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75章 回公司整顿
  “恩,小成会的,* na *以后爸爸在小成的面前也要多笑哦,小成觉得爸爸笑起*| lai |*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
  他小小的脑袋在我的怀里点点,一双乌溜溜的大眸子像极了陈素莹。
  “好,我们*| lai |*打钩钩。”什么时候,我也开始变得幼稚起*| lai |*。
  只是在孩子面前,我觉得自己的心情就是非常的好,shen chu *小拇指,还有大拇指和他打着钩钩,我们都开心的笑了。
  回到公司,我依旧照常上班,只是对于公司的内部我jin *行了裁员,说White(颜色bai )了就是将* na *些只吃饭不做事的人给踢chu *董事局,当初是我让杨小漫将他们留↓*| lai |*,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na *么现在就由我*| lai |*将他们全部踢chu *去。
  董事会上,我翻着杨倩递给我的文件,前几天我让杨倩专门收集了* na *些在公司里贪污的董事,见他们看着手中的文件,脸色都变了,我在心底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
  当初他们只顾着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把公司放在眼里,造成龙华这么容易就被黄并强他们摧毁,现在我要让他们为此付chu *代价*| lai |*。
  坐在老板椅上,我看着脸色微微变得严肃的* na *些人,心中在计算着这些人之前在公司里吃White(颜色bai )饭,现在是该付chu *代价的时候了,经过这一次的风波,我不会在对这些人心慈手软了。
  “怎么样,大家看了这些数据有什么感想?”
  我的话音带着淡淡的冷漠,首先我就看着面前的张董,他是公司里chu *了名儿的只* na *钱不gan 事的人。
  以前延年小漫不开除他,完全是因为他是这个公司的元老,再加上杨董跟他的关系也比较好,但是,现在龙华改朝换代了,新任的董事长可是我,秦天穷,杨小漫不敢抄掉他,* na *么就由我*| lai |*做这恶人。
  他被我看的有些jin 张,虽然文件有他的不在公司贪污的证据,但是他是看着龙华长大的,对这里就如同家里一样,面对我一个新上任的年轻人,他当然只是一瞬间的变色,随即又恢复* na *一副在职场上老练的神色。
  “秦董事长,我们大家都不明White(颜色bai )你拿这个东西给我们看,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在心里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我知道张董这个老狐疑,我想要除掉他不是* na *么容易的,要不然之前杨小漫也不会就这么的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让他在公司里混吃混喝的了。
  我看着他,一点儿也没有畏惧,更多的是冷漠傲气,现在我是龙华的董事长,我说的就是真理,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就算他们不服也得照做。
  “heng(哼哈二将),张董事,你别告诉你连一个公司底层小小的报表都看不懂,* na *么这龙华可没有你这样的管事* gao *层啊?”
  我的话一说,顿时引起大家的笑声,我一点儿也没有给他面子,因为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已经撕破脸了,我是铁定了心要将他从公司的董事局提chu *去,要么我就快一点,要么我就不做。
  “你!”他被我气的说不chu *话*| lai |*,而我没有理会他black(hei )掉的脸色,只是翻看着自己手中的报表,一页页的看,我能够很清楚的感受道,只要我shen 手翻看一页,做在会议室的* na *些懂事就会jin 张起*| lai |*。
  其实,在之前我就已经看过了,现在看,只是想做做样子,也显示我做董事长的气魄,看看,这些因为我揭露他们的老底吓的屁股尿流的,我真想笑,当初他们在公司贪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我看东西的速度是很快的,很快的,我就将手中的报表扫描了一遍,随即抬起头,看着他们个个面面相觑的样子,我依旧是冷漠如冰的开口,“不知道大家对这份报表有没有意见?”
  我的话很直接,问的也很带理,董事局的几个老狐狸被我问的目瞪口呆,见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最后我才微微的开口说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也是这次我召开会议的真正原因。
  “作为龙华的新任董事长,我今天要将公司里面的一些需要的人员裁掉。”
  我的话刚一chu *口,大家都面露难色,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对于裁员,一般都是人事部的人做决定的,而且* na *边的人是不可能裁掉公司的* gao *层,而我今天明目张胆的在这里大裁员。很显然,我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还有,我会根据之前大家在龙华做的事情,有些人在公司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不仅没有给公司带*| lai |*什么盈利,反而是给公司添加的一些漏hole(dong ),跟过分的是,有的人竟然还si 禾厶底↓在公司里调动流动资金。”
  我一字一顿的说着,一点也不今口 han 糊,我觉得这龙华的董事长的位置,杨小漫早就该让给我了,看看我把这些说的个个面露难色,面面相觑的样子,我的心里就畅快淋漓,* na *叫一个字shuang XX大XX啊。
  就在我心中洋洋自得的时候,之前被说的满头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血的张懂事突然站了起*| lai |*。
  “我反对!”
  “张懂事,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说,要不然过了今天,你就么有机会说了。”我的话很狂傲,带着猖狂。
  “凭什么,你一个外人刚一上任就要把我们这些老职员裁掉,我们这里可都是个个比你老,而且还是看着龙华发展起*| lai |*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张懂事的话一说,后面的几个人也跟着吆喝起*| lai |*。
  “张懂事,你好像忘记了,前些天,就是因为你在公司乱调动流动资金才造成龙华股市大跌,我们缺少流动资金收购三股,差点龙华就被解盘,难道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我的话也不痛不yang (羊羊羊)的说了chu **| lai |*,声音中没有多余的感情,更多的则是居* gao *临↓的气势。
  张懂事立马脸色大变,有些尴尬起*| lai |*,其他的懂事也都看着他,这件事情我已经让杨倩做好了报表就印在他们的手里的* na *份文件中,我不相信他们没有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