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72章 去警察局
  * na *个男人被警察询问的有些jin 张,连忙摆摆手,“不关我的事情,是他过马路不看Red(* hong *)绿灯,我可是有按喇叭的,可是他就是当做没听见,我气不过,就↓车打了他!”
  他倒是说的流利,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我的头上,我借着心情不shuang XX大XX,哭的声音越*| lai |*越大,最后成了杀猪似的。
  “* na *你也不能够打人啊?”果然还是警察叔叔有正义,连说话都说的很有正义,我投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为了配合他,我哭的声音更加的大了。
  “行了行了,你别哭了,跟个杀猪似的。”
  “你,还有你,都跟我去警局一趟。”
  他shen 手指指我还有* na *个男人,说的很严肃,我畏惧了,又去警局,上次因为跟杨倩在酒吧发生的事情而被她找人在警局里痛打一顿,现在我想想都有些心有余悸。
  “不行,为什么我是受害者也要去警局。”
  “我也是受害者,为什么要去警局?”
  没想到我和* na *个男人还ting *有默契的,一同否决了不愿意去警局的态度。
  看着警察立马black(hei )了脸,我笑着上前,“呵呵,我们只是在开玩笑,开玩笑而已。”
  路边过*| lai |*围观的人们见我一↓子哭一↓子笑,都觉得我是个神经病,觉得没什么看头,都做鸟兽散去。
  而被我说的警察倒是没有这么快就走,他看着我shen 手指指前前后后被堵塞的车辆,口气严厉的道。
  “看你们两个gan 的好事,本*| lai |*是可以好好商量的,现在看看,这大马路都因为你们两个chu *现了堵车了,我不管你们两个之前是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这故意造成交通堵塞,这事情你们两个都要负责。”
  看着他shen 手指的方向,这一看,我是傻眼了,看着这因为我的关系,已经堵成一条长龙的车子,我惊讶,心中有些小小的自豪感,原*| lai |*堵车也是这么壮观的。
  “说,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在马路中间起chong *突,造成严重马路严重堵车?”
  警察局,一个长相很矮小,身材很fei *大的男人,狠狠的拍着桌子,看着我。
  “都是因为他,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车,造成公路堵塞了。”我还没有说话,旁边的男人就率先的开口将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推卸到我的头上。
  靠,你Ta Ma的还真的能够说谎啊,明明就是这丫的↓车chu *手打我,才造成公路堵塞的,他还有脸说我。
  “你给我住嘴,我没问你,在问他呢?”警察叔叔啊,还是你好,看chu **| lai |*我是受害者。
  这个网吧羔子,我诅咒他,上厕所不带纸,用手擦屁股,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神情很得意的样子,气的他双眼gan 瞪着我,就是不敢开口说话。
  “我问你话呢,你们两个在使什么眼色?快说,我没多少时间跟你耗?”
  长得fei *头大耳的警察,狠狠朝我这边拍着桌子,我顿时想要将他海扁一顿,(曰)ri 死,刚才还说他有人* xing *,Ta Ma的,变脸比女人翻书还快,这么快就给我脸色看了。撇见旁边的男人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心里极度的不shuang XX大XX。
  “我过马路,他不让我过,还↓车shen 手打我。你看,我的这边脸就是被他打肿起*| lai |*的,要是毁容了,我可就娶不到老婆了,我首先声明一↓,我可一点也没有还手。”
  我说的很可怜的样子,有必要时,还装chu *一副很委屈,可是我的话刚一说完,就迎*| lai |*旁边的男人怒视。
  “什么,你要过马路,我不给你过,当时可是Red(* hong *)灯,你Ta Ma的还一个劲的朝前走,老子都把车子的喇叭按坏了,你还给老子装作没听见,你Ta Ma是想寻死也不要拉老子垫背啊?”
  他恶狠狠的从凳子上站起*| lai |*,shen 手指着我,像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你先给坐↓,要是再chu **| lai |*说脏话,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吃牢饭?”
