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71章 痛悔
  看着她对我闪躲的眼神,我就知道之前市长找我对我* na *种态度,并且利用龙华的股票*| lai |*威胁我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过刚才丁亮说,她是为了不让王市长知道孩子是我的,才会跟丁亮去加拿大结婚,为的就是让他爹di 帮我把龙华的股票全部都收购回*| lai |*。
  见我jin *着她,王敏突然shen 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姓秦的,敏敏已经为了你跟她的父亲反目成仇,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啊,是你把她害成今天这个样子,你难道还不放过她么?”
  丁亮的话又一次在我的耳边响起,让我的大脑又一次陷入停机状态,我不知道敏敏一直在暗中帮助我这么多,她甚至不惜和市长反目都要帮助我收购回龙虎的股票。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她的老爸善心大发呢,现在才知道原*| lai |*一直都是这个小女人在我的身后帮助我的啊。
  我的心中像是被人丢了一块大石头。顿时沉入海底,转过头看着敏敏* na *闪躲不及的眼神,我知道了,不用问,丁亮说的都是事实。
  没有理会此刻的丁亮是有多么的气愤,我shen 手抓住敏敏的胳膊,作势就要往飞机场外面拉,敏敏还是不肯跟我走,她使劲的想要甩开我的手臂,不过这一次我学精了,我没有* na *么容易让她甩开的。
  “敏敏,你跟我回去,像你爹di 说清楚,说孩子是我的。”我的口气中带着莫名的笃定,我就是不想孩子将*| lai |*认丁亮最父亲。
  “秦哥哥,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明White(颜色bai )吗,我做这一切都只是不想让父亲知道孩子是你,而因此*迫你和我结婚,如果你现在去跟爹di 说孩子是你的,* na *么以他的脾* xing *一定会再次收回龙华的股份,*| lai |*威胁你和我结婚,这些你到底懂不懂啊?”
  “秦哥哥,我就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不想因为我而毁掉你的幸福?更不想爹di 知道孩子是你的之后会*着你和我结婚,这样我的心里是过意不去的,以爹di 的个* xing *,他要是知道孩子是你的,定会强迫你和我结婚的。”
  她大声的朝我嘶吼,我被她的这一番话说的直直的愣在了原di ,我从*| lai |*都没有想过这些,只是一味的不想让她带着我的孩子去和别的男人结婚。
  看着她满脸愁苦的样子,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是有多么的愚蠢,如果我就这么把她肚子里孩子是我的事情说chu **| lai |*,* na *么后果将是我无法去承担的。
  我是不会和她结婚的,因为我的身边不止她一个女人,还有杨小漫和杨微她们* na *些让我一辈子都不想放弃的女人,但是,我又知道,如果王敏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孩子这件事情要是让她老爸知道的话。
  * na *么,估计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和王敏结婚的,到时候我就连杨小漫她们都顾不了,以他老爸的脾* xing *,定会不让我和杨小漫她们有*| lai |*往的,这么想过时候,我抓着王敏的手臂的手渐渐di 松开*| lai |*。
  看着她脸上挂着两道清晰可见的泪痕,我的心在抽痛着,我不能够去怪别人,要怪也只能够去怪自己,为什么,我会这么没用,为什么我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留不↓,我不想她能跟我在一起,我只想她不要离开这里。
  可是我又知道,如果我让她留↓*| lai |*,自己又给不了她承诺,所以我只能选择放手吗?
  丁亮看着我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他的脸上chu *现的更是不屑,没有顾忌我的感受,就将我的手狠狠的从王敏的手臂上甩↓*| lai |*,口气恶狠狠的样子。
  “秦天穷,如果你给不起她婚姻,* na *么你就选择放手,敏敏已经跟你说的够清楚了,难道你还不明White(颜色bai )吗?”
  “你做人怎么可以这么贪心,敏敏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如果你肯负责跟她结婚的话,我丁亮今天绝对不会拦着你的,但是就这么一点小事你都做不到,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敏敏为你留↓*| lai |*?”
  “难道你要让敏敏从此过着被人唾弃,说是未婚先孕的不要脸的女人吗?这些你到底有没有想过?秦天穷,你实在太自si 禾厶的,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一点也没有想到敏敏留↓*| lai |*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如果让市长知道孩子是你,他要你和敏敏去加拿大结婚,你愿意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 na *你身边的* na *些女人怎么办,你肯舍弃她们,还有,你别忘了,她们已经给你生过两个孩子了?”
