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53章 解释
  她说着眼神中充满了幻想,还有* na *隐藏心中的幸福的笑容,有* na *么一刻,我甚至认为她的心应该是属于纯洁的,不应该被这个世界的肮脏污秽所沾染。
  可是当我听到她chu *现在我的身边包括她和我在一起的一切都是她精心算计的,我接受不这个事实,她的谎言,她的假意压的我喘不过气*| lai |*。
  但是现在看着她眼角的泪shui *,我已经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我真的很累,不想和她再这么耗↓去。
  她的眼泪现在究竟算是什么,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在听到她对我说,她的一开始chu *现都是她算计好的,我的心里就很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晓玲,你知道吗,当我慢慢的接受你的时候,你却突然的告诉我,你的chu *去包括你跟我在一起* na *些甜蜜都是假的,你现在叫我怎么去相信你?”我同样也朝她撕心裂肺的大吼了chu **| lai |*。
  我不能够忍受一个女人拿我的真心zao * ta ,即使她不喜欢我,我也接受不了,我就是自si 禾厶的这么一个男人。
  “秦,不是这样的,你相信我,从一开始我是想过要毁掉杨小漫,可是后*| lai |*,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之后,我跟你在一起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她焦急的想向我解释着什么,可是我现在什么也听不jin *去,只想快一点离开这个女人。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连你人都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真还是假,你叫我如何去相信你?”我咆哮。
  她看着我,终究是垂↓了眼帘,但是很快她又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秦,难道你没有发现,后*| lai |*你们公司的股票被二股东抄了起*| lai |*却一直没有掉,* na *是因为我抓住了他的犯罪证据,并且我拿着这个威胁他,只有他放掉股票的话,我就把他的犯罪证据放到警察局。”
  “也真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被他们追杀,现在我为了帮助你们,什么都没有了,连自己的帮派也回不去了,哪儿是我从小长大的di 方,即使再怎么不好,也是有回忆的。”
  “但是他们对我↓了追杀令,只有我一chu *现就会被他们集体追杀的。我现在连自己的一点回忆也不没有了。”她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的伤痛,我知道* na *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背井离乡,不管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好,还是比不上自己的家乡,因为* na *里存在太多的回忆。
  她的话让我一怔,我没有想到她会为了我被黄并强他们追杀。
  看着她满脸灰头吐脑的样子,我的心里一痛,shen 手将她狠狠的搂入怀里,“对不起,晓玲。”我选择相信她了,没有太多的言语,只要她的一个眼神,一个令我心疼的眼神,我就会沉沦。
  她jin jin 的靠在我的怀里,一滴眼泪滑入我的颈项,滚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液体,触动的不仅是她的心,还有我的心,有* na *么一刻,我想狠狠的扇自己一个耳光,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我甚至能够想象她以前做杀手的(曰)ri 子是有多么的痛苦,当她告诉我她是一个杀手,她是一个孤儿,她没有父母的时候,我的心里一jin ,这或许是她的阴谋。
  可是当我看见她眼底因为我的不相信而微微伤痛的时候,我的心就软了↓*| lai |*,我没有办法做到对她不理睬。我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她了。
  “晓玲,为什么,你要为我做这么多,即使我不相信你,你也会这么傻的做这些事情,甚至还弄的你现在无家可归了。”我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声音是清晰可见的。
  “没有为什么,因为心里这么想,手上就这么做了。”她回答的很简单,却让我久久不能回过神*| lai |*。
  她爱我爱到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放弃了,而我又给过她什么,除了不信任,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心中对她划过一丝内疚。
  “秦,现在黄并强和二股东已经知道我在帮你们了,我是回不去了,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对方你的,我担心你会chu *什么事情。”她从我的怀中探chu *一颗小脑袋*| lai |*,睁着一双担心的大眸子看着我。
  从她的眼孔中,我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子,对于她的担心,我笑了,shen 手**她的小脸,“小傻瓜,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你担心个什么劲啊,就算他们要对我怎么样,也不会乱*| lai |*的啊,这里是**律的。”
  我的这话是在安慰她的,要知道黄并强他们真的想对我怎么样的话,找人buy(中文:gou mai)凶杀我,然后给点钱,就完事了,我只是不想让她担心。
  可是我却低估了她,怎么说晓玲她也是杀手,而且从* na *次她救我的动作*| lai |*看,她应该不是一个等级低的杀手,算得上是* na *种在组织里混了很久的老练杀手。
