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我没有想到自己当初好心成全的一对,竟然是错误的,看着王敏哭得伤心的脸面,我才知道,刚才她对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她是真的想要跟我在一起。
  “对不起,敏敏,我不知道当做* na *么做会伤害到你,对不起。”
  我shen 手一把将她抽泣的身jin jin di 搂住,我不知道自己曾经成全她和丁亮导致她这般痛苦,我真的是该死。
  “秦哥哥,你知道吗,其实以前我就已经很喜欢你了,当我得知你和小漫姐困在山林里迷了路,我的心都被掉了起*| lai |*一样,后*| lai |*看见你还活的好好的,我真的很开心,可是昨天晚上我看见,我看见…………”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我不忍心让她再提起昨晚的事情,我知道这对她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不,我要说,我要你知道,我的心里对你的感觉。”她小小倔强的身躯在我的怀中探chu *一颗小脑袋*| lai |*,倔强的小脸,哭得有些脏兮兮的,我shen 手替她拂去* na *还挂在脸庞的泪shui *,她根本就像一直好哭猫一样。,惹惹人怜。
  “秦哥哥,你知道吗,当我看见你和小漫姐在浴室里* na *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很痛,很痛,我多么想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我没有办法去告诉自己* na *是假的。”
  “怎么办,秦哥哥,我喜欢上你了,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了,只要我一看见你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里就会难受。难受到不能够呼xi 口及。”
  她睁着眼睛看着我,目光中的祈求,我完全都能够明White(颜色bai )的,只是我和她终是不可能的,我已经生过两个儿子了,还有我曾经和* na *么多的女人搞过关系,这要让她老子知道了,非得找人剁了我不可,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一直的躲着她的原因。
  可是看着她眼中的伤痛,我知道她不止是对我仅仅有好感这么简单而已,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够给她。
  “敏敏,你知道吗,我已经有两个儿子了,还有我女人关系很复杂,曾经和很多女人上过床,这样的男人,你会要吗?”
  我说的一点也不夸张,我也不是想要伤害她,只是在告诉她一个事实而已,让她看清我的面貌,不要被我的温* rou *所迷惑。
  第一次,我竟然在女人面前说自己的不好,我有些越*| lai |*越不了解自己了,以前的* na *么个只会和女人乱搞关系的秦天穷似乎已经不存在了,这或许是我有家了吧,有杨小漫她们,我只想好好的守护这个家,不希望她们都离我而去。
  “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秦哥哥。”
  王敏说着就要将她的* na *小**凑上*| lai |*,幸亏我闪躲的快,要不然就被她得逞了。
  可是她却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皮膏药一样的粘贴上*| lai |*,不管我往哪里躲,她都jin 追不舍的样子,最终无奈,我只好shen chu *手*| lai |*阻挡了她的jin *攻,我没有想到她一个小女孩竟然也会这么主动去吻男人。
  可是我再我放↓手*| lai |*的时候,我看见她* na *张White(颜色bai )皙的小脸蛋竟然chu *现了俩抹可疑的Red(* hong *)晕,我才知道刚才她是鼓起多大的勇气去吻我的,可是却被shen 手阻挡了,她的心里该是多么的难受。
  我shen chu *手,抬起她微微还有Red(* hong *)潮残留的脸蛋,对准* na *一张Red(* hong *)唇就印了上去,现在我什么都有没有去想也没有去管,也忘记了自己已经是有两个孩子他爸的男人了。
  我只是抱着想要去** fu **平一个少女受伤的心,仅此而已,可是我却不知,这一吻,换*| lai |*的却是我付chu *更大的代价。
  我的唇在触碰到她* rou *软的双唇的时候,* na ** rou *软的触感让我不想就这么的放开,还想得到的更多。
  shen chu *灵舌探jin *她的寒蝉小口之中,xi 口及取她口中的###,* na *么的香甜,shen 手狠狠的按住她的后脑勺,食指###她* rou *软的发丝之中,加深了这个吻。
  不得不说,王敏的身躯很* rou *软,只是轻微的触碰就令我hot(英文:hot,中文:re )血沸腾起*| lai |*,她* na *特有的少女体香更加的充斥着我的大脑,一只手很自然的就攀上了她的腰肢,一个翻身将她狠狠的压在身↓。
  本*| lai |*只是浅尝则乱的品尝一↓,现在好了,一发不可收拾。
  我的大手探jin *她的内衣引*| lai |*的她一阵轻颤和###,我知道她还是个雏,我全身的细胞都亢奋了。
  又是一个今口 han 苞待放的flower (hua )朵,我秦天穷何德何能,老天爷竟然这么善待我。
  我的吻狂扫她全身,很快的,她* na *嫩White(颜色bai )的肌肤在我的摧残之↓变得有些惨不忍睹,可我的心里还是满足的。
  “秦哥哥。”
  王敏* na *迷离jiao (女乔)* rou *的声音在我的身↓想起,我知道她想要,看着她身↓(水显 shi 水闰 run )了,我就知道现在已经忍的受不了,只是我不想伤害她,想尽量的减轻她的痛苦。
  在最后,我的*qian xi ¥全都做完了之后,*索到了* na *少女的幽径之di ,我疯狂了,* na *一刻,我放↓了心中所有的一切,我告诉自己只是再** fu **慰一颗受伤的少女的心灵而已,我告诉自己,是喜欢她的,仅此而已。
  “秦哥哥,啊!”
