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77章 对抗二股东
  这一天,我正做在老板椅上翻看文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请jin *。”
  杨倩抱着一大叠文件走过*| lai |*,看着我,面色有些为难。
  “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见她为难的样子,我想,公司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些天,公司的* na *些懂事也被我清理的差不多了,还能发生什么事情*| lai |*,我皱眉,示意她快一点说。
  “秦,这是* na *些被你开除的懂事的答案,里面是有很多人暗自在公司里挪动公款,但是我查到,每一次的公款挪动都跟公司的二股东有关,我们要怎么做?”
  杨倩的话顿时在我的心中敲起了警钟,我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二股东是她的亲生父亲,如果我对他做chu *什么事情*| lai |*,她的心里也不好过,说起*| lai |*,二股东还是我的老丈人,杨倩可是我的女人,怎么讲也得给她老爸留一些面子。
  只是,前些天,我接着公司chu *事的缘故,在董事局大搞裁员,但是只有公司的二股东,我没有裁掉。
  不是我不想裁掉他,而是没有这个能力,在龙华,现在股份占的最多的人是我,随后就到二股东了,他是龙华的元老,如果我强行将他踢chu *董事局,势必会造成公司的不满,内部人员动dang 。
  毕竟我才刚刚上任,经验还不足,在市场上也还够熟练,就这么冒冒然的把他踢chu *龙华实属↓↓测,我准备等我在龙华的羽翼**之时再将他踢chu *董事局,不过现在看*| lai |*是我是等不到* na *天了。
  看chu *杨倩的为难,一边是我,一边是她老爸,不管她帮助谁都会伤害到另一方。
  “杨倩,这件事情你就别* cha *手了,由我*| lai |*处理。这几天,就当我放你的假,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一↓,等养足了精神再*| lai |*公司上班吧?”
  我不想让她左右为难,就找这么一个借口让她回家。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你放心好了,就算我和二股东闹什么矛盾,* na *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我也不会把他*向绝路的,毕竟他还是你亲身父亲,虽然没有养育你,但是这亲情浓于shui *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看着她小小的脸上,因为这两天一直帮助我处理公司的事情而熬夜熬的有些泛黄,我的心中闪过一丝的心痛,今天她肯见她父亲的事情告诉我,已经很感激了,我不需要她对我和二股东之间做任何的选择,只要她好好的呆在我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见她迟迟犹豫不决,我起身,走过,shen 手在她的秀发上轻轻di *了*,示意她放心好了。
  “乖,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一↓,这些天为了龙华的事情,你也忙了一阵阵,瞧瞧,你这张小脸瘦的已经不成样子了,回去好好的休息几天,等我把这件事情处理之后,在叫你*| lai |*公司上班,好不好?”
  我的话语在她的耳边轻轻###,还时不时对她###的小耳垂吐chu *一↓温* rou *的气息,惹得她一阵脸Red(* hong *)。
  她像个小猫mi 一样的对我轻轻di 点点头,一双明亮的大眸子中充满了对了我相信,看着这样可爱至极的她,我的**一个收jin ,身体不自觉的朝她* rou *软的jiao (女乔)躯上靠近。
  意识到我眼中的灼hot(英文:hot,中文:re ),她的眼神###现一抹jin 张还有害羞的神色,更加的令我想立刻就把她压在身↓好好的痛爱一番。
  最近为了整顿龙华,我都好久没有近女色了,尤其是* na *几天我几乎都是天天睡在龙华,根本就没有满足过自己,现在只有我微微依靠近杨倩的身体,我全身的细胞就在叫嚣着。
  看着她在我怀着jin *退两难的样子,不知所措的她,↓一秒,她* rou *软的身躯更加jin 密的贴在我的身体上,我偌大的手掌jin 握她的细腰,将自己的炽hot(英文:hot,中文:re )jin jin di 抵触着她的小腹。
  杨倩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女孩,好多次我们都共同达到天堂般的感觉,也是在办公室,似乎我和杨倩做的时候几乎都是在办公室。
  她jiao (女乔)羞的脸面不知道放哪儿好,因为我把她的腰肢扣得太jin ,迫使她将脸jin 贴在我的xiong 膛上,从她鼻息间pen( 口贲)洒chu **| lai |*的气息,直接chong *刺着我的大脑神经,我已经等不及了,shen 手就朝她的内衣里探取。
  “不要啊。”我粗辱的动作惹得她一阵chan dou (颤抖吧!凡人!),“这里是公司啊。”
  “我知道啊,可是我就是想要你怎么办?”
  我的声音中带着嘶哑,还有暗沉,这是染上**的男人所发chu **| lai |*的声音。
  “你不说,让我回去好好休息的吗?”
