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54章 black(hei )衣人的chu *现
  我和晓玲听了,顿时面Red(* hong *)耳赤,我们只不过是在打闹,而被别人听成了是在上床,“都怪你,没事叫的* na *么dang gan 嘛?”我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向晓玲。
  我的话刚一说完,她的脸上就变了,很阴险的* na *种,“好啊,你竟敢这么说啊,要是我不做点实际行动给你看看,你还小瞧了我。”
  她说着整个人就像饿狼扑食的朝我这边压*| lai |*,我汗颜,赶jin 想闪开,但是无奈,和一个练家子的比,我的↓场就是乖乖的被她压。
  “靠,你一个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她jin jin di 抓住我的手腕,我根本就动弹不了,发几句牢sao (马蚤)还是可以的。
  “啊,疼,疼,你轻点。”我的声音很大,手腕被她都给抓Red(* hong *)了,可是当我叫chu **| lai |*,我就后悔了,因为我看见她脸上立马浮现一种得逞的笑容,我知道自己上当了。
  果然,隔壁的声音又响起*| lai |*,“###,一个男人也能叫的这么dang ,还是不是男人啊?”
  这话我听着不shuang XX大XX了,我本*| lai |*就是被晓玲给陷害的,现在又被人骂,心里(bie)屈的要死,再看看晓玲* na *笑的得意,我心里就更加的不shuang XX大XX。
  “喂,我说隔壁的这位兄di ,你是不是寂寞的很啊,没有女人陪你做,找到不提防fa xie ,要不要*| lai |*这边,咱们俩一起shuang XX大XX歌痛苦,看谁坚持的久啊。”我的话中带着嘲讽,我知道他是听见我和晓玲的声音,心里(bie)的慌才这么说我们的。
  “你,好,你有种。”他被我气的说不chu *话*| lai |*,我chong *着晓玲吐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表示我们赢了。她给我翻了个大大的White(颜色bai )眼,直接无视掉我的表情。
  我不管她,直接shen 手将她带jin *怀里,我的眼神直接告诉她,我想要她,就现在。
  其实,* na *会儿和她打闹的时候,我就已经对她起了反应,只是见她玩的这么尽兴,我就*ying *生生的忍住了,不过,现在该是她ci hou我的时候了。
  看chu *她眼中也略带着点点的期待,我的吻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她的Red(* hong *)唇上,就在我们准备熄灯做的时候,突然门被人敲响了。
  靠,现在这个时候会是* na *个没事找事的(jia huo )打断老子的好事。
  “秦,该不会是隔壁的* na *(jia huo )吧?”晓玲的神情有些jin 张,我笑着shen 手刮了一↓她的小鼻子。“你在担心什么,就算是* na *个(jia huo ),* na *又怎样,难不成他还真的想过*| lai |*和我们一起做啊。”
  我口无遮拦的说chu *这句话,立马看见她脸Red(* hong *)的跟个柿子一样,惹得我禁不住you huo 狠狠的在她的Red(* hong *)唇上咬了一口。
  “好了,外面还有人在敲门呢。”受不了我的ken *噬,她shen 手轻轻di 推开我就要↓↓压的身体,我心yang (羊羊羊)难耐,Ta Ma的,这门外敲门的人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在我要办正事的时候*| lai |*搅合。我心情极度不shuang XX大XX。
  走过去,打开门,一看,没人?
  “到底是谁啊,敲老子门,有没人,你Ta Ma的找死是不是。”刚被打断好事的我,脸上yu (谷欠)求不满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可是现在还有人敲门不chu *去,跟我玩躲猫猫么?
  “啊——”
  一声尖叫,我猛的一个回头,只见晓玲的身子正被一个身着black(hei )衣人给抓住,他手里的抢也是jin jin di 抵住晓玲的头部,我心中一慎。
  这些人还跟我玩调虎离山之计,只是我搞不懂的是,这丫的到底是从哪里jin **| lai |*的?明明刚才我开门的时候,没有看见他的身影啊?
