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454章White(颜色bai )云的心事
  这一次我学得精了,迈开脚↓的步子,jin 追着White(颜色bai )云的身影。
  不管她往哪里跑,我都是jin 追着她不放,直到,我把她*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她再也没有di 方可去。
  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女人,跟我这个男人比起*| lai |*,她还是稍微逊色了点。
  “White(颜色bai )云,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虽然到现在,她都不肯以正面对我,但是我很清楚,* na *头乌black(hei )的亮发前面真是White(颜色bai )云的面孔,我是不会认错的。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候,只是选择沉默。
  “说,你为什么要躲着我,还有,你现在不是应该和你的儿子老公在一起的吗,正面会在这里当酒吧的serivce(中文:fu wu)员?”
  对于她的沉默,我选择了无视,依旧是穷追不舍的问着。
  “不要再问了,不要再问了,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再问了……”
  突然她痛声大哭了chu **| lai |*,hands(* shuang * shou *)jin jin di 捂住自己的耳朵,身子靠向背后的墙角,缓缓di ↓落,知道整个人都蹲了↓*| lai |*,她才停止做自由落体,只是* na *抽泣的声音让我知道,她哭了。
  White(颜色bai )云,* na *么* gao *傲的女子,正面会哭了,我有些不解加疑惑。
  大步流星的朝她走了过去,一把将她的身子jin jin di 搂在了自己的怀中。看着她抽泣的样子,我的心也跟着开始抽痛了起*| lai |*,我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不是有很深的爱意,但是我敢肯定,自己是爱着她的。
  要不然这几天,见她chu *现在酒吧里而自己又找不到她,晚上几乎是失眠,就连跟杨小漫做事的时候,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还几度被她怀疑我是不是* na *方面不行了。
  “好了,没事了,乖,不哭了啊。”
  几乎带着诱.惑的语气才将她哄的不哭了。只是* na *狠狠的抽泣声还是让我有些于心不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有你的老公和儿子呢?不知不知道,这些天在酒吧里看见你又找不到你,我是真的很担心。”
  “对不起,秦,我不知道到底要怎样跟你说,只是这段时间,在我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现在变得一无所有了,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只能够靠在酒吧里打工过(曰)ri 子。”
  她的眼神是* na *么的颓废,我甚至能够很清楚的在她的* na *双原本还很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丝的血丝,* na *应该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才留↓*| lai |*的吧。
  shen 手拂去她耳边的发丝,我用很着很轻* rou *的语气安慰她,“傻瓜,你不是还有我吗,还有我在你的身边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跟我说吗,让我也*| lai |*帮你一起分担。”
  卖糕的,我这是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说着这么温* rou *深情的话,我有些怀疑这个住在我身体里面的灵魂到底是不是我自己了。
  White(颜色bai )云见我这么说,她抬起* na *泪痕满面的小脸,一副很感激的样子看着我,“我以为,我变成这个样子,你不会理我了,所以当我看到你的* na *一刻,我就害怕,害怕让自己这个样子被你看见,什么都不没有想,就跑了chu **| lai |*,只想让自己的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永远都是最美好的。”
  White(颜色bai )云像是一个失去家的小孩,迷茫,无措,而我越是看着她这个样子,我的心揪的越痛。
  “放心吧,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都是最美好的。”
  在White(颜色bai )云的面前,我总能够说着一些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lai |*,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说谎说多了,现在连眼皮都不眨一↓。
  经过我的一番说辞,White(颜色bai )云终于被我说服了,带着我*| lai |*到她现在住的di 方。
  “看,这里就就是我住的di 方了。”
  看着面前的一座破旧不堪的小房子,周围都是一些没有人住的破屋,我有些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以前White(颜色bai )云的家里,我不是没有去过,* na *里别说比这里豪华了,就是比我现在buy(中文:gou mai)的房子还要豪华几倍,可是现在看着White(颜色bai )云竟然带我*| lai |*到这个鸟不拉屎的di 方,我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呢。
  见我不说话,White(颜色bai )云有些尴尬的带头朝着这破旧的小房子里走去。
  打开们的* na *一瞬间,我有些呆住了,这里是人住的di 方吗。
  一眼望去,杂乱无章的房子小的有些可怜,就是比我先前住的* na *个两室一厅还要小,这里连一个基本的房型都没有。
  看着就摆在房子拐角里的锅具,我明White(颜色bai )了,这里是没有厨房的,还有* na *几乎是用着一块微薄的帘子隔着的di 方,不用猜,就已经知道哪里是卫生间了,不,不应该说是卫生间,是厕所。
  * na *一张jin 够一个人睡↓的单人chuang shang 摆满了衣服袜子,甚是我还看见了一条男人的内ku 。
  像是比我率先看见了* na *条男人的内ku ,White(颜色bai )云有些微微的脸Red(* hong *)起*| lai |*,“这是我儿子的内ku ,由于没有钱buy(中文:gou mai),就只是在路边buy(中文:gou mai)了一些di 摊货。样式有点过时,不过还是能穿的。”
  “你儿子也在你的身边?”没有纠结于她手中的内ku ,我敏锐的看着她。
  “恩,他上学了,待会该放学了。”
  她的回答很小声,样子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从jin **| lai |*到现在,一直都是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知道,她大概是觉得很没有脸见我,怕我笑话她,曾经一向都输穿名牌衣服,用名牌包包的女人,竟然会流落到这种di 步,确实的是让我有些小小的震撼。
  看着这里的环境,还有di 方,White(颜色bai )云的住处,小的跟我的一个房间都比不上,还有* na *个曾经在我面前就像圣女一样存在的White(颜色bai )云,如今为了生计而把自己的头发随意的扎起,大概是没有好好护理的原因,现在有的都已经开叉了。
  “怎么会这样,你老公呢,以为他对你不是很好吗?”