  她的一声叫唤,我已经挤jin *她的身体里,随着她痛苦的一声,我知道我chong *破了她的阻隔,让我们两个更加jin 密的接触。
  “敏敏,痛就叫chu **| lai |*。”
  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从她额角边的汗珠,我知道她应该是很痛的,还有她jin jin di 咬着自己的**,最后我看见了一丝血丝,我有些不忍心,想从她身体里退chu **| lai |*,可是我怕这一chu **| lai |*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是自si 禾厶的,在这样美好的面前,我的自制力是廉价的,所以我没有,选择的是更加疯狂的折磨着她。
  我一遍一遍不停的在她身体里奔驰,直到她累的晕死过去,我才依依不舍的退了chu **| lai |*,看着她疲倦的小脸,我满足的笑了笑。
  今夜,我摧残了一位少女的心,从此沉沦,天涯海角的痴缠,究竟是错还是对,我没有去想。
  这一刻我只要去想她之前的隐忍,为了顾及我的感受,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忍受着痛苦而让我达到gao潮的*样,我知道,我的心在* na *一刻已经沉沦了,从此万劫不复。
  第二天早上,看着王敏从我的怀中醒*| lai |*,轻轻di shen 手刮了她一↓* gao *ting *的小鼻梁,这里是医院,我可一点也没有忘记,昨晚我们两个可是在医院里演绎了一段真人秀啊,我已经好几次看了这医院的门。
  就是不知道这里的墙壁隔音效果怎么样,昨天晚上我们两个达到gao潮的时候忍不住叫chu **| lai |*的声音不知道隔壁的病人有没有听到。
  我不禁心里有些汗意觉得自己越*| lai |*越疯狂了,之前和杨小漫在野外打野战,什么都没有阻挡就* na *么上演***,不过* na *里是树林,没有人会*| lai |*,我们就放心大胆的去做了。
  可是这里不一样了,这里可是医院,要是万一被人看见了,* na *该有多么的影响形象啊,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可忘记了,* na *就是这里的医生可都人之王敏了,要是传到了她老子的耳朵里,我的小命恐怕不保。
  “秦哥哥,你在想些什么啊?”
  王敏见我醒了没有说话,并有些好奇的问我。
  “* na *个,敏敏,我们昨天晚上的事情,医院里有没有人看见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
  可是我的话问话,这个小(jia huo )却满脸的笑意,“呵呵,秦哥哥,你的脸Red(* hong *)了哦。”
  她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你还笑,都怪你,要不是你【gou && yin】我,昨晚也不会* na *丢人了。”
  我将所有的责任都丢给了王敏,可是这个小(jia huo )却似乎很满足的样子。扬起小巧的眉mao *朝我挑挑,一副很欠扁的样子。
  看着她这个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shen chu *手挠她的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看你还敢不敢对我这样。”
  “哈哈,别,别挠了,我求饶,求饶还行不行?”
  “说你知道错了。”我继续挠她的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
  “好,秦哥哥,我知道错了,行不行,你别挠了,yang (羊羊羊),呵呵。”
  王敏被我折磨的有些笑的喘不过气*| lai |*,满头的发丝也乱成鸡窝,我看着还不shuang XX大XX就shen 手去帮她弄弄,看起*| lai |*比刚才还要乱糟糟的,我的心里才舒适了一↓。
  “医院里请不要大声喧哗。”门口传*| lai |*一声护士严厉的声音,我和王敏立马收敛了,知道我们刚才的声音是有些太过了。
  看着* na *个护士的脸色,我顿时窘迫,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和王敏在gan * na *种是的时候,她有没有听到,还是她听到了不好意思jin **| lai |*打断我们?
  汗颜,要是真的这样的话,我只要一想到,* na *个护士就* na *么站在门口看着我们,又不好意思jin **| lai |*,最后只好做吧。我有些yu (谷欠)哭不得。
  “秦哥哥,刚才* na *个护士好拽哦,我回去叫我爹di 开除她吧。”
  耳边传*| lai |*王敏小小的不满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