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6章 疗伤
  我正***膨zhang (**月长**)着,不及思考的说道:“都喜欢。”在我心里,确实是都喜欢的,雨晴的羞涩纯情,叶静的豪放大胆,刚好互补,两女一起侍候我,该有多好,我心里暗自想到。
  一室***,直到凌晨。
  搂着叶静**的身子,我脑海里还在回味着刚才这一幕,实在太刺激了,要是雨晴在就更好了,我很想与二女同时做。
  可惜这个痴梦到第二天雨晴*| lai |*喊我起床彻底破灭了,只能狠狠的拍了一把她的###。叶静容光焕发的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估计是昨夜的***起了作用。
  没想到大浦这个小镇虽然是城镇划分,但其实很偏僻,不仅很多羊肠小道,而且外人jin **| lai |*很容易迷路。
  我在二女的带领↓慢悠悠的逛着,当是陪她们kan风景,倒也不觉得累。直到我感到有些###了,于是跟二女告假,找了个隐秘点的di 方准备###。
  我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碰到snake(she 虫它)这类的动物,可谁知道,就在我掏chu *baby(bao bei )准备沆瀣一气的时候,一条Red(* hong *)头的大snake(she 虫它)突然窜上*| lai |*咬了我一口。好险,还差一公分,就咬到了要害上,我不禁庆幸。
  很快整个大* tui *都麻痹了,我没办法动弹,这个时候baby(bao bei )还露在外面不肯jin *去,兴许是我的呼喊惊动了不远处的二女,她们叫着我的名字飞快的赶过*| lai |*。
  我卯足劲在她们*| lai |*之前总算是把baby(bao bei )塞jin *了ku dang ,但还是被他们kan到了我没拉拉链的样子,在雨晴羞赧的表情中,叶静给我拉上了拉链,我真是yu (谷欠)哭无泪啊,不就撒个尿嘛,都能被snake(she 虫它)咬。
  这附近只有几户人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土郎中的家里,二女扶着我已经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淋,我也感到很愧疚,可是大* tui *几乎麻了一半,也不知道这snake(she 虫它)毒* xing *有多大,会不会有* xing *命危险?
  我还是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的,不想为了给杨董事长的这个承诺就把自己葬送在这个小山村里,我还有美女要好好的疼爱。
  土郎中给我敷了点草药,告诉我心情要放松,不要太jin 张,这种小snake(she 虫它)咬了只是会让人麻醉,不会有大碍,我总算是放心了。
  土郎中虽然人有点土,普通话几乎不会说,都是二女给我翻译的,但医术确实不错,我很快就感到* tui *能自由活动了。
  于是我向土郎中道了谢,准备离开。这个时候,土郎中问我们*| lai |*这里gan 什么,这里已经很少有人*| lai |*往了。
  我把*| lai |*意告诉了他,他问我杨董事长要找的女子叫什么名字,我也告诉了他。他听了后kan,突然长叹一声,缓缓的跟我说了个故事。
  我没有想到原*| lai |*要找的张楚云早已经逝世多年,只留↓一个女儿独活世上,只是这个女儿现在也不知道身在何方。
  二女听了也很是惊讶,她们毕竟很多年都没回*| lai |*了,所以对这里的状况也不甚了解。土郎中认识张楚云还是在十五年前给她治病,他告诉我张楚云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镇上很多男人都相中了她,可她谁都不要,就一心痴痴的等着一个男人,并且还未婚生子。在这个镇上,民风还未开放到女子可以未婚生子而不被人们唾弃,所以张楚云在生↓女儿后,家里人就把她赶chu *去了。
  张楚云一个人生活在镇上,生活很清贫,每天还要chu *去做男人的体力活赚钱*| lai |*养活女儿,很快body(* shen | ti *)就吃不消,一病不起。
  在女儿十岁* na *年,她就因病去世了,女儿则回到娘家带,但娘家人很kan不起这个野孩子,所以对她很苛刻,再后*| lai |*,这个小女孩子就离家chu *走,再没有回*| lai |*。
  听了这个故事,我心都揪在了一起,的确是杨董事长欠了她们母女啊,这一辈都是还不清了,我该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呢。
  我再问了问小女孩子的状况,土郎中都摇头不知,只告诉我小女孩的名字叫张小漫,我听了如晴天劈di ,张小漫?怎么会呢?一个姓张?跟母* xing *?* na *么张小lang又是谁呢?
  我居然一直没过问张小漫的家庭情况,生活了这么多(曰)ri 子,都不了解她。可现在去哪里找张小漫呢?她已经离家chu *走大半年了,我没有她丝毫音信,我很苦恼。
  可土郎中比我更不知道后续的事情,张小漫应该是没有回到这里,不然这里的人多少都会知道点,可是她去哪了呢?
  我只好失望的跟土郎中道谢,然后和二女回到了镇上商量之后怎么办。
  知道了张楚云的去世的消息,再加之又找不到张小漫,我只好准备打道回府。
  二女似乎很舍不得我离去,两人的眼睛都留恋不舍的kan着我,可天↓无不散之宴席,我们互相留了电话,请她们以后*| lai |*上海找我玩,于是我便启程回家了。
  去云南的时候一路上有二女做伴不觉得时间过的慢,回*| lai |*时总感觉时间过的很慢,很多事情都在脑海里晃个不停,一直sao (马蚤)扰着我的神经。
  令我不解的是,难道张小漫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她如果知道杨董事长是她的爸爸,* na *她为何不说明,如果不知道,为什么张楚云没有告诉她呢?