  我还没有开口说话,这位fei *头大耳的警察就将桌子拍的pa 口拍pa 口拍作响,我真的很担心,这桌子早晚要成为他的手↓亡魂。
  不过对于他说的话,我还是先举手赞同一↓,这个男人就是要用比他还大的气焰才能够压的住他,见警察这么说他到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话了。
  “说,你到底为什么要闯Red(* hong *)绿灯?”
  他将视线又转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只觉得苦命,这闯Red(* hong *)绿灯还需要理由的啊?况且当时我只是心里不shuang XX大XX,想一直就这么走↓去,再说了,这闯Red(* hong *)绿灯当然是为了想快一点回家呀,这个警察真的是White(颜色bai )痴一枚。
  “我失恋了。”面无表情的从嘴里吐chu *这么一句话*| lai |*,我看了看对面的警察还有旁边的男人。
  此刻他们两个都像是↓巴tuo *臼的一样看着,我睁大了双眼,一副像是自己听错了一样,我被他们看了有些受不了。
  “我说我失恋了,想闯Red(* hong *)绿灯被车子撞死,结果没有被车子撞死,却被带*| lai |*了警察局,现在你们知道了,还有什么要让我说的吗?如果没有,我先回去了。”
  我可没有什么时间呆在这里跟他们两个继续耗↓去,起身,准备走人。
  “等等,
  “还有事么?”经过这一场马路闹事风波,现在我的心情好多了,我决定要回去上班,公司刚刚从危机中度过,我得要好好去公司整顿一↓,要不然公司的董事局要造反了。
  “把身份证掏chu **| lai |*,我登记一↓,还有,把你们两个先拘留两天,等你们的家属过*| lai |*拿钱赎回你们才能够chu *去。”
  “什么,还有拘留?”
  我和* na *个男人异口同声的朝着面前的警察大吼着。
  “有什么不可以的么,你们两个在马路中央故意闹事,还搞得整条大街都因为你们两个而堵塞,你们难道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他说的一本正经,“凭什么,就算是要拘留也是拘留这个男人啊,是他先chu *手打我的。”
  “你说什么,明明就是你先闯Red(* hong *)绿灯,我都按喇叭提示了你,可是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他也不甘示弱。
  “我问你,是不是你先chu *手打我的?”
  ‘“是的!”
  “* na *我有没有chu *手打你?”
  “这个?倒是没有!”他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很诚实的说了chu **| lai |*,因为就算他不说实话,到时候调chu *录像监控,他也是辩解不了,还多加了一条无辜说谎罪名。
  “* na *好,既然这样,警察先生,你也听到了,可是他先chu *手打我,还把我的脸打的这么肿,我可是一点也没没有还手啊。要是万一留个什么后遗症的,我连老婆都逃不掉?你说这么可怎么办?我一个大好青年就这么毁在了他的手里?”
  警察见我这么说倒是很同意的对我点点头,看的旁边的男人两眼直瞪着我。(bie)了一肚子气无处释放,我在心底偷笑。
  我继续装的一副可伶巴巴的*样,在我以为这个警察会同情我放我回家的时候。他突然站起身子,用很严厉的目光看着我。
  “你秦天穷?”
  被他突然严肃的语气有些吓到,我微微一点头,“是呀。”
  看着他拿起我的身份证对这我的脸左照照右照照,生怕我不是本人的样子,我有些皱眉了,这丫的该不会把我想成是* na *个犯罪集团的分子吧。
  我承认自己在上学的时候是和王亮两个狼狈为奸过,但是我们可没有gan 过什么杀人放huo *的大事,只不过是偷偷的在同学的衣服里放一条没有毒的snake(she 虫它),在前后同桌的板凳上涂一些胶shui *而已,这还不至于被逮捕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上前shen 手抓住我的手,jin jin di 握着。
  “你就是* na *个刚刚上任的新董事长秦天穷,据说,你是把你们老板上司gan ↓*| lai |*自己上位的,你知道吗,你就是我们男人的模仿,崇拜的对象啊!”