  我皱着眉头,jin jin di 盯着他* na *只手里拿着*指着晓玲的脑袋的手。心中在想着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救↓晓玲。
  “你快放开她。”
  “秦,你快走,他们是*| lai |*杀我的,你不要管我。”晓玲焦急的声音跟让我心里jin 张,我怎么可能会丢↓她一个人走呢,况且这也不是我的作风。
  “哇哦,看看这个小子对你还ting *重要的吗,怪不得你肯背叛组织跟这个小子在一起。”black(hei )衣人笑着说着,只是他的声音虽然带着笑意,但是却chu *奇的冰冷。
  “冷意,你到底想怎样?”不愧是杀手对杀手,就连气势也是不输给人家,晓玲满脸憎恨的看着* na *个抓住她的男人,眼神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呵呵,玲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好歹你和我也是同门师兄妹一场,我怎能舍得杀害你呢。”
  * na *个叫冷意的男人,看晓玲的眼神中尽显神情,我心中有些微微醋意,同门师兄妹,看了他们的关系不简单了。
  “你变态。”晓玲用恶毒的眼神扫视着他,同时也示意我块一点走,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我能够惹得起的。
  昨晚男人,我的自尊心还是要有的,怎么能够放心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一个人独自落跑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喂,叫冷意的男人,你放了晓玲,我换她可以吗?”我眉头轻佻,装chu *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他们听到我这么说,都微微惊讶。
  “你不怕死吗?”他冷冷di 问我,声音中带着霸气。
  “当然,是个人都会怕死的,但是要看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什么di 点,面对的是什么人了。”我悠悠的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 lai |*无所谓的样子。
  他听我这样说,不禁哈哈大笑起*| lai |*,“好,小子,怪不得晓玲被你哄得一愣一愣的,原*| lai |*你这么油嘴滑舌的啊。”他像是看chu *我心底的jin 张一样,随即他的话音一落,我像是被看穿了底细,愤怒的朝他开口。
  “你到底想怎么样,既然晓玲和你同门一场,* na *么你就看着你们曾经认识的份上,放了她,要杀要刮,我随你便。”
  “杀你?”他眉头轻轻一挑,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杀了,你我有身好处,老大要的是她的命,又不是你,小子,老子劝你还是乖乖的回去带孩子去,说不定我心情一个shuang XX大XX还不对你怎么样呢。”
  他轻佻的口气让我不shuang XX大XX,我皱着眉头看着被他掐在怀中的晓玲,心里担心的程度越*| lai |*越* gao *。
  这个(jia huo )手里有*,要不然我早拿起门边的扫把和他决一死战。
  “秦,你快走,我没事的,他不会杀我的。”
  这个时候晓玲开口了,不停的给我递眼色,叫我块一点离开这里,然后她再好tuo *身,虽然我不怀疑她的身手,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我可是不得不怀疑他的变态程度。
  刚才就光是他看着晓玲的眼神,我就觉得他是个好色之徒,而身为晓玲男人的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tuo *身呢。
  “晓玲,你别说了,我是不会丢↓你一个走的,今天就算要死,我也会陪着你的。”我坚定的朝她说chu *这么一句,连我自己都觉得痴情的话*| lai |*。
  她的眼中闪烁一丝感动,泪shui *滑落↓*| lai |*,可是嘴里依旧恨不得我快一点走,“秦,你不要管我,你走了,我不会有事的,他是不会杀我的吗,我很了解他,你快走啊。”
  她还是不死心的朝我吼chu **| lai |*,眼泪随着她的话一滴滴的掉落。
  “呦,果然情深啊,我真的好感动哦,小师妹,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你呢?”* na *个black(hei )衣人shen 手*着晓玲的脸颊,满嘴的轻佻。我愤怒了,这个男人**的眼神让我看的不shuang XX大XX。
  “你放开她,到底想怎么样,要钱,还是女人?你说,我一定给你办到?”
  我学着电视剧里面的经典对话,说起*| lai |*还ting *顺口的。
  “哈哈,钱?女人?我都有,可是我只想要她的命。”他说着狠狠的用*指着晓玲的脑袋,样子狰狞的可以。我看的心↓急了。
  忙着开口说,“呵呵,这位大哥,我们有话好好的说,你先把*放↓,这么喊打喊杀的做什么?”
  “heng(哼哈二将),我也不想杀了她,只不过她背叛门派,就必须得死。”男人说着,脸上的很绝让我害怕,我怕他会做chu *什么对晓玲伤害的事情*| lai |*。
  我着急的看着他,生怕他一个发神经手上的抢一jin ,* na *将会使我痛恨自己一辈子的。
  “秦,你先走,别管我。”晓玲哭喊着,我第一次见她这么心慌,平时的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副很熟练的样子,可是今天的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她大概是担心我的安慰吧。
  “晓玲,你如果还当我是你男人,就不要叫我走,我是不会丢↓你一个人而独活的。”我一口气说↓这些,看着晓玲感动的要死,如果这一次我们两个能够活着回去的话,估计她会爱我爱的要死。
  “够了,老子可不想在这里听你们谈情说爱,你,在我还没改变注意之前,赶jin 给我滚,否则,我连你一起杀。”叫冷意的男人将*忽然指向了我,心中一慎。
  这个疯子,该不会真的想要一*毙了我吧,在这个时候,逞英雄就是傻子,我连忙笑着开口说着,“别,这位帅哥,您先别开*,我走就是了。”
  被这个男人*的无奈,只好说这一句话,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一个转身,迅速的拿起门边的扫着,朝着他猛力的砸去,我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把*从晓玲哪儿指向我的这一刻,于此同时,晓玲也见形势突转,她到也反应极快,抬起右脚狠狠di 朝着男人的脚↓踩去。
  似乎还不够,她居然还一个*| lai |*一个旋回* tui *,朝着男人的**踢去。
  “啊——”
  身后响起男人的尖叫声,我张大了嘴巴看着晓玲,相比这一脚踢的够用力,只是不知道,这个男人还能不能传宗接代,最让我担心的是,以后要是我劈* tui *的话,晓玲会不会也对我这样?
  “秦,快走。”晓玲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拉回了我的思绪,只见她已经拉起了我的手朝着外面快速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