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62章 心疼
  “杨倩,你快走啊,听到没有?”我大声的朝着她吼道,只是她搂在我腰间的hands(* shuang * shou *)就是死死的不放开,我有些头疼。shen 手去搬开她的手指,可是我每搬开一只,她的另一只就又攀附上去,最后,我怒了。
  “你到底走不走?”
  “秦,你不走,我也不走,你就让我陪在你一起吧?求你了?”她带着哭丧眼睛里全是泪shui *,shui *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听了心都碎掉了。
  我真的是拿她没有办法,最后我带着她一起离开了现在,要是和她再这么僵直↓去,估计她和我都会被* na *些人砸成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包子的。
  “喂,你们别走啊?欠我们银行的钱还没有还呢?”
  “开玩笑,老子不走,难道还傻傻的待在这里给你们当做chu *气筒丢臭鸡蛋啊?”我没好奇的撇了一眼* na *个人,随即就搂着杨倩朝着里面走去,幸亏公司的保安还不是吃素的,要不然今天我是要被这些给折磨死的。
  到了公司的休息室,我将杨倩安坐椅子上,用很审视的眼光看着她。
  她被我看的终于受不了,才悠悠di 开口道,“我脸上有东西吗?你怎么老是看着我?”
  看着她无辜的对我睁着一双大眸子,我真的很想拿块豆腐将她给砸死,你就装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你就是对我用激将法,要是我不走,你就应是待在我身边死赖着不走。
  “刚才我叫你走,你怎么不走?”我的口气待在严厉,让杨倩听了本*| lai |*小脸就低的跟低了,现在就更加的低了,看着她hands(* shuang * shou *)打转的样子,我有些想笑,不过还是*ying *生生的忍住了。
  这丫的越*| lai |*越不听我的话了,刚才* na *一幕,我都已经对她发huo *了,可是她还是不肯放手,我想这要是在什么危险的di 方的话,我会活活的被她给气死的。
  见她满脸为难的样子,可就是不抬起头看着,我气不过,shen 手一把& nie (一种手法)住她瘦小精致的小巴,口气有些愤怒,“说啊,你怎么不说话了?”我故意板着脸看着她。
  丫的,看着她shui *汪汪的大眼睛,我有* na *么一瞬间心疼,想要把她狠狠的楼jin *怀里,好好的痛爱一番,可是我不知道现在还不能够这么做。
  看着杨倩* na *瘦小的小巴在我的手上jin jin di 不能动,我本能的咽了咽口shui *,不得不说,杨倩的小↓巴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精致,尤其是* na *瘦小精致到极点的瓜子脸的形状,是个标准的美女胚子。
  “我,我当时很担心你嘛!我看见你被* na *些人用鸡蛋丢,心疼了。”最后她忍不住,一直在眼睛里打转的泪shui *终于落↓*| lai |*,gun tang的泪shui *滴落到我的手背上,一瞬间烫伤了我的心。
  我一把shen 手将她搂jin *怀里,手上的力道一点点的收jin ,就像在搂着一个奇世珍宝,恨不得将她融jin *自己的骨髓里。
  “小傻瓜,看见你被* na *些人欺负,你知道我的心里是什么zi wei 吗,我真Ta Ma的混蛋,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好,还要你*| lai |*保护我,我真不是个男人?”
  我将自己的↓巴抵在她瘦小的肩膀上,鼻息间嗅着她秀发的芬香,当时看着她因为我而被* na *些人用鸡蛋丢,我的心真的很痛,我一个大男人竟然还要一个女人*| lai |*保护,想想都觉得自己很没用。
  “秦,你不要这么说,我都是心甘情愿的,不怪你的,再说了,当时* na *么多人也不是你能够控制得了的,还有…………”
  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我索* xing *低头吻主了她,不想让她说话。
  一开始我只是想堵住她的小嘴,可是越吻,我就越心猿意马,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我压抑了太久,都快要成为和尚了,觉得这个吻已经满足不了自己了,还想要的更多。
  “唔唔…………”
  她shen 手拍打着我的xiong 口,表示抗议,可是她这小力气,简直就是在给我瘙yang (羊羊羊)一样,更加激起了我想要她的**。
  “啊,不要!”
  她见我疯狂的举动,惊呼chu *声,我们都知道这里是公司,而且还是个休息室,随时都会有人jin **| lai |*的,她的担心也是应该的。
  “怎么,你不想么?”我的嗓音带着无尽的you huo 力,听起*| lai |*更加的让人想入非非。
  “我还没清洗身子呢?”
  看着她害羞的样子,我只觉想笑,原*| lai |*她是在担心她身上的臭鸡蛋汁啊。
  她满身都是臭鸡蛋,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这种情况↓做是有点困难,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立刻就要她,不过看着杨倩* na *为难的眼神,我还是*ying *生生的忍了↓去。
  这几天的压抑,本*| lai |*想好好的在她的身上找到慰藉,不过,现在看是不可以了,我替她拉好刚才被我推倒xiong 口的衣服,在她的脸上轻轻di 啄米了一口,“走,我们去清洗一↓!”
  她像个小猫mi 一样的对我点点头,让我看的一↓子又起了反应,真的恨不得就现在把她压在身↓好好的痛爱一番。
  我带着她去外面附近的酒店把身子清洗了一番,我的***也降低了不少,想到杨小漫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我的她的愧疚就涌上心头。
  拿起杨倩给我准备好的衣服,准备chu *去,身后响起杨倩的声音,“秦,你要去哪里?”
