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63章 市长的电话
  见她还是昏迷不醒,我的心里开始担心起*| lai |*,转过头看着晓玲,皱着眉头问道,“晓玲,你说小漫会不会就这样一直睡↓去啊?”
  我心中的恐惧感越*| lai |*越强烈了,我当杨小漫是不是有不愿意活↓去的思想了,要真的是这样了,* na *么她就会像医生所说的* na *样,永远也不会醒*| lai |*了。
  “不会的,秦,我相信小漫会克服过*| lai |*的,她一定会醒*| lai |*的。”晓玲shen 手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相信她。
  不只当是什么原因,只要她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我的心里就顿时安定↓*| lai |*了,就在我一直对着杨小漫不停的说着话的时候,晓玲突然大惊一声。
  “啊,秦,你看,小漫的手又动了。”
  “真的,快叫医生,快去叫医生。”我惊喜的手忙脚乱的,晓玲也是,我们不停的按着医院里的警铃,很快的,一位身穿White(颜色bai )衣的男人jin **| lai |*。
  见chuang shang 的杨小漫一直都是闭着眼睛,我有些激动的shen 手摇晃着他的手臂,“医生,你快去看看她,刚才我见她的手有些动了,还有,晓玲也看了。”
  我连忙抓起旁边的晓玲,晓玲也是对他猛di 点点头,我们生怕他不会不相信,因为我们看见杨小漫现在居然还是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
  医生见我们这个样子,皱了皱眉头,然后又看了看chuang shang 躺着的小漫,随即开口道,“处于长时间昏迷状态的病人,因为血液的不舒展,偶尔会###一↓是正常的,你们不必大惊小怪的。”
  说完他就有些无奈的走了chu *去,我和晓玲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算是什么,White(颜色bai )惊喜一场。
  “秦,没关系,只要我们相信小漫会醒过*| lai |*就行了。”晓玲见我满脸丧气的样子,她笑着安慰着我。
  我知道她的心里也是希望杨小漫快一点好起*| lai |*的,我回给她一个勉强的笑容。又将眼神放在了杨小漫的脸上,一眨也不眨,生怕会错过她的一个细微的动作。
  过了很长时间,在我和晓玲谈话间,杨小漫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皮,当时让我真的不敢相信。
  “秦,你看,小漫醒*| lai |*了。”晓玲激动的推着我的肩膀,我也是一样,不敢相信的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杨小漫。
  “怎么了吗?为什么我的头会这么沉。”杨小漫见我和晓玲激动的样子,她不解的皱起了没有,shen 手rou着自己的小脑袋,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
  “你当然会头痛啦,睡了* na *么久要是不昏就怪了。”晓玲笑着看着她,而我则是一把shen 手将她搂jin *了自己的怀里。
  “小漫,你终于醒*| lai |*了,你知道吗,我担心你会就这么睡↓去,永远都不会醒*| lai |*了。”
  我的口气中带着心有余悸的神色,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她不醒*| lai |*的话,我要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对于杨小漫,她已经深入我的骨髓了。
  “秦,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我会在医院里?”
  醒*| lai |*的杨小漫,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还睁着一双大眸子看着我,我shen 手轻轻di 朝着她精致小巧的鼻头刮了一↓,“你呀,在龙华晕倒了,一直昏迷不醒到现在呢,害得我和晓玲都担心死你了。”
  “昏迷?到底是怎么了?”杨小漫shen 手rourou自己的头脑,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我宠溺的眼神一点也不避讳,晓玲倒是先接过话题说了chu **| lai |*,“小漫,你睡了* na *么久,也该饿了吧?*| lai |*,我和秦帮你buy(中文:gou mai)了一些粥,现在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你就趁hot(英文:hot,中文:re )喝点吧?”
