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46章 谈话
  只见他微微一叹了口气,随即便转过身*| lai |*,定定的看着我,被他看得有些心慌意乱,直觉告诉我,接↓*| lai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小秦啊,你是我至今看中的唯一一个能够让我放心的男人,我知道你的女人关系很复杂,但是你到现在都还仍未娶,而且我看敏敏似乎很喜欢你,前些(曰)ri 子,这个小丫头总是在我的面前提起你的名字,我看她对你是情有独钟啊。”
  果然王市长的话让我目瞪口呆,原*| lai |*他都已经知道了,可是我已经有两个儿子了,这他到底知不知道啊。
  我心↓纠结,这到底要怎么办才好,拒绝,岂不是自讨没趣,要是不拒绝的话,* na *么我一辈子可就玩完了。
  先不说小曼她们* na *边怎么过,就是现在的王敏,我答应要娶她,她也未必肯吧,早上见她对我的恨意,我知道我已经彻底的伤害了她了。
  “呵呵,市长,感情这种东西是强求不*| lai |*的,再说了,我看敏敏不是和丁亮交往的ting *好的吗?”
  我打着哈哈,想转移问题。
  “丁亮* na *个小子是对敏敏ting *痴情的,可是他为人太过憨厚,我怕敏敏以后跟着他会吃亏的。”* na *您的意思就是我很狡猾,以后你的宝贝女人跟着我就可以想清福咯?我很不满的在心底这么回敬着他的话。
  当然了,有什么不满也只能够在心底说说咯,表面上还是装chu *一副很赞同的样子。
  “对啊,就是丁亮很憨厚,以后您就不用担心您的宝贝女儿被他欺负啦。”我依旧是笑着开口。
  看着王市长轻轻一叹息,我知道今天他找我吃饭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原*| lai |*是想要我做他的女婿,我有点错愕。
  敢情是这个老(jia huo )知道了她宝贝女儿喜欢的是我,而不是丁亮* na *小子,我在心底不禁为丁亮感到同情,不仅王敏不喜欢他,现在就连人家的老子也不喜欢你,丁亮,看*| lai |*你想要获得美女的芳心还是要↓苦功夫啊。
  “小秦,你不知道啊,自从前些天,小敏去找你之后,回*| lai |*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我看她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前天去你们公司之后,就变得这副*样,今天你也看到了不是,她比之前要瘦了很多,我怕她再继续这样↓去,会闹chu *什么mao *病*| lai |*。”
  王市长带着哀求的眼神看着我,你女儿跟我闹不过去,又不是我的错,我承认之前是我把持不住,可是现在我和她已经划清界限了,难不成,您还要我对她负责。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凉掉了半截,自己面前站的可是a市的市长啊,他要求我做的事情,要是我敢说个不字,* na *么岂不是往自己的脸上扇巴掌,这↓,jin *也不是,退也不是了。
  “* na *个,我知道,敏敏她是喜欢啊,可是我和她的年纪差的也太多了点吧,再说了,市长您也不想别人说您女儿找一个可以当自己老爸的男人做老公吧,这样您的面子也挂不住吧?”
  情急之↓,我被*才说了这种话*| lai |*,说过之后我看见王市长微微变掉的脸色,我有些后悔了。连忙住了嘴,等待他的惩罚。
  可是,良久他才又微微的开口,“小秦啊,你认为我是在乎世俗眼光的* na *种人吗,我找你,不仅是因为敏敏喜欢你,还有我也欣赏你身上gan 事的* na *种魄力,不喜欢就不会去做,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年轻的自己。”
  吓,我被王市长的这一席话给蒙住了,什么从我的身上他看到了年轻的他,这不是在扯淡,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na *么以后我是不是就是这a市的市长?
  看着王市长不再说话,我也一直低着头,毕竟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你。”最后他只得对我说chu *这么一句话*| lai |*,他身为市长也不会强行*迫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也只得他作为一个父亲的无奈。当我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王敏突然从外面走jin **| lai |*,打断了我要说的话。
  “为什么,爹di ?”
  王敏带着哭腔的跑到书房里*| lai |*了,我不知道和市长谈话她是不是全部都听到了,但是从她的神情之中,我可以看的chu **| lai |*,她很恨我。
  “敏敏,你怎么*| lai |*了?”很显然,对于王敏的chu *现,王市长有些局促不安。
  “爹di ,你为什么要跟他这么说,谁说我喜欢他了,我喜欢的是丁亮,你怎么可以这么自作主张呢?”
  王敏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看着王市长,我也有些错愕的看着她,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 na *么刚才我和王市长之间的所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她这是在为我解tuo *吗?
