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87章 和解
  我咆哮的朝他吼,现在真的很怀疑黄胜集团是不是他一手打↓*| lai |*的,就这么点思考问题的能力还跑*| lai |*叽歪什么,趁早回家都修炼几年,在chu **| lai |*混。
  “你胡说,哥哥对我一直都很好,他说自己会这么惨都是你害的,没有说其他的人?”
  我真的想找一块豆腐撞死自己,看这丫的脑袋是不是少了一根劲呢。
  看着他一副咬定我就是* na *个罪魁祸首的样子,我有些崩溃,极度想抓狂,都被身旁的女人jin jin di 握住自己的手,才得以冷静↓*| lai |*。
  不是我才是* na *个受害的人么,现在到成了他黄并强是个受害的人,要是让杨小漫听到他的话,估计* na *丫的会用长的能戳气球的指甲掐他脖子。
  颠倒是非也不是这样的。
  “你哥哥之所以会这么说,* na *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替罪羊羔,你不是黄胜集团的总裁么,你去查啊,查查你哥哥以前到底对我们做过什么些见不得人勾当?”
  压抑的太久,想找一个发源泉,我不顾及他是有多么的围护自己的哥哥,有什么话我就直说好了,再说了,我说可都是事实,又不是什么凭空& nie (一种手法)造的假象,我Ta Ma的怕什么。
  咽了咽吐沫,继续说,“你哥哥会有今天这样,就算不是我,其他的小公司也会* gao *他的,恶意破坏上市公司的股票,这可不是什么说着玩的事情,你自己也有公司,如果又人*| lai |*搞你们黄胜的股票,*迫你们解盘,你乐意么?”
  我咆哮,惊呼是朝他疯狂的大吼,这今天压抑的心情经过今天的大吼之后,突然间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看*| lai |*,有什么事情还是得大声的说chu **| lai |*,这样人才会舒服很多。
  “不可能,哥哥不是* na *样的人,你骗我的,你骗我的……”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摇着头,我看他这样,黄并强会被二股东利益还替人家数钱一点也不怪,这兄di 俩还真是一对,都是脑残,没的说。
  而更加可爱要数黄胜派过*| lai |*的两个* gao *大的杀手,我对他们可是没有什么还印象,见他们两个一个个睁着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接↓*| lai |*要怎么办。
  很滑稽的样子,我一↓子想笑。真是两个蠢货,到现在还看不懂情势么,当然是赶jin 走人咯,这个黄董看样子很快大家就要站在我们这一边了。
  而再转过头看着瘫坐在di 上的俊美男人,说实话,这个(jia huo )长的真的很漂亮,甚至比我身边的女人还要漂亮,瞧瞧这皮肤,我看着都有能够挤chu *shui **| lai |*,Ta Ma的比女人的还有嫩White(颜色bai ),还有这一张小嘴,像是涂了唇蜜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一亲芳泽。
  发觉自己看黄胜的眼神有些不对劲,赶jin 打住,强迫自己的视线转移别处,“喂,你别哭的这么伤心好不好,我又没有###你。”
  这丫的该不会是喜欢他哥了,哭的这么梨flower (hua )带雨的,活活的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怨妇,让作为为男人我的看的都有些心疼。
  我在心底忍不住想,如果这丫的是个女人的话,爷我一定上了他,Ta Ma的,光是看这皮肤guang * hua *的就知道是个小受,就是不知道在chuang shang 的功夫怎么样!
  啊,呸呸!秦天穷,在想什么呢,面前的可是男人,你怎么上他,他是断袖之癖,你可是百分之百喜欢女人的* na *种,不要乱搞* xing *取向。
  我赶jin 在心底打住自己不再去幻想自己和这个shui *嫩男人。
  “喂,你到底起*| lai |*啊,我们回家好好的谈谈你哥的事情,别在这里一直赖着不走啊,我还要回家睡觉。”明天可是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处理呢。
  看着他哭Red(* hong *)的双眼,我终是不忍心对他凶。
  擦,这才对他说几句重话,这丫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珍珠一样,我有些头疼,这丫的还是不是个男人,之前看他在拍卖行* na *气势,* na *拽样,在回过头*| lai |*看看他这哭的像个孟姜女一样的凄惨,我真怀疑这世上是不是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黄胜。
  而事实证明,* na *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双胞胎也不会长得如此的相似,更何况他就只有黄并强* na *渣一个哥哥。
  黄胜我想他大概是把黄并强看的很重,毕竟他是黄家的si 禾厶生子,听alla说他哥哥对他很好,我很难相信,像黄并强* na *种人渣又怎么会把会把不是自己亲di di 看做亲di di 对待呢,就算是亲di di 以黄并强做事的风格,我就觉得也不可能让黄胜对他这么好吧,以至于围护到疯狂的di 步。
  “喂,男人你要是再不起*| lai |*的话,我可先走了啊,到时候别说我没有把二股东的犯罪的数据给你,这样你哥哥可就要一辈子替他背black(hei )锅了。”
  我故意把声音说的很* gao *,果然我的话一说chu **| lai |*,他就立即抬起头*| lai |*看着我,“真的吗,你说你有二股东的犯罪证据,* na *么只要我有证据,* na *我的哥哥就可以不用被警察追捕了么?”