  听了我的话,只见她朝我笑笑,样子很妖娆,“你把我当成傻子啊,要知道之前我就是他们派*| lai |*取你的小命的,有多少次,我是可以要你的命的,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你知道吗,要是黄并强他们找别的杀手*| lai |*杀你,也是一样可以的。”
  她说的话并不假,之前我就被black(hei )影追杀过,只不过* na *个时候有冷颜玉在我的身边,所以我才会安然无事的活了↓*| lai |*。
  “秦,你们公司最近的业绩是不是在不断的↓跌?”她抬起头看着我,眸子中充满的是担忧。
  经她这么一说,我到是想起什么*| lai |*,前些(曰)ri 子,公司的业绩是有些↓跌的现象,当时我也告诉了杨小漫,她只是摆摆手说这做生意有赚也有赔,是很正常的。
  “恩,是的,前几天就这样了,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在意,毕竟这只是小幅度的↓跌。”
  “* na *就对了,黄并强和你们公司的二股东已经在密谋策划,等你们的业绩滑到一定的程度,他们再结合着股票给你们将一军,到时候,龙华公司恐怕要面临债务的困难了。“她说的满脸的认真,语气中也带着肯定,让我不得不相信她的话。
  “* na *我们接↓*| lai |*要怎么做?”我皱着眉头看着她的脸。语气中透露的尽是担心的神色。
  晓玲见我着急,她无奈的摇摇头,“本*| lai |*我是想暗中帮助你们,在黄并强他们没有发现我之前,我潜伏在他们的人身边,好顺利查chu *他们对你们公司打击的证据,可是现在我被他们发现了,就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我的心一↓子沉了↓*| lai |*,龙华是杨小漫的心血,这么多年*| lai |*,是我亲眼看见杨小漫一点点的将它扩大,如今已经快到了上市公司,像海外扩展的di 步了,我不能够让它就这么倒掉。
  心中的决定告诉我,一定要赶在黄并强他们发动之前想到解决的办法,现在公司的业绩和股票都受他们的控制,我不能坐以待毙。
  “秦,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chu *办法*| lai |*解决的。”晓玲见我满脸愁苦的样子,她试着想安慰我,当然,她说这句话,也是为了让我放心。
  “要不然这样,秦,你跟小曼说一声,让我重回公司当你的助理,这样,我们两个人就可以在暗中协助杨小漫了,还有公司将要面临这么大的危机,你应该不想让杨小漫知道伤心吧?”
  晓玲突然给我的建议让我豁然开朗起*| lai |*,“对啊,晓玲,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反正你现在也不能回黄并强他们* na *去了,不如gan 脆就直接龙华公司上班好了。”我* gao *兴的shen 手抓住她的手,笑的满脸的开心。
  其实我和她都知道,让她*| lai |*龙华公司上班只是一个借口,更多的原因是我们两个人想多一定相处的时间而已。
  她见我这么说,也笑的满脸灿烂,再夜晚中看着她的笑容是多么一件享受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们这样还能够持续多久,但是至少我们都爱过对方,从不后悔。
  看着晓玲满脸的污秽,还有她平时都会把自己打扮的妖娆至极,就算没有也打扮的gan 净利落,可是现在她这个样子,满身都是脏shui *溅在上面,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我心疼的shen 手朝她的脸上*去。
  “晓玲,这些天,你为我受苦了。”
  “不,为了你,一点也不苦。”她摇摇头,温* rou *的眼里尽是我的影子,这一刻,我相信了她,相信她是真的爱我,即使要我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的。
  * na *种和心爱的人共同甘苦是旁人所体会不到的。
  晚上,我打电话给杨小漫说自己今天不回去去王宁哪儿畅谈一晚,当然,王宁* na *儿我早就打电话叫他替我隐瞒。
  他小子在电话* na *头笑得满脸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样子,说我是不是又和哪个女人在chuang shang 运动,我知道这小子一逮到机会就会消遣我,直接挂掉电话,没理他。
  我带着晓玲去公司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一间房间,本*| lai |*是想开两间的,但是她坚持要开一间,既然她都不介意,* na *我还介意个屁,开以间,我求之不得。
  “秦,你不回去,小曼会不会怀疑啊?”
  晓玲窝在我的怀里,她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让我神魂颠倒。
  “不会,我已经跟王宁说了,要是样小曼打电话,就说我在他* na *儿。”我回答的gan 脆,因为我想要急着和她一起共赴天堂,可是她一听我这么说,本*| lai |*温* rou *细语的脸色一↓子变得暴风雨突袭。
  “姓秦的,你是不是每一次和女人在外面过夜都用这个烂借口?”
  晓玲抬起小脑袋,一副审视犯人一样的审问我。
  我yu (谷欠)哭无泪,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女人一旦吃起错*| lai |*就一个德* xing *,看着她这样,跟杨小漫有什么区别,整丫的就一个泼妇骂街。连流氓都畏惧三分。
  “呵呵,怎么会呢,晓玲,我对天发誓,我就只有跟你在一起才这么说的。”我假装举起三根手指,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她看见我这样,(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shen 手握住我的手,“好了,秦,我相信你就是了。”说完还在我的**上轻酌了一口,* na *种(su)酉禾麻的感觉顿时侵入我的全身,我一个反扑将她压在身↓。
  “好你个叫女人,竟敢戏弄你男人啊?”我动手去sao (马蚤)她的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她似乎很怕yang (羊羊羊)的样子,让我顿时玩心打起,和她在chuang shang 打成一片。
  很快的,隔壁的房间就有意见了,“你们做就不能小声一点,还让不让人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