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7章 苦命的男人
  我们肩并肩走着,并没有说很多话,偶尔我说一句,她应一声,感觉彼此间的默契在悄无声息的滋长着。
  杨微的身* gao *很* gao *,至少有170cm,她穿着有点* gao *跟的* gao *跟鞋跟我站在一几乎到了我的耳朵的* gao *度。我想hands(*yong * shou *)去搂住她的肩膀,在后面尝试了几回,老觉得别扭,终于放弃。
  哎,我心里叹气了一把,nai (*&女乃*&)nai (*&女乃*&)的,要是* gao *个5cm也好啊,跟杨微就是绝对登对的身材,可惜我只有175cm。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很多170cm或者170cm以↓的男人该多羡慕我啊。
  我和杨微走到了小河边,这里居然有点点灯光照耀着,河边很多小树,每个小树上都挂着五彩的小灯,一闪一闪的,很漂亮。杨微很喜欢,她的表情专注又兴奋。
  其实杨微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从她平时的行为举止就kan的chu **| lai |*,没有太大的权力**,也不是很喜欢勾心斗角。只是她的身份决定了她必须是一个精明的女人,即使不精明,也要慢慢变得精明,这个就是她跟杨倩最大的不同之处。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疑团,我一直觉得杨微跟二股东于董有不可告人的关系,所以这就像一根鱼刺老梗在我hou long口,吐不chu *,吞不↓,每每想起,就很难受。
  “杨微,我想问你个事!”我鼓起勇气决定在今天问chu **| lai |*。
  “恩,你说吧。”
  “你,你是不是跟于董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我kan了杨微一样,生怕她生气,接着又飞快的解释道,“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可以不回答的”。
  人都是很奇怪的,明明心里想知道的要命,却又深恐听到让自己失望的答案,我就属于这种。
  杨微先是愣了一↓,接着微微一笑,然后反问我:“你想说什么?”
  我一脸惊愕的呆怔在di 。
  “你觉得我与他有染,是不是?”
  我不语,不是我这么想,公司其他同事也纷纷的这么猜测着,人云亦云,再怎么不对的事情说的人多了,也就成真的了。
  “他是我世伯,比我大了二十多岁,我跟他,你真能瞎想”杨微说完这些话就不再kan我。
  我知道她肯定生气了,她气我不相信她,可我此时就像个无措的孩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走吧,我们回去”杨微突然把外套tuo *↓*| lai |*还给我,然后率先走了。
  我真的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都是这张嘴惹的祸,好好一场约会,不欢而散,↓次约杨微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哎,真是苦命的男人。
  几天没回家,一回到家,小lang就朝我chong *过*| lai |*,* gao *兴的chong *我喊道:“秦哥哥,你可回*| lai |*了,想死我们了”
  我们?汗,我这一忙,就把叔爷给忘了,想起叔爷,我突然头疼起*| lai |*。想起去云南前答应要给他找个孙媳妇还要怀着他曾孙子的,我的天,到哪去找这样绝种的人啊,就算找到了,* na *也不是我的种啊。
  我这厢头疼着,叔爷已经颤巍巍的走chu **| lai |*了,边走便喊:“田娃,是田娃回*| lai |*了么?”田娃是我的孚乚(ru )名,叔爷从小就这么叫我。我忙应了一声,tuo *掉鞋子迎过去。
  叔爷kan起*| lai |*很精神,小lang照顾的不错,我朝他抛去赞扬的目光。这小(jia huo ),居然得意的昂起头,kan不chu **| lai |*,他也会照顾人了。
  “田娃啊,chu *差在外,辛苦了啊,你kan你脸都black(hei )了瘦了!”叔爷kan着我心疼的说。
  其实我哪是black(hei )了瘦了,我这趟chu *差艳遇连连,是美差啊,又刚跟我心目中的女神杨微约会,简直就是春风得意马蹄行,不过这些不能跟叔爷说。
  “不累啊,叔爷,你这些天还好么,住的习惯不?还缺什么跟我说。”
  “一切都好啊,小lang这孩子很贴心,照顾的我无微不至,只是……”叔爷还故意卖关子,kan了我一眼。
  我这心是噌噌的往↓沉,知道叔爷准备说什么了,怎么办,怎么办,急的我额头汗都冒chu **| lai |*了。
  丫的,上次遇袭都没这么jin 张过,我不忍心骗叔爷的,但既然已经撒了大慌,就只有继续往↓编了,大不了,赶明儿到街上随便拉一个回*| lai |*得了。
  “叔爷,你放心啊,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不会不兑现的,明天我就把你孙媳妇和曾孙子领回*| lai |*给您老kankan啊。”
  “这就好,这就好啊,我总算是对得起你死去的爸妈了,没辜负他们啊。”叔爷裂开没了大牙的嘴笑的很欢。
  我心里的愧疚感确实噌噌的往上冒。小lang则在旁边一直一声不吭,但明显是用很怀疑又气愤的眼神kan着我。
  我深恐小lang忍不住拆穿我,所以赶忙把叔爷哄到里屋去睡觉,这厢拉着小langjin *了卧室。
  “秦哥哥,你为什么骗叔爷,还是你真的有老婆和孩子了?”小lang一jin *屋就迫不及待的问我,真难为这孩子了,(bie)了这么久。
  我把门反锁后,走到小lang身边,*着他的头,我是真把他当我亲di di kan待的,所以一直对他也不隐瞒什么。
  “小lang,你kan叔爷年纪这么大了,他就Yearn(*ke wang*)能kan到我成家立业,我不忍心让他老人家失望,所以就扯了个谎,说我有老婆,还怀了孩子。”
  “可你实际没有啊,姐姐走后,我也没kan到你跟别的女人有*| lai |*往,你到哪去变个怀孕的女人给叔爷kan啊?”小lang很天真,他一心为我着想。我心里感到很惭愧,我并没有为他姐姐守身如玉,并且还一直跟多个女人*| lai |**| lai |*往的。
  “秦哥哥有打算的,你不要担心了,对了小lang,哥哥问你一个事情。”我突然想起*| lai |*土郎中说的话,张楚云只有一个女儿,* na *就是张小漫,张小lang是哪里钻chu **| lai |*的呢?
