不带脸Red(* hong *)的。
  她心疼的看着我,眸子里尽是泪shui *,“秦,* na *你吃过,早点休息吧,White(颜色bai )天的时候别太累,我看你要是在这么累↓去的话,估计会撑不住的。”
  这丫的敢情是把我想象成* na *种病弱膏肓的老人了。我现在正值年轻气壮的时候,怎么会支撑不↓去呢,又不是纵yu (谷欠)过度,这个女人未免太多心了。
  为了安** fu **她幼小的心灵,我就只好吃过饭乖乖的去睡觉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她到底会唠叨到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