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9章 恶有恶报
  秦姓故意说自己有了女子↓落*| lai |*刺激杨姓,杨姓气不过,就激烈的争吵起*| lai |*,后*| lai |*也不知道谁推谁,秦姓突然脑袋撞在了墙上,然后昏迷不醒,拖了几年,终于过世了,秦姓过世后,他可怜的老婆也今口 han 恨而终,只留↓三岁的小儿送给了一个远方表叔** fu **养。
  故事完结了,我听了后,早已是泪流满面,故事的秦姓是我爹,怀孕的女子是张楚云,张小漫的妈妈,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杨姓则是杨董事长。
  我为我死去的爹娘叫冤,* na *么好的一对夫妻,结果却不得善终。我更为我的爹娘的遭遇感到愤怒,姓杨的欺人太甚,抢了人家的女友还三番四次*| lai |*挑衅。
  可我不相新,* na *么和蔼可亲的老人,怎么会有* na *么不堪的过往呢?不过好也罢,坏也罢,都与我无关,我要为我爹娘报这血海深仇。
  叔爷一口气说完整个故事,然后不停咳嗽,说到激动处,更是咳个不停,我很担心他得身子,让他歇一歇,可他对姓杨的仇恨太深,说起他,就两眼yuan *瞪,怒骂个不停,然后直喘粗气。
  我没办法只好由他去fa xie ,突然叔爷骂了几声后,声音渐渐弱了,然后身躯颤动了几↓,倒在了我怀里。
  叔爷就这么去了,走之前还两眼yuan *瞪着,仿佛在告诫我一定要为死去的爹娘报仇雪恨。叔爷走前的一句话也是要我一定要报仇。
  我哭了很久,直到再也哭不chu *声*| lai |*,才把叔爷huo *葬掉。小lang也陪着我一起哭,* na *么小的孩子,就要他陪着我一起承受这些,我心里感到愧疚。
  我把叔爷的骨灰藏起*| lai |*,准备等我报仇雪恨* na *天带回老家,洒在老家的土di 上。
  我原本以为这一天要等很久,只是没想到它*| lai |*的这么快,并且还不是我亲自动手就实现了。
  *| lai |*到公司的时候,公司里到处是一片混乱,远没有往(曰)ri 的整洁有序。我请假三天,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了?管它呢,越乱越好,我好趁机↓手,我主意已定,一定要手刃仇人。
  电梯里我遇到了杨倩,这个久不见踪迹的女人,她一向精致的面容上也有了些许慌乱的表情,头发散落在脸庞,显得有些憔悴。我无心打理她,默默的呆立一旁,她仿佛也没kan见我般,静静的想着心事。
  我很快便知道了公司发生什么事了,董事长昨晚在家里遇刺,刺客已逃tuo *。我觉得奇怪,难道姓杨的还有别的仇人,果然是坏人必遭恶果啊,自己造的孽,自己就要承担后果,省了我动手了。
  我心里痛快的想着,然后有人告诉我,董事长现在在医院,伤得很重,我狠狠的郁闷了一把,上天怎么这么不公平,坏人为何要活在这个世上?
  我准备去医院kan望姓杨的,当然没* na *么好心,我是想如果他没死,我就补上一刀,也算是帮了他一把,早点了断好过昏迷不醒一直拖着受罪,不是么。
  正当我准备去医院的时候,杨微从公司门jin **| lai |*,她眼睛哭得Red(* hong *)肿,连走路都有点不稳,是伤心过度的症状。我kan到她,内心里百感交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一方面她是我的心爱之人,一方面她的爸爸间接导致我爸爸妈MD死亡,我还能选择爱她么?如果不能爱,我却也做不到恨杨微。
  我选择了避开,杨微正伤心着,并没有kan到我,我马不停蹄的朝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问清病房后,我kan到了躺在chuang shang 鼻孔里*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着氧气导管的杨董事长。我深深的凝视着这个害了我全家的老人,此刻仿若小孩子一样动都不能动得躺在chuang shang ,我要弄死他,就跟& nie (一种手法)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迟迟的↓不了手,听医生的口气,他是腹部被人刺了一刀,刺客是想一刀毙命,所以伤口很深,留了很多血,估计醒*| lai |*的机会渺茫。可能是这些让我心ruan (车欠)了,其实他现在躺着跟死人又有何区别呢。
  我再kan了一会,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实在↓不了手。想到杨微将*| lai |*恨我的表情我就无法忍耐,为了杨微不恨我,我也↓不了手。
  真刚我准备离去时,突然chuang shang 的人发chu *了低低的叫唤,我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走了过去,我想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
  杨董事长彷如回光返照般,他目光炯炯的kan着我,说:“你终于*| lai |*了,你是*| lai |*找我索命*| lai |*了么?”
  我听了一惊,难道他早就知道我身份了?* na *为何他没有做chu *任何伤害我的举动,难道他就不担心我报复?
  “从我chu *院后,听微微提起你,我就调查过你的身世,你是秦景田的孩子,你长得跟你爸爸太像了!”杨董事长喘了口气,继续说,“是我对不起他啊,当年我亏欠他和小漫的妈妈太多了,如果不是一个情字,我们又怎会弄致今天的di 步,小伙子,如果你要报仇,现在可以动手了。”
  “不过在动手前,我要拜托你一件事。”杨董事长说到此时已是气喘吁吁,估计时限无多了。我不忍心,便附耳过去,kan他说什么。
  “我告诉你,杨,杨倩其实不是我女儿,她是我妻子跟二股东的孽子,我妻子直到临终前才告诉我的,没人知道这个事情,我告诉你是想等将*| lai |*适当的时机你再告诉微微,好么?”
