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445章 市长请我吃饭
  又是一个阳光明mei(女眉)的早晨,这一晚我睡的很香甜,杨小曼也是,看着她像慵懒的小猫在我的怀中醒*| lai |*,睁开眼又想再贪睡一会儿的闭上了眼睛,要不是顾及到她的身体,我真的恨不得立刻就将她吃gan 抹净了。
  “起*| lai |*了,小懒猪。”我shen 手&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她的小鼻头,宠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嗯,不嘛,我还想多睡一会儿,在你的怀里我睡得特别的香。”
  我无语,看着她又睁开又闭上的眼睛,我的嘴角边泛起一抹微微的笑意,这个样子的小曼一点也不像在职场上叱咤风云的* na *个女强人。反倒是更加的让男人想要去用一辈子的时间呵护她。
  “你要是再不起*| lai |*,我可是要迟到了。”我略带着威胁的口气说着,本想要小小想威胁她一↓,可是哪知她却是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迟到就迟到呗,反正我是老板,我又不会开除你咯。”她继续耍无赖,我直接无语。
  最后实在拗不过她,就只好睡到了中午,我睡的全身酸痛,第一次睡这么久,有些头晕了,看着杨小曼* na *贼贼的笑,我想一巴掌拍死她,当然了,我是舍不得的。
  *| lai |*到公司,我还是向以往一样的上班,批阅文件,当然杨小曼不在,我的事情就多了起*| lai |*,她的* na *一份我也做掉,这丫的倒是想清福了,在家里相夫教子,我在这里累的要死。
  “秦经理,你的电话。”办公室外的小职员叫我。
  “哦,你给我转线,接到里面*| lai |*。”龙华被杨小曼整顿之后,脸接电话都可以转接到里面*| lai |*,真是不错。
  “喂,请问您是?”我用着最标准的普通话发音询问着,在公司的我和↓班之后的我完全是两个人。
  “小秦我,是我,王市长,是这样的,我想请你*| lai |*我们家吃饭,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这个脸?”
  吓,王市长请我去他家吃饭?我顿时大脑死机,不是我听错了吧,他一个a市的市长竟然请我吃饭,我何德何能?
  一分钟,我呆滞了,随即我有些转不过弯*| lai |*,“呵呵,王市长,您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跟我说好了,还用的着请我这个小辈吃饭吗?”我赔笑着。
  敢情这顿饭定是鸿门宴,而促使这↓这顿饭的人定是王敏* na *个小丫头没错。
  “呵呵,小秦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了,好了,时间就定在这个星期天了,你要是不*| lai |*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唉,等等,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了,不愧是a市的市长啊,果然有范儿,连给我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在办公室我就* na *么gan 拿着电话,傻傻的看着,晕死,他说请我吃饭都还没有问我愿不愿意,有没有时间,这摆明了就是*迫良家妇女为娼么。
  我心里极度不愿意,因为我总感觉王市长的这顿饭是请的有目的的,尤其是他最后一句,我要是不去就是不给他面子,这摆明了就是像我说,你要是不*| lai |*,你就秦天穷就完蛋了。
  “秦,你看你穿这件衣服行不行?”就是为了这一顿饭,杨薇薇可是没少帮我烦神,毕竟是去大市长的家里做客,要是穿的寒酸,人家不会说你没钱,而是说你不尊敬他老人家,你说这做人难不难,尤其是做像我们这样的小资本主义者就更加的难了。
  人家大市长请你吃饭,你要是不去的话,就说你不给他面子,你要是去了穿的不好,就说你不尊重他,真是有够(bie)屈的。
  “恩,差不多就这件好了。”
  我随意的答着她的话,不想让她太累,她* tui *脚也不怎么方便。
  “秦,这是去市长的家里,你可不恁穿的太寒酸,这件我看颜色太浅不行,还是给你挑一件颜色shen 1.的吧,显得端庄一点。”
  我汗颜,还端庄呢,我敢说,再怎么端庄的衣服只要一穿在我的身上就显得俗气了,我就配穿* na *种市井流氓的衣服,而且还特别的像,曾经我一度认为自己可以去街道上当个小混混了。
  经过杨薇薇的一再挑选,我终于可以准备就绪的去市长的家了,这里我不是没*| lai |*过,只是觉得这里太过豪华太过拘谨,所以不怎么习惯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说每一句话做每一件事情都要思前顾后的,很(bie)屈。
  “是秦先生吧,这边请!”
  见我*| lai |*到,管家很客气的对我点点头,然后示意我跟着他后面走。不愧是市长的家里,就连用人也比他家里的人口多。
  瞧瞧这房子盖的,简直和欧洲城堡差不多,还有这里的装修布局简直就像是一个迷宫一样,虽然已经*| lai |*过一次了,可是这个房子实在是太大,我根本就不记得怎么走了,再加上上一次被这个管家带着七绕八绕的,根本就记不起路了。
  “*| lai |*,这边请。”
  看着管家对我鞠躬,标准的九十度,我有些受宠若惊。
  “哈哈,小秦啊,你可*| lai |*了啊!”远远di 我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一身家居服,虽然简单,还是还是掩盖不了他身上所散发chu **| lai |*的强势。
  “呵呵,王市长,您好。”
  他走过*| lai |*shen 手拍拍我的肩膀,我不知道像他这样有权有势的男人,为什么会看中我,而且对我的态度也特别的好,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上一次他chu *手救了我和杨小曼。
  “*| lai |*这边做,小秦啊,我们大概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面了吧,*| lai |*,你到了这里不用拘束,只要把这里当做是你自己的家就可以了。”他说的满脸的豪气,让我有种错觉感觉他请我*| lai |*这里就是单纯的为了吃饭而已。
  “恩,我会的,您客气了。”我回敬着。标准的笑容也是挂在我的嘴角边。
  “爹di ,家里*| lai |*了客人,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二楼传*| lai |*王敏的声音,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我的眉头一皱,难道我*| lai |*这里不是她邀请的吗?