  见她如此之快,我到想起了什么,龙华面临倒闭,银行跑*| lai |*到公司追债,这些都是在杨小漫昏迷的时候才发生的事情,* na *么现在她应该还不太清楚公司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我对上晓玲的眼神,我知道了,她是不想让小漫知道,我对她点点头,她考虑的还真周到,小漫的刚刚醒*| lai |*,我可不想她再一次承受不住打击晕倒,我会崩溃的。
  “对啊,小漫,你饿了吧,我*| lai |*喂里吧?”我笑着shen 手接过晓玲手中的粥,一小勺一小勺的递到了杨小漫的嘴边,她倒也乖乖的顺着我的意思,喝着,很快,一婉粥便被她喝了个底朝天。
  “怎么样,现在好些了吗?还要吃些别的东西吗?”我关系的语气,让杨小漫White(颜色bai )眼直翻。
  “你当我是猪啊,刚吃了一碗粥还能够吃↓别的东西?”她没好气的说了这一句,我只是有些尴尬的shen 手挠挠的自己的后脑勺。因为太过关系,把什么都给忘记了。
  “对了,秦,公司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我和晓玲故意避开公司的事情不谈,杨小漫她自己问了chu **| lai |*,我和晓玲顿时脸色一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了。
  杨小漫见我们沉默,她的秀美也跟着皱了起*| lai |*,正准备要开口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老天呐,你真是太了解我了,我像是得到释放一样,投给她一个抱歉的眼神,随即起身走到阳台边去接电话。
  这个电话*| lai |*的真是时候,打破了我的为难,我要看看到底是谁打*| lai |*的,等会儿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掏chu *手机,一看*| lai |*电显示,是上次,* na *个打jin *公司里的号码,我记得这个号码,是王敏的爸爸,也就是a市的市长打*| lai |*的。
  “王市长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情?”我皱着眉头看着*| lai |*点显示,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不过我还是利索的按↓了接听键。
  “喂,是王市长吗?”我的语气很严肃,也很恭敬,毕竟对方可是a市的市长,要是我敢chu *言不逊,是不想在这里混了,这可是人家的di 盘。
  “小秦,我们可以谈谈吗?”电话* na *头传*| lai |*很严谨的声音,听着王市长和我这么严肃的说话倒是有些不习惯,以前他虽然是* gao ** gao *在上的市长,但是对我总是慈祥的笑着。
  谈谈?我有些愚钝,我和他之间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人,怎么他还专门打电话给我,叫我和他谈谈。我的身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gao *了,现在龙华到了。
  按理说,我已经是一个失业者,堂堂a市市长竟然打电话亲自约我chu *去跟他谈谈。我的眉头皱的很jin ,直觉告诉我王市长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好,在哪里?”我直截了当的问了他。
  “就在a市的‘点尖’大酒店。”他也豪shuang XX大XX,果然是a市的市长。
  只是他约我在点尖碰面,我倒是有些惊讶,点尖是a市最大最豪华的酒店,不愧是市长,就连跟我说个话都要约在这个* gao *级的di 方。
  “秦,chu *了什么事?”见我神色凝重的走jin *了,晓玲有些觉察,就开口问道,我知道她是担心我,不过,现在我不想告诉任何人市长打电话找我,因为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关联。
  “没什么,只是一个老朋友,打电话说要找我叙叙旧。”我很随意的摆摆手,说着一件无关要jin 的话题一样。
  见我这么说,她们也没有多加怀疑什么,只是我看着杨小漫(曰)ri 渐消瘦↓去的脸蛋,心真的很痛,让晓玲在医院里照顾小漫,我就*| lai |*到点尖了。
  看着这赫然立起的大厦,di 理位置正处于a市的市中心,*| lai |*这里吃饭住宿的人,需要提前预约,不然*| lai |*了也没用,房间早就被人定↓了。我想王市长也是事先定↓*| lai |*的吧,只是让我不解的是,他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会*| lai |*呢?
  我不禁苦笑,曾经听说过他的一些事迹,从一个无名小卒gan 到今天的位置,应该不是一般的人能够达到的吧,尤其是他在商业界也是很有名的。
  不仅是官场得意,职场更是如意春风。
  走jin *点尖,里面的装潢让我惊讶了,古老的欧洲设计,还有奢侈的落di 华shui *晶大吊灯,中西结合,一点也不觉得垮浮,反而给人一种* gao *雅,神秘的感觉。
  找到王市长跟我说的* na *间房间,看这门票上面用金黄色的素才标志着vip标记,我知道这里不是一般的人能够*| lai |*的di 方。
  不是你有钱就可以jin **| lai |*的,这里是专门给* na *些官场上的有权人设定的。
  如果不是托他的副,想必,我奋斗一辈子也jin *不*| lai |*这里吧。果然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
  潋了潋眉目,接着房门反光镜,我整理一↓自己的着装,才轻轻按↓旁边的门铃声。
  很快的,门打开了,王市长表情很严肃的看着我,对我点点头,示意我jin *去说话。毕竟这里是* gao *档场所,总不能老是站在人家的门口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