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92章 alla找我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间在床头shen 手*索了半天才找到不停响起的手机。
  没有看*| lai |*电显示,我直接按↓接听键,本想狠狠的把对方痛骂一顿,大清早的打电话扰扰清梦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可是当我听到电话* na *头传*| lai |*的声音,我*ying *生生的愣住了几秒,成原石化。
  “有事么?”
  此刻杨小漫也醒了,她shen 手rourou自己的大熊猫眼睛,敢情这丫的昨晚被我折腾的够惨的,不然她到现在都还困的要死。
  不过碍于她在我身边,我没有大张旗鼓的和电话对面的人说着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话。
  “秦,你想我么,几天都没有见了,人家可是好想你哦。你都没有良心都不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又在和哪个女人在chuang shang 乱搞?”
  alla的话直接让我想撞墙,恨不得立即仍了手机,杨小漫可就在我身边,她还说着这么露骨的话,成心的让我做不了是不,不过她才得倒是ting *准的,我昨晚是和杨小漫搞了一夜,现在有些精力不足,困得厉害。
  我偷偷扫了一眼杨小漫,见她刚刚睁开了眼睛,这会儿又闭上了眼睛,像个小猫mi 一样的在我的怀中蹭了蹭,像是在找个舒适的位置继续贪睡,我的**立即又起了反应。该死的,现在而空是非常时期,电话* na *头还不知道怎么应付呢,兄di 啊,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亢奋啊。
  “恩,你有事么?”多少还是要顾及杨小漫的,我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秦,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没有事情我就不能打给你吗?”* na *边传*| lai |*allajiao (女乔)* rou *的声音,不是我不想她打电话给我,而是现在真的不方面我和她说话。
  “能,怎么不能呢,要不这样吧,等我起床之后,我再打给你可以么?”
  大姐啊,你可真的不能*| lai |*个不字,因为我感觉杨小漫已经在我怀里动了动,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如果听到我和alla的对话,一定又会起疑心的。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男人就是靠不住,三天不放在不管就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了,秦你要多注意身体啊,别做的时间太长,对身体不好。”
  天呐,她的最后一句直接让我想撞墙,这丫的到底是人还是鬼,怎么会知道我昨晚和杨小漫做的太久,而她竟然还不生气的跟我说要多注意身体别做的太久,对身体不好。
  请问有这样跟自己男人说的话的女人么,我有些怀疑她的大脑结构是不是和普通人不同。
  挂掉电话,我狠狠的抹了一把汗shui *,幸亏杨小漫还没有醒*| lai |*,要不然我可就真的要精尽人亡了。
  看着她熟睡的面孔,我shen 手将她放在我的腰间的手臂悄悄di 移开,给将她另一只放在外面的手也拿jin *了被子里,这样睡会着凉的。
  我正准备起身,身后传*| lai |*她淡淡的声音,“你要chu *去么?”
  被她这么一问,我像是做贼心虚的gan 笑了两声,“呵呵,是a市的* na *块土di chu *了一些小小的问题,不过你放心,我去看看,一会儿见就回*| lai |*!”