  看见她一身粉Red(* hong *)色远动装chu *现在我的面前,我有些错愕了,才几天没见,她竟然瘦成这个样子,心中不禁想起* na *天我对她说的话,还有她哭的伤心的脸面,难道是因为我吗?
  王敏一见到我就有些微微的呆住了,有* na *么一瞬间,我从她的眼中看chu *有恨意*| lai |*,但是很快的她便朝我笑着点点头。
  “哦,原*| lai |*是秦哥哥*| lai |*家里啦,爹di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她撒jiao (女乔)的在王市长的怀里磨蹭着,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冰冷,我知道* na *一晚,我伤她伤的很深。
  “小敏,小秦是我请他*| lai |*家里吃饭的,前些(曰)ri 子你不也跑到人家的家里去胡闹了两天了吗,现在我回请一↓他,怎么还要跟你说吗?”王市长很宠溺的shen 手&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她的小鼻子。
  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不像是装chu **| lai |*的,看*| lai |*是我误会王敏了。
  从开始迟到到结束,王敏虽然口口声声的叫我秦哥哥,可是这话音中少了一份亲切,多了一份冷淡与疏离。
  看着她清瘦的小脸蛋,我的心有些过意不去,不知道他老爸知不知道,他的女儿瘦成这样,是因为我,会不会找人将我直接了结了。
  饭局中,气氛很冷清,偶尔可以听得见王敏对市长撒jiao (女乔)的话,而我大多数是沉默不语的。
  “小秦啊,你怎么不吃饭呢,是菜不合胃口吗?”
  见我一直沉默不语,市长突然放↓碗筷*| lai |*,眼中关心的看着我。
  “哦,不是,不是,菜很好吃,我很喜欢。”我连忙摆摆手,可是我的话却换*| lai |*了王敏鄙视的眼光,我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说chu **| lai |*的话很假,可是我真的很没有胃口去吃饭,*| lai |*这里本*| lai |*就不是我自愿的,现在我哪里有* na *个心情去吃饭呢。
  “* na *就好,你多吃一点吧。”王市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偌大的餐桌上,就只有我们三个吃饭,而又没有人说话,显得更加的冷清了,我忽然喜欢* na *种几个人挤在一张小桌子上围着吃饭的气氛了,* na *是很温馨的。
  吃晚饭,我想要先回去,可是市长并没有允许,说有想留↓我在这里住一晚,想跟我说说话。
  我差点当场pen( 口贲)血,*| lai |*这里吃一顿饭已经是我极限了,要是再让我住一晚的话,我怕我会失眠的。
  *| lai |*到他的办公室,他说有话要跟我说,我看中这偌大的办公室,不禁有些微微的张开了嘴巴,天呐,这里比我住的di 方都要宽敞好几倍呢,这丫的有钱人住的di 方就是不能比啊。
  哪像我们这些穷酸人,连住的di 方都要想办法到处筹钱buy(中文:gou mai),而且我现在住的房子不是我自己buy(中文:gou mai)回*| lai |*的,而是找杨小曼借钱buy(中文:gou mai)的,如果光靠我自己一个人是buy(中文:gou mai)不起* na *么大的房子,可是现在看中王敏她们住的房子,我才知道什么叫大房子了。
  **我们这些穷人一辈子都buy(中文:gou mai)不起这样的大的房子,还是当官的有钱啊。心中不禁有些愤愤不平。
  “看什么看得这么chu *神呢?”就在我细细端详这里的一切的时候,王市长突然jin **| lai |**| lai |*了,见他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将一杯递给了我。我点头示意谢谢。就等待着他接↓*| lai |*的话,我知道今天他不会这么平White(颜色bai )无故的叫我*| lai |*他家吃饭的。
  “王市长,你叫我*| lai |*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我直截了当的开口说着。
  “呵呵,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啊,这么聪明,知道我叫你*| lai |*不是单纯的为了请你吃饭。”王市长的夸奖让我有些无di 自容,这么简单明了的事情,我要是不知道的话,* na *就只能够说明我头脑有问题呢。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你也知道敏敏她从小就没有妈妈,现在她也长大了,这女大不中留啊,最近看着她总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可是问她到底是chu *了什么事情,她又不回答我。”
  王市长在说到王敏的时候,他的眉宇间多了分心疼和伤心,我知道他是在为王敏最近消瘦的身体而担心。
  “呵呵女孩子总是要长大的吗,王市长您未免也太过忧虑了吧。”我试着安慰他。同时也知道他心疼女儿的心。