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5章 牡丹flower (hua )↓死,做鬼也风流
  我慢慢的*向了叶静的脖子,手轻轻的拂开她肩上散落的碎发,当然避免不了我的手跟她的脖子亲密接触了。
  叶静的脖子突然瑟缩了一↓,仿佛我碰到了她的*(咸心)min gan di 带。
  我见状故意恶作剧的继续逗弄的她的颈项,先是慢慢的** fu ***,接着渐渐往↓移动,到了她的背脊,再往↓,到了腰部,我正在纠结要不要继续往↓的时候,突然,她发chu *了一声轻微的chuan xi声。
  但并没有抗拒我的** fu ***,我大胆些了,叶静的chuan xi刺激了我,手也自觉的在她身上到处游移。终于我也忍受不了隔着内衣###她的xiong 部。我索* xing *爬到上铺,然后把叶静压在了body(* shen | xia *)。
  我们两人都chuan xi不已,我是因为爬的太急,叶静可能是因为被我** fu ***了* na *么久。
  我在爬上去之前,有转过头kan我对面的美女雨晴,她头朝里,仿佛睡的正香,我这才大着胆子爬了上*| lai |*。
  忍不住的心情激动,还从*| lai |*没有在huo *车上跟一个陌生女人做啊,我激动的手都有点不听使唤,抖个不停。
  我再次亲了亲叶静的额头,然后kan着她在我怀里沉沉睡去,于是,我慢慢的爬起*| lai |*,然后顺着*| lai |*时的路爬到我↓铺。
  躺在chuang shang 我却怎么也谁不着,眼睛禁不住瞟向对面的雨晴,只可惜人家感应不到我的呼唤,睡的沉沉的。
  我只能低低的叹口气,努力闭上眼睛数绵羊,一只,二只,正数到第一百零一只的时候,突然一个温ruan (车欠)的小手轻轻的**我的脸。
  啊,有鬼,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吓得把眼睛闭的更jin 了。
  不怪我胆小,任谁在这个漆black(hei )的夜晚,每个人都入睡的时候遇到这种情景,都会汗mao *竖立的,我至少还没叫chu *声*| lai |*。
  等了半响,没kan到这个鬼有任何动静,我正yu (谷欠)睁开眼睛,突然一个脸朝我靠过*| lai |*,然后是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吻上了我的唇。
  天,居然是一个色鬼,我*| lai |*不及反映,对方吻的很投入,技巧也很到位。罢了,牡丹flower (hua )↓死,做鬼也风流,我也努力的回应,我的技巧也是不错的。
  很快,我们就抱作一团了,我这个时候其实已经猜chu *是雨晴了,她身上的气息我还是熟悉的,毕竟在一个包厢里呆了几个小时了。
  雨晴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一直装睡,听到我和叶静亲密的声音给刺激的。她疯狂的在我身上到处乱蹭,我尚未消退的**很快就被她勾起*| lai |*了。
  一夜无眠,因为一夜都在***的chan (缠)mian(纟帛),第二天还是叶静把我叫醒的,我的肩膀酸痛的要命,都是让雨晴给压了一晚上的杰作。
  咦,雨晴呢?我kan到叶静捂着小嘴对我笑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就知道肯定也是她让雨晴起*| lai |*的,只是不知道这会雨晴到哪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帅哥。”雨晴落落大方的kan着我,问道。
  都一夜***了,还不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的女子都这么开放的么?昨晚可都是她们* tiao dou *的我啊。
  “秦天穷,秦朝的秦,天上人间的天,一穷二White(颜色bai )的穷。”我也笑着对她说。
  叶静听着,突然笑chu *声*| lai |*:“你这人真有意思。”
  废话,我当然有意思啊,没意思,你能让我上啊,nai (*&女乃*&)nai (*&女乃*&)的。我在心里死劲的腹black(hei )。
  这会,雨晴回*| lai |*了,她去漱洗了。她见了我,仿佛有些尴尬,kan了一眼,就匆匆的背过身去,装作忙碌的样子。
  叶静可没* na *种感觉,她拉起雨晴然后对我说:“一起吃早餐去?”