  她的眸子里没有一丝的波澜,平静的让我害怕,心里恐惧,而她的神情一点儿也不像刚刚睡醒迷龙的样子,而是清醒了好久,我在惊恐,要是她早就醒*| lai |*,* na *么我打电话的内容她岂不是全部都听到了。
  额头冷汗直冒,果然还是亏心事做的不多,心里承受技术不够成熟,改天找个时间得多练练。
  “可以不去吗?”她突然这么问,让我一惊,杨小漫平时不是这样的,就算她再怎么的任* xing *一旦牵扯到公司的事情,她都会很静↓心*| lai |*很冷静的面对,今天她这是怎么了。
  “哦,你别在意,我只是觉得你的怀里比较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你快去吧,去晚了,工di * na *边的人会着急的。”
  她随即转眼一笑,此刻的我已经看不chu *她到底是在真笑还是假笑,只是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di 落↓一个吻,“怪,我很快的就回*| lai |*,今天你在家里等我。”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波澜,但是很快的,却不见了,我不知道* na *是代表真什么意思,只是直接告诉我,她定是知道我和alla通话的事情了。
  开着车子,一路上心照不宣的想着临走时,杨小漫眼中的失落,我的心情差到极点。
  我和alla约的是在一家很有名的菜馆见面,而不是什么五星级的大酒店,当时在电话里,我还觉得很奇怪,在* na *种小di 方,鱼目混珠的,她就不怕自己会被认chu **| lai |*,毕竟她现在可是某个杂志走Red(* hong *)的模特加影星,再加上她本身的靓丽,更是引起不少人关注。
  而电话* na *头的她只是微微一笑,很有自信的开口到,保证她不会被认chu **| lai |*,就算是被认chu **| lai |*,倒霉的是她也不是我,我想想也是,于是就答应她约在* na *家在a市小有名气的土菜馆见面。
  看着门牌上* gao ** gao *挂着一张木制的牌子,上面写着“如家土菜馆”几个大字,我提起脚步朝里面走去。
  远远的我便看见一个打扮的很怪异的女人坐在一个角落里一见我jin **| lai |*就不停的对我招手,我皱眉,愣住了一小会儿才认chu ** na *个女人是谁。
  “靠,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啊?”看着她全身上↓累人装束,头上还*| lai |*一顶一点也套不jin *去的帽子,整丫的就是中国版的leidigaga。
  被我这么看着她倒是不shuang XX大XX了,,斜视了我一会儿才开口说,“你懂什么啊,我这还不是怕跟你在一起被人认chu **| lai |*么?”
  “可是你也不能把自己搞成这么雷人吧?”和你走在一起,大家都将目光投过*| lai |*,有木有啊。
  “秦天穷,你很喜欢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拍是不是?”她愤怒,说着就准备要shen 手扎↓头顶的帽子,幸亏我眼疾手快,拦住了她。
  看着她依旧愤怒的眸子,我才知道这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是灯,随即我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我突然这一身装扮别具风格很适合你,这一顶帽子也真好合适,更加村头chu *你与众不同,我看还是别摘了吧?”
  “真的?”她半信半疑的盯着我。
  我看着她,眸子里有的就只剩↓真诚,除了真诚就只剩↓真诚了。
  点头,再点头,“嗯,不信你去问问其他的人,保证他们也会这么说。”
  她见我这么诚恳,原本愤怒的眸子一↓子* rou *和了↓*| lai |*,“算你识趣,不过现在本小姐饿了,想吃东西,之前*| lai |*a市的时候,大家都说这里的食物很好吃,我们还是先*| lai |*点菜吧,我饿的快不行了。”
  这个女人前后思考问题的方向还真的让我叹为观止啊,前一秒她可以把你当做她的杀父仇人,↓一秒,她就可以这么笑嘻嘻的和你和解,我汗颜。
  在她对面的椅子坐↓*| lai |*,她shen 手将菜谱推到了我的面前,“你是这里的人,比较熟悉这里什么菜味道好,还是你先*| lai |*点吧。”
  我接过菜谱,随便点了几样这里的招牌小菜,还要了一份清汤,说真的这里的菜是chu *了名的好吃,不仅味道好,还令人吃了回味无穷,当然这里做的大多数都是回头客,因为这里的di 理环境貌似不是很好,不过生意倒是兴隆的很。
  看这里店很小,但是*| lai |*这里的客人倒是一些名流人士,所以这里对客人的招呼也是很好,我和alla点的几个小菜,不一会儿就上*| lai |*了。
  “*| lai |*,尝尝这个,可是这里的招牌菜,保证让你吃了回味无穷。”
  我shen chu *筷子为她夹了一筷子看似长得很奇怪的不明物体,但是这道菜可不是以貌取物的,它的味道是极好的,甜而不腻。我想烧这道菜的人huo *候定是控制的很好,入口即化。
  “恩,好吃,秦,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我还要吃。”
  她像个贪吃的小猫mi 一样的朝我张着嘴巴要吃,我无奈的摇摇头,随即又shen chu *筷子夹起一块black(hei )色的不明物体朝她的嘴里送去,店里的人都朝我们这边看*| lai |*。
  一边是因为她今天的装扮实在是太招人了,二是,我们这夸张的喂*| lai |*喂去的样子羡煞了他们其中不少单身男女,我都能感觉到* na *些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朝我身上扫*| lai |*。
  “秦,这道是叫什么菜啊?”