  我回过头,在她的脸上印上了个大大的吻,“乖,我去医院看一↓杨小漫,你弄好就先回去吧!”
  我的话刚一说chu *口,她的脸上就有些微微的变化,但是很快的她就笑着对我点点头,我知道她是在强忍着自己,不过,现在我要赶jin 去医院看一↓杨小漫,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连走的时候瞥见她眼中的一抹受伤,我知道自己又伤害了一个女人的心了,心中在痛,但是脚↓的步子却越*| lai |*越快。
  *| lai |*到医院,看见晓玲没(曰)ri 没夜的照看杨小漫,我心中涌起一股感动。
  “晓玲,你先↓去休息吧,小漫我*| lai |*照顾就行了。”
  她对我点点头,起身差点晕倒,我见她最近为了公司的事情也没有休息好,本*| lai |*就消瘦的人儿,现在更加的瘦了,我看着心疼。
  “你没事吧,吃过了没有?”我担心的口气轻轻di 在她的耳边响起,生怕会吵醒还在睡熟的杨小漫。
  “恩,还没呢,你吃了吗?”
  “我*| lai |*的时候吃了,要不要我带你↓去吃点东西?”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我只怪自己为什么*| lai |*的时候没有带些东西。
  “好吧,我们顺便也帮小漫buy(中文:gou mai)一些吃的,等会儿她醒*| lai |*的时候,没有东西可吃。”
  她永远都是这样,都为别人在着想,都不为自己的身体多想一些,我有些责备的看着,“晓玲,你不要总是为别人着想,也要为你的身体多想想,你这样累坏了,我要怎么办,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我皱着眉头,对于她的不负责,我气愤,可是我现在更气的是我自己,为什么她们一个个chu *了事情之后,还要她们*| lai |*关心我,可是我怎么却一点儿也帮不上忙。
  晓玲听过我的话,心中闪过一丝感动,笑着说,“知道了,秦阿婆,就你最啰嗦,以后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了,你就别为我担心了。”她的笑意还是* na *么的令我陶醉。
  我们*| lai |*到医院附近的一家餐馆吃了一些早饭,只是杨小漫现在还在昏迷不醒,我就gan 脆给她带了些清淡的食物,晓玲跟我说,医生说杨小漫现在是处于半昏迷半醒着的状态。
  其实按照平常的惯例,现在她应该是醒*| lai |*了,大概是因为她受的刺激太大,而潜意识里不想醒过*| lai |*吧。
  我听到这话,当时吓得半死,龙华是杨小漫这一生的心血,现在它完了,杨小漫肯定是不愿意再醒过*| lai |*了,不过后*| lai |*晓玲告诉我,医生说,杨小漫的意识在一点点的恢复,看*| lai |*她是不甘心就这么一直沉睡↓子,这几天随时都有可能醒*| lai |*的。
  看着静静di 躺在病chuang shang 的杨小漫,我的心在一点点的抽痛,这几天她因为公司的事情而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合上眼了,原本还精致到令男人发狂的小脸,现在gan 瘦的一点血色也没有,我心疼的要死。
  shen 手** fu **上* na *张小脸,皮肤因为缺shui *的原因而变得有些枯燥,我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 lai |*回打转,曾经* na *么意气风发的一个女人,现在变得如此的落魄憔悴。
  我的眼神从一开始的伤痛到阴狠,这一切都要归功与黄并强和二股东这两个人渣,如果不是他们坏事做尽,小漫也不会落到晕倒躺jin *医院里。
  我在心底暗暗的发誓,就算这一次龙华真的会四分五裂,我也一定不会放过* na *两个罪魁祸首的。我一定要让他们为自己犯的错付chu *代价。
  “小漫,你快一点醒*| lai |*啊,今天就是公司上市股市开盘的时候,你难道就想龙华被* na *些人占领吗?”
  见杨小漫一直睡着不醒*| lai |*,我试着用龙华的事情*| lai |*刺激她,医生说,她现在虽然是昏迷不醒,但是她的潜在意识还是在的,只要我们多在她耳边说一些令她*(咸心)min gan 的事情,相信她会醒过*| lai |*的。
  果然我一提到龙华,手里握着的小手有些微微的动了。
  “小漫,小漫,你醒*| lai |*了吗?”我激动的看着她,旁边的晓玲见我这个样子,也忍不住开口,“秦,我看你也累了一天了,去休息一↓吧,杨小漫这边,我*| lai |*看着就好。”
  这句话本是我跟她说的,现在到成了她对我说了,我心里一阵感动,摇摇头,杨小漫没有醒过*| lai |*,我坚决不休息。
  “不了,晓玲,我看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要等小漫醒过*| lai |*。”我坚定的口气不容置疑,她无奈的摇摇头,最后gan 脆搬过*| lai |*一张椅子。
  我不解的皱着眉头看着她,只见她对我微微一笑,既然你不走,* na *么我也不走,我们俩个就一起在这里等小漫醒过*| lai |*吧。”
  见她脸上的决定,我也没再说什么,点头答应,便转过头去看一直躺在chuang shang 昏迷不醒的小漫。
  小漫,你应该是幸福的,你看,你生病了,还有这么多人*| lai |*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