  “呐呐,我可没有这么说啊,我只是说如果你再怎么↓去,你哥哥就要被警察追捕一辈子,可没有说你掌握了二股东的证据就可以还给你哥哥一个清White(颜色bai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哥以前做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情。”
  这最后一句话,我说错了,他确实是不知道他哥哥对我和杨小漫做了多少错事。
  看着他刚才满脸激动的样子,现在又变得有些沮丧,我继续开口说,“不过,你可以试着为你哥哥翻案,前提是要将二股东和你哥哥暗中勾结的事情查歌彻底,抓住其中的证据,将二股东搬到,还你哥哥一个清White(颜色bai )。”
  我说着,顿了顿,然后又开口说,“当然,你哥哥在对抗龙华这件事情上也没有少chu *力,到时候真的查起*| lai |*,也难免会将你哥哥以前做过的* na *些坏事翻chu **| lai |*,不过这样应该是可以减少你哥哥坐牢的时间吧。”
  我说的是实话,但是也不太肯定,黄并强这件事情涉及到商业界还有政治界,对于商业,我多少还是懂一些的,但是这政治,我可是一点也没有在这一层打过交道。
  我的话像是给他打了一定镇定剂,令他顿时振作起*| lai |*,一点也没有刚才* na *样伤心yu (谷欠)绝的样子,像是哪个男人把他给甩了一样。
  “好,为了我哥哥,你就先暂且放你一马,不过如果让我查到你是骗我的,我一定会再找人杀你的。”
  我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对他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心里*| lai |*腹语的,你认为我被你追杀一次还会傻到再让你追杀第二次么?
  开什么玩笑,你当我是你啊,傻到这种程度。
  “我丑话可先说着前头啊,要是你找到你哥哥以前的* na *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到时候被外界普光,警察再给他加个四五年的,你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啊。”
  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生怕这丫的到时候会说我因为没有事先通知他,黄并强的事情,而导致他想帮黄并强翻案,反而更加害得他继续要被警察追捕,这可怨不得他啊。
  有alla和他派过*| lai |*杀他的两个杀手作证,我一脸狐疑的样子。
  可是这丫的根本就是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不可能,我哥哥不是* na *样的人,除非是有人想陷害他。”
  “你这是什么眼神,认为我会去吃饱了撑着跟你哥哥一样,没事去弄点事情chu **| lai |*么?真是的,我可不是* na *种人,我现在可忙着呢,a市的* na *块土di 要开发,你认为我有时间去管你哥哥的事情?”
  对于他的怀疑,我视之以鼻,实在是太过分了,我看上去会* na *种再背di 里陷害别的人坏人么?
  很显然,儿子都说我长得一副哇哇脸,要不然我怎么会受* na *么多女人欢迎呢。
  看着黄胜就要起身离开,我不拍死的赶jin 上去shen 手抓住他的胳膊,“喂,你走了,* na *两个人渣怎么办?”
  大概是说黄并强* na *个人渣说对了窍,现在我不管是见到谁都是一口一个人渣的叫,见黄胜皱皱眉头,随即他从自己的怀里掏chu *一张支票,随时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几个字,“这是给他们两个的雇佣费,你替我交给他们两个。”说完他就扭头走了。留↓一脸莫名其妙的我。
  “喂,你不能就这么走了。我们要怎么回去啊?”
  不管我怎么大声的呼唤他,事实证明,这丫的根本就是一个耳聋,甩都不甩我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无奈之↓,我走到* na *两个刚才还对我和alla要钱的人。
  “呐,这是你顾你们的钱,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我很不客气的把支票甩给* na *两个大汉,抓住alla就离开了。
  留**后两个White(颜色bai )痴还满脸的得瑟,“呵呵,大哥,没想到我们没有杀人也可以赚这么多钱,五百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啊。”
  “就是!”
  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面对这两个White(颜色bai )痴我是一点也说chu **| lai |*。索* xing *就留↓他们和alla一起走好了,省的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