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94章 杨小漫的质疑
  一回到公司,杨倩手里就捧着一份大大的文件放在我的面前,“秦董,这是公司这一个月的业绩报表,还有,这一份是↓个月的预计报表。还有,这一份是……”
  “杨倩啊,这些报表你替我看看,没问题的话就直接照做好了。不用都拿*| lai |*给我看。”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了,我也没有时间去看。
  “哦。好。”她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lai |*,淡淡的应了句就chu *去了,看着她带上门,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果然还是不能太不知足不然忙得连饭都没得吃。
  为了尽快让* na *三亿资金回笼,我和杨倩加班预算怎么样做才能够让a市的* na *块土di 盈利最大,我算是个flower (hua )尽心思为了尽快弥补ea的* na *边资金啊,可是alla* na *个女人到好,早上还拉着我去投资什么演艺事业。
  “秦,你可以不必这么辛苦的,反正现在a市的* na *块金矿已经在开采了。不用多就,我们公司就可以大赚一笔的,你是在当心资金的问题吗?”
  她看着我忙的连桌上她中午替我buy(中文:gou mai)的饭都忘记了吃,担心的开口。
  我抬头看了看,我没有将拍↓a市* na *块土di 的资金全部都是eachu *的,在她的眼里大概以为我是因为###了公司里的流动资金,现在这么忙大概也是想要公司的流动资金快一点回笼吧。
  我chong *她笑了笑,“没事的,你也知道,前些天,龙华差点就被公司里的* na *些奸人给害的解盘,现在我要是不努力的话,市场竞争这么残酷,龙华早晚会站不住* tui *脚的,到时候,可就没有第二个市长*| lai |*帮助我们了。”
  我说的话一点也不假,但是我这么拼命的目的却不是为了龙华而是为了ea,我不是因为喜欢alla而要帮她这么做的,而是我不想欠别人什么,尤其是女人,alla帮我付了* na *一亿五千万,这让我心里一直存在疙瘩,我想把这个人情还给她。
  “好了,你别想太多了,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的。赶jin 去做事吧。”我shen 手**她的小脑袋安慰她。
  从公司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看着屋子里的灯都已经关了,我轻轻di 打开门,本*| lai |*是想怕吵醒她们,于是就蹑手蹑脚的换好衣服,去了浴室洗了个澡,经过杨小漫的房间,我放在门把上面的手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开门jin *去?
  过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缩回了手,现在她大概已经睡了吧,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我转身朝着她隔壁的房间,也就是我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走打开房门,我的手*索着正准备开灯的时候忽然感觉一个不明物体正在朝我这边移动,我被吓得的还没有开口惊呼chu *声,* na *个不明物体倒是率先开了口。“不要开灯。”
  “杨小漫?”我眉头皱的很jin ,不知道这大晚上的她怎么会在我房间里,还有她的声音听起*| lai |*很阴沉,直接让我感觉她好像有些不对劲。
  “秦,我可以和你说说话么,就这样,不要开灯?”她的声音几乎尽是哀求,还有她* na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声音几尽让我难受,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她变得这么沮丧。
  虽然她不要求开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她是哭了很久,大概也是不想让我看见她脸上的泪痕吧,听着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声音,我的身心几乎一jin ,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
  “小漫,你怎么了。到底是chu *了什么事情?”我焦急的声音加上想要过去安慰她的脚步,却被她惊呼叫停,“你不要过*| lai |*。”
  她突然这么排斥我,让我的心里就更加的不安起*| lai |*。昨天早上她还好好的在我的怀里和我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现在她却变得这么一副痛苦的样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的心里在极度的恐惧,生怕她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就站在哪儿就好,不要过*| lai |*,如果你觉得累的话,可以做在di 上,放心,di 上是木di 板,不冰的!”
  她倔强的声音让我直接头疼,她这到底是唱的哪一chu *啊,让我做di 上,还是木di 板不冰的,我有些抓狂。
  “杨小漫,你到底怎么看,别跟我闹别扭好不好啊,你知道你越是这样,我的心里就越是难受,你是存心的是不是?”
  我炸mao *了,这丫的最近是怎么回事,三两天的这样,我真的忍得够了。
  “秦,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如果非要这样的话,* na *好,我离开,永远消失在你的视线里,可以吧?”
  她也mao *了,竟然朝我咆哮,我被她声音震的一愣一愣的,最后我才知道这事情的严重* xing *,如果我在这样的话,以她的脾* xing *定会立马收拾东西走人的。
  我怕了,听着她刚才的声音,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我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不和她去吵,“小漫,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跟我说啊,*| lai |*这个家之前我们不是说好的,有什么事情都不隐瞒对方的么?”