  丁亮的话像是一根根的刺一样戳jin *了我的心里面,是的,就算我现在让敏敏留↓*| lai |*,又怎么样,我不会和她结婚的,因为我的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她们也为我生过孩子的。
  丁亮说的没错,我是一个自si 禾厶的人,从*| lai |*就只顾着自己的感受都没有顾虑到别人的感受。可是我只要一看见敏敏为了我牺牲掉自己的幸福,我的心里就难过内疚的要死。
  可是如果我要她为了我而留↓*| lai |*,自己又给不了她婚姻,这到底要怎么办,我的头好痛,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我不想的。
  王敏看见我shen 手使劲的抓自己的头发,她走过*| lai |*,蹲**子,嘴角边带着淡淡的微笑,“秦哥哥,有你的关系,我这一生就已经足够了,你放心,等我和丁亮到了加拿大定会好好的** fu **养孩子的,丁亮也答应了我,一定会把孩子当做是他亲生的,所以你不必为我担心的。”
  她的话中带着* rou *软,但是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成了永远诀别的样子,我使劲的摇头,不是的,我不希望她离开这里,为什么市长要让他们去* na *么远的di 方结婚,为什么?
  耳边又一次响起飞机起飞的提示音,丁亮着急的走过*| lai |*,看着王敏,“敏敏,飞机就快要起飞了,时间快要*| lai |*不及了,我们还是先走吧?”
  他着急的话音落在了我的耳朵里,我像是一个死皮赖脸的小孩就是jin jin di 抓住王敏的手不肯放,我知道自己这一放就有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见我抓住王敏的手不放,丁亮恶狠狠的话又朝我袭*| lai |*,“秦天穷,你要是再不放手,就会毁掉她一辈子的幸福的?”
  我从未想过自己留↓她会是什么后果,现在我只希望她能够过的很好一点,我就已经满足了,如果我的坚持会是她的负担,* na *么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放手的。
  看着王敏* na *依依不舍的眼神,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放手,我不能够因为自己的自si 禾厶而再一次让她陷入困境。
  她父亲是a市的市长,如果让别人知道她女儿未婚先孕,定会给她们家带*| lai |*不好的影响,而我又给不了她什么承诺,因为我身边的女人太多,我不会因为对她内疚而取她的,这样我就要对其他的女人负跟多的责任。
  “秦哥哥,放手吧?”
  敏敏的声音再一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看着哭的Red(* hong *)肿的双眼她,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放手,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懦弱的男人,可是在面对这么多纠结的问题面前,我做不了要对她负责到底,我只是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安逸,如果这样我给不了她,* na *么我就会选择放手的。
  看着她和丁亮没入人群中,我依旧是站在原di 不肯走动,我怕,我怕自己只要再向前走一步,就会忍不住不放她走。
  我已经爱上了她,是的,我已经爱她到无可救药的di 步。
  渐渐di ,她们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而我还是依旧站在原di 不动,我想感受她最后留给我的一点温存,jin jin 是属于我们的温存。
  “敏敏,再见了!”
  我在心底默默的说chu **| lai |*这一句,不,应该是永远不再见了,我知道她这一次去加拿大和丁亮结婚,有可能永远也不会回*| lai |*,因为这里是她的伤心之di ,她爹di 是不允许她回*| lai |*的。
  心在绞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也开始学会了哭泣,眼睛里弥漫了全是雾shui *,走在弥漫彩灯的世界里,我任由自己的眼泪沾满了眼眶,尽管面前的路和行人已经模糊,可我还是不会shen 手去擦拭* na *刺痛的眼泪。
  终于,一滴眼泪滑落,我知道* na *是属于王敏的眼泪,* na *是我为她留↓的眼泪。如果给不起她幸福,* na *么我会选择永远的放手。
  我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耳边响起车子的喇叭声,很刺耳,shen 手捂住,希望能够好一点。
  “喂,你是聋子还是瞎子,老子把车子喇叭按的都快失灵了,你Ta Ma的还继续往前走,是想找死啊,找死也不要让老子给你收尸啊,真Ta Ma的是个怪人!”
  耳边的谩骂声一遍接着一遍,我当做没有听到,继续往前走,最后* na *个男人终于受不,↓车,将我一把抓住,狠狠的甩给了我一个耳光。
  MD,老子今天一天被给甩了三个耳光,而且这个男人Ta Ma的跟我有仇似的,之前觉得丁亮的力气已经够大了,没想到这个男人↓手比他还重。
  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di ,被他甩了一个重重的耳光,脸上顿时huo *辣辣的起*| lai |*,我的心情也跟着不shuang XX大XX,本*| lai |*王敏走了,心情就已经低落至极,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时候找我麻烦。
  抬起头,准备要好好的找他fa xie 一↓,可是他的这一把掌太过用力,使得我太眼,两眼冒金星,昏昏yu (谷欠)睡的。
  脸肿痛的实在是受不了,最后我shen 手捂住自己的脸,一↓子瘫坐在di 上,大声的哭了起*| lai |*。
  “哇哇……”
  男人被我吓到了,“喂,你没事吧,我只不过是甩给你一个耳光,你哭什么?”
  我没有理会他,继续自己瘫坐在马路中央大哭,很快的,路过的车子都停↓*| lai |*,围观,人多了,就会chu *事的,我做的这di 理环境也太好了,真是十字路口,而且还是正中央,于是很快的就有几辆警车停↓*| lai |*。
  见我哭得厉害还shen 手捂住自己的脸,警车将目光头像了* na *个shen 手打我的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