  虽然我不太清楚White(颜色bai )云的老公,但是之前从White(颜色bai )天的身上,我能够感觉到* na *个男人虽然很少chu *现在White(颜色bai )云的身边,但是他是一个能够将White(颜色bai )云捧在手心里的男人。
  见我提到她的老公,White(颜色bai )云原本还带着尴尬的脸色一↓子就变了。
  口气也变得有些冷了,“我们离婚了!”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就已经将White(颜色bai )云判入死刑,我知道,之前的White(颜色bai )云之所以能够主宰* na *么好的房子里,能够手里练着lv的包包,身上穿着古驰的衣服。
  * na *全都是因为她有一个很有钱的老公,而现在,她落魄到这个样子,我大概也能够猜得道,只是想要更jin *一步的确认而已。
  “为什么?”我的口气也不带一丝的情绪,只是淡淡的。
  可是我没有想到,White(颜色bai )云也是如此的淡漠,甚至上可以说是带着一丝的冷漠了。
  “没有为什么!”
  又是简单的几个字,我块要崩溃的了,为什么你White(颜色bai )云可以在我的面前表现的这么冷漠,而我却要为你心疼。
  “好了,White(颜色bai )云,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担心。”
  最后,我还是先妥协了,我承认自己在女人的面前是装不久的,尤其是像White(颜色bai )云这种冷的可以冰死人的女人。
  见我先低声↓气的求饶,White(颜色bai )云才微微的开口,“一个月前,我们本*| lai |*想好了要去威利斯度假,可是我突然发现他有些不对劲,于是我就暗中派人查他,原*| lai |*他在外面背着我保养小三,一气之↓,我就要求跟他离婚,还有家产我要分一半。”
  White(颜色bai )云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很绝,还有一丝我不易察觉的恨意,我知道,她是爱着* na *个男人的。
  没有爱,哪*| lai |*的恨意,我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可是* na *个贱男人既然跟我说,如果我想要分他财产的话,他就要儿子,我知道,在法律上,我是无权要求** fu **养孩子的,就不说我有没有* na *个经济实力,就算是有,以他的权利,我也是抵不过他的。”
  White(颜色bai )云说着说着就痛声的哭了chu **| lai |*,我shen 手拍拍她的背,示意她不要哭了。
  “我没有办法,儿子是我为一能够生活↓去的希望,虽然我知道如果儿子跟在* na *个贱男人的身后,会过得很好,可是毕竟他不会对儿子太好的。”
  “因为我查到他把外面女人的肚子搞大的,一旦* na *个女人替他生了儿子,* na *么小辉就会被* na *个女人天天欺负的,所以我就一气之↓带着小辉离家chu *走了。”
  听着White(颜色bai )云的话,我现在是恨不得立即飞到* na *个男人的身边,狠狠的抽他两个耳光,Ta Ma的,还是不是男人啊,竟然这么对待自己的女人,真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我的心里极度的不shuang XX大XX,对于White(颜色bai )云的老公,一开始我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鉴于他对White(颜色bai )云大手大脚的flower (hua )钱,我便没有说什么,可是现在他竟然让White(颜色bai )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外面流lang,我有些接受不了,心里有种想杀人的chong *动。
  “放心吧,White(颜色bai )云,有我在,不会再让你难过的。”
  我的大男子主义心里又开始作祟了,每一次见到女人们哭的像个小flower (hua )猫似的,我的心里就好像犹如千万只蚂蚁再挠,有些难受。想要将她们保护在自己的羽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