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76章 众人不满
  看着大家个个面面相觑的样子,我在心底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这些人就知道在公司White(颜色bai )吃White(颜色bai )喝,站着自己是元老就什么事情都不gan ,最令我恶心的就是,他们不但不gan 事还一味的在不断的亏空公司的公款。
  以前杨小漫没有将他们开始,* na *么现在就由我*| lai |*将这些人全部扫除。
  看着张懂事满脸变色的样子,我的心中大shuang XX大XX,这只老狐狸黄并强差不多,总是想方设法的想要将杨小漫从董事长位置拉↓*| lai |*。
  “怎么样,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我微微一转身,将目光移向其他的董事。
  我知道这些人都是一伙的,但是大家一旦到了数倒就会猴孙散,果然他们都是点头赞同我的说法。
  见这些老狐狸都为了各自保命而对张懂事置之不顾的样子,我不禁对张懂事头去同情的目光。
  “张懂事,我见你是公司的元老,就不为难你,不过这也要看你自觉了,我也不想在多说什么,之前你si 禾厶自调动公司的流动资金,我也不追究你什么,只当是给你的退休金好了,我想,公司里还没有哪个懂事退休金有您多啊。”
  我故意将声音压的很低,听起*| lai |*有种得意的神色,但是更多的却是不可否认的气魄。
  张懂事脸色一变,随即不满的看着我,“你想开除我?”
  “是的。”
  对于他的话,我一点也不今口 han 糊,要做就做的彻底一点,我可不想再拖泥带shui *的,像个娘们似的。
  “你认为你把公司害得这么惨,如果不是我找人从外面将公司的* na *些散盘一点点的收回*| lai |*,你认为你还能够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说到这里,我的声音就变的有些凌厉起*| lai |*,因为我想起了王敏为了帮助我保住龙华答应王市长和丁亮去加拿大结婚,我只要一想到,心里就极度的不shuang XX大XX,尤其是看见面前的这个罪魁祸首,害得公司差点面临倒闭,我的huo *气就不打一处*| lai |*。
  我的话,张懂事当然是不服的,他仗着自己在龙华比我待的时间长就可以在公司只吃饭不做事,* na *是绝对不可能的,以前龙华是杨小漫领导,但是现在由我秦天穷*| lai |*领导,我是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
  “张懂事,您还有什么疑问的吗?”我依旧是定定的看着他,声音中带着冷漠,甚至还有一些不近人情。
  “你!”他气的shen 手指着我,说不chu *话*| lai |*。我身旁的杨倩在小声的shen 手戳戳我的胳膊,“秦,你这样做,很有可能让他将*| lai |*对付你的。”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的,我也当然也想过这些问题,但是如果今天我不把他从董事局提chu *去的话,* na *么用不了多久,公司里有他这样的人存在,很快的就会又像前几天* na *样,被奸人趁虚而入。
  我shen 手拍拍她嫩White(颜色bai )的小手,转过头在她的耳边轻轻耳语,“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你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适当的时候帮助我一些就可以了。”
  见我这么说,她也只好点点头,支持我的做法。
  我继续将视线投向张懂事,我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看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赖着这里。
  良久,他才气的脸发青,shen 手直指我的鼻子,“姓秦的,你别做的太绝,我好歹也是龙华的元老,你没有资格开除我!”
  果然他的老狐狸尾巴是露chu **| lai |*了,我说了这么多就等着他这句话。
  “哦,是吗,这里现在可是我是董事长,你可别记错了。龙华现在改朝换代了,难道你都不看新闻的吗?还有,我这么做过分了吗,你让大家说说,以你在龙华不经过董事会的同意,就si 禾厶自从公司调动公款,你简直就是不把大家放在眼里,光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让你吃牢饭了,你想吃吗?”
  我的口气很猖狂,带着点点轻蔑的意味,对付这些老狐狸,就不能够和他说大道理,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的。
  果然我的话一说,他原本气愤的脸一↓子变得有些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懂事局的* na *些人也跟着狠狠的抹了一把汗。
  要知道我可以把张懂事的糗事调查的这么清楚,* na *么其他的人,我也一样是可以的。
  我不以为然,继续翻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是杨倩给我整理我,当然,我也是我吩咐她这么做的。
  “怎么样,是你自己走,还是我让人请你chu *去。”懒散的口气,像是在说着一件很无关要jin 的事情,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心中的激动是避免不了的。
  “好,姓秦的,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今天所做的事情付chu *代价的。”他说完就一甩袖子,朝着董事局外面走去,我的嘴角很自然我勾起一抹笑容*| lai |*。
  我会等着,等着你们一个个是如何的被我摧残。
  张懂事chu *去之后,大家都变得面面相觑,会议室的气氛又变得极度的jin 张起*| lai |*,大家都在害怕我先一个要开除的是自己。
  随手拉过椅子,我悠闲的坐↓,就等着看这些在我的压迫↓,如此jin 张的样子,令我心情大好。
  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报表,不经意间问chu *了一句,“上个月的公司业绩是谁负责的?”
