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95章 被女人调戏
  我看她哭的梨flower (hua )带雨的,我不想让她哭,心里比她还难受,就只有将她的脑袋托起,更加加深了这个吻。
  杨小漫不停的在我的怀里挣扎,她的力气不如我,最后只得任由我放肆的吻着头,不知道我这几天却女人缺的厉害,当我的手指一触及她的身体时,我的浑身就像一股泉shui *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见她死死的咬jin 牙关,我已经不能满足这样的吻,大掌邪恶的*| lai |*到她的xiong 前,狠狠的一& nie (一种手法),听到她一身闷heng(哼哈二将),我的灵舌顺势她惊呼chu *声趁虚而入,她瞪大了眼睛,我邪mei (鬼末)的朝她眨巴着双眼,好不容易jin **| lai |*哪能就这么让她关起。
  舌尖在她的口里乱搅一起,带动狂风暴雨,将她口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的描绘一边,最后才退了chu **| lai |*,继续jin *攻她###的小耳垂,我现在就像是一直饥渴的饿狼,扒在她身上不停的索取。
  “你放开我…”杨小漫得好空气就大口的喘气还不忘叫嚷。
  “秦天穷,你个人渣,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就告你###!唔唔!”
  她的话刚一说完,我的唇又移了上去,同样是老方法,我又如鱼得shui *的在她的口中不停的搅挡,这丫的就是不能对她好一点,尤其是这张小嘴,我这次狠狠的xi 口及允着她口中的###,直到她全身瘫软在我怀里,我才放开她的Red(* hong *)唇。
  看着* na *张被我ken *咬的Red(* hong *)肿的Red(* hong *)唇,我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奋战↓一个目的di 。
  “秦,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我呼xi 口及不上*| lai |*!”
  头上传*| lai |*她呼xi 口及不畅的声音,我抬头扫了她一眼。“谁叫你不乖,这是给你的惩罚,知道不。”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有些腹black(hei ),尤其是在chuang shang 的时候,但是看着杨小漫之前说的话,貌似要离开我的语气,我就开始害怕,我生怕她会离开我,就只有用这个方法将她铐在自己的身边。
  抬起看着她双颊带着诱人的晕Red(* hong *),还有* na *一双迷离的眼睛,直接让我*ying *了起*| lai |*,本*| lai |*我只是想小小的惩罚她一↓,可是现在貌似已经收不了。
  * na *既然收不了,就gan 脆做了她,我是一个一点儿也不会委屈自己的男人,尤其是在这发面的事,相信每一个男人也不喜欢慢腾腾的。
  我今口 han 住她###的小耳垂,有一↓没一↓的ken *咬着,嘶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宝贝,想要吗?”
  说实话,她在忍的时候,我也再忍,而且貌似我还要比她flower (hua )chu *更大的忍力才能够忍得住,可是看着她* na *傲慢的眸子,我后悔了,我后悔叫她了。
  杨小漫什么都好,就是在chuang shang 有点* xing *冷淡的过快。
  我在她的身体里狠狠的fa xie 自己,MD最近压抑的太久,要是在这么↓去,我恐怕都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成年男人。
  你想睡觉,我今天还就不让你睡。我的这种变态的心里。结果导致第二天,我们双双都迟到,看一眼手表,愣住了,jin 接着就是我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她了。
  “杨小漫,你**醒了怎么不叫啊?”
  “……”她无辜的眨眨眼睛,“谁叫你昨晚让我不好受,今天早上我就叫你不好受”
  我顿时语塞,果然还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 lai |*到龙华,就看见桌子上一叠厚厚的文件,还有一个穿着很怪异的女人坐在我的办公椅上,一副我就是这里的老板的样子看着我的桌子上的文件。
  我开门,愣住几秒,随即便便关上门,朝着外面的人大喊道,“是谁叫你们放她jin **| lai |*的?”
  NM,老子最近是不是桃flower (hua )劫到了,怎么一个两个的跑过*| lai |*耍我?
