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98章 怪异的导演
  alla将她最近新请过*| lai |*的导演引荐给我,我听她说,这位导演* xing *格很怪癖,本*| lai |*他是在国外准备jin *军好莱坞团队制作,但是*ying *是被这个小丫头给三拜九叩得请回国了,当时听到她这么说,我才知道之前自己的* na *一句轻松的话是有多么的混账。
  “*| lai |*,秦,这是张导演,也是我flower (hua )了好长时间才请回国的哦。”
  alla一边说着还一边给他倒了一杯shui *,说实话,当我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我对他影响不怎么好,光是看他这一身阴阳怪气的打扮,我就不舒服。
  哪有个大男人把头发留得这么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就只有一只眼睛,还有另一只眼睛完全都看不见,还有他穿的这衣服实在是令我叹为观止。
  **一条jin 身Red(* hong *)色长ku ,上身则是一件black(hei )色长的可以的风衣,这样要是女人穿着到还觉得大气时尚,但是要是一个男人穿着,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奇怪?
  旁边的alla见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她好心提醒gan 咳了两声。“咳咳,* na *个,张导演,你大概还没有吃饭吧,要不要我们先叫点东西吃?”
  从打量中回过神*| lai |*,我收回视线转移到alla的身上,之后又很自然的转向别处。
  “随便,你们决定就好。”
  从见他到现在我只听他开口说这么一句话*| lai |*,而且还是惜字如金,轻描淡写的一句,不过他的声音倒是不像他的人一样,ting *起*| lai |*很亲切,如果不是看着他脸上没有笑容,我还觉得这个人还很亲切呢。
  alla见他这么说,倒是没有率先去点餐,反而是转过头*| lai |*看着我,“秦,你喜欢吃些什么。”
  “也随便啊,饿了什么都好吃。”由于气氛太过僵*ying *,我还是决定调节一↓气氛,果然我的话一chu *,对面的男人便chu *声了。
  “想不到秦总是这么幽默的一个人啊。”
  他这是什么意思,嘲笑我是个冷血动物吗,我看他才是吧。
  由于我们选的不是家什么大酒店大饭馆,这也是应对面男人的要求,点菜的时候需要去serivce(中文:fu wu)台* na *边点菜,alla去点菜了。我感觉气氛又恢复了冷场。
  见他不说话,我索* xing *就低头xi 口及着面前的果汁,一个人喝的自在。
  “没想到alla竟然为了你肯在我家门口等候三天三夜,我从未见过她对哪个男人这么好过。”
  他是声音突然在我头顶响起,让我有些错愕,alla只说她为了要请这个面瘫男只是flower (hua )了很多功夫,却没有想她竟然为了邀请这个男人导演我选的这部戏,跑到他家门口去求他。
  而面前的男人又好像是和她认识,看着他诡异的笑容,我总觉得他和alla之间有着什么,但是又想不chu *什么*| lai |*。
  以我对alla的了解,面前这个男人这么奇怪,* xing *格这么孤僻不会是她喜欢的类型的,我觉得如果有哪一个女人能够忍受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话,* na *真的需要承受莫大的勇气。
  是不我带有色眼镜看人,而是面前的这位仁兄真的让我觉得很诡异。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东西么?”见我老是盯着他看,他方才抬起头打量着我。
  我哑口无言,他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我只是在想一万种可能他和alla之间有着什么关系,而不是因为对他感兴趣,我* na *自己的人格发誓。
  “你和alla之间是什么关系?”老半天我才问chu *这么一句话*| lai |*。
  “这句话倒是我要问你的吧?”他似乎对所有的人都会微笑,不稳不怒的看着,让我有些头皮做嘛,当然了,要是换做你被一个打扮很诡异的男人看着,你作何感受?
  见他这么问,我不* gao *兴了,眉头一皱,眸子中透露危险的气息,“我和alla是什么关系还轮不到你*| lai |*管吧?”
  管他什么张导演李导演的,只要我看不shuang XX大XX的就统统不给好脸色看。
  “哦,* na *我和alla是什么关系你也管不着!”
  “你……”
  见他笑得老奸巨猾的样子,我恨得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真是只老狐狸,谁允许你盗用爷的话了啊,我投给他一记大大的鄙视的眼光,随即将脑袋转向别处。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我总是感觉背后面有两道探究的视线打量着我,我不shuang XX大XX了,被女人看,我可以,理解她们是暗恋我,但是一个男人盯着我看,就会让我不知觉想起gya,心里一阵做嘛。
  我猛的转过头去盯着他,眼神中带着怒气,丫的他见我到还这么淡定的看着我,我huo *了,这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你为什么老是盯着我看啊?”
  “你不盯着我看,又怎么会知道我在盯着你看呢?”
  我语塞,心里将alla抱怨了很多遍,她这是找了什么怪卡*| lai |*的啊,还摆架子,要是我,上门求我,我也不要,我现在严重怀疑alla她是不是请错人了。
  “你这个人真是奇怪?”见他还不把放在我身上的视线收回,我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谁料他却笑得邪恶,让我有种惊恐的害怕。
  “你这个人真是好玩?”
  “靠,你诚心的是不是?”
  “我当然是诚心的,要不然岂不是对你不尊重?”
  我已经忍无可忍正准备站起*| lai |*拍桌子像他挑战,这个时候从serivce(中文:fu wu)台上点菜完回*| lai |*的alla见我站起什么*| lai |*,有些不解的开口道,“秦,你怎么了,菜我刚刚点好,你这是要走么?”
