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90章 发现金矿
  果然,杨倩见我眸子里染上**,她连忙蹲**子,举手朝我投降。
  我在心底暗自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小样,现在才知道投降未免有些晚了吧,本*| lai |*当她一跨jin *这个山hole(dong ),我就没用打算放过她,现在正好找了个机会将她给活吞了。
  我shen 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随即就将她死死的抵靠在墙上,见她满脸委屈的样子,我怒。
  丫丫的,可是她先欺负我的有木有,她这是什么表情,搞的像是我强迫她一样。
  呵呵,好像是我在强迫她。不过比起她恶劣的拙计,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优雅。
  “秦,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heng(哼哈二将),现在才知道错了。未免有些晚了吧,小女人,刚才可是你先挑起我的huo *哦,这得你*| lai |*负责灭掉。”
  “凭什么,你是生气又不是被我勾起?”她嘟着一张Red(* hong *)唇,看似不满的样子。
  我邪笑,“不管是* na *个huo *,反正都是被你挑起的,你就得负责灭掉。”
  说完我就要朝她的Red(* hong *)唇上亲↓去。她一个闪躲,我继续追逐。我就不信自己吃不到她呢。
  就在她有偏向一边,然后定格在哪儿时候,我看准时机,就要亲↓去,她突然shen 手将我的头推开,满脸惊讶的看着我。
  “秦,你快看,* na *是什么东西?”
  经过刚才的事情,这一次我可没有上当,困住她的手继续斜视,“女人,你把我当傻子么,你认为你骗了我一次,同样的事情我还会上当第二次么?”
  “不是的,秦,我没有骗你,你快看啊,* na *黄黄的还泛着光芒的是什么东西?”
  她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果然* na *边的墙上是有些什么泛着黄光的东西,我将手中的灯朝* na *边照了照。
  然后我和杨倩都惊讶的看着* na *边墙,确切的说应该是整片都是明艳艳的黄,尤其是在我灯光的照she ↓,就更加显得刺眼。
  我们两个迅速的朝* na *边跑去,好不容易敲↓一块,放在手里,从之前过*| lai |*准备的放大镜看了看。
  “怎么样,秦,你能确定这是什么吗?”
  对于di 质学我在大学的时候还是学过一些的,而且我本人也非常喜欢,所以对于面前的泛着黄色的石头,我敢初步的断定,定不是什么普通的石头,更像一种金属,而再加上它的色泽偏黄,我就更加猜测应该是还没有炼化过的黄金。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最原始的黄金。”
  我的话顿时让她开心起*| lai |*,“* na *这么说,这整个山hole(dong )里都是黄金,而且这种没有经过融化的黄金正是市场上最缺货的?秦,我们快要发了。”
  她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的shen 手jin jin di 搂住我的脖子,差点把我勒得断过气去。
  “这个我还不太确定,不过我敢肯定这种东西定是金属没错,至于是不是黄金还有取样带回去经过验证才可以断定。”
  什么东西都可以发生变卦,所以在没有确定我手中的东西是不是黄金之前,我是不会像她这样开心的,因为我害怕等到结果chu **| lai |*不是我想的* na *样,* na *么我会更加的伤心的。
  与其到时候痛苦的伤心,到不如现在淡定一些,也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或许我的* xing *格就是这样,得不到的东西,我不会去越想得到,而是选择放手,让自己好过一点。
  从山hole(dong )回*| lai |*,我和杨倩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带着从山hole(dong )里取chu **| lai |*的一小块样跑去鉴定行* na *边,不过这件事情在还没有确定之前,我让杨倩先别说。
  她似乎很不满的样子,嘟着嘴巴,“我的样子像是个大嘴巴的人么。真实的,就算是鉴定chu **| lai |*了,我也会守口如瓶,不会向外面透露一个字,我还怕* na *些人会想着晚上跑*| lai |*wa 呢!”
  我但笑不语,这个小女人围护我起*| lai |*是不分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的。
  看着鉴定师傅带着放大的眼睛在一小块金黄色的石头面前看*| lai |*去的,我和杨倩的手都握得jin jin di ,现在是非常时期,说我平时装装淡定* na *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可是关系着我将*| lai |*的命运的问题。
  要是这一小块真的是黄金的话,* na *么我可就要成为a市第一个发现原始黄金之人,哦不,貌似好像是杨倩先发现的吧!反正不管了,杨倩是我的人,她看见的东西也等于我看见的东西。
  我想心底胡思乱想,忽然面前的师傅摇摇头,我和杨倩的心顿是被打入万劫不复之di 。
  我shen 手** fu ***杨倩的小手,示意她不要伤心了,就算* na *东西不是金块,我也有别的赚钱的办法。
  “可惜啊可惜啊……”
  “是ting *可惜的,老师傅,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耽误了你不少时间?”我满了沮丧的看着他,果然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人比较*| lai |*的实际,整天幻想自己突然发现一块大金矿是有些不切实际。
  就在我和杨倩都心灰意冷的时候,面前的老爷子突然*| lai |*了句让我们目瞪口呆的话。
  “可惜了,这么好的金矿,竟然就只有怎么多……”
  “什么?您说什么?”
  老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和杨倩死死di 抓住胳膊,使劲的摇晃,恨不得快一点把他吊起*| lai |*,把肚子里的话都抖chu **| lai |*。
  吓,我不会是听错了吧,刚才他说什么金矿,竟然就只有这么多?我真的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chu *了问题,可是真的没有听错,因为我看见杨倩的脸上也微微露chu *惊讶的表情
  我和杨倩都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他老人家看,生怕会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停停,你们两个年轻人是想要摇死我是不是,我这都一把老骨头了,还经得起你们这样折腾。”
  “老爷子,你倒是说啊,这块黄色的石头是不是金矿啊?”