  早上被杨小漫恶整了一顿,现在*| lai |*到公司又看见一个打扮的怪异的妖yan 丰色 nv人坐在我的椅子上看我的文件,这个世界是不是末(曰)ri 要到了。
  “你不用问了,不是他们放我jin **| lai |*的。”里面大* tui *qiao *二* tui *的女人用极其同情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你是怎么jin **| lai |*的?”面对女人的无辜,我怒。
  “当然是走jin **| lai |*的,呶,就是从* na *边jin **| lai |*的。”她说的很理所当然,还shen 手指指我身后的门,一副你White(颜色bai )痴的样子看着我。
  “我不是问这个,我问你jin **| lai |*,他们怎么不拦着你?”这群吃gan 饭的,改天我都好好的整理他们,这jin **| lai |*的要是什么强盗土匪什么的,* na *我公司可不就玩完了。
  做在我椅子上的女人优雅的摆弄了一↓她* na *Red(* hong *)的跟个什么似的豆蔻丹指,然后微微朝着上面chui 口欠一口气,就好像完全忽略我的存在感一样,我mao *了。Ta Ma的,这可是老子的办公室,这丫的一声不吭的跑jin **| lai |*还见到我还摆阔。
  “这个,我也就不太清楚了。只是我jin **| lai |*的时候,倒是有人想要拦着我,不过我说我是你的保养的,他们就没有拦我了。”她说的很自然,而且还一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该不会,这儿经常有你在外面保养的女人找上门吧?”
  “胡说什么呢?”我将脸(bie)过去,很不自然我看向别处,要说有没有女人*| lai |*公司找我,到还是朕的有耶,就是上次王敏没有走的时候,她居然大大咧咧的跑*| lai |*我公司大吵大闹的,接过弄得全公司的人都以为我和王敏有什么苟且关系。
  现在看着这个女人居然大方的承认说她是我保养的女人,我身上冷汗直冒,有些想晕,最后无力的抬头看了眼天空,老天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呢?我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你要派这么一个恶魔*| lai |*整我?
  “哦,秦,你的表情很不自然,原*| lai |*你真的有在外面保养女人,而且她们还经常往这里跑啊?”alla这才椅子上站起*| lai |*,走到我面前,笑得一脸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
  我晕死,我这样叫做不自然,我这叫做对天反省,反省我最近到底是gan 了些什么坏事让你们这次妖孽一个个的折磨我。
  “女人,你太过分了,你这样,以后人公司里的人怎么想我?”看着她一双无辜的大眼,我就恨不得一把掌拍死她,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你想啊,你一个大男人,又是龙华的老总,要是不在外面保养三四个女人,别的男人知道了会怎么看你,他们会觉得你有什么不隐之症呢,我这不是帮了你么?”
  这丫的说着还满脸委屈的样子看着我,好像她是真的舍身帮助了我一样。尤其是她* na *一双无辜的大眼,我看了心里就窝huo *,拳头在袖底↓握得咯吱咯吱作响,大概是骨头与骨头直接衔接的太jin 了,发chu **| lai |*的声音有些大。
  深呼xi 口及,再呼xi 口及,最后吐气,我终于忍住不在她面前爆发,最后和颜悦色的看着她,“女人,你今天*| lai |*我公司有什么事么?”
  我一副你要有事就快说,没事就快走,爷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样子。本以为她会识趣的没劲离开,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丫的居然不管di 上脏不脏就往di 上一坐,hands(* shuang * shou *)捂住嘴巴“呜呜”大哭起*| lai |*。
  “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人家,人家千里迢迢的*| lai |*找你,只为看你一眼,你却要赶人家走,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呜呜……”
  我愣住了,有一分钟,我才从她的哭声中缓过神*| lai |*,看着窗外扒在一群喜欢看八卦的人群,我立马shen 手将她di ↓拉起*| lai |*,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着,“女人,你是存心的是不是,快点起*| lai |*,公司里的人都在看着呢,你不想要脸,我还想要呢!”
  我是用着几乎只有我们两个能够听到的语气跟她说的,带带着咬牙切齿,我真是嘀咕了这个女人的耍无赖的程度。
  allashen 手*了*自己眼角的泪shui *,其实是她用的口shui *啦,随即带笑的看着我一眼,也学着我的样子,将头靠近我耳边,用着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秦,如果你不想被他们说成是没心的男人,就跟我好好的说话。”
  “你……”
  她继续装哭,我一头两个大,这办公室门外不用我开门看,此刻就一定有很多人扒在哪儿将耳朵jin jin di 贴在门口,偷听我和alla讲话,不是我怕什么,只是公司正的有* na *种听了就要去证实的八卦人才存在,尤其是* na *个张一顺,要是让他知道我和alla之间的事情,他定会晚上不睡觉的跑*| lai |*问我和alla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