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70章 针锋相对
  见她皱着眉头,在我怀里不安的样子,我有些纠结了,这改怎么跟她说呢。如果说我是为了孩子才让她留↓*| lai |*的话,有点太过分了。
  “敏敏,我觉得你不应该为了我而牺牲掉自己的幸福,你和丁亮去加拿大结婚是不会幸福的。”
  我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想她离开这里,看着*| lai |**| lai |*往往的人都我们看着,我才意识到自己是把她搂的很jin ,我连忙shen 手放开了她,她现在还怀孕了,我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撇到了她的小肚子上,哪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王敏的脸色有些微微的松动,一双shui *汪汪的大眸子直直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直发mao *,良久,她才开启朱唇,“秦哥哥,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她的话中带着浓浓的警惕,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瞒着我,孩子也是有的份,看着她这样凌厉的眼神,让我更加觉得自己像是最后才知道的人一样。
  心中慕名升起一股怒气,凭什么,她要把怀孕的事情瞒着我,孩子是我造的,我也有知情权。
  “不管怎样,我就是不会让你走的。”我的口气中带着莫名的赌气,大概是因为她把怀孕这件事情瞒着我,而执意要跟丁亮去加拿大结婚的原因。
  她皱眉,不懂我到底为什么突然变的这么快,平时的我是巴不得她快一点离我远一点,但是现在的我却像个小孩子一样,死活都不让她离开我似的。
  “秦哥哥,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了?”她看着我,一双大眼里充满了凌厉,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会知道。
  我没有隐瞒了,觉得亏欠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是,我知道你已经怀孕了,而且还知道孩子是我的。”我的口气中带着一股笃定,不管怎么样,今天我是不会让她走的,我是孩子的父亲,就算她要跟别的男人过我也没有意见,但是孩子我还是会要的,我也是一个自si 禾厶的男人,我容忍不了自己的孩子叫着别的男人爸爸。
  听到我的肯定,王敏目光一慎,脸色苍White(颜色bai ),眼神###现让我畏惧的神色。
  “不,孩子不是你的,是丁亮的。”过了一会儿,她才大声的朝我吼到。
  看着她眼神###现的惊恐还有畏惧,我只觉得她是在逃避着什么,我shen 手扶住她的胳膊,用着很严肃的语气跟她说着,“敏敏,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孩子是我的,你跟你爹di 说是丁亮的,害得他还让你和丁亮去加拿大结婚?”
  对于她否认孩子是我的,我很愤怒,不知道为什么,我越*| lai |*越不想她和我把关系划得这么清晰,我不明White(颜色bai )她到底是在害怕什么。
  “不,孩子不是你的,永远都不会是你的。”她狠狠的shen 手拨开了我扶在她手臂上的手,然后大声的朝我咆哮着,看着失去理智的她,我心痛了。
  为了不让她再激动,我决定先不提孩子的失去,看着她一张* rou *弱的小脸上挂着两道明星的泪痕,我的心都碎了。
  “敏敏,你先冷静↓*| lai |*,听我说好不好?”
  带着哀求,我不想让她在这里大声的跟我说话,看着周围*| lai |**| lai |*回回的人们,都把目光朝着我看*| lai |*,有的甚至还shen 手对我指指点点的,我有些受不了。
  对于别人的流言蜚语我向*| lai |*是都不在意的,只是现在我不想王敏也跟着我被别人shen 手指责,对她的愧疚,我这一辈子恐怕也是还不了了,抓起她冰冷的小手,就要朝旁边的座位走去。
  “你要gan 什么,快放开我?”
  见我要带她走的举动,她突然一把狠狠的甩开了我的手,满脸笃定的看着我,“不,我现在很冷静,等一会儿我就要和丁亮去加拿大了,秦哥哥,我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真的很累?”
  见她满脸对我哀求的样子,我的心跟着在滴血,我从*| lai |*都不知道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向都是* gao ** gao *在上的大小姐,现在竟然会对我低声↓气的求饶,我的目光###现了一丝的惊讶和心疼。
  曾经* na *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现在却变得如此的卑微,还有一丝的苍茫,看着她瘦弱的身躯站在我面前,心中在抽痛。
  shen 手,大臂一挥,再一次将她瘦小的身躯搂jin *了怀中,我想静静di 感受着她的体温,还有她心跳声,只是现在我搂在怀里的小人儿再也不像以前* na *般任由我拥入怀。
  感觉到她的挣扎,我没有松手,只是将自己的手臂搂得更加的jin 了。
  偌大的机场,我和王敏就* na *么相拥着,确切的说,应该是我jin jin di 搂着她的身子,耳边传*| lai |*一阵航班快要起飞的警示。
  “秦哥哥,你快放开我,飞机就要起飞了,我得快一点走。”她jiao (女乔)小的身躯在我的怀中不停的扭曲着。我像一个不到大人给的糖果,怎么也不肯放手孩子一样。
  “姓秦的,你快点放开敏敏。”就在我将↓巴抵触在她的颈项,尽情的xi 口及收着她发间的香味的时候,一声暴跳如雷的声音在我们的身后响起。
  丁亮看见我jin jin di 搂着王敏,他快速的朝我们这边走*| lai |*,脸上带着愤怒,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他不生气是很难的。
  当我也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王敏和我早已经不是* na *么普通男女的关系,况且她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
  王敏见丁亮*| lai |*了,她想要赶jin 从我的怀中退chu **| lai |*,可是我就是jin jin di 搂着她jiao (女乔)小的身躯,死活都不肯放手,她有些急的脸Red(* hong *)了。
  “秦哥哥,你快点放手啊,丁亮*| lai |*了,要是让他看见可就不好了。”
  “他已经看到了,怕什么,我们都上过床,难道搂在一起还过分吗?”