  “你跟姐姐从小就一起长大么?你们的爸妈呢?”
  “我爸妈chu *车祸死了,姐姐从小把我带大的,她吃了很多苦,所以,秦哥哥,你要答应小lang,一定不可以辜负我姐姐。”张小lang用很信任的眼光kan着我。
  在这么纯洁无暇的眼神注she ↓,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对于我深爱的女人,我是一定不会辜负的,我想。
  第二天去上班的路上,我的眼睛跟雷达一眼到处扫she 着可以用的素材。我还特意的↓早了两个站,就为了在路上能偶遇个孕妇*| lai |*救我一命。
  可是,天公不作美,↓起了小雨,路上的行人走的匆匆,即使有个别孕妇,kan到一个陌生男人搭讪,跑的比逃命还快,哎,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到了公司,也没精打采的,这个时候张一顺又凑过*| lai |*了,这小子,还真是会*| lai |*事。他跟我说的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并且成功的搭救了我一条宝贵的生命。
  “小子,你可算是回*| lai |*了,你不在的(曰)ri 子,我想死你了。”
  “去你的,没个正经,你这么想我,我回*| lai |*,也没kan到有点表示啊。”
  “怎么样,*| lai |*个香吻还是拥抱,哈哈。”张一顺还真打算把他的臭嘴凑过*| lai |*。
  我一把推开他,“我无福消受,说正经的,我发愁呢。”
  “什么事能难倒我们秦总监啊,说*| lai |*听听,让兄di 给你参谋参谋。”
  我就把整件事说了chu **| lai |*,好顺带提了一句如果今晚带不回去人,我也甭想过安生(曰)ri 子了,我跟他隐瞒了去云南找人的事情。毕竟这个牵连太大,是绝密。
  “孕妇嘛,这有何难,我们公司就有一个啊,而且* na *个肚子跟你描述的很像,几个月样子。”
  “公司的,不好吧,万一说chu *去,多丢脸啊,我可丢不起这个脸,以后都不要想泡妞了。”我故意说的很夸张。
  “别人我不敢说,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把你抬chu *去的,我们三可是共过生死患难的。”瞧张一顺说的铁板钉钉,谁啊?
  kan着我疑惑的模样,他得薄唇里吐chu *三个字:“陈素莹。”
  是啊,我怎么没想起这茬*| lai |*啊,昨天在咖啡厅就发现她怀孕了,还把她和* na *个斯文男狠狠的讽刺了一顿。汗滴滴,早知道今天有求于她,我就不* na *么损了,真是损人不利己啊。
  我真的觉得她不会答应帮我,可是我有没有别的办法,姑且一试吧。
  我打电话约陈素莹在昨天的咖啡厅见面,谈点事情,没想到,她才犹豫了一↓,就shuang XX大XX快的答应了。不会是张一顺这小子泄了我的底,她想当中给我难堪吧,我犹豫了很久,才决定破釜沉舟走一遭。
  到了咖啡厅,陈素莹已经坐在* na *里等我。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去,在她面前坐↓,然后我在肚子里使劲的想着怎么开这个口,不料陈素莹反倒先开口了……
  “最近还好么?”她hands(*yong * shou *)拿着咖啡汤匙慢慢的搅拌手里的咖啡,姿态优雅。丫的,跟着个有钱的男朋友几天,居然也学会富人* na *一套了。
  “还好,你呢?”
  “我?”陈素莹顿了顿,笑了一↓,只是我感觉她这个笑容里包涵了苦涩的感觉,我不禁为昨天的事情感到很后悔。
  “* na *个,昨天是我对不起,我不该* na *样说你,向你道歉。”
  “没什么,都过去了,你今天找我*| lai |*有什么事呢?”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陈素莹大概kanchu *了我的难言之隐,于是鼓励我说:“你先说说kan,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毕竟……”她kan了我一眼,“毕竟我们也曾是朋友。”
  听到这句话我彻底放了心,这句话意味着她还没有忘掉旧情啊,女人一般都很难忘记第一个男人的,很幸运的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我便把整件事跟她细说了,末了,还添了两句:“你要不帮我,我就死定了”然后用苦苦哀求的眼神kan着她,就跟雨中的落shui *鸡一样可怜。
  陈素莹听了我的话,她低↓头又开始慢慢的搅动起咖啡*| lai |*,我知道她内心也在做天人交战。毕竟她现在是又男朋友的人了,而且又怀着孩子,属于*(咸心)min gan 时期,chu *不得半点岔子,否则男友误会她了,就得不偿失了。
  我有心理准备她会婉转的拒绝我,但我没有想到,她却是很直接的答应了我,并且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确认了一遍:“你愿意做我孩子的妈妈?”
  陈素莹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