  “让我先吃过你,再回去也比尺。”
  “秦天穷,唔唔……”
  看着她即将要发怒的小脸,后面的话全部都被我吞jin *嘴里,今口 han 住她*桃般的小Red(* hong *)唇,深深的###,像是在品尝一件很美味的东西一样。
  杨倩的味道真的很好,尤其是她天生特有的女人香味,让每一个男人都魂牵梦绕,在我的爱** fu **她,她隐忍难耐,轻声的嘤咛了一↓,更加激起了我沉睡在身↓的男人**。
  大手滑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像是沾染了酒精的huo *药,瞬间燃烧起她整个身子,*| lai |*到她的腰间,轻轻托起她细如shui *snake(she 虫它)般的腰肢,讲自己的炙hot(英文:hot,中文:re ),对准少女的幽静,猛的一个ting *身。
  听到她满足的###,我像是一条被打了兴奋剂的shui *snake(she 虫它),在她的身体里面不断的畅游,她越是###的厉害,我的成就感就越* gao *。
  经过一番激战过后,看着她沉睡的小脸,轻轻di 在她的脸上落↓一个吻,我满足的笑了。
  杨倩走后,我没有对二股东怎么样,毕竟他还是公司的二股东,还有杨倩的亲身父亲,我知道就算她不说,我也能够感觉到她是不希望我和二股东之间发生什么事情。
  我只是找*| lai |*了冷颜玉,让她帮我暗中注视着二股东的行迹,,顺便也收集一↓他犯罪的证据,她以前也是black(hei )党组织的,对于暗中查一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而害得龙华差点倒闭的黄并强,我是怎么也不放过的,说实话他真的是一个做事情没大脑的蠢货,二股东表面上和他合作要打击我和杨小漫,实际上是想借用他的名义在龙华搞chu *一些事情*| lai |*。
  现在龙华被市长用* gao *价收购回*| lai |*,当然黄并强投入的* na *些钱只当做打shui *漂了。当初和他一起合作的公司的二股东是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他可就惨了,输的一分也没有。
  钱没有,外加我给他一个恶意破坏上市公司的股市,现在已经被公安局↓了通缉令,见到他就要抓jin 公安局里吃牢饭。
  本*| lai |*是没什么,只要他jin *去做过两把,家里人再往公安局里砸一些钱就ok了。可是谁叫他* na *么担心,一听见自己要做牢了,就吓得赶jin 回家收拾东西逃跑,惹怒了警察局,现在他的罪过就更加大了。
  “秦少,你真厉害,不用chu *手,也能够将黄并强弄得身败名裂,当初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聪明呢?”
  酒吧里,张一顺斜着眼睛看着我,手里的冰裂还不停的被他摇晃着。
  “是你太不够注意我了,我本*| lai |*就很聪明啊。”我shen 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shui *,顺着hou long↓肚,**辣的烈酒从我hou long一路烧到我的胃,良久才稍稍的好一些。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爱上了这种浓烈的酒,以前我是很少喝酒的,只是偶尔和适当王宁*| lai |*酒吧把把妹而已。
  他看着我,忽然眼神变得严肃起*| lai |*,“秦少,说真的自从你当上龙华的董事长之后,整个人就变的很多了。”
  我心中一慎,曾几何时,我觉得自己如果有一天站在金字塔上的最顶端,我绝不会像* na *些有钱人一样,用着势力的观光看世界,而现在张一顺这么严肃的说我,让我觉得自己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男人一有钱的就会变坏,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我故作很自然的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这一次我受到了上一次的教训,只是稍稍的喝了一小口,笑着看他,“是吗?”
  “对,就是这个眼神,有点冷,有点疏离,让人从心底对你产生害怕。”他一副像是看见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一样的盯着我眼睛看。
  受不了他突然严肃的样子,我shen 手一flower (hua ),“好了,我请你*| lai |*这里是喝酒的,可不是议论我变了多少的。”
  “况且这人还有生老病死的呢,时间一长,谁不会变?”我没好气的(bie)了他一眼。
  “不,这跟生老病死无关,是你的* xing *格,还有举止头足间,都感觉给人不一样了。”
  “哦,是哪里不一样了,你倒是说说看啊。”
  他皱眉,shen chu *手挠挠自己的后脑勺,一副思考的样子。
  “变得有领导的样子,只要你往哪里一站,就能够给人一种压迫感,对就是这个感觉。”他很肯定的说着。
  “(拟声词)pu chi (口赤)。”我被他的样子逗笑了,“* na *这是好的变化还是坏的变化呢?”
  “当然是好的变化了。”
  我们两个难的今天心平气和的说一些幼稚的话,平时,只要他一说话,不是我给他White(颜色bai )眼,就是他对我不满,现在我是龙华的董事长了,张一瞬的对我态度算是好了不少。
  不过就在我心里这么想的时候,这个小子接↓的一句话,倒是让我想收回刚才的想法。
  他shen 手狠狠的朝我的肩膀上一拍,“对了,秦少,现在你可还是龙华的董事长,你身边的女人一定多了不少,到时候别忘了给我留几个啊,先说好了,咱俩可是好兄di ,我可不要二手的啊。”
  果然还是有句俗话说的好,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永远都该不了吃屎,张一瞬永远说话都说不到三句是正经的。
  shen 手狠狠的朝他的xiong 脯一拍,见他痛的皱眉,我才肯罢休,“知道了,到时候一定会给你物色一个###的可以吧?”
  他满脸的痞子笑容,“还是你最了解我。”
  看着他跟很自在的样子,我不知道这样的关系,还能够持续多久,我现在是龙华的董事长,早晚有一天我会变的和* na *些大老板一样,目中无人的。我不想让自己变得大家都疏离我。
  和张一瞬闲聊了一会儿,我就回早早的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