  我很* gao *兴一大早就有两美女相约吃早餐,何乐而不为啊,我赶忙答应了。突然想起自己还没穿衣服,就请她们先chu *去,我待会*| lai |*。
  二女仿佛知道我的想法,都低头相视一笑,* na *个妩mei(女眉)啊,我突然又有感觉了。
  这一顿早餐吃的非常的开心,没想到叶静男子的打扮↓居然有这么一颗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心,讲的黄段子连我这个成年男人都听不↓去了,雨晴更是羞得整个早上都脸Red(* hong *)着。
  如果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我都有点怀疑叶静是gay,因为她的打扮横kan竖kan都是一个男人妆扮,我对这个非常好奇。
  结果她的回答让我差点pen( 口贲)饭。
  “还不是因为雨晴啊,每次我们走在街上都有人过*| lai |*跟她搭讪,为了保护她,我只好牺牲色相了!”叶静说的很委屈的样子。
  “你别信她的,刚开始是这样没错,可后*| lai |*不知道是谁乐此不疲呢!”雨晴也打趣道。
  叶静一说起这个又*| lai |*劲了:“秦天穷,你们男人都这么色啊,自从我这身打扮chu *现后,果然就没男人敢过*| lai |*雨晴身边了哦。”
  我没回应,这个见仁见智嘛,再说我也是一个hot(英文:hot,中文:re )血男儿,能不色么,特别是面对美女的时候,这不昨晚就发生了* na *些事……
  叶静却不依,继续道:“昨天你是不是也对雨晴起了歹心?后*| lai |*kan我站在她身边,你明显神色都变了,我早注意到了,哈哈。”
  这个叶静嘴巴太大了,这样说chu **| lai |*,多伤人自尊心啊。还是雨晴好,在旁边只是低着头笑个不停。
  有二女作陪的早晨显得特别的明mei(女眉),我的心情也舒畅了很多,该是好好计划↓接↓*| lai |*要做的事情了。
  huo *车晃晃dang dang 的过了一个晚上外加一个White(颜色bai )天,终于在黄昏的时候到了我的目的di -曲靖,云南省的一个城市。
  二女居然跟我一个站↓车,不得不说真是有缘分啊。她们问我*| lai |*云南gan 什么,kan起*| lai |*也不像云南人。
  我把*| lai |*意说清楚,她们就嚷嚷着要kan照片,我只好把董事长千叮咛万嘱咐不得告诉外人kan的照片拿chu **| lai |*给她们kan,没想到这一kan,还真是给我省了不少冤枉路。
  原*| lai |*二女之一认识张楚云,也就是杨董事长要找的照片中的女人,不仅认识,且早些年还一起做过邻居。
  我这个时候除了膜拜还是膜拜,这要感谢昨晚的艳遇啊,如果不是自己胆子大些,何*| lai |*这些收获呢,我也算是为这趟任务牺牲了一回了。
  请二女吃了一顿豪门盛宴,其实也就是云南过桥米线外加一个卤蛋,早就想吃真宗的过桥米线了,没想到在一↓huo *车就尝了个鲜。
  二女直呼过瘾,kan*| lai |*也是在外工作多年,没有回家吃到家乡的食品的缘故。三人酒足饭饱后,就开始上路了。
  我们是坐的开往小镇的长途巴士车,由于路面不是很平坦,雨晴的身躯时不时的蹭着我的大* tui *和胳膊,她两个浑yuan *的**也在我身上晃*| lai |*晃去,我眼都flower (hua )了。
  忍耐了一刻钟后,终于忍不住了,我一把掐住她的一个**,然后狠狠的###着。雨晴刚开始吓住了,而后被我的** fu ***慢慢的有了感觉,jin *入了状态,开始难耐的在座位上扭*| lai |*扭去。
  我担心旁人kan到,就故意把身子倾斜↓,然后挡住了外面的人的视线。其实所谓的外面人也就是叶静,只有她跟我们并排坐着,本*| lai |*是她要跟雨晴一起坐的,后*| lai |*因为两人都要靠窗的位置,所以只有雨晴跟我坐了。
  雨晴的脸一片绯Red(* hong *),神情有点迷乱,我一只手悄悄的钻jin *她**,隔着丝绸内ku 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着她的前*。她今天穿的是jin 身裙,我很轻易的就*到了她的凸起处,可我还觉得不满足,便shen chu *手*| lai |*,从她内ku 的边缘探jin *去。
  雨晴啊的倒抽一口气,然后无力的任由我不停的& nie (一种手法)提挑,我变换flower (hua )样的玩着这个新kan中的baby(bao bei ),雨晴的茂密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处早已是(水显 shi 水闰 run )一大片。她用牙齿咬住手指,努力使自己不发chu *声*| lai |*。
  我也有点控制不住了,胯间早已撑起了帐peng,(bie)得很难受。我正考虑要不要在车上把雨晴要了的时候,司机通知我们到站了。
  我的心情霎时间从云端跌到了谷底,只好无奈的把手从雨晴的si 禾厶密处抽chu **| lai |*,而后狠狠的&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她**的pi *gu *,才不甘心的站起身*| lai |*。
  没想到一转身就kan到叶静是笑非笑的神情,别提多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了,敢情大小姐一直在免费的观kan我的表演啊。
  到了大浦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我们要去的di 方在一个小山村,只好暂时找家旅馆住↓*| lai |*。
  在决定谁住哪间房的时候,两个美女矫情了很久,扭扭&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的,大概都想跟我一起住吧,我暗想。
  最后还是让二女住一个房间,我一个房间,因为没有三人房,再说也不还意思这么光明正大,我锝顾着二女的脸面啊。
  我在二女的房间里坐了一会,聊了一阵,还玩了一会牌,眼kan着到深夜十一点多了,雨晴都打了几个大大的呵欠,我这才告别chu **| lai |*。
  其实我是不想走的,↓午在车上被她挑起的**还没有完全消褪,我多么Yearn(*ke wang*)再*| lai |*一次huo *车上的艳遇啊。
  但没有想到我前脚才jin *房门,后脚叶静就跟了jin **| lai |*,门都*| lai |*不及关,她就扑上*| lai |*抱住我就是一阵狂吻。
  我的心情真是无比的兴奋,这一刻让我做什么都愿意,都说在上床前男人是最听女人话的,这话果然没错。
  “baby(bao bei ),你喜欢我多点还是晴晴。”在这个jin 要关头,叶静居然问了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