  “我kan的chu **| lai |*你很喜欢微微,这个孩子很懂事听话,没有* na *么多心计,跟着你我放心,以后就拜托你照顾我女儿了,我死了也会感谢你的。”杨董事长说完这些话,突然猛di 喘着粗气,然后xiong 脯剧烈的起伏,两只眼睛也失去了光泽。
  我突然感到了害怕,想起叔爷死在我怀里的情景,我禁不住大声叫唤医生快*| lai |*,可就在医生*| lai |*了确诊后,杨董事长已经永远的停止了呼xi 口及。
  我呆呆的站在回廊外,kan着*| lai |*往穿梭的人群,杨微*| lai |*了,杨倩*| lai |*了,连二股东也*| lai |*了,我突然觉得这一幕太可笑,好人怎么总是不长命,坏人却祸害万年,真是太讽刺了。
  我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跨步离去。
  杨董事长去世后,龙华公司内部一片混乱,许多大股东都跳chu **| lai |*要为自己争取利益,其中以二股东为代表。
  杨倩也不甘示弱,极力争取自己的di 位,杨微本是董事长候选人的最佳人选,但因董事长去世突然未立↓任何遗嘱,故现在集团内部也不是谁说了算,而是谁的股份占的多,就越有说话权利。
  杨董事长去世后,杨微沉浸在伤心里,根本没理会公司的事情,杨倩这个时候就全权代理了杨微的职位,公司大小事务都由杨倩一个人打理,二股东等人虽然不服,但因她是董事长的亲生女儿,也不好太过抗议。
  我几次yu (谷欠)走上前去劝说杨微,也想跟她把杨董事长跟我说的事告诉她,但每次到了最后关头又吞了回去,董事长交待我要再适当的时机,到底什么时候才是适当的时候呢?
  杨倩春风得意了一阵,权利让这个女人根本就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父亲才刚过世,她居然挪动公司资金去投资了一个项目,并且完全是以si 禾厶人的名义,本*| lai |*这个事情做得是神不知鬼不觉,但偏偏给二股东发现了。
  很快二股东以手中持有股权向所有董事发chu *通告,召开董事会,就杨倩侵吞公司财产一事jin *行讨论处理。
  事情很快有了处理方案,警察过*| lai |*拷走了杨倩,根据杨倩侵吞的公司财产数额,没有十年牢狱是chu *不*| lai |*的,除非她有足够的资金*| lai |*填补这个漏hole(dong )。
  我犹记得杨倩走时的模样,从*| lai |*没kan到过她* na *么的落魄。其实杨倩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我奇怪她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居然动用公司的公有资金去作si 禾厶人投资。
  直到后*| lai |*杨微去了一趟监狱kan过杨倩,回*| lai |*告诉我原因。原*| lai |*杨微是因为从小被家人kan不起,越是想做chu *一番成绩。
  这次杨董事长逝世,杨微不管事了,她想趁此机会有一翻大作为,让公司其他人kankan,也好争取对公司的控制权,只是没想到,* na *个项目原本就是一个圈套,二股东是在引诱杨倩上当,而后再瓮中捉鳖。
  我没有想到二股东为了一己之si 禾厶yu (谷欠)这么狠毒,在某些方面,这对亲生父女倒ting *像,我又想起了* na *次杨倩派人刺杀我的事情。
  杨微问我怎么办,该不该救杨倩:“杨倩是我的亲sister(* mei mei *),我不忍心kan她蹲牢狱,可一旦救了她,公司就真的没了,因为救杨倩只有一个方法,以杨微的所有股份相抵,刚好凑够杨倩拿走的* na *笔公款。”
  我内心里也很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杨微岂是杨倩是二股东的亲生女,所谓虎毒不食子,如果告诉了二股东,估计杨倩也能平安chu *狱,而杨微也不用放弃自己的股权,岂是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我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就是在酒吧我听到的* na *几句二股东和black(hei )衣男的对话。里面好像谈到什么刺杀和夜晚,就再最近动手,越快越好之类的字眼,我怀疑董事长的死跟二股东有不可tuo *离的关系。
  于是我想到了二股东的狠毒,如果真的告诉他杨倩是他女儿,估计他也会见死不救吧,与其这样,还不如gan 脆不告诉,也免得大家都尴尬。我其实是同情杨倩的遭遇的,从小缺乏爱,导致了她这种* xing *格,所以也不怪她啊。
  杨微最终决定还是以股份作抵押,赎chu *了杨倩,kan着这对姐妹在监狱门口激动相拥,痛哭流泪的情景,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啊,我也被感动了,深知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杨微没了股份,在公司只是挂了个虚职,很快就被二股东踢了chu *去,而杨倩是公司的总监,勉强还算是在公司任职,但二股东是不会就这么放过杨倩的,还在虎视眈眈的瞧准机会给予致命一击。
  至于我,对于他没什么妨碍,所以我的di 位得以保全。但二股东好像很介意* na *晚我听到了什么,几次三番的旁敲侧击,我故意今口 han 糊打混过关,这也更加强了我怀疑他的意图。
  张一顺他们几乎也没什么变动,二股东总算还是懂得知人善用,知道公司没有了这些* gao *层也就会很快倒塌的。所以基本还是维持原样,只是董事长一位还空着,因为迟迟决议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