  我带着痞子般的坏笑,惹的她脸更加的Red(* hong *)了,像个Red(* hong *)柿子一样,看的我心猿意马的,想狠狠咬一口,平常一↓这个小(jia huo )的口味。
  “秦哥哥,你再胡说些什么呀,你快一点放开啊啦,不然丁亮会生气的。”
  果然她还是我认识的* na *个容易害羞的小女生,被我这么一* tiao dou *,她的脸Red(* hong *)到脖子根部了,尤其是看着她* na *两对晶莹剔透的小耳朵,此刻也Red(* hong *)的透明,真的很可爱。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要是没有和我上过床,* na *么你肚子里的小生命是怎么*| lai |*的?”看着她一副可爱的小*样,我倒是越*| lai |*越起了要逗她的小心思,尤其是看着她害羞的把一颗小脑袋全部都埋在了我的xiong 口,我的戏谑* xing *的话音就更加的浓烈了。
  “秦天穷,你快放开她。”
  这个时候丁亮已经快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他大步流星的站在我的面前,shen 手狠狠的将我和王敏扯开,我搂着的王敏的胳膊*ying *是被他彻底生痛。
  对上她严厉的眼神,我也不甘示弱的与他对视着,现在是我们男人与男人的对决,我虽然以前和丁亮是好朋友,但是,敏敏可是在我身旁站着的,我可不能在这个小子的面前丢了脸面。
  见我搂着王敏,还一副理直气壮的和他对视,他一个气不过,挥拳对准我的左脸,就是一拳。
  “啊!”被他这突如其*| lai |*的一拳打得有些两眼冒金星的我,痛声chu **| lai |*,被他打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di ,赶jin shen 手捂住自己的左脸,丫的这小子是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
  旁边的王敏见我被打,脸面跑了过*| lai |*,一张小脸都快要皱成一团了,焦急的语气无不彰显着她此刻是有多么的担心我的。
  “秦哥哥,你没事吧?”
  由于她的靠近,她身上的一种少女的气息不断充斥着我的鼻息,还有她的一张###小脸不断的在我的面前放大,让我的呼xi 口及一↓子jin 促起*| lai |*。
  见我不说话,她大概是以为我chu *了什么问题,jin 张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又一次响了起*| lai |*。
  “秦哥哥,你怎么了,有没有事啊?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着她如此jin 张我的样子,我顿时感觉自己是幸福了,有这个单纯的小女孩在身边关心着自己,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姓秦的,你就别给我装了,昨天可是你不答应市长跟敏敏去加拿大结婚的,现在又*| lai |*机场阻止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丁亮的咆哮让我不shuang XX大XX,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敏敏的肚子里怀的可是我秦天穷的孩子,对孩子的母亲要留要赶,都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什么屁事,敏敏根本就一点也不喜欢他好不好。
  第一次,我觉得丁亮这个人有些恼huo *,之前还没有发现,只是觉得他太过老实巴交的,
  市长看不重他是因为怕敏敏跟着他,将*| lai |*会吃亏的,但是现在我突然觉得市长的想法是应该的。
  “敏敏她现在怀了我的孩子,你说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气不过,就朝着丁亮大声的说了chu **| lai |*。
  我知道这会伤害到王敏,但是看见丁亮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我就不shuang XX大XX,王敏从*| lai |*都没有喜欢过他,我就不相信他自己不知道,还在这里自欺欺人,我有点看不↓去了。
  在我以为自己说chu *这个理由会让他(bie)屈没话说的时候,他的拳头却再一次朝着我的右脸挥*| lai |*。
  “砰——”这一次的力道比上一次还要重,我吐了一口血。
  MD,他是*| lai |*真的,竟然将我嘴角给打破了,shen 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我恶狠狠的看着他。
  “丁亮,你Ta Ma的这算是什么意思,我*| lai |*找敏敏是不想她为了我而牺牲掉自己的幸福,你在这边阻拦算什么?”
  “heng(哼哈二将),你还有脸说,你是为了她,你到底知不知道,敏敏就是为了你不让市长*迫你和她成婚,才说孩子是我的,要是市长知道孩子是你的,你认为你还逃得掉吗?”
  他的话顿时让头脑一阵空White(颜色bai ),我没有想到敏敏她是为了不让我被她的爹di *迫才说孩子是丁亮的,死活都不肯承认。
  我将视线转过去看着她,只见她低着头,没有看我,随即她走到我的面前,声音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让我有些不习惯。
  “你要不要jin ,看你的嘴角都chu *血了?”
  对于这样的她,我不习惯,我还是喜欢* na *个总会在我的身边耍小可爱的她,看着她眼底的冷漠,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是有多么的离谱。
  “敏敏,他说的都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