  我几乎是哀求的,可是我的话刚一说chu *口,就换*| lai |*了她的哂笑,“呵呵,有什么事情都不隐瞒对方,秦天穷你还有资格跟我提这句话?”
  我目光一个收jin ,不知道她到底是在外面听见什么还是看见了什么,不然她怎么会变得如此的嘲讽和不冷静。
  “小漫,你先冷静一↓,我们有什么事情好好的说可以吗?”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突然发飙,只是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我不希望和她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尤其是在感情这一方面。
  以前为了我们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竟然大吵,到最后还弄得两败俱伤,她甚至为了跟我赌气离开了我好长一断时间,这有些让我不能够接受。
  她xi 口及了xi 口及鼻子,我知道她是在哭,有好几次我都想要开灯,但是顾及到她不想让我看见她伤心流泪的样子,我*ying *是忍住了没开。
  “小漫,你到底是哪里对我不满,你告诉我,我会改的。”我看着她等在角落里默默的哭泣,心里都难过的要死。
  良久,我没有听到哭泣声,她大概是停止抽泣了吧,“秦,你知道吗,在你开始在我身边chu *轨的时候,我一边边的告诉自己,在你的心中你还是最爱我的,可是看着陈素莹,杨微,冷颜玉她们几个都住jin *了你的心里,你告诉我,我永远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是现在当我看见你为了别的女人开始对我说谎,开始隐瞒,甚至彻夜不归的在公司工作,我开始恐慌了,我怕,怕你会有哪一天离开这个家!”
  她说着又痛声大哭了起*| lai |*,我心里一片酸涩,走过去将她瘦弱的身体轻轻拥入怀中,用着几乎可以滴chu *shui **| lai |*的声音,“傻瓜,不管我的眼中看到的是哪个女人,但是我的心里永远就只有你一个。”
  她的身体很冰冷,当我的手一触及到的时候,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在这里究竟是蹲了好久,为什么她要这么折磨自己。
  “你骗人,你每一次都会这么说,但是为什么每一次我看到的就只有是你欺骗我的眼神,甚至在我们坐过爱之后,你可以狠心的丢↓我跑去另一个女人的怀抱。”她激动的在我怀里挣扎,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是被我的手臂jin jin 禁锢着。
  “你放开我,秦天穷,你个大混蛋。”
  “小漫,你先冷静一↓,听我慢慢说好不好?”我怕吵醒其他的人,就小声的跟她说。
  “这个时候你叫我如何冷静,昨天早上,你以为我是真的睡着了么,当你的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就已经被惊喜了,这些天,因为你的不再,我就已经形成了只要又一点动静我就会起*| lai |*看看你回*| lai |*了没有。”
  她的话让我有些愧疚,是我的,昨天早上我是去见alla了,而且我还是忙着她的,可是她明明醒了为什么还要假装睡着了。
  “你是装睡的?”我的口气带着阴冷。
  “是的,怎么,你做贼心虚的么?昨天早上你和电话里的女人聊的每一句我都听得很清楚,你也不用狡辩了,秦天穷,你知道吗,我这一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会爱上你。”
  我脸色大变,shen 手jin jin di 抓住她的胳膊,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疑神疑鬼的,竟然假装睡觉只是为了听我打电话的内容。
  “你放手啊,你抓的我很痛啊。”
  我的手一直jin jin di 抓住她的胳膊,直到她疼的惊呼chu *声,我才知道我弄痛她了,赶jin 松开手,“对不起,小漫,我不是故意的。”
  现在的杨小漫变了,一点也不像我之前认识的* na *个乖巧的她了,我以为她tuo *去强大的外壳,从龙华的董事长的位置↓*| lai |*,你就会变得乖巧一点,可是让我失望的是她不但没有变得温顺乖巧反而更加严重的刁钻,还总是疑神疑鬼的。
  “秦,你知道昨天早上当我,满心欢喜的醒*| lai |*之后,见你和别的女人**,我是有多么的想chong *你大声的叫嚷,可是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女人,最后我还是*ying *生生的忍住了。”
  “但是在我问你chu *了什么事情,你只是说公司的一点事情,我知道你是在骗我的,可是我依旧是顺着你的意思陪你演↓去,最后我甚是带着哀求的语气求你,求你可不可以不去,可是你却……”
  “对不起,对不起……”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全部被我如数吞jin *口里,我不停的在像她道歉。
  当听到她嘶哑的声音在我面前想起,我看见也流泪了,* na *么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液体滑落↓*| lai |*滴落到我的脸上,痛伤的不止是她的心还有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