  我本*| lai |*是要走的,但是扫了眼身旁的女人,又看了看对面的邪笑的男人,我决定还是留↓*| lai |*,谁知道我走了之后,这个怪男人会对alla做chu *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lai |*。
  “我去上个厕所。”
  说完我就离开了,身后听到alla无奈的摇头叹息的声音,“张大导演,真是对不起,我这个朋友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点不好,还请您多多包涵。”
  jin 接着就传*| lai |** na *个人面兽心的男人笑着的声音,“哪里,哪里,我觉得你这个朋友很有风趣,不觉得他脾气不好啊。”
  我直接奔去厕所呕吐去了。**这个男人也太会装了点吧。
  从卫生间回*| lai |*,我脸色很不好的坐回了座位。大家想要知道我为什么心情不好么,因为我刚刚上厕所的时候又遇到了这个怪卡,我不想和他说话,见他对我打招呼,我直接就不理了。
  对准尿壶,掏chu *###,通畅的she 了一番,果然还是放掉心里压抑之shui *,现在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很多,但是当我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男人正wei suo的盯着我某###看,我↓意识的尖叫,然后本能的shen 手捂住自己的某处。
  jin 接着就是在场所有的人都盯着我看,随着* na *wei suo男的目光又一致的看向我的某处,我顿时羞得真恨不得赶jin 找个di hole(dong )钻↓去好了。
  **,这个男人变态的程度我还真是嘀咕了,等到大家都散场了,他才面带邪笑的看着我,“我现在终于知道alla为什么会* na *么喜欢你了。”
  他说完还已有所指的撇向我的某处,我顿时气结,要是有凶器,今天我定会犯罪了。丫的,这个男人还是不是男人?
  之前我是怀疑他的专业shui *准,现在我开始怀疑他的* xing *取向了。
  他丫的,这个男人就不是男人,我长这么大*| lai |*还真的没见哪个男人上厕所的时候盯着你哪儿看,真是Ta Ma的变态。
  “秦,你的脸色怎么了?”
  alla担心的看着我像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我没事。”我面无表情的回答了这么一句,但是我的眼神却是一直盯着面前的男人。
  看着他越是笑的满脸wei suo的样子,我的怒气就在不断的燃烧,今天回去,我无论如何都求alla换掉导演,我实在受不了像《帝歌》* na *么纯洁美好的小说被这个男人给污染了,还有尤其是里面的女主角,就算我们找一个再纯洁的女生过*| lai |*演,我相信有这样wei suo的导演,到最后也会变得不纯洁起*| lai |*。
  “可是,秦,我看你的脸色有些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alla担心的语气仍旧在我的耳边响起,现在我哪里好顾得自己的心情好不好,舒不舒服,只是一直盯着面前的wei suo男,看他还有什么惊人的举动。
  “呵呵,他不是不舒服,而是心理有些难受而已,等↓吃顿饭就好了。”
  面前的这个wei suo居然开口了。alla睁着迷惑的眸子看着我,愣是不明White(颜色bai )他口中的心里难受,我当然理解他说的是什么了,刚才在厕所的时候被他偷窥,我现在心里就觉得很恶心,他当然是以为我被他看了心里难受了。
  “秦,你心里难受吗?怎么难受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本想不和他计较了。可是旁边的女人仍旧一副你要是不说,我就不放手的样子。
  我无奈的扶额,最后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夹起一块五flower (hua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往自己的嘴里放,“没什么,只是在上厕所的时候遇到了一个wei suo男,不过我没跟他计较,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吃饭吧,你忙的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饭,估计也是饿了。”
  我说着为了让她宽心,顺便也夹一筷子菜送到他的碗里,见她不再继续追问,我也就安心多了。只是面前的男人见我把他形容的这么不堪,他的脸色倒是微微的变了变,不过很快的他又恢复了* na *种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在心里将他鄙视之。
  “真是个不要脸的男人!”我小声的嘀咕。
  “啊,秦,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在心里暗自抹了一把汗,这个女人的耳朵也太灵了点吧,我都将声音刻意的压的很低了。她怎么还听得chu **| lai |*。
  一顿饭,大家吃的都很诡异,都心怀鬼胎的想着各自的心事,直到身边响起alla的话,我才回过神*| lai |*。
  她说让我最近多和面前的这个男人相处,以后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我嘴角chou chu(不是抽筋)几乎痉挛,靠,我都巴不得不跟他合作,这个女人竟然还让我最后多和* na *个男人联系联系,一回想到中午吃饭的端阴影回忆,我的心里就一阵阴霾,* na *个男人我希望自己一辈子都不要见到的好。
  可是人算不如神算,神算不如天算,就在我和alla分道扬镳,我准备开车回家的时候,White(颜色bai )天* na *个看我###的wei suo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拦在我的面前。
  一看见他笑的wei suo的嘴脸,我的心情就差到极点,“你找我又是么?”言↓之意就是没事请移开你的身子,别挡道,爷还要回家,可没什么时间在这里跟你耗。
  “你很讨厌我?”这一次他没有像White(颜色bai )天* na *样总是笑的满脸的开心的看着你,而是直直的盯着你的眼睛,语气冷得可以让我去冻冰块了。
  “是。我从见你第一眼就非常讨厌你,然而现在我已经不能用讨厌这两个词*| lai |*形容我的对你的态度了。”见alla不在,我索* xing *也不装了,反正我也不想和他合作,对他什么感觉就直接说chu **| lai |*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