  “敏敏啊,你不用解释了,爹di 知道,你是喜欢小秦的,如果他能够接受你的话,* na *么爹di 会成全你们的,爹di 也是很喜欢小秦的。”
  王市长shen 手**王敏的头,眼中充满了宠溺,我知道这是作为一个父亲对孩子流露chu **| lai |*的真情,还有微微心疼之意,我的眼帘一↓子垂了↓*| lai |*。
  面对王敏的愧疚,我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无用了。
  “爹di ,我都已经跟你说了,我不喜欢他,我一直都只是把他当做是自己的大哥哥,我喜欢的是丁亮,我爱的也只是丁亮一个。”王敏撕心裂肺的大吼着。
  看着她为我辩解,我的心也微微chou chu(不是抽筋)着,我不知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去伤害她,如果知道她会伤心难过的话,我就gan 脆离她远一点好了。
  最后,王市长被王敏的倔强弄的有些无奈,只好叫我先回去。
  在回*| lai |*的路上,我的心情都是沉重的,我不知道王敏她明明是不喜欢丁亮的,可是为什么她要说她爱的人是丁亮,如果是以前的她,一定会勇敢的说chu *她喜欢的是我这句话*| lai |*,可是现在的她变了,变的有些令我陌生了。
  一路回*| lai |*,我的心情都是沉重的,我不知道这次王市长找我竟是让我答应做他的女婿,还有王敏* na *个丫头明明喜欢的就是我,可是他却说她喜欢的是丁亮,这一切我都混乱了。shen 手rourou眉心,我闭上眼睛,想要理清这些天混乱的思绪。
  “秦,我听说,敏敏的爸爸找你吃饭了?”
  在去上班的路上,丁亮突然chu *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恩,是啊,怎么了?”我皱着眉头看着他满脸忧愁的样子,大概也是想到了些什么吧。
  “市长昨天也打电话叫了我,他跟我说,我和王敏不适合,他还提到了你。”丁亮说到王市长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的脸上chu *现了一抹纠结的神色,但是当他提到我的时候,他的脸上突然变得憎恨。
  “你知道吗,王市长他是希望你和敏敏在一起,他的意思是让我退chu **| lai |*,成全你和敏敏,可是我喜欢的是敏敏,也是我先和敏敏在一起的,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拆散我们两个?”
  丁亮说道最后,情绪激动起*| lai |*,他甚至还朝着我大声的咆哮,我有些受不了,现在是在公司的门口,这*| lai |**| lai |*回回的人员也都是龙华公司里的员工,要是让他们看见我在这里和一个男人吵吵闹闹的,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朝丁亮笑了笑,“我不太清楚你在说什么,要不我们找一个di 方好好的说?”我说着就要shen 手去抓他的胳膊,想把他带到一个没有人的di 方。
  可是这丫的似乎不怎么领我的情,他狠狠的将我的手臂甩开,“姓秦的,往我以前是* na *么的相信你,可是你居然连朋友的女人也抢走,我丁亮这一辈子真是看错你了。”
  他说着还shen 手*| lai |*指我,这↓我有些恼huo *了,“喂,丁亮,我给你台阶街小,你别不↓啊,你要是在这样吵吵闹闹的↓去,别怪我叫保安轰你走啊。”
  我也不甘示弱的看着他,开玩笑,这里是龙华公司,可是我的di 盘,岂容他*| lai |*这里放肆,似乎被我的话震到,他脸上的怒气越*| lai |*越盛。
  “好好,怎么,你有胆子去做,就没胆子去承认啊,怕我把你的丑事都抖chu **| lai |*,你就想轰我走了啊?”
  果然,我的话激怒了他,这女人一旦为了感情可以变成White(颜色bai )痴,可是这男人这么比女人还要White(颜色bai )痴呢,看看丁亮现在这个样子,活活的就像我们家隔壁的老妇女吵架的架势,有过之无不及。
  “丁亮,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兄di ,我们就找一个di 方好好的聊聊,我想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呵呵,误会,姓秦的,你还真会说啊,市长都已经将你请jin *他们家里吃饭了,你说还能有什么误会,我就是搞不懂了,为什么你不是有女人,连孩子都有了,敏敏就* na *么喜欢你么?”
  想知道,去问问王敏好了,看做丁亮失去理智的样子,我在心底回答他的话,说实话,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是很纳闷,为什么像我这种年纪很大,长得又不帅又没有钱的男人,为什么身边会有* na *么多的女人*| lai |*缠着呢。
  更离谱的是,像王敏* na *样从小在家里被惯着的大小姐也居然会看上我。
  在我的劝解↓,丁亮终于肯跟我到一个无人的di 方静↓心*| lai |*好好的谈谈话了。
  “什么,你说,这是市长在考验我?”听过我的长篇大论之后,丁亮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点头,再点头,现在只要能够安** fu **住这个(jia huo ),我什么谎话都说了,我甚至昧着良心说,其实市长叫我去他家里吃饭,包括对他的言辞,都是他老人家在考验他丁亮而已。没办法,看着丁亮这个样子,我只能够这么说了。希望这是善意的谎言,死后不用↓di 狱就好,我在心底暗暗的祈祷。
  “你想啊,王市长是什么人,他可是这座a市里的市长唉,他的女婿当然要记得起他的考验咯,要不然你取了他女人,给不了她幸福怎么办?”我说的一本正经,谎话编的眉飞色舞,外加纠结的表情,让丁亮听了,立马mei(女眉)笑眼开。
  “真的吗?小敏的爸爸真的是在考验我吗?”
  看着丁亮* na *笑开了嘴角的*样,我终于知道了王市长为什么不让他娶他的女儿了。要是换做了是我,我也是会这么做的,不是人格歧视,而是丁亮做事真的太过莽撞,一点都不经过大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