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83章 * na *个男人叫黄胜
  “如果不是你,我们也用不到用三亿*| lai |*拍↓,你是在幸灾乐祸么?”
  我很不客气的拉过alla的手,把她像护小鸡的一样的护在自己的身后。
  “呵呵,拍卖会本*| lai |*就是这样,你不会不董这其中的规则吧?”
  他轻蔑的口气使我怒气横生,Ta Ma的,老子不懂怎么样,老子是大别山里chu **| lai |*的不行么,我气得青筋暴起的hands(* shuang * shou *),在袖底↓jin 握拳头,旁边的allashen 手jin jin di 握住我的手,头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我的怒气才得以消停↓*| lai |*。
  不过看见面前的长得跟个人妖似的男人,我的气还是不打一处*| lai |*。
  “黄总,拍卖会已经结束了,不知道你*| lai |*找我有什么事情?”alla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没有畏惧,言语见尽显平淡的口气让不仅从心底对她微微的佩服起*| lai |*,这样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女人,如今已经chu *落的这样的精gan 。我是从骨子里欣赏她的。
  “alla,我是*| lai |*祝贺你的,你竞标到a市的* na *一块土di ,难道还不* gao *兴么?”
  他话不搭边的和alla说着,让我很恼huo *,这个男人敢情就是在故意和alla搭讪,本想就这么拉着她走掉,可是我就是想看看这个男人怎么在alla的面前chu *丑。
  “黄总,我和你并不熟吧,现在我还有事情要做,如果你没有别的身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果然不愧是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alla,就连拒绝男人也是这么有气质,我在心底真的爱死她了。
  看着姓黄的男人脸一↓子阴沉了↓*| lai |*,我的心中就暗自叫shuang XX大XX,就该这样,谁叫他没事倒贴过*| lai |*,人家女人都已经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还意味的不要脸,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
  我在心中暗自将他狠狠鄙视一番。只见这个(jia huo )在alla哪里碰到壁,却讲目光转到我身上*| lai |*。
  喂喂,大哥,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男人啊,你不会是* xing *取向吧,对我感兴趣?
  “这么是龙华刚刚上任的秦董事长吧?”
  他的话犹如犹如pao灰一样的,顿时让是有些惊讶,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就算我在龙华掀起一段小小的新闻,可是这里是拍卖行,*| lai |*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我连面前的这个男人叫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看他的气势也不会低于我,不然人家怎么会开###chu *两亿呢,这把龙华卖了也卖不到这个价钱,只是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知道我是龙华的董事长?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眼神中带着警惕,面前的这个男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好,现在就更加的讨厌他了。
  他笑,笑的很轻狂,“你说呢,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相信我们还会见的。”
  他最后一句是看着alla说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的脑海中只是泛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总感觉这些天会要发生一些事情*| lai |*。
  “alla,你认识这个男人?”
  她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认识,但是不太熟悉,不过以我对他在商业界的了解,他是chu *了名的做事快很绝,这也真是他年纪轻轻就在商业界有所作为。”
  “他叫黄胜,他是黄胜集团的ceo,有名的国有企业,不过,据说就是因为他做事太过很绝,在商业界得罪过很多的企业家,曾经他还被人追杀过一阵子,不过这些我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你也知道娱乐八卦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假的?”
  alla的样子倒是很无奈,我知道她也是娱乐界的,只不过我很少关注这些,我觉得搞chu *这些事情的都是闲着没事做的人。
  “可是,我看他好像很喜欢跟你搭讪的样子?”我莫名其妙的突然*| lai |*了这一句,话刚一说chu *口,我就后悔了。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吃醋吗?”
  她歪着头,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眸子盯着我看。
  我脸Red(* hong *),顿时shen 手挠挠自己的后脑勺,“就当我刚才没说!”
  很显然我的样子让她起疑心了,这么不自然的动作是个人都会想我刚才说的话是有多么的想知道答案了。
  “还不承认,你的表情都已经chu *卖你看了。”
  “有吗?”我连忙shen 手捂住自己的脸,睁着眸子瞅着她。
  她狡黠一笑,“靠,你丫的竟敢骗我!”
  “你给我站住,别跑,听到没有!”
  “你*| lai |*追我呀。”
  “你丫的还跑?”
  我一路和这个女人追逐着,我明White(颜色bai )自己现在的心情,真是大好,不仅看着叫黄胜的* na *个男人在我面前chu *丑,还看见alla对他露chu *一副讨厌的脸色,我的心中就shuang XX大XX到不行。
  “你说,* na *个叫黄胜的是不是* na *种很恶心的男人?”
  不知道怎么了,经过黄并强* na *件事情之后,我就对姓黄的男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尤其是我貌似在黄胜的身上看见黄并强的影子,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 na *么讨厌他了,原*| lai |*他也是姓黄啊。
  “反正外界传言他做事的手段让人很不shuang XX大XX,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止步罢休。”
  “* na *为什么这一次,他没有和我们竞争到底?”我皱眉,一副不解的样子。
  她转过头*| lai |*,笑着,“如果换做了是你,你会用三亿*| lai |*buy(中文:gou mai)↓这块土di 吗?”