  杨倩焦急的超值老爷子撒jiao (女乔),一副他若是不说,今天她就缠着他到明天的样子。
  其实我的内心也是非常澎湃的,现在的我是比谁都想要知道* na *块石头到底是不金矿,只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而已,*ying *是(bie)在心里不吭声,默默的盯着老爷子死死的看着。
  “小姑娘,我告诉你,这可是金矿,不是什么石头,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金矿,最原始的* na *种,现在我们国家就缺这种东西,哦,对了,你们是从哪里弄*| lai |*的啊?”
  老爷子不jin 不慢的看着杨倩说着,只是他的话刚一说chu *口,杨倩就跑过*| lai |*jin jin 的抱住我的脖子。
  吓,又*| lai |*,上一次我可是没差点被这丫的个给勒死,这丫的一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就就喜欢搂着我的脖子使劲的勒,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呢。
  “太好了,太好了。秦,你听到没有,这块石头是金矿,是金矿,我们快要发掉了。”
  “恐怕我这还没有发财就已经被你给活活的勒死了。”
  我在嘴里小声的抱怨了一句,没想到这女人耳朵这么精,立马松开了搂住我脖子的手,她看上去像* na *种被我强迫的女人吗,一点也不像。
  得到释放的我立马就大口大口的呼xi 口及着新鲜空气,“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太过* gao *兴,一时忘记了,呵呵。”
  她尴尬的朝我笑了两声,可是她* na *抱歉的话,让我一点儿也看不见她脸上对我的内疚反而是更多的恶作剧,我正想开口说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耳边却想起老爷子的话*| lai |*。
  “呵呵,你们这些年轻人呐,动不动就在我这个老人家面前搂搂抱抱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想的什么,是嫌我这老头子碍事是吧,* na *好,我先chu *去,你们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会儿,完了回头再叫我。”
  老爷子的话顿时让我和杨倩脸Red(* hong *)耳赤,本*| lai |*以为我思想不纯洁,没想到这老人家思想比我还不纯洁,这不,将我杨倩搂在一起,人家老人家都想到了要先回避一↓腾chu *di 方*| lai |*让我继续。
  看着老爷子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去,我gan 咳了几声,“咳咳,老爷子,您还是快根我们说说这块石头的今口 han 量吧?”
  虽然美人在前,我是想软玉温怀,可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弄清楚这块石头的今口 han 量,到时候再想着怎么去利用它,就算是再天然的金矿,里面也会今口 han 有一些杂质的,所以我现在想要急迫的知道。
  “想要知道金矿的今口 han 量,不急不急,还是你们办正事要jin 。”
  我晕死,老爷子的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雷人,这都一大把年纪了,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呀,说的这么露骨,不过脸皮本*| lai |*就很薄的杨倩了,现在就连我的脸也开始微微的Red(* hong *)了起*| lai |*。
  最后,我和杨倩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老爷子摆明了就是让我们在他的工作室里hole(dong )房,你让我怎么办。
  不是我不想hole(dong )房,只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
  “老爷子,您就别卖关子了,赶jin 说了吧,我这女朋友害羞,在这里恐怕是不行,我们还是得回家在chuang shang ,您要是不说的话,估计今天是不行了,我们得耗在这里了。”
  最后,实在是被*无奈,我才乱说话,可是我会这么说也只是想要快一点让他老人家说完了之后,我们再回去好好的想想办法,要怎么去利用山hole(dong )里的金矿赚钱。
  可是我的话敢一说完,就听到杨倩小声的在我的耳边说着,并且很用力的扭我的腰。
  “秦天穷,你胡说什么呢?”
  “哎呀,倩倩,你↓手轻点,疼。”
  我龇牙咧嘴的喊痛,这丫的是不是个女人的,这么粗暴的对待她男人?
  我被杨倩###,旁边的老爷子看着我们两个打闹,倒是笑得满脸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是啊,我这个老人家是耽误了你们两个好事啊。* na *么我就赶jin 跟你们说,好让你们回家生小宝宝去啊。”
  老爷子的话差点让我和杨倩没有喝shui *直接pen( 口贲)掉,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我在心底真心的对他佩服,这丫的内功深厚啊。
  从鉴定行回*| lai |*,我直接让杨倩回公司给我拟一份报表,是关于山hole(dong )里的黄金的用途的,我们估测一↓,* na *些黄金几乎是沾满了整座山hole(dong )。如果*ying *是采取,恐怕会破坏里面的di 理结构。
  在知道了山hole(dong )里的金矿,我又打电话告诉了alla,本*| lai |*是想听听她的意见,可是这个小女人竟然说随便我,她都听我的。
  我没有打算把这些金矿都开采chu **| lai |*,根据黄金的price (中文:jia ge)走势,这几年一直都是在暴涨之中,我觉得还是等到黄金涨到一定程度达到饱和的时候,再开采也不尺。
  不过又想到这么达到一块金矿如果要是开采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它的,虽然现在不是什么古代,别人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强。
  但是时间一长难保不会chu *什么端子,所以我和杨倩商讨之后还是觉得先在这里建个开采区域,目前还么有发现这个山hole(dong )以外的di 方会不会有什么金矿,但是底↓层的* na *些矿物质还是可以好好利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