  “这道叫‘什锦菜’。是根据它的样子*| lai |*取的。”
  “这么奇怪的名字?”
  “恩,你看它的长相,它的名字就是根据这di *| lai |*的,怎么样,好吃吧,*| lai |*多吃一点。”
  “虽然这个菜的名字很奇怪,但是我还是觉得味道确实不错,秦,你也真是的,我*| lai |*了这么久,要不是听别人说,我还一直不知道这里竟然有这么好吃的di 方。”
  她一边吃着我给她夹的菜,一边嘴里不停的在嘀咕着什么,让我看着有些想笑,这个小女人,平时在商场的时候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现在在我面前却像一个什么都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萌萌撞撞的。
  很快的我们这边的菜全都上齐了,她像个小馋猫似的一会儿尝尝这个,一会儿尝尝* na *个菜,不过每道菜尝过之后的结果都是,实在是太好吃了,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菜了。
  “怎么样,吃饱了吗,要不要再*| lai |*两份?”看着她吃的shen 手**肚子,我就想笑,真不知道她* na *好到爆的身材,是怎么保养chu **| lai |*的。
  “恩,吃饱了。再吃↓去,我的肚子会爆掉的。”
  “* na *可以说,你今天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吗?”
  我神色严肃的看着她,这个女人表面上很散漫,但是我知道她骨子里确实精打细算的。
  她表情一慎,随即不再像刚才表现的* na *么随意了,而是chong *我微微一眨吧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就连问我问题也可以这么不动声色。”
  我轻笑,她是何等的聪明,我又怎么不会知道,前几天,我打电话给她,问她a市的* na *块土di 的事情,她总是漫不经心的回答我说,一切都由我做主,现在她又大清早的打电话给我说想见我。
  我苦笑,真的是想见我吗,还是另有目的,面前的这个女人能够将ea发展到国外,就证明她是不容小视。
  “说吧,什么事情?”我还是* na *一句,淡淡的,几乎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
  “你非要把气氛弄成这样吗?”她皱眉,似乎对我的态度很不满,她的眼里甚至chu *现了一丝让我不解的痛楚。
  我差点忘记了她是一个演员,可以把什么事情都当做演戏一样,我依旧潋了潋眉目,没有看她,只是盯着* na *桌子上被她弄的一片狼藉的饭菜。
  “a市的* na *块土di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na *里有块金矿?”
  flower (hua )了三亿,仅是buy(中文:gou mai)一块对她*| lai |*说可有可无的土di ,而目的,仅是因为我喜欢,一开始我还傻傻的相信了,可是现在我却不能相信,看着a市* na *块大fei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一点点的展露chu **| lai |*,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当初这个女人为什么要flower (hua )三亿巨资*| lai |*buy(中文:gou mai)↓* na *块土di 了。
  她面色一慎,表情有些漠然,我可以认为她这是漠然了么?
  “为什么连我也利用?”我不知道自己知道了她的目的之后,心里为什么会难过,只是我不u想自己一直被蒙在谷里而已。
  良久,她抬起头*| lai |*看着我,眼神里充满的是无尽的悲哀,我不知道她这悲哀是从何而*| lai |*,只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心机太重,她会利用你利用到你心甘情愿的di 步,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当初没有去找她合作。
  “秦,如果我说我没有,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你信不信?”她突然shen chu *手*| lai |*抓住我的手,修眉微扭,样子很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