  “不会!”我的回答是过断的。
  “* na *不就行了!”
  “* na *你怎么会flower (hua )三亿*| lai |*buy(中文:gou mai)↓* na *块土di ?”我依旧皱眉,不解。
  她轻轻的将头放在我的* tui *上枕着,“因为我相信你会给我带*| lai |*更多的财富。”
  她的话让我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第一次,我被一个女人感到的一塌糊涂,眼眶里的泪shui *直打转,我强忍着才*ying *是将泪shui *(bie)回眼里,不让它留↓*| lai |*。
  “alla,谢谢你,谢谢你对我信任。”我知道她是为了我才会这么做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她的。
  “傻瓜,谢我什么,我曾经不是说过,你只要过你的生活就好,我碰见自己的喜欢的东西,为他付chu *一点也是应该的啊。况且我们之间又没有承诺过什么,你也不用觉得自己对我亏欠什么。”
  她的目光中泛着淡淡的幽光,我俯身在她的额前轻轻di 落↓一个吻。
  我们俩个就这样一直静静di 坐在草di 上看着面前的大海,夜很black(hei ),夏夜的海边格外的安静,有些风中chui 口欠过的海shui *淡淡的香味,我闭上眼睛,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良久,我才淡淡的开口问她,“你说刚才* na *个男人叫黄胜,* na *么你知不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哥哥di di 的?”
  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是把他和黄并强联系在一起,尤其是他笑的时候,* na *狡黠的神情跟黄并强真的很像。虽然黄胜长得比黄并强要好看的很多,但是我还是感觉他们有哪些di 方很像。尤其是* na *一双眸子,真的很神似。
  见我这么问,她突然转过头*| lai |*,然后皱着没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黄胜一直被称为商业界的鬼才,但是关于他的身世,我还是不太清楚,他不是黄家的亲生儿子,但是黄家的人却对他很好,听说,他还有一个哥哥,不过,他的哥哥叫什么,我就不知道的,也许是个si 禾厶生子吧。”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就立即提到嗓子眼上去了,黄胜还有一个个哥哥,* na *会不会是黄并强,难怪我总是觉得这两个人长得很像,尤其是* na *笑的时候特别的相似。
  还有从我和alla一jin **| lai |*参加拍卖会的时候,貌似他都一直针对着我们,现在我才知道,这丫的定是恨我把他哥哥害的* na *么惨,找我报仇*| lai |*着。
  “秦,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问起黄胜的事情?”
  她皱眉,满脸的不解,我shen 手**她的脸。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黄胜的哥哥就是黄并强,之前龙华差点倒闭也是因为他哥哥黄并强和我们公司的二股东勾结,想整垮龙华,*迫杨小漫↓位,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我找a市的市长将* na *些散股全部都受回*| lai |*了。”
  我看着她眼中带些微微的惊讶,随即又开口,“后*| lai |*,龙华的股市终于稳定了,但是我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我找人暗中查找黄并强和公司的二股东勾结的证据,却让我查到他暗自勾结black(hei )帮公然对龙华的股市jin *行炒作,当然这些都是二股东唆使他做的,他自己也被利用了还不知道。”
  “后*| lai |*,我将他的犯罪证据交到公安局,公安局经过证实,以他恶意妨碍股市差点造成国内上市公司倒闭的罪名将他拘留一年半,可是黄并强大概是被这坐牢吓到了,竟然敢越境chu *逃,惹怒了公安局,现在对他↓追捕令,”
  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大概描述了一边,看见alla对我露chu *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微微一笑,“怎么,你也觉得我很不讲人情?”
  她摇头,“不,秦,之前我是在网上看了关于你们龙华的新闻,说你是因为勾结公司的* gao *层才将龙华原本的董事长拖↓台,只是不知道原*| lai |*你也有这么man的一面。”
  我苦笑,这些人还真的有颠倒是非的本事,原本受害的人就是他,现在他到成了* na *种为了权利而不择手段。
  “* na *你相信我吗?”我看着她的脸,认真的问。
  “相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吻就落在了她的脸,chan (缠)mian(纟帛)且温* rou *。
  “对了,后*| lai |** na *个二股东怎么样了,好像整件事都是他搞chu **| lai |*的?”
  她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眸子盯着我看,让我心里有些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我对她轻轻一笑,“二股市是公司的元老,而且在龙华,除了我的股份占得最* gao *之外就到他了,所以我如果强行将他赶chu *公司就会引起公司的抗议。”
  我的嘴角泛起一抹苦涩,最后还是没能将他赶chu *公司,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是杨倩的亲身父亲,我是不可能对他做的有多么的绝决的。不过这么原因我都没有跟她说,怕她会误会什么,从什么开始,我已经顾及她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