  我被他的话直接雷到了,什么,我现在是他们男人们崇拜的对象,我险些被自己的口shui *呛到。
  原*| lai |*我的名声在a市已经这么大了?看着他满脸崇拜的样子,我才知道,我的名声已经被整个a市传遍了整个大街小巷,大家都当我是* na *种勾结外面的公司将自己的女上司打↓*| lai |*的* na *种心狠手辣的男人,我还一直被蒙在鼓励。
  一开始我是有听到* na *些流言蜚语的,但是杨小漫跟我说她一点也不在乎,所以我索* xing *也就没有理会。可是现在搞得连警察局的人都知道,我有些郁闷了。
  旁边的* na *个男人见他这样,他也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确实,像龙华这样在a市赫赫有名的大公司,能够驾驭它的应该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而我今天全身上↓都是普普通通的衣服,外加看上去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们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的。
  “呵呵,原*| lai |*是秦董啊,幸会幸会。”刚才还对我满脸恨意的男人,现在就对我满脸笑嘻嘻的样子,这个男人变脸变的比女人还快,我真的是佩服他啊。
  见他一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的*样,hands(* shuang * shou *)握jin 我的手,本想是要抽回*| lai |*的,可是我刚一抽回*| lai |*,面前的fei *头大耳的警察就握了过*| lai |*。
  见这两个人前前后后对我的态度,我有些受不了。
  “秦董,我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见您,真是我的荣幸啊。”
  “是啊是啊,我觉得你真是我们男人的模仿,对了,你是怎么讲龙华原*| lai |*的董事长拉↓位的?外界都传闻你是故意和公司的* gao *层勾结,最后迫使龙华快要破产,你才将其收购,是不是啊?”
  我简直就是对这两个人直接无语,像是把我当做什么神佛恨不得找个di 方将我拱起*| lai |*一样,我有些无语了,我想要大声的朝他们吼chu **| lai |*,但是介于我现在的身份普光,就只能够对他们笑着。
  “呵呵,* na *请问,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我皮笑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笑的看着自己面前一脸笑的谄mei(女眉)的两个男人,之前还给我脸色看,现在就又一副很讨好我的样子,简直就是可以做娱乐八卦了,当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什么的,gan 嘛在这里做警察整天的在屋子里坐着(bie)着多(bie)屈。
  我在心底很严重的将这两个人狠狠的鄙视了一顿,谁叫他们对我的态度一↓子转变了这么多。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秦董,您这么边请!”长得fei *头大耳的警察一听我这么说,连忙上前将我身旁的男人用他* na *###一厥,挤到旁边去了,笑的眼睛都没逢。
  貌似之前shen 手打我耳光的* na *个男人有些不甘示弱的样子,他也一副很想跟我献殷勤,和* na *个警察互相对挤起*| lai |*。
  “去去,一边站着去!”
  最后获胜的还是这个长得满脸fei *油的警察,也是,这里毕竟是人家是底盘,* na *个男人再怎么的蛮横也抵不过人家警察局啊。
  我没有看他们,直接绕道就chu *去了,身后就响起了一连串拍马屁的话,我心中暗笑,没想到我秦天穷也有被人拍马屁的时候。
  回头扫了一眼* na *满脸羡慕的警察还有之前对我凶神恶煞的男人,我笑了笑,被他们这么一弄,我的心情也好多了,没有* na *么伤心了。
  抬起脚步,我准备往回走,可是这里貌似离家很远,shen 手去掏口袋*| lai |*的时候太匆忙一分钱也没有带,无奈之↓就只有找他们两个借钱回家。
  他们见我没钱,*ying *是要开车送我,可是被我拒绝了,我不想和这些人套上什么关系,对于势力的人,我是最讨厌的,如果可以,我宁愿一mao *钱也不要欠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