  一个女人临走前最放心不↓的莫过于自己的尔女和丈夫了,如果到闭上眼的时候还不告诉女儿她的身世,* na *么她应该是极恨这个男人,因为苦苦等了一辈子因爱而恨。
  张小漫的手机早已停机了,记得她走* na *阵body(* shen | ti *)还不舒服,老一个人躲到洗手间吐得晕天暗di 的,不知道她现在一个人在外如何了,我的心有点隐隐的疼。
  回到公司后,我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杨董事长,他听了,表情又是难过又是* gao *兴。我明White(颜色bai ),他* gao *兴的时候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还在这个城市,并且之前还是公司的职员,难过的是他最爱的女人已经不再人世了。
  杨董事长久久的kan着手里的相框,没再抬头,我清楚的kan到他的脸颊上挂着两行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
  我悄悄的退了chu **| lai |*,在门口撞到杨微,她kan到我有点* gao *兴又有点惊讶,可能是我失踪的这几天里让她注意到了,她也担心我么?
  我想起杨董事长此时的心情,不适合让杨微kan到,于是便约她去喝咖啡,杨微有点意外我会主动约她,但还是点头答应了我。
  我们一起坐在幽静的咖啡厅里,桌上咖啡杯里的咖啡正散发着浓郁的咖啡香气,环绕在我们身旁,气氛有点hot(英文:hot,中文:re )烈和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
  我再次仔细端详杨微,她此时显得很恬静,多了一些邻家女孩的亲切和清纯。我很奇怪女孩子喜欢留短发的,可能只有杨微一个,不过她的气质其实留长发更惹人怜爱,留着短发的杨微显得有点俏皮和利落。
  杨微感觉到我的注视,也微微的抬起眼皮kan我,只是目光不如我的大胆直视,有点躲闪。我心里霎时涌起一股奇怪的情绪,仿佛对面坐着的是我hot(英文:hot,中文:re )恋的女友,我们谈恋爱,喝咖啡,一起聊心事。
  这真的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彼此都很熟悉,但是又有点距离,所以显得更加的xi 口及引我。杨微此时的眼神也很专注的kan着我,我忍不住shen chu *手去隔着桌子握住了她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小手。
  杨微的小手很ruan (车欠)很细腻,富家子女都是不做家务的,这点认知我还是有的。她的小手跟我印象这的一样好触感,我握住杨微的手时,她并没有抗拒,很乖的让我jin 握着。
  我们就这样呆呆的坐了差不多二十*| lai |*分钟,这种甜蜜的氛围一直环绕着我们,直到陈素莹的chu *现。这个女子真的是我的祸星,似乎kan不得我好,我只要跟哪个女人约会,她就一定会chu *现搅局。
  这不,我正想当做没kan到她,她倒领着男友就是* na *个斯文男陈熙朝我们走过*| lai |*。
  杨微背对着他们,所以没有发现,仍旧放心的把手放在我手里,我是早kan到,却舍不得松开她的手,所以直到他们过*| lai |*我们桌前站定,我和杨微的手都还jin jin 的握在一起。
  “哟,这不是杨总经理和秦总监,两人都在啊?”陈素莹有点做作的声音响起*| lai |*。
  杨微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临危不惧,她现实笑着说道:“陈经理,也*| lai |*这里喝咖啡,这位是?”然后边不动声色的把手从我手里抽chu *去。
  “杨总经理,您好,我是开元的陈熙。”陈熙很有礼貌的shen chu *手*| lai |*。
  我眼睁睁愤怒的瞪着这个斯文男握住杨微的手,nai (*&女乃*&)nai (*&女乃*&)的,占我女人的便宜,我心里满不是zi wei ,决定要讨回*| lai |*。
  “陈总,再次见到你真* gao *兴,几(曰)ri 不见,您可是更帅气了啊。”我也赶忙shen chu *手去握住陈熙的手,这样就成功的把杨微的小手解救chu **| lai |*了。突然眼角瞟到陈素莹微凸的肚子,汗滴滴,这speed(*su du*)也忒快了点吧,就这么一会不见,给种上了?
  “陈总真是好福气,几天不见就做爸爸了,恭喜啊。”其实我这话有语病。
  陈素莹这肚子怎么kan都有一段(曰)ri 子了,哪是几天的事,不过我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狠狠的打击陈素莹,谁知道这孩子是谁的,也让陈熙心里不好过,不会再纠缠我身边的杨微不放。
  果然,我话一落音,陈熙的脸就变了颜色,连带身边的陈素莹也神情有些慌张,汗滴滴,莫非真让我说中了,孩子不是陈熙的?
  “陈总,你们慢慢坐,我们先走一步,还有点事。”杨微chu **| lai |*打yuan *场,她微微扫了我一眼,示意我跟着走,不要再闹了。
  我很听话的不再吭声,在陈熙和陈素莹的目送↓得意的离去。我都感觉自己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不过这种zi wei 很shuang XX大XX,哈哈。
  我们走在幽暗的街道上,微微的有点凉意,我kan到杨微用两只手臂环住自己,于是便tuo *↓了衣服盖在她身上。她微微侧头,朝我一笑,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