  “是杨懂事。”我的话刚一问chu *,杨倩就很快的回答,很显然她是在配合着我了。
  只是这么一句一问一答的简单对话,却让旁边的杨懂事吓的一个踉跄,差点从椅子上摔↓*| lai |*。
  “杨懂事,你没事吧?”我故意对他露chu *一副很关心他的样子,其实刚才我是在故意的,对于杨懂这个人,我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他平时都是少说话多做事的* na *种,我很欣赏,只是今天这一测试,没想到他的担子也太小了点,让我有点不满意,还准备提升他做市场总监,现在看*| lai |*还是算了。
  “哦,没事。”见他被我刚才吓得差点尿ku 子样子,旁边的杨墙快要笑chu *声*| lai |*,我撇了她一眼,止住了她的笑声,但是其他的懂事,嘴巴可是长在他们身上的,让我没办法阻止,只能任由他们取笑。
  接↓*| lai |*的董事,我依旧一个个的数落,绝不姑息任何一个人,到最后,* gao *层的懂事几乎都被我全部开除才罢休。
  “大家不要怪我不近人情,公司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大家也清楚,公司现在什么人该留什么人不该留,我还是心理清楚的很,我不希望有什么争议。”
  我的话刚说完,正准备拿着桌子上的公文,chu *去。
  “姓秦的,别以为现在杨小漫被你拉↓位了,龙华就是你一个人的了,还有我们大家都有股份在里面,你不要做的太过了。”
  各大懂事都站起*| lai |*向我抗议,我知道自己这么做,势必会引起他们的不满,这种局面也是我预料之内的事情,所以当他们这么说,我的心里并没有什么不适,反而觉得事情发展到这种di 步才更有意思。
  “哦,* na *你们倒是说说,龙华现在谁站的股份最多?”我邪mei (鬼末)的轻轻一眨眸,知道这些老狐狸会这么说。
  果然我的话刚一说完,他们都个个不做声了。
  “这……”说不chu *话*| lai |*了吧。
  “如果你们不同意我的决定,* na *好,我请律师*| lai |*裁判,到时候,上了法庭,可就不止是离开龙华这么简单的了,si 禾厶自挪用公款,光是凭这一项足以让你们都吃牢饭。”
  言毕,我不再多说些什么,再这里呆↓去只会显得我掉身价,龙华的董事长可是要摆些架子的。
  走chu *董事会,杨倩便快步的跟了上*| lai |*。“你去安排* na *些人空缺的职位,如果他们*ying *是不走的话,* na *么就打电话给110。”我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可是,秦董?”
  见她满脸踌躇的样子,我皱眉,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优* rou *寡断了,以前的她身上不是到处都散发chu *一种独特女* xing *mei (鬼末)力吗?也正是因为* na *样的她,才深深的xi 口及引了我。
  转过身子,见她眼中对我陌生的样子,我知道这个小女子,敢情是把我当成了* na *种只会在人前摆阔,变得完全不成人样子的男人了。
  实际上,在会议室里,如果我不* na *么做的话,* na *些人就没有人会服我的,* na *么我说的话他们也觉得毫无意义,就更加不会离开龙华了,以后我在龙华还有什么di 位。
  虽说,现在我是龙华的董事长,但是,我才刚刚上任,是一个新人,和* na *些已经在龙华打滚了很多年的老懂事相比,我确实还嫩了点,不过我不会让他们继续在公司里作威作福的,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他们就别想在公司里搞chu *什么端倪*| lai |*。
  我转过头开,看着杨倩眼中的担心,我明White(颜色bai )她是在为担心,今天我这么对待董事局的* na *些人,往后,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倩倩,你放心吧,* na *些人是不敢拿我怎么样的,况且他们在公司做的* na *些勾搭,我们手中不是还握着他们犯罪的证据吗?”
  我微笑的看着她,让她放心的去做。
  见我这么说,她也只好点头答应,也是,她不答应能行么,我可是她老板。
  “好吧,秦,我会尽快去办的。”说完看着她转身离开,我觉得这样乖乖的女人才是我的最爱嘛。
  这几天,公司在我的整顿↓,变得越*| lai |*越有范儿了,大家对我的前后印象也改变很多,以前的我会时不时的跟他们开几句玩笑,但是现在我却不会,顶多是请他们吃吃饭,我知道如果我一旦对他们嬉皮笑脸的,大家就会产生错觉,把我当成了是以前的* na *个好说话的经理,* na *我还管个屁公司啊。
  当然了,在家里我还是* na *个温* rou *体贴的好男人,女人嘛,还是要哄的。尤其是像杨小漫这样强势的女人,典型的吃软不吃*ying *,你越是跟她对她凶,她就也越是跟你杠上。
  好几次,她都为了公司的事情跟我大吵了几架,不过最后还是我先举手投降的,这丫的冷战功夫实在太厉害了,如果我不跟她示好,就别想jin *她的门。
  大家都知道,这一个大活人天天在你面前晃*| lai |*晃去的,只能看,又不能吃,是何等的(bie)屈,所以,为了我的终身幸福着想,我就只能够先举手投降了。
  不过好歹她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之人,经过我的诱哄,她还是答应先让我jin *她的房间,至于能不能和她* na *个,还得看表情。
  你们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吗,为了一个公司,至于要跟我闹这样么,让我睡在她旁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她,比死了都难受。
  最后,实在没办法,我想尽一切办法才洪得她肯让我碰,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深深的得到了一个体会,女人,是用*| lai |*哄的,不是用*